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或許是“送別”的一年
2018年12月22日21:27

原標題:2018年,或許是“送別”的一年

  2018年,或許是“送別”的一年

  【解說】生老病死是每個人都要經曆的事情,每過一段時間,網上都會傳出名人去世的消息,但2018年離開人世的名人似乎有點多,2018年里,有這樣一群名人,永遠地褪入了我們的回憶。

  【解說】或許大多數人不是很懂學術,但大多數人都知道“國學”,而如果要數中國國學方面的領軍人物,那麼饒宗頤絕對屬於首屈一指的那種。曆史學家、考古學家、文學家、經學家、教育家和書畫家,從“敦煌學”、“甲骨學”、“詞學”、“史學”、“目錄學’、“楚辭學”、“考古學”,饒宗頤的研究幾乎涵蓋國學的所有領域,在傳統經史研究、考古、宗教、哲學、藝術、文獻以及近東文科等多個學科領域均有重要貢獻,在當代國際漢學界享有崇高聲望。沒有饒宗頤,整個國學領域便少不得失色幾分。饒宗頤,2月6日去世,“南饒北季”皆不在。

  【解說】證明了廣義相對論的奇性定理和黑洞面積定理,提出了黑洞蒸發理論和無邊界的霍金宇宙模型,在統一20世紀物理學的兩大基礎理論——愛因斯坦創立的相對論和普朗克創立的量子力學方面走出了重要一步。霍金被譽為愛因斯坦之後最傑出理論物理學家。1988年,霍金出版《時間簡史》,解釋宇宙、黑洞和大爆炸等天文物理學理論。《時間簡史》被譯成40餘種文字,出版逾1000萬冊,但因書中內容極其艱澀,很多人買回家並不看,因此被戲稱為“讀不來的暢銷書”。曾在22歲被醫生診斷出肌萎縮性側索硬化症,“只能活2-3年”的他,和病魔鬥爭到76歲。史蒂芬·霍金,3月14日去世,留名《時間簡史》

  【解說】“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這句曾經時常在半導體收音機中響起的聲音,是數代中國人都十分熟悉的一句話,那說評書時的沙啞嗓音及說書時的繪聲繪色,曾經是許多人模仿的對象。單田芳從藝50多年來,這位大眾眼中最精湛的說書人表演錄製完成111部共1.5萬餘集廣播、電視評書作品,不少網友直言,“腦海中隨時能調出他的聲音”“大師的評書不僅陪我長大,甚至也陪伴了父輩的成長”。單田芳,9月11日去世,本書到此為止

  【解說】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淵。從禁書到入選教科書,說起整個武俠文化,就無法繞開金庸的名字。從仗劍江湖的意氣,到金盆洗手的滄桑。金庸展現的是一個完整的武俠的時代。從儒家精神到儒釋道文化,處處彰顯著傳統中國的文化魅力。多個形象鮮明的人物,陪伴幾代華人成長,早已超越地域及年代。60餘年前金庸開始創造的江湖,早已是華人心中的“另一個世界”,“凡是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讀者。”金庸(查良鏞),10月30日,“金大俠”退隱江湖

  【解說】斯坦·李之於美國人,如同金庸之於中國人。作為美國漫畫界的元老級人物,《神奇四俠》、《蜘蛛俠》、《鐵甲奇俠》、《雷神托爾》、《綠巨人》、《X戰警》、《奇異博士》,他筆下的角色不僅是陪伴無數美國人長大的親密朋友,也通過漫威電影的呈現,陪伴了世界各地有“英雄夢”的人。他創作的英雄並不完美,《神奇四俠》是愛相互捉弄對方的超級英雄,《蜘蛛俠》是交不起房租的高中生,《鐵甲奇俠》是自戀的花花公子,但不完美的英雄,卻組成了整個充滿魅力的英雄們的世界,描繪了一個英雄的時代。斯坦·李,11月12日,英雄時代至此終

  【解說】除了他們,在這一年間,還有許許多多熟悉的名字離開我們,常寶華、李詠、李敖,史蒂芬·海倫伯格、二月河……2018年,或許是“送別”的一年。有網友說:90後的我們開始學會送別,送別那段的青春。追過的球星退役了,看過的漫畫完結了,喜歡的歌手隱退了,讀過的作者去世了,崇拜的偶像消失了,童年的回憶沒有了。我們不得不送別他們,送別2018年。

責任編輯:【齊彬】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