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之遊理:明年我將繼續在《莎木3》中扮演芭月涼…
2018年12月21日11:23

  他本該成為所有小朋友心目中的大英雄,在網友無盡的玩梗和冷嘲熱諷中,卻成為了網絡上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不過說起大英雄,我就想起大鬧天宮,不畏懼,敢於挑戰既有權威的齊天大聖,明年年初,中美合拍的西遊記即將正式開機,我將繼續扮演美猴王孫悟空,我會用美猴王藝術形象努力創造一個正能量的形象,文體兩開花,弘揚中華文化,希望大家多多關注。

  “改編不是亂編,戲說不是胡說”、“你這樣是要向全國觀眾謝罪的!”經典六學語錄在2018年的年末可以用席捲全網來形容,QQ群裡,微博上,各種論壇中,甚至連音樂播放器都能玩出六學的花。

  86版的西遊記影響了從50年代至今中國的5代人,從我的奶奶,到10後,電視上反複播放的西遊記將六小齡童所扮演的孫悟空形象深深的刻印在我們的靈魂里。提起孫悟空,即使現在許多網友在黑他,可我腦中蹦出來的第一個形象還是六小齡童版的孫悟空。

  我現在還能想到2016年的猴年春晚,因為並沒有出現六小齡童,眾多網友自發組織在微博上炮轟春晚節目組的事件,甚至最後演變成沒有六小齡童,就要和春晚節目組不共戴天的形勢。然而可笑的是不知道那些曾經炮轟節目組的網友里,現在又有多少人在跟風黑六小齡童。

  “希望1000個觀眾心中只有1個孫悟空”這種堪稱低智的言論,將自己強行捆綁到孫悟空上的做法是六小齡童最大的過錯。不止是孫悟空,《過年》中唯唯諾諾,鬱鬱不得誌的鄉村教師,《連城訣》里大俠其外,小人其中的花鐵干,六小齡童塑造的這些形象同樣膾炙人口。最終還是因為剝離式的低智發言,毫不掩飾的圈錢動機,讓網友們“自來吹”變成了“跟風黑”。

  從眾心理既是人類這一個體差異巨大的物種,卻能有如此之高凝聚力的源泉,也是在某些事件上集體走上歧途的原罪。以誇張化的言論去褒獎某一事物,讓它承受過分的讚美,那就是我們常說的“捧殺”。或許網友的初衷只是為了讚美六小齡童對於孫悟空形象的還原,但事件演化到最後,曾經被捧上天的六小齡童已經成為網友茶餘飯後的消遣,已經沒人在乎他到底有什麼成就,一起複讀一起往死裡踩他就完事了,真不愧是一個娛樂至上的“黃金時代”。

  而在我看來,鈴木裕和他的《莎木3》已經開始有被捧殺的趨勢了。

《莎木》是個當之無愧的好遊戲,但這不是他被拱上神壇的理由

  作為直接將自家主機DC搞死的“大功臣”,《莎木1》70億日元的前期研發加後期宣傳投入,換來的不過是46萬的世界銷量,《莎木2》銷量更差,就算是製作人鈴木裕親自上陣宣傳簽售,銷量依舊慘敗,沒有講完的故事戛然而止,後續作品遙遙無期。世嘉自此乖乖退出硬件大戰,安心做起了自己的第三方廠商。

  鈴木裕自然也難辭其咎,當時已經成為世嘉第2軟件研究開發部部長,但因為《莎木》系列的慘敗,漸漸被社內架空,只能搞搞《莎木街》這樣的騙錢遊戲度日。鈴木裕何許人也?世嘉80年代在街機市場立足的中流砥柱,大獲成功的《VR戰士》系列遊戲夠讓世嘉吃好幾十年的老本,雖然自《莎木》系列之後便基本渺無音訊,但其在遊戲業界的泰鬥地位和在玩家群體中的號召力依舊不容小覷。

  那《莎木》又是何許遊戲?當年銷量暴死,卻常常當選日本人最想要玩到的十大複刻遊戲,更是在全世界都有極高的聲譽,2015年E3《莎木3》和《莎木1+2》高清版公佈,全場經久不息的掌聲和眾多感動到不能自己的玩家,都在昭示著這是一個“神作”,或許只是生不逢時,叫好不叫座而已。

▲因《莎木》系列複活而驚喜到不能自已的主播們

  在我看到的許多吹《莎木》的自媒體文案里:跨越時代的遊戲性;藝術性遠超於遊戲性。

  別笑死人了。《莎木》在當年,絕對可以算的上是一個好遊戲,但你們這樣把它吹上天製造噱頭,確定不是在捧殺鈴木裕和《莎木》系列嗎?

  極具特色的美術風格、大師量身打造的音樂、沙盒遊戲的開拓者,這才是我心中《莎木》系列相比於其他遊戲的真正優點。

  2001年DC宣佈停產退市,其銷量也不過1000萬,《莎木》2作銷量加起來連100萬都沒有,在國內DC更是非常少見的,我也不過是後來用電腦模擬器玩的《莎木》系列。更好笑的是,讓一眾粉絲痛哭流涕的《莎木1+2 HD》,至今在所有平台上的銷量也才20萬不到,這是一個讓全球粉絲哭著喊著要買的“神作”該有的銷量嗎?

  主角芭月涼親眼看著父親死在香港黑社會的手下,為了幫父親報仇,為了尋找芭月家守護的龍鏡和凰鏡的秘密,為了和夢裡時常出現的神秘女孩莎花相遇,芭月涼踏上前往中國的旅程。在鈴木裕的計劃中,莎木系列本該有16章,《莎木》講述的是第1章,《莎木2》講述的是2-6章,也就是到《莎木2》為止,故事只能算是講了一點開頭,在《莎木2》的結尾,芭月涼才真正和女主角莎花相遇。

  回憶起《莎木》里的橫須賀港口,《莎木2》中的香港九龍城寨,極度還原的環境和建築,恰到好處的景色氛圍烘托,給十多歲的我帶來的震撼用言語來描述是十分蒼白的。雖然建模以現在的眼光來看已經極度粗糙,讓人難以玩下去,或許只有身處在那個連GTA都還是2D的時代,《莎木》才給人這種驚豔之感吧。

  《莎木》的音樂之美,更是沒有玩過遊戲的人無法理解的,光吉猛修作曲,大師賈鵬芳的二胡穿插其中,不僅是遊戲的美術風格非常的東方,大氣的交響樂融合二胡就像將玩家身帶入中西交彙的香港。伴隨著BGM“wish”,主角芭月涼離開橫須賀踏上尋找宿命之旅時雖然略帶憂傷,更多的卻是對於未來美好展望,應該算是遊戲史上非常經典的名場面。

  鈴木裕給《莎木》定義了一個新的遊戲類型叫 FREE(Full Reactive Eyes Entertainment),其實就是現在以開放世界、自由度為賣點的沙盤遊戲類型。在遊戲中,基本每一個房間都能進去,而大部分櫃子都能打開,遊戲中的1小時相當於現實中的4分鍾,完全獨立擁有不同的背景故事和作息的NPC,天氣變化,晝夜交替,鈴木裕對於遊戲細節近乎病態的打磨使得遊戲初體驗真的就像是在現實生活一樣。

  融合QTE和劇情演出不但讓劇情張力更強,玩家遊玩過程中的帶入感更遠超同時代的日式RPG,《莎木》中各種設定成為了許多開放世界沙盒遊戲的啟蒙。

  但是,這些都不過是遊戲真實性的延伸,《莎木》真的很真實,但許多真實的細節完全就成為了體現真實而設定的,並不是為了遊戲性而服務的。所謂跨越時代的遊戲性讓玩家無法理解,也不過是一個偽命題,真正跨越時代的遊戲性不應該是引導玩家如何去玩遊戲嗎?玩家想在遊戲里體驗第二人生,但不是真正想開始另一段人生。

  將系統並不算成熟,劇情也不過開了個頭的《莎木》拱上神壇,或許是真的喜愛這個遊戲導致無法客觀的評價這個遊戲,但如果《莎木3》並不能讓人滿意,藉著這些將《莎木1+2》吹上天的言論,其他玩家只會對遊戲貶的更厲害。

不如就這樣和《莎木》相忘於江湖

  開啟眾籌以來,《莎木3》已經獲得超過700萬美元的資金,然而五十嵐開籌的惡魔城精神續作也能輕鬆籌得600萬美元。更不用說曾經幾千萬美元級別的3A,現在又想加入更多的遊戲內容,又只拿700萬美元來開發,再怎麼開源節流這也是一件難於登天的事吧?

  2015年消息公佈以來,雖然索尼官方承諾會儘可能提供一切幫助,但連年延期,放出的唯一一段預告上,夕陽下的桂林景色是真的讓人沉醉,而號稱是用虛幻4打造的面癱角色臉,應該讓粉絲都心寒吧。即使鈴木裕緊急站出來說,裡面的角色都是臨時的,但過了3年就放出這一段演示,應該也不能讓所有玩家感到信服吧。

  鈴木裕你倒是把所謂的不是臨時角色建模的演示放出來給玩家看啊,再這樣下去,現在還在吹《莎木》是神作那幫人可能真的會倒戈背刺你一刀了啊。

  《莎木3》最新的發售日顯示是2019年8月27日,幾日前,許久無聲的鈴木裕終於又出現了,就在廣大玩家都以為《莎木3》將會有更多的消息透露出來的時候,也不過是官方中文加入和應該會登錄wegame的消息,一個已經做了3年的遊戲,至今仍只有一段讓人無法滿意的演示,這不禁讓人對於遊戲製作進度非常擔憂。

  如果《莎木3》和《莎木1+2》相比,只是繼續劇情,增強畫面,對於遊戲模式本身卻沒有根本性的改變。然而天氣晝夜系統、每個房子都能進入探索、QTE式的劇情演出這些設定早就已經被其他廠商學習借鑒並在自己的開放世界沙盒上並用爛了。遊戲性和真實性之爭也在今年的TGA上,以同樣死摳真實性到病態的大表哥遺憾告負而蓋棺定論,更別說你《莎木3》拿著這麼點錢,難道還想做到花了8個億美元開發的大表哥那樣高度的真實性嗎?

  《莎木3》最終也會變成一個賣情懷的遊戲嗎?失去了對於更先進的遊戲性的探索能力,剩下的不過是一個等待鈴木裕講完的故事,無法擔當宣傳C位的美術風格和音樂。或許等待《莎木》系列的結局不會是當場暴斃,而是慢慢失去特色,最終泯然眾人矣。

如果愛,別捧殺

  我非常理解那種喜歡某一事物,恨不得為它寫超過2萬字的讚歌,向遇到過的每個人安利它,將它分享給全世界的心情。也覺得容不得喜愛的事物有一點沙子的行為很符合常情,或許愛之深,恨之切就是如此。

  六小齡童被玩梗自己作的成分更多,但許多遊戲之所以遭受並不客觀的非議,更多原因是有人進行了並不客觀的鼓吹。

  節奏有時候就是那麼好帶,玩家間的意識紛爭就是那麼容易挑起。希望在這個娛樂至上,口嗨幾乎沒有成本的時代,我們都能保持一顆客觀看待事物的初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