南京長江大橋修繕26個月將通車 50年前建設者剪綵
2018年12月25日08:16

  原標題:南京長江大橋封閉修繕26個月即將通車,50年前建設者剪綵 

  12月22日,冬至之時,寒冷依舊。雖然小雨淅瀝,寒風凜冽,但南京長江大橋橋頭堡卻人頭攢動,百餘位學生聚集在這裏合影留念。在爭相拍照的人群中間,有一位老師,停下腳步,坐在地上,一直盯著橋頭堡上的三面紅旗。

  他就是南京長江大橋三面紅旗的設計者鍾訓正,東南大學建築系教授,中國工程院院士,今年已有90歲高齡。當天,他與南京長江大橋文物保護設計負責人淳慶副教授一起,給東南大學建築學院百餘位學生講述了“修橋那些事兒”。

  中國“爭氣橋”的艱難誕生

  南京長江大橋是長江上第一座由中國自行設計和建造的雙層鐵路、公路兩用橋樑,在中國橋樑史乃至世界橋樑史上具有重要意義。

  大橋合龍,天塹即將變通途

  在大橋建設期間,中蘇關係破裂。中國向蘇聯進口的部分鋼材不合格,要求蘇聯重新供貨時,卻遭到了對方的拒絕。為爭這口氣,中國的工程師們自主研發了特殊的鋼材和相應的符合橋樑使用的“16錳橋”技術規範,保證了南京長江大橋鋼樑的需要,並自主創造了平衡重止擺法和運用“浮式鋼沉井”設計出的下部結構。因此,南京長江大橋又被稱為“爭氣橋”。

  在橋體工程進入尾聲的1968年8月底,橋頭堡建築開始了擴初、技術設計和建造。作為建築工種負責人,鍾訓正帶領團隊下工地,邊設計邊施工、日夜奮戰,與施工人員一道克服了重重難關。在不足一個月的時間里,自橋堡底面高起70餘米的橋堡奇蹟般地樹了起來,保證了1968年國慶日大橋的全面通車。

  慶祝大橋通車的熱烈場面

  橋頭堡個性鮮明的紅旗造型體現了人民的精神風貌和時代特色,這一標誌性形象曾很快紅遍大江南北。2016年,橋頭堡被列入“首批中國20世紀建築遺產”。

  橋頭堡在當年是如何設計建造的?此次的修復又需要克服哪些技術難題呢?接下來,跟隨曉東一起走進橋頭堡的“前世今生”。

  東大人和大橋的“28天”傳奇

  橋頭堡的修繕是南京長江大橋修復中的一項重要工作,鍾院士心裡很是牽掛,他帶來了當年設計橋頭堡的手稿,向同學們講述50年前他和橋頭堡“共度”的28天。

  方案初始

  1958年,南工建築系“中設計院”就開始了南京長江大橋橋頭堡的設計,做了幾輪方案。

  全國競賽

  1960年初,鐵道部發起了面向全國各大設計院和各大高等學府建築系的大規模方案徵集。當時全國範圍內的項目極少,南京長江大橋又是在沒有外援的情況下自主設計的第一座大橋,因此這一次競賽得到南京工學院的高度重視。

  由當時的系主任劉敦楨先生親自掛帥,對全系師生進行了橋頭堡方案設計總動員,親自起草設計說明書。建築系56、57級及老師是競賽的主力,童寯老師也親自做了方案,就是後來的中式凱旋門方案前身。在這種情況下,南工校內最初的方案就有300多個,經幾輪篩選,最後選出38個方案為選送方案,6個為推薦方案。其中鍾訓正是紅旗式和凱旋門式二個方案的設計人,也負責這兩個方案送選圖紙的繪製。

  在大橋橋頭堡紅旗方案的效果圖中,鍾訓正又用了照相色的彩畫法。20×16釐米這不大的圖幅內,為了突出紅旗這一主題,畫面構圖僅取橋頭堡的上半部分,使三面紅旗處於畫面突出部位。清晨朝霞掩映,整個畫面為暖色調,初升的太陽把米黃色的建築照的金光閃爍,明面與暗面的冷、暖色對比,使得畫面色彩輝煌,氣勢十足。遺憾的是採用相片上色用的國產透明水彩色,待到評選結束時,畫面中的冷色基本上褪去,變成近乎單色的紅棕色調。

鍾訓正院士設計的橋頭堡方案
鍾訓正院士設計的橋頭堡方案

  方案評審

  1960年4月,全國競賽的評選在南京福昌飯店舉行,各大單位17個送交的設計方案58個。評選會由鐵道部大橋局的梅陽春總工程師主持,評委有鮑鼎、吳景祥、戴念慈、張鎛、方山壽、楊廷寶、劉敦禎等老一輩建築師。評選的最終結果是選出了三個推薦方案報送中央審批,其中有兩個是南工建築系鍾訓正所做的三面紅旗方案和凱旋門式方案,另外的一個是建研院(程泰寧設計)的在頂部有群像簇擁紅旗門式方案。

  施工現場

  1968年8月底,南京工學院接到通知,南京長江大橋工程要在九月底竣工通車以迎接當年國慶,其中橋頭堡是重點和難點。高70餘米,共計16層的橋頭堡結構複雜,紅旗部分的曲面形體構造設計的難度也很大。

  南京長江大橋橋頭堡施工

  當時成立了大橋建設委員會,由南京市第一建築公司承擔建設任務,軍代表總負責,鍾訓正任建築負責人。為了趕工期,南京工學院建築系參與大橋工程的師生吃住在工地,兩班倒地邊畫圖邊施工,非常緊張。塔樓建設後的速度是一天上一層或兩層。

  短短的不到一個月時間里,在設計和施工人員齊心協力,共同努力下,兩座巨人一樣的橋頭堡奇蹟般的樹了起來,保證了1968年國慶日大橋的全面通車。這其中,南工建築系師生尤其是鍾訓正的現場設計和施工指導方面的艱辛付出功不可沒。

  東大人攻堅克難 大橋再放光彩

  在這座大橋至今為止的50年生命中,東南大學不僅是其曆史的見證者,更是重要的參與者。由鐵道部大橋工程局牽頭的“南京長江大橋建橋新技術”項目之一:南京長江大橋輕質混凝土橋面板中的燒結黏土陶粒及陶粒混凝土結構與工藝試驗研究榮獲了第一屆(1985年)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其中,中國建築科學研究院是組長單位,東南大學(原南京工學院)是副組長單位。

  這次大橋的維修改造東大人也貢獻了力量。如果說鍾訓正院士設計的橋頭堡,是南京長江大橋最初的模樣,那麼東南大學建築學院淳慶副教授在此次封閉維修期所進行的文物保護設計,則是這座大橋期待已久的蛻變和重生。(詳情請參考官微往期推送:)

  早在2016年3月(封閉大橋前半年),東南大學建築學院淳慶副教授就和團隊成員天天上橋採集數據、研究修繕方案。橋頭堡外立面的黃色水刷石有三分之二需要替換,為了選用顏色相近、砂石粒徑大小合適、與原來的黃色水刷石最接近的材料,淳慶團隊做了30多組小樣,對每一個小樣進行比對、挑選,才有了如今外立面鮮豔又和諧的觀感。

  在修繕大橋的過程中,針對橋頭堡出現滲漏的問題,淳慶和他的團隊成員首先疏通了排水設施,重新做了屋面防水系統,並對主體建築做了結構加固措施。淳慶說道:“其中有一個難點,就是要根據曆史資料記載,採用原材料、原工藝、原形製的方法,對外牆進行修復,並對外牆防水性能進行適當增強。”

  此外,在本次長江大橋的維修改造中,東南大學交通學院承擔了公路正橋改造結構體系、公路正橋橋面鋪裝體系、T梁維修等關鍵技術研究,交通規劃設計研究院承擔了雙曲拱引橋改造設計與研究。

  2018年12月29日,南京長江大橋公路橋將迎來50週年通車紀念日。50年來,東大人見證了南京長江大橋的曆史,也參與了它的設計與修繕,可謂與南京長江大橋結下了“不解之緣”。(詳情請參考官微往期推送:)

  在封閉修繕了26個月後,大橋公路橋將再次通車。曾在東南大學(原南京工學院)土木系建材專業任教的董德根老師將作為五十多年前參與大橋建設的科研人員代表,和大橋的新老建設者代表一起為大橋第二次通車剪綵。

  隨著大橋的“復出”,全新的篇章即將開啟,東大人定會繼往開來,止於至善,為我國的基礎設施建設貢獻一份力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