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腔】對話李雪琴:北大畢業的抖音網紅,你好!
2018年12月24日17:15

原標題:【開腔】對話李雪琴:北大畢業的抖音網紅,你好!

  【開腔】編者按:

  對話熱門人物,瞭解新聞背後的故事。一人一面,還是一人千面?開腔,不只是語言的交流,更是靈魂的觸碰。在這裏,新聞主角變得更加立體。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2月24日電 題:對話李雪琴:你好,北大畢業的抖音網紅,你好!

  記者 張曦

  “吳亦凡你好,我是李雪琴,今天我來到了清華大學,看,這是清華大學的校門,多白!”

  如果你常刷抖音,應該看過這個短視頻。視頻里,一個染著黃髮,有些微胖的女孩說著一口東北話,看著平淡無奇,卻一下火了。

圖片來源:李雪琴抖音截圖

  她就是李雪琴,95年生人,來自東北,本科就讀於北大新聞學院,後來考上了紐約大學研究生。

  李雪琴在抖音上的人氣非常高,粉絲數量高達161.8萬,88個短視頻獲得了1092.1萬點讚,意味著平均每條視頻點讚都超過10萬。

  簡介里,她寫了四個字——“一個詩人”。名校背景加上詩人的標籤,很難把她與視頻里的那個接地氣的東北妹子聯繫起來。

  帶著各種疑問,最近,小新與李雪琴展開了一次對話。

圖片來源:李雪琴抖音截圖

  關鍵詞:走紅

  李雪琴壓根沒想過自己會火,更沒想過會成為“網紅”。在美國讀書時,周圍朋友都在玩抖音,就她不玩。

  “之前朋友都讓我玩,大家不都玩嗎?就隨便發點啥,反正也沒人看,也沒有粉絲。我瞅他們發的亂七八糟的,所以回國後我也開始玩。”

  李雪琴是個特別簡單的人。外界曾猜測她有個厲害的團隊,猜測她那句“你好我是李雪琴”是刻意設計,猜測她故意“碰瓷”吳亦凡。

  但當我逐一向她求證時,卻發現答案非常直白無厘頭。

  “暫時還沒有經紀人、助手啥的。”

  “說吳亦凡是因為那陣我看《中國新說唱》中毒,覺得吳亦凡挺好,挺有意思,就天天念叨他,所以就站那兒拍一個。”

  “媽呀,‘你好李雪琴’這句話不是很正常嗎?其實也沒有什麼意義,就是我很禮貌地跟大家介紹下我自己。”

圖片來源:李雪琴抖音截圖

  我問她抖音上是真實的自己嗎?李雪琴不假思索地說:“有時候我覺得黑眼圈太重了,就加個濾鏡,但是沒有美顏。”

  對於自己的走紅,李雪琴深覺不可思議,畢竟最早她發的短視頻就兩、三個播放量。

  “第一次發現自己紅了還挺開心,之前妹(沒)人看呐,最開始點讚真挺嚇銀(人)的,chuachua滴,我就感覺,哇!互聯網真厲害!”

  但在她的朋友看來,李雪琴走紅是遲早的事,有人甚至感歎她“終於紅了”。因為朋友覺得,李雪琴就是一個特別能說,還挺有意思的人。

這是李雪琴的第一條抖音,她化著妝,可以看出有點不好意思。圖片來源:李雪琴抖音截圖

  關鍵詞:網紅

  很多網紅在接受採訪中,都提到過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在一個看似平淡的15秒短視頻背後,往往花了幾個小時甚至更長時間精心錄製。

  但李雪琴卻不一樣。

  她說自己的短視頻基本上都是一遍成,懶得加字幕的話兩分鍾以內完事,要是加字幕的話最多不到十分鍾。

  有時候,李雪琴興致來了,會寫一些東北話的搞笑說唱,出發點都是“想起來拍啥就拍啥”,創作時間大概在一個小時內。

  比如,在《東北人怎麼勸酒的》里,她唱道,“昨天喝了怕啥的今天透一透,涼的還是不涼的你先來一提簍”。

李雪琴這段《東北人怎麼勸酒的》在抖音點讚超百萬。圖片來源:李雪琴抖音截圖

  另一首《東北人怎麼搓澡的》里的rap是,“這個力度行不行你感覺疼不疼,要是哪嘎刺撓的話你就吱一聲”。

  她也愛自黑,有人調侃她像《複仇者聯盟》里飾演“黑寡婦”的演員斯嘉麗·約翰遜,她就真的擼一個仿妝,然後自嘲整容失敗。

  李雪琴不認為自己是“網紅”,她更願意被稱為“內容創作者”。

  “現在很多人提到‘網紅’不是正向的情緒,有的人走紅是因為好看,有的人走紅是輸出內容,這是兩件不一樣的事兒。”

  因此,談到在抖音上不斷號稱轉型,李雪琴說:“我就是開玩笑,我能往哪兒轉,真干美妝誰願意看我。”

李雪琴模仿斯嘉麗·約翰遜的仿妝。 圖片來源:李雪琴抖音截圖

  關鍵詞:學霸

  在不少人的邏輯里,好好學習——考上清華北大——進入知名公司(或者政府機構、事業單位),是一件光耀門楣的事。

  但李雪琴就不認為,“這麼想的都是沒考上清華北大的人,也不是學習新聞與傳播相關專業的人。當然也存在這樣的情況,但不是所有人都會這樣”。

  她不覺得當學霸和當網紅有什麼可比性,“做學霸就是我學習好唄,當網紅的感覺就是大家都喜歡我唄”。隨後她又自嘲:“我屬於學霸中的垃圾”。

  但要問到學習和做網紅的獲得感,她又一本正經起來。

  “叔本華說過這樣一句話——人生中,經驗、洞見和知識才是真正的、永恒的祝願,而幸福、愉悅和歡快是轉瞬即逝的、虛幻的。從知識那裡我得到了經驗、洞見和知識,網紅對我來說是轉瞬即逝的、虛幻的幸福、愉悅和歡樂。”

李雪琴曾在微博曬出北大畢業時的照片。 圖片來源:李雪琴微博截圖

  很多人好奇,李雪琴不是在紐約大學讀研麼,為何總出現在北京。她告訴我,她暫時辦理了休學,但這個決定跟當“網紅”沒有半點關係。

  “不是為了做內容,只是為了緩解我自己的情緒。我本身在那邊呆得不開心,已經想回來。對我來說也不是冒險,休學一年還能回去,也不是退學。”

  除了錄短視頻外,李雪琴最近還忙著錄製節目《你次飯沒》,這檔節目主打“名校廢柴”路線,和她一起錄製的都是清華北大的學霸,每期聊的話題都與年輕人的焦慮有關。

  其實李雪琴自己也焦慮,但她看得很開。

  “活著就是會焦慮,這是一件沒法解決的事情。如果每個人做好接受最壞結果的準備,焦慮就會減少很多。”

李雪琴曾在抖音曬出自己紐約大學的學生證。 圖片來源:李雪琴抖音截圖

  關鍵詞:詩人

  在李雪琴的抖音簡介里她寫了四個字——“一個詩人”。

  對於詩人的理解,她看過一段話,深覺有道理,“生活中有一些本真的,純粹的事物,它們受到偶然性、模糊性和時間流動性的支配,詩人的任務,就是呈現這個本質和它的不穩定性。”

  她曾在微博上寫道——

  “我一直希望能讓身邊每一個人都快樂,

  哪怕代價是我自己不快樂,

  但是太難了讓每個人都快樂太難了,

  我只是個無能又無知的傻X,

  對不起呐,

  真的對不起呀!”

  不過,她不認為自己是詩人,“我那麼寫就是開玩笑的,我哪配當一個詩人啊!我平時也不寫詩,偶爾有一些靈光就寫幾句,很簡單的那種,不能稱之為詩吧!”

圖片來源:李雪琴微博截圖

  但談到如何看待自己的走紅時,她又笑著說:“我覺得我走紅可能是展示了生活中最樸實,最真的東西吧。某種程度上可能算詩人的……也不算啦,開玩笑的。其實我展示的就是一些大家平時沒注意到的生活細節。”

  李雪琴也很文藝,她的偶像是愛因斯坦,人生信條是自由、快樂、健康。不忙的時候她喜歡宅在家裡,她看的書很雜,有心理學、編劇、詩集、小說,有時還愛看夜航船。

  “但我翻完啥也記不住。”李雪琴樂嗬嗬地說。

  關鍵詞:未來

  走紅後,李雪琴在街上常常被粉絲認出來。

  她在瀋陽時走進星巴克對服務員說:“你好我要一個中杯拿鐵。”服務員卻說:“李女士,你從國外回來啦!”

  雖然還沒有到需要戴口罩的地步,但李雪琴已經非常開心,粉絲們有時會求合影,有時會請她給自己的對象錄一段視頻,內容基本是“你好我是李雪琴,XXX你吃飯沒呢?”

  對於這些,李雪琴基本來者不拒。

李雪琴在微博調侃生活太不易。 圖片來源:李雪琴微博截圖

  不過,雖然有了名氣,但李雪琴還沒能像其他“網紅”那樣實現財務自由。

  “自啥由啊!這個事並沒有想像的那麼賺錢…也沒掙著啥錢。”原因很簡單,對於廣告她一方面擔心粉絲反感,一方面又過不了自己那關。

  李雪琴說自己未來還是想從事內容創作,雖然現在想簽她的公司排了長長的隊,但她的計劃是和朋友合夥創業,“所以我就自己簽自己吧”。

  她根本不擔心不好笑後過氣的問題,“喜劇演員那種壓力我懂,但我又不是喜劇演員,我就錄我自己的唄”。

  網上有句特別流行的話: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里挑一。

  我問李雪琴這是不是她的目標,她很直接地說:“沒有人會追求萬里挑一,有趣也沒有標準,什麼是有趣呢?如果以這個為目標,活得也太……端著了。”

  “我希望每個人都快樂,至少不要因為我不快樂。”(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