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桌|俄年度記者會四大要點解讀:普京的話傳遞出何種信息?
2018年12月21日09:51

原標題:圓桌|俄年度記者會四大要點解讀:普京的話傳遞出何種信息?

12月20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首都莫斯科舉行年度記者會。 新華社 圖

莫斯科當地時間12月20日12時(北京時間下午5時),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年度記者會。本次記者會有1702名註冊記者,為曆年最多。在將近四個小時里,普京回答記者提問的內容涵蓋了俄羅斯國內形勢、烏克蘭局勢、全球軍備控製、大國關係等多個方面。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外交學人”梳理了普京在記者會上談到的四個重要的,也是當下國際政治中的熱點問題,邀請俄羅斯研究專家進行解讀,以期從普京的講話中尋找美俄軍控談判、俄烏衝突、敘利亞局勢,以及俄日關係這四個問題未來發展的軌跡。

專家簡介(按姓氏拚音順序排名):

陳宇: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俄羅斯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馮玉軍:複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副院長

馬斌:複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俄羅斯中亞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強曉云: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俄羅斯中亞研究中心副主任

普京記者會四大要點發言回看

美俄軍控

普京在回應核戰爭發生的風險時,提到由於美國在歐洲部署反導系統,俄羅斯被迫部署應對反導的武器,並研究高精度武器,以保持平衡、對等和均勢。他還提到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即將到期的削減戰略進攻性武器條約的談判也毫無跡象,雖然俄羅斯不想搞軍備競賽,但必須保持均勢。

俄烏衝突

有記者問到俄烏兩國因刻赤海峽扣船事件引發的緊張關係。普京回答,烏克蘭在刻赤海峽的挑釁,從提高波羅申科支持率的角度來看或許是成功的,也理解這一作為戰術選擇的做法。但他反問,“這種做法對烏克蘭國家有什麼好處?” 普京也強調,烏克蘭仍是俄羅斯重要的貿易合作夥伴,兩國貿易量仍在增長。

敘利亞局勢

在被問到如何看待美軍即將從敘利亞撤出一事時,普京指出,美國在阿富汗已經存在17年了,也週期性地表示美國要從那裡撤軍。“我們目前暫時看不到美國從敘利亞撤軍的任何徵兆,但並不排除這樣的可能性。” 普京表示,願意相信敘利亞問題的解決已經進入尾聲,即將進入下一個政治協商的階段。

俄日關係

日本記者問到俄日簽署《俄日和平條約》的前景和南千島群島(日方稱“北方四島”)問題時,普京表示俄日都認為不正式締結和平條約是不自然的,兩國的雙邊關係雖取得了進展,也存在問題。普京強調,俄羅斯想知道日本在涉及美國軍事基礎設施建設的決策方面擁有多大的主權。這個問題不確定,俄羅斯無法就俄日領土問題作出任何明確的決定。普京還指出日本是美國反導設施的主要組成部分,俄羅斯認為這是對國家安全的威脅。俄羅斯不對美國在日部署反導系統的"防禦性"抱有幻想。

美俄全面均勢已成往事,明年軍控談判或有轉機

陳宇:美俄之間的核均勢對俄羅斯的大國地位十分關鍵。俄羅斯仍然被公認為大國,美俄核均勢是很重要的方面,保證了俄美相互摧毀的能力。但近年來,美國發展反導系統,撕毀反導條約和戰略穩定條約,第三階段削減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也可能會被撕毀,美國最近又宣佈退出中導條約,俄美之間戰略平衡正在變得越來越脆弱。如果這三個條約完全失效的話,美俄之間可能會展開一場非常激烈的核軍備競賽和新型武器的競爭。

俄羅斯依然很希望延續這些條約,通過條約可以約束美國發展新型武器,包括反導系統,進而維持戰略均勢。俄羅斯也在努力增強常規戰略威懾力量,包括開發像高超音速飛行器這樣的武器。如果失去了和美國的戰略平衡,俄羅斯經濟上本就無法和美國抗衡,大國地位會受到威脅。

馬斌:俄羅斯近兩年將戰略平衡當做與美國談判、互動的重要內容,也是維護俄羅斯大國地位和國際影響力的主要手段之一。在戰略平衡問題上,俄羅斯不僅想與美國繼續溝通、談判,而且希望能夠把其他具有重要影響力的核大國包含進來,這是今後兩國重構戰略均衡的重要基礎和前提。從這個角度看,俄羅斯和美國也存在重大一致利益。

馮玉軍:美俄之間目前所存在的戰略武器的問題說明美蘇冷戰時期達成的軍控體系正在全面崩塌。這也反映出兩個國家的軍事差距在進一步的拉大。儘管現在俄羅斯在核武器方面還可以和美國保持一定的均勢,但是在其他方面差距確實越來越大。

美國的這個軍費開支是俄羅斯的十幾倍,而且在網絡戰、反導系統、核武器的現代化和全球快速打擊系統上的進展是全面的,這種情況下,俄羅斯只能和美國保持不對稱的平衡。在核武器大致保持均衡的情況下,發展自己的一些殺手鐧武器來應對美國的戰略壓力。但實際上,俄羅斯的全球利益和全球影響力都在萎縮,和美國保持冷戰時期的那種全面的均衡已經不可能了。

強曉云:美俄目前的軍控談判處於僵持的狀態。普京的表態可能是暗示這個問題的解決取決於美國怎麼做,如果美國不繼續向積極的方向努力的話,俄羅斯可能會採取相應的回擊措施,這體現了普京一貫的以牙還牙的態度。不過美俄之間溝通的大門並沒有被堵住。

今年美俄在削減戰略武器的問題上都比較強硬,但很難說明年就不會有緩和。特朗普今年不願意跟俄方談這個問題,多少有一些美國中期選舉的因素在裡面。明年特朗普位子坐穩了,他有可能和俄羅斯談反導、軍控的事情。但這還是要看美國政治體系對特朗普的約束力究竟大到什麼程度。

烏克蘭大選後會是俄烏關係轉圜時機嗎?

馮玉軍:俄烏之間整個事態發展到今天,最根本的原因還是俄羅斯佔據了克里米亞。現在俄烏關係已經走入僵局,俄羅斯肯定不會退出克里米亞,烏克蘭在不收複克里米亞的情況下和俄羅斯的關係不可能好轉。

現在烏克蘭正在採取多種措施和俄羅斯進行全面切割。在法律框架上烏克蘭已經退出了兩國簽署的《俄烏友好合作條約》,其他40多項兩國簽訂的協定和條約也正在重新審議。可以說俄烏兩國在冷戰結束以後所達成的法律條約的框架正在全面消除。

在經濟上,儘管這兩年俄烏的貿易額有所恢復,也只是保持在120到130億美元這種水平上。而2011年俄烏貿易曾經達到500多億美元。兩國的經濟聯繫也正在迅速的萎縮。烏克蘭現在和歐盟簽署了自貿區的協定,重心正在加速向歐盟轉移。

在軍事上可以說俄烏已經成了敵人。烏克蘭即使不能在近期加入北約,但是它和北約加強安全合作以抗衡俄羅斯安全壓力的選擇不會改變。

在文化宗教上,今年烏克蘭的東正教會也正式脫離了莫斯科大牧首,成為獨立的教會,兩個國家擁有上千年的共同宗教聯繫也在全面斬斷。可以說克里米亞危機讓俄羅斯得到克里米亞,但是可能會永久失去烏克蘭。

強曉云:俄烏矛盾的解決還是要看雙方的努力。現在雙方都比較堅持自己的立場,可能需要一些政治斡旋。另一方面還要看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的態度,看他如何理解對俄關係。前不久烏克蘭宣佈不再延續俄烏友好條約,這對普京和俄羅斯來說多少是個傷害。

陳宇:俄烏雙方基於雙方國內政治的考慮目前很難做出實質性讓步,烏克蘭明年3月要進行總統大選,這個時候操縱刻赤海峽議題有助於抬升波羅申科的支持率。對普京也一樣,俄羅斯今年進行了退休金改革,在社會上引起負面情緒,導致普京的支持率跌到克里米亞危機以來的最低。但這個事件倒不至於導致俄烏間正面的衝突,雙方都有策略性考慮。這段時間雖然危機一直沒有正式解決,但也沒有無限製的發酵,而是處於僵持狀態。隨著時間推移,兩國國內的討論會越來越淡化,可能明年烏克蘭大選之後會是雙方解決問題的時間點。

美軍撤出敘利亞,俄羅斯成中東操盤手?

強曉云:美軍說要從敘利亞撤軍,理由是美國認為“伊斯蘭國”(IS)已經被消滅了。俄羅斯自從2015年開始,介入到打擊IS的進程當中。從此之後,中東局勢多少要看一下俄羅斯的臉色。不論美國是否從敘利亞撤出,俄羅斯對中東局勢的發言權比2015年之前要大了很多。

馬斌:美國若真從敘利亞撤軍,更主要的應是特朗普中東政策重心調整的結果,即轉向伊朗核問題。美國的這種變化會降低俄在敘利亞問題上面對的美國壓力,但會增強俄在伊朗核問題上面對的壓力。

馮玉軍:儘管白宮表示美國會從敘利亞撤軍,但是美國軍方還沒有做出最終的表態。現在美國在敘利亞北部幼發拉底河左岸還是有軍事存在,而且和庫爾德武裝也緊密合作。美軍到底撤不撤沒法驗證。隨著今年土耳其國內形勢變化,埃爾多安也不得不調整政策,逐漸修復土耳其和美國以及歐盟的關係。在軍事安全上土耳其也不得不更多地像美國傾斜。考慮到這兩點,即使美軍撤出,美國借助庫爾德武裝保持在敘利亞地區影響的現實不會改變。

中東地區還是一盤散沙,一潭爛泥,敵人的敵人還是敵人。在這種情況下,其實俄羅斯還是面臨很多風險。現在俄羅斯和土耳其在敘利亞北部地區伊德利卜的矛盾正在日益凸顯,和伊朗也並不是鐵板一塊。它在敘利亞保持非常脆弱、微妙的平衡。美國撤軍也不意味著俄羅斯可以在敘利亞取得全面勝利,更談不上俄羅斯會掌握中東主導權、成為中東戰略棋局的操盤手。

兩島難望歸還,俄日簽署和平條約前景如何?

陳宇:最近有些日本媒體在炒作,稱普京說要以1956年簽署的《日蘇共同宣言》為基礎來解決簽署和平條約的問題。日本媒體推測俄羅斯準備歸還其中兩個島嶼(指日本所稱的“北方四島”中的齒舞群島和色丹島——編者注),雙方可以解決領土爭端。無法完全排除這種可能性,但至少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俄日之間達成一個大的曆史性協議的可能性不大。俄羅斯實際上完全控製了四島,沒理由把其中的兩個島嶼交給日本。因為日本方面並不能夠提供俄羅斯足夠感興趣的籌碼。

我想普京總統今年多次提出要和日本簽署和平條約,恐怕主要是希望能夠為俄日關係發展創造一個良好的氛圍。這些年俄日關係發展比較迅速,安倍每年都會訪俄。普京看到安倍對發展俄日關係非常有興趣。俄羅斯是在利用日本的這種情緒來促進俄日關係的發展,特別是促進俄日經貿關係發展,這可以為俄羅斯開發遠東和東西伯利亞地區的計劃來提供支持,這可能是目前俄羅斯主要的考慮。

馬斌:領土問題是阻礙俄日關係進一步發展的主要問題之一,最近兩年基本沒有重大突破。俄羅斯希望領土問題不要阻礙與日本開展經濟合作,日本希望以經濟合作撬動領土問題以自己希望的方式解決。雙方目前尚未找到能將兩個問題合理調和的方式。更重要的是,俄羅斯目前並沒有急著解決領土問題的意願和動力。此次普京將締結和平條約與美國駐軍問題聯繫起來,顯示了簽署和平條約的難度,也表明俄羅斯並沒有意願快速推動領土問題解決。

強曉云:解決南千島群島(日方稱“北方四島”)的歸屬涉及俄羅斯的安全。普京一再強調俄日和平條約簽署的前提是要保證俄羅斯的安全。關鍵在於,和平條約簽署後,日本將怎樣保證俄羅斯遠東地區的安全。由於日美之間有安保同盟,日本在對俄的安全承諾上有多大發言權要打一個問號。俄羅斯在和日本簽署和平條約時必然會顧及這一點。如果日本不能給俄羅斯很明確的安全保障,和平條約也不會很快簽署。

馮玉軍:俄日關係改善,確實是今年一個非常重要的國際政治事件,但這更多的是在俄羅斯受到西方強大壓力的情況下向東轉,突破西方對他壓力的一個迫不得已的選擇。我不認為俄羅斯會歸還四島當中的兩島。因此俄日也不可能很快簽署和平條約。

至於美日同盟,普京的發言的意思其實很明白,俄羅斯對美國在日本的軍事部署其實是無能為力。美國當然也不會坐視俄日關係迅速取得突破,保持在日本的軍事存在其全球包括亞太戰略的既定的方針。在對俄態度問題上,儘管日本和美國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但也不可能在對外政策方面完全脫離美國的戰略軌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