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式發散思維為你解讀如何賦能未來
2018年12月24日16:20

原標題:樊式發散思維為你解讀如何賦能未來

唯有閱讀是最美好的事情

“最是書香能致遠”讀書徵文活動頒獎儀式

樊登在太原帶領書友一起讀書

樊登祝願本報讀者“冬至快樂”!

  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可是,我們恰逢其時地生活在了一個互聯網無限發達的時代,閱讀似乎已經慢慢演變成了一種“奢侈”行為。當我們耳邊不斷充斥著人們的抱怨:“忙碌,讓我們連讀書的時間都沒有了”時,2018的冬至,卻有一道耀眼的極光,劃過懵智的暗夜,讓我們堅定了未來的方向——這個冬至,樊登老師在太原與樊登讀書會的3000餘名書友們,一起分享著讀書的快樂。90分鍾的精彩演講,樊登從冬至的餃子說開來,一會兒“馳騁”到無人駕駛的未來時代,一會兒又會穿越回到達·芬奇、愛因斯坦和牛頓的精彩世界……完全發散式的思維模式,緊攥著書友的聽覺、視覺和感覺。樊登說:我想告訴大家,如果你想未來做得好一點,你必須得瞭解更多的原理,你必須得通過學習,找到那些你自己曾經覺得莫名其妙的東西。“知道了原理,才能夠更好地生活。”

  關於讀書的樊式理論

  現代的忙碌節奏,讓“不讀書”有了充足的“藉口”。樊登說,其實,你認為的讀書只能是在“碎片時間”的思維定式,正是因為你把大把的非碎片時間,交給了這個年代最流行的東西,抖音、今日頭條,或者是王者榮耀。“如果你用跟人交往、喝酒、行萬里路相當於讀萬卷書這樣的方式去學習,你學的都是平庸的、日常的東西。事實上,如果你想遇到一個孔子那樣的人,最便宜的方法就是買一本孔子的書,買一本《論語》讀一下,你會發現還有這樣的人存在,神一樣的人物。老子、孟子、釋迦牟尼、達·芬奇、愛因斯坦、牛頓,全都在書裡面等著你,只有書裡面才會有這些偉大的人所凝練出來的偉大的思想。”

  讀起來,讀更多的書,你就會發現更多的美好。樊登說,閱讀沒有捷徑,硬著頭皮讀下去,你就會越讀越快、越讀越多。“未來,怎麼才能讓自己成為一個美好的人,讓自己成為一個不斷學習、不斷進步、有樂趣的人。”樊登的答案簡單而明了:最核心的一點是,我們要有認知謙虛的能力。“當我們知道我們有很多事都不知道的時候,你的內心充滿了力量,因為你知道可以通過學習來獲得這些東西。認知勇敢,就是我知道我不會,我可以學,我可以通過我的努力去達成我的目標,我相信愛因斯坦能夠學得會,我也能夠學得會。這就是我們做樊登讀書的目的和初心,希望大家從沉重的、無聊的生活當中探出頭來,愛上讀書、愛上學習、愛上你們的生活。”

  自2014年第一次的分享會開始,樊登讀書會身體力行詮釋著與傳統讀書會的不同——“每週一本書”的線上分享模式,讓書友們每年都能夠吸收50本書的精華內容。樊登讀書提供的是一個非常“光譜”的產品,書友中有六七歲的孩子,還有八十多的老者。回顧走過的2018,樊登略有欣慰地說,這一年,我們還是講了不少的好書。未來一年,樊登將會拓寬邊界,為書友帶來更多“名著”,一些在思想、哲學範疇的經典。比如《愛因斯坦傳》《達·芬奇》……“讀書為我帶來最大的改變,就是讓我知道,我有許多不知道的東西,所以,我會一邊自學,一邊帶著大家走下去,和我一起探知我們所不知道的邊界領域。”

  達克效應

  我們為什麼要讀書,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前提,就是達克效應。樊登的演講跨越到了美國的一場搶劫案——有一個劫犯跑到銀行去搶劫,干乾淨淨的,臉上沒有化妝就進去搶劫,搶劫完就走了。警察來了以後馬上把他抓了,這人特別納悶,說:我抹了隱形液。電視上說,檸檬汁就是隱形液。你拿鋼筆蘸檸檬汁寫字,隱形看不見,這是過去人們傳遞情報的一種方法,於是他回家弄了幾個檸檬糊在臉上……這個事發生以後就登在報紙上,大家覺得特別好笑。後來發現一個非常重要的心理學現象:越是無知的人越不知道自己無知。

  研究達克效應的結果發現,這世界上有大量的人完全對於自己無知的事並不知道。當一個人對自己無知的事一無所知的時候,他不會有絲毫的興趣。隨著達克效應,還有另外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叫“五分之一效應”。這個對我是個警醒。就是你面對這個世界,無論講多麼離譜的話,再離譜的話,總有五分之一的人會相信,這就是“五分之一效應”。你說馬雲是外星人,你們都笑,就有五分之一的人信。《法治進行時》上有一個案例,有一個人在北京行騙,他跟別人講,“我是孫中山,我旁邊站的是宋慶齡,我們在海外有一大筆錢,現在需要密碼,這個密碼的啟動需要一些資金,有這個資金,我把這個錢拿過來,咱們分。”就這麼簡單的邏輯,騙到了2000萬。我看這個節目的時候,完全不理解他是怎麼騙到這2000萬的。但是在我學完了“五分之一效應”以後我理解了,他說我是孫中山,而不是說我是樊登,這是非常有技巧的一件事。當我說我是孫中山的時候,你還願意跟我說話,你就是我的目標客戶。他直接把這五分之一人篩選出來了。

  “我做讀書會的唯一目的就是破除我自己的達克效應。我自己有很多不知道的事,隨著我讀一本又一本的書,會發現我以前是怎麼活過來了,我以前那麼無知竟然會走到今天。我把這個東西告訴大家以後,大家一聽,發現撕開了一個缺口,這叫做把知識撕開一個缺口。”樊登說,我們看到別人是球迷,覺得沒意思,你聽一個人跟你聊英超,你覺得聊不下去,這個時候怎麼才能讓你有興趣呢,就是要撕開一個口子,讓你看到這裏有好玩的東西,你才會有興趣,這就是作為一個人最基本的權利,也就是好奇心。

  達·芬奇的故事

  一個人能活成達·芬奇的樣子,才算是一個完整的人。達·芬奇是文藝複興的三傑之一:達·芬奇、米開朗基羅、拉菲爾。達·芬奇畫畫很厲害,代表作一個叫《最後的晚餐》,一個叫《蒙拉麗莎的微笑》。達·芬奇距今有五六百年,他研究人類心臟的構造,直到19世紀80年代,發現了心肌梗塞;達·芬奇瞭解山川河流的整個構造,最後研究水利,成為水利專家;研究飛行器,做出人類最早的飛行器的模型,畫出了直升機的模型,絕對是一個天才,毋庸置疑。

  達·芬奇為什麼會成為這樣的人?就是他從來沒有浪費過他身而為人的權利。就是我們有一個大腦前庭,人和其他動物最本質的區別在於我們的大腦分成三塊,爬行動物腦叫腦幹,管呼吸、心跳、神經系統;外面一層叫哺乳動物腦,有感情;人和動物最大的不同在於大腦前庭,人擁有思考的能力。達·芬奇最重要的一個特徵,就是好奇心重。好奇到什麼程度?一個60多歲的老頭,在他去世前一個星期,在他的手冊(手稿)上留了一句話:明天一定要搞清楚啄木鳥的舌頭是什麼形狀。你們有沒有琢磨過啄木鳥的舌頭是什麼形狀?啄木鳥拿頭去啄樹的力量有多大?——啄木鳥的舌頭比自己的喙長三倍,啄木鳥的舌頭在脖子上纏三圈,然後伸出來塞進鼻孔里,這是啄木鳥舌頭的形狀。纏那三圈形成了一個彈簧的結構,所以它撞樹不會撞壞腦袋。這些跟你的生活有關係嗎?跟達·芬奇的生活有關係嗎?你聽到了一個跟生活無關的知識,跟達·芬奇的生活也無關的知識,但是它跟求知慾有關,它跟好奇心有關,它跟我們身而為人的權利有關。我們是一個人,我們就有權利瞭解這些你不知道的東西,它能夠給你帶來快樂、給你帶來滿足,因為它滿足你的好奇心。所以,達·芬奇這一輩子永遠都生活在創作和高潮之中,他畫畫幾乎沒有交過畫,他每次畫著畫著就不給人家了,他不是為了賺錢而畫畫,他就是為了記錄美好。

  記者瞭解到,樊登讀書曆經五年發展,目前全球已有1300萬人在樊登讀書的平台上共同閱讀學習。樊登讀書也已經延伸出了一書一課、小讀者、樊登書店等平台,從市場需求入手,針對不同的群體,進行更專業、更精準的發展。樊登讀書在太原發展的短短三年時間里,會員的註冊量也已增長到15萬,自覺讀書、自覺學習、自覺分享,樊登讀書儼然已成為三晉大地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本報記者劉玲/文 實習記者姚晉麗/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