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問》的老路在“張天誌”身上不可複製
2018年12月23日14:04

原標題:《葉問》的老路在“張天誌”身上不可複製

華語動作電影《葉問》系列,在如今功夫片熱不再的環境下,幾乎被認為是華語功夫片最後的一面旗幟。葉問這個人物不僅捧紅了甄子丹,也讓詠春拳這個原本並不是中國武術裡面大流派的拳種,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詠春電影。十年前同樣的路數火了詠春,火了葉問,火了甄子丹。而十年後的今天,作為葉問系列外傳的《張天誌》把同樣的方法如法炮製在張晉身上,則已經宛如雞肋了。因為老路真的不可複製,那是需要特殊時代和環境的。

《葉問3》中的張晉

不得不說的是,張晉確實是如今華語動作電影界難得的人才了——科班武術專業隊出身,套路功底紮實,對各種兵器的運用都拿捏準確,而且顏值高,屬於那種難以替代的有型範兒,而不是鮮肉範兒。經曆過多年的拍片打磨,可謂是跟著華語動作片成長起來的一輩動作明星。本次《張天誌》的導演,也是華語動作電影的宗師級人物袁和平袁八爺。說實話,八爺的動作指導基本就算行業教科書了,大家腦海中固有的香港功夫片動作模式,就是八爺那種行雲流水的拆招對壘。兵器、拳腳、再到輕功,有一個完整的體系。張晉就是當年八爺拍《臥虎藏龍》的時候給楊紫瓊當的替身,誰知道時隔多年,張晉在《張天誌》中終於在大銀幕上與楊紫瓊平起平坐了。

《張天誌》中,張晉大戰楊紫瓊

但可惜的是,如今的環境已經不同當年。當年的觀眾把功夫片當做唯一能輸出的類型片,中國人的功夫是唯一可以對抗歐美主流文化的利器,也是唯一讓歐美影壇爭相模仿學習的東西。所以那個時候的動作影人,不管在華語市場成績如何,只要願意去荷李活或者歐洲發展,基本都有戲。

甄子丹早年不溫不火,也去了荷李活做了《刀鋒戰士2》的武指並客串角色;熊欣欣有《反擊王》,而李連杰和成龍則是早就風生水起了。在荷李活學會這一套拍攝技術之前,華語動作電影基本上是輸出主力軍,牆內牆外都能開花的雙贏局面。但慢慢地荷李活掌握了動作電影拍攝技術,並且將之運用在超級英雄人物乃至動畫人物上後,更宏大的格局、更精良的製作特效、更豐富的故事劇情線等等整套工業系統組合在一起之後,讓功夫和動作不再成為了主線,而是其中一個元素而已。這個是從2008年的《功夫熊貓》開始就顯現出的勢頭,也同樣是那一年,四處碰壁打拚多年的甄子丹在《葉問》這部電影中找到了自己的路——一個內斂的、不同於以往那種臉譜化的功夫片男主角誕生,也在那個時候把已經逐漸衰落的華語動作片重新帶了起來。

隨後的葉問題材電影有很多,除了葉問系列的第二、第三部外,就是王家衛的《一代宗師》了。而張晉也是在這部電影里以馬三的角色成名,獲得大眾認可。那部電影也是袁和平做的武指,並且還扮演的葉問的師父陳華順。那部電影里張晉的動作是北派的形意拳風格,起落開合都符合他的套路底子,十分賞心悅目。而之後張晉也一路順利地參演了多部動作片,並且都被賦予了重要角色。特別是《殺破狼2》裡面的泰國典獄長一角,從動作到表演順利征服了大眾。

在他身上,大家似乎看到了下一個華語動作片接班人的影子。按理說有之前的《葉問前傳》等跟風電影的前車之鑒,葉問系列電影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謹慎拍攝續集,是不可能為了其中一個人物單獨開一個外傳來消耗本來就已經很珍貴的粉絲和流量,這種做法甚至相當於武俠小說里消耗自己的內功給別人療傷一樣危險,但張晉的大火讓他在《葉問3》之後,獲得了開外傳的可能性。

但同樣是袁和平導演的戲,前車之鑒的《臥虎藏龍2》在動作上口碑是非常好的,這是八爺的拿手好戲。但在劇情和故事上基本是一部雞肋作品,放在十幾年前還可以算得上是部合格的電影。而在觀眾口味越來越刁,對武打動作越來越審美疲勞的今天,這種做法實在是徒勞。果然,《張天誌》片頭一開場,川井憲次的音樂響起,基本上固定了這就是把葉問的套路放在張天誌身上拍一個一模一樣的故事而已。但觀眾已經跟隨葉師父成長了十年了,在第三部結束的時候就有很多人,為的就是看一下這個曆史上真實人物的結局而已。詠春不詠春已經不重要了,大家對於一個真實武術家的電影形象的瞭解才是重要的,而這也決定了這個道路無法再複製了,哪怕是放到張晉這樣的好苗子身上也不行了。

《張天誌》的故事劇情之平淡猶如電視劇版的葉問,而袁八爺擅長的動作場面也交給了自己班底的袁信義指導。只能說袁家班的這次發揮正常,每個演員的動作場面也很正常,除了把《臥虎藏龍》那種輕功場面搬到現代的香港城市讓人很出戲以外,其他動作場面都中規中矩。但也因為中規中矩,所以沒有什麼特別的亮點。張晉的功底風格,說實話並不適合詠春這樣收斂的南派拳種,除了開頭和托尼賈那段近身肘法對壘的戲外,基本上你把這些動作套在任何一部葉問電影的配角打鬥里,都覺得是能搭配上的。動作上沒有新意,那麼這部電影基本也就是起到了一個“張晉現在要演主角了”的一個口號作用而已。

《張天誌》中的張晉已是武打擔當

張晉是非常幸運的,和他同時期乃至在他之前武行出身的演員一抓一大把,在動作片已經式微的今天,他還能不斷有作品面世,實屬難得。他應該好好把控,把自己往綜合型演員的路上推進。動作是張晉的一個特色,但儘量駕馭更多類型的硬漢角色才是張晉該走的路。功夫和打老外已經永遠不能再做主題了,這兩年的內地粉絲經曆了各種武術打假活動之後,對於調動民族情緒的套路越發反感。讓動作回歸動作元素本身,不再作為唯一,是張晉也是華語動作影人未來需要考慮的首要問題,希望大家都能在這個變幻莫測的時代找到自己的出路。

□楊添(影評人)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郭利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