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躍亭的2018:令人窒息的20億美元
2018年12月20日15:42

  來源:創業邦

  文/ 大濕兄Felix

  2018年,是資本狂熱的一年,區塊鏈火到連中國大媽都參與其中;2018也是資本冷卻的一年,共享單車散盡風光又狼狽收場;2018有熱點,京東、滴滴都不好過;2018有驚喜,以拚多多為首的公司兇猛上市;2018年,許多標誌性的人物都永遠離去,從年初的霍金到年末的金庸,我們悲歎握腕、難以置信……

  紀伯倫說,“記憶是相會的一種形式”。創業邦特別創作2018年終盤點系列文章,帶領大家以此形式送別2018,迎接2019。

  “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賈躍亭的2018年,與《紅樓夢》中的賈府有幾分相似。

  年初,他的豪華電動汽車公司,法拉第未來Faraday Future(以下簡稱FF),完成了首輪融資:恒大健康砸下20億美元。

  後來,雙方因公司控製權、錢的問題對簿公堂。正處於量產關鍵時期的FF,再度陷入危機。

  更要命的是,前兩天網上傳出賈躍亭所持有的FF股權及在美國房產已被美國法院凍結的消息。

  對此,樂視控股明確否認了,韜蘊資本提起的有關凍結賈躍亭FF股份申訴獲得了美國法院支援。韜蘊資本對外稱,賈躍亭躲在豪宅大門緊閉,拒絕接受任何法律文書。

  一邊是造車危機,一邊是樂視債務,賈躍亭在美國的這個2018年,並不好過。

  賈躍亭現身今天在FF總部舉行的聖誕party

  1

  初春:夢想上路

  實際上,在去年12月30日,賈躍亭與恒大就簽署了收購協議、股東協議等一系列交易文件。

  賈躍亭三字落筆,與許家印的年度大戲便有了開始。

《收購協議》
《收購協議》

  1月9日,FF91再次現身美國CES展,雖然這次只是在外面轉了幾圈、沒進展廳,但同樣受到中外媒體的高度關注。

  電子消費展CES,是賈躍亭的福地。去年的CES,他首次將FF91公之於眾。那時他的樂視帝國還處於巔峰時期,外媒把FF稱之為Tesla的“挑戰者”。

  2月13日,FF在總部召開2018全球供應商峰會,賈躍亭發表全英文演講,並再次強調2018年底交付的計劃不變。雖然那股濃烈的山西口音並未改變,但話語里多了一些能成事的自信。

  之後的幾個月,FF接連發佈招聘信息,在中、美兩地招兵買馬,職位涵蓋生產製造、自動駕駛等部門。

  3月,FF在美國的漢福德工廠動工了。而4月,賈躍亭又在廣州獲得一塊工業用地。正式開啟中、美兩地工廠同時推進的生產計劃。

  產品宣傳、召集供應商、招聘員工、工廠動工,足以可見賈躍亭心裡很想在2018年大幹一場。

  4月22日,FF在美國荷李活舉行了一次內飾鑒賞會,豪華內飾首次亮相;

5250x2283x1598mm的長寬高尺寸

3200mm的軸距

內部空間達4275升

零重力坐椅

  零重力坐椅技術起源於NASA,當人處於失重狀態時,人體的骨架、關節、神經系統受到的壓力和束縛處於最小的狀態,人體舒適感也達到最佳。後排座椅傾斜角度能夠達到60度後仰角,是目前為止汽車後排座椅能達到的最大仰角。

  4月底,兩台FF91樣車抵達中國大陸。

  據邦哥瞭解,這兩台FF91在中國舉行了幾次小型品賞會,只有交了訂金的準車主,和極少數潛在車主可以受邀參加。與今年在美國的那幾場一樣,來的都是“非富即貴”的人士。

  官網上,FF91的預訂金為5萬元。有消息指出,這款車在中國的最終售價預計可達200萬元。

  光是預定金,就把不少消費者擋在了門外。

  2

  盛夏:全力加速

  一次次大動作之後,有媒體開始懷疑賈躍亭資金來路。追債的聲音持續高漲,但4月樂視網的一份聲明,把FF與樂視網撇得一乾二淨。

那麼,賈躍亭造車的錢從哪來的呢?

錢不是銀行印的,是許家印的。

  6月25日,FF宣佈,恒大投資20億美元的融資獲得批準。 恒大健康集團間接持有FF公司45%的股權,成為FF的最大股東。同時,賈躍亭將親任FF的CEO。

  融資公佈後沒多久,許家印親自赴美視察工作。

  7月13日,恒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一行來到位於洛杉磯的FF總部視察,就公司未來發展與FF管理層進行了研討交流。官方照片中,賈躍亭大多是側臉和背影,這並不尋常。

  許家印對FF的讚賞,一部分是對車的:FF的確是全球領先,投資FF絕對是正確的決定,恒大將會在資金、生產基地建設、產品銷售等方面給予FF全方位的支援。而另一部分,則是誇自己眼光好、這筆交易賺大了。

  探訪期間,FF的多項技術指標也隨之曝光:

  公司方面:

全球擁有超1000人的科研團隊

中美兩地提交申請專利接近1500件

獲得專利超過380件

  產品方面:

首款高端車型FF 91的百公里加速時間為2.39秒

最高續航里程700公里,EPA標準下續航超過480公里

搭載30多個智慧感測器和智能升降3D鐳射雷達

擁有無人自動泊車、面部識別技術、無縫進入系統等技術

FF 91構建了智能互聯生態系統,多達10塊大屏、光速網絡入口

  從曝光信息可以看出,無論是性能、還是智能化,確實處於領先地位。而且,還延續了賈躍亭在樂視時期就萌生的UP2U定製化理念,以及互聯網生態體系。

  8月14日下午,恒大在廣州舉行恒大法拉第未來智能汽車(中國)集團揭牌儀式。

  恒大健康副董事長彭建軍,披露了恒大FF的10年戰略策劃:將在中國建五大研發生產基地。10年後,年產能計劃達到500萬輛。

  要知道大眾集團2017年在中國才銷售了310萬輛,全球銷量超600萬輛。這個數字,意味著恒大是衝著一個世界級汽車品牌去設定的。

  此外,他還透露了除售價超百萬的FF91高端車型之外,還會有FF81等中端、入門車型在恒大FF進行生產。

  8月29日,FF91首台預量產車在美國漢福德正式下線,賈躍亭再次現身出席了一場小型慶功宴,舉起香檳那一刻,賈躍亭和他的FF找到了重回巔峰的感覺。

  9月19日,首個919未來主義者日,賈躍亭再次現身發表演講,並透露最終版內飾即將發佈。量產交付,只差臨門一腳。

  整個夏天,FF向外界展示出來的是形勢一片大好,直到國慶節結束。

  3

  入秋:陷入危機

  國慶最後一天,10月7日,恒大健康發佈公告稱,FF因未獲得恒大健康的應付款項,而提出仲裁,並要求剝奪恒大融資同意權以及撕毀所有合作協議。

  而糾紛的起因,是錢。

  恒大在5月25日前,給了賈躍亭9億美元。這個數字,這比蔚來汽車在2017年,一整年的50.21億元淨虧損還要多。

  其中4億多美元FF91的量產交付和下一代開發;2億多美元,用於FF中國業務以及南沙工廠項目的建設;另外約1億美元,用於支付供應商前期欠款;

  這也就意味著,FF賬上的資金並不夠撐到量產交付。

  7月時FF預計,若要在12月底前開啟FF91的量產計劃,該公司在8月至12月之間,仍有資金缺口約6.63億美元。因此,恒大方面被要求加錢。

  7月18日,恒大方面與賈躍亭方面再次簽署《修改補充協議》,恒大同意提前支付7億美元,並分成三次支付。

《修改補充協議》
《修改補充協議》

  恒大借此機會,要求從賈躍亭手中獲得FF中國的更大範圍的控製權,包括將“FF中國”的公司名改成“恒大法拉第未來”,恒大一方出任FF中國的董事長和法定代表人等。

  不僅如此,恒大提出,賈躍亭要與FF中國劃清界限。一是股權轉讓,二是辭職。“賈躍亭需要辭去他在FF旗下多個公司的董事和副董事長職務。”

  2018年7月26日,即《修改補充協議》簽署8天后,賈躍亭全部完成上述辭職要求。兩天后,他將自己的股份轉讓給一位朋友。

  但實際上,在賈躍亭完成恒大方面的要求後,恒大並未在規定時間內支付相應款項。

恒大給出原因之一是:

8月21日,廣州市南沙區來函表示,賈躍亭這位“失信被執行人”依舊擔任著FF的CEO,這給FF中國業務和南沙工廠項目帶來極其負面的影響。

因此,這會破壞政府機關對該項目的支援力度。建議股恒大核實賈躍亭是否還在實際控製著FF中國的業務,並建議調整他的CEO職位。

但留住CEO的位置是賈躍亭的底線。

  9月21日,意識到奪權危機的賈躍亭,先發製人“逼宮”恒大。

  在合資公司Smart King的董事會上,賈躍亭提名的董事表示,FF已經收到其他財團明確的投資意向。“在恒大既不付款,又不願同意FF尋求外部融資的情況下”,該董事提議,表決“Smart King尋求一切替代(恒大)性融資”的動議。

  7位董事,恒大的夏海鈞和彭建軍投了反對,賈躍亭提名的5位董事投了同意,最終5:2通過該動議。

  10月3日,合資公司向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提出仲裁申請,訴請先通過緊急救助程式打破恒大的融資限製,繼而再通過最終仲裁程式解除與恒大的投資關係。

  10月7日,這一仲裁案被恒大公示,賈躍亭和他的造車公司FF再度陷入輿論焦點。網絡上“賈躍亭燒光9億,再要錢未果,狀告金主恒大”的消息不脛而走。

  4

  寒冬:艱難前行

  FF的三大創始人、高管中,有兩位在這次危機中離開公司,只剩下賈躍亭。

  10月31日,FF發佈聲明,將保留500多名核心團隊成員,同時部分員工將面臨停薪留職,或者暫時性降薪。截至12月18日,FF全球仍有1000餘名員工。

許家印身旁右側的是前FF全球高級產品副總裁Nick
許家印身旁右側的是前FF全球高級產品副總裁Nick

  Nick在離職後表示:“FF公司的資產實際上已資不抵債,在可預見的未來,充其量只能苟延殘喘。我覺得我在法拉第未來的角色不是一條我能走的路,所以我選擇離開公司”。

  “如果情況發生實質性變化,我肯定會考慮重返公司。”這也從側面說明,Nick離開FF更多是財務原因,而非業務原因。

  “新的投資人只需要再給我們5-6億美元左右的資金,就可以順利實現FF 91的量產。”為了穩固軍心,賈躍亭再次現身發表演講。

  在場的員工大多是眉頭緊鎖,因為他們知道,賈躍亭的每個決定,與這個公司的生死牢牢捆綁。“FF計劃在2020年獨立在美國IPO。” 賈躍亭試圖用這樣的方式,激起員工們的鬥志。

  10月25日,FF宣佈緊急仲裁獲勝,在最終仲裁出來前,賈躍亭擁有嚴格條件限製的5億美元的融資權。

  在美國投行Stifel的協助下,FF正在與全球多方不同背景的投資人洽談,其中有來自美國、歐洲和中東的主權基金已經表達了濃厚的投資興趣,有幾家投資人已經在FF進行深入地盡職調查。

  甚至還有主動上門的投資人。有一家區塊鏈公司EVAIO宣佈,希望通過STO方式向賈躍亭投資9億美元。

  實際上,恒大不僅卡住了FF融資渠道,而且還要用恒大的方式來管理公司。

  “恒大正在用傳統地產企業的一套不尊重人性,扼殺創造力的管理製度套用在FF中國公司,完全不懂如何運營一家互聯網背景的高科技車企,他們的月度考核、鏡頭監控等措施把研發技術人員當做房地產銷售來考核,這會嚴重扼殺高科技公司的創造力。”FF研發總負責人Matthias表示。

  “2014年我幾乎單槍匹馬來到美國加州創辦FF,當時一沒資金,二沒團隊,有的只是對汽車產業的判斷和長遠的願景,從0開始搭起了FF的大廈。”賈躍亭在人員調整後的演講中說道。

  為夢想而遠走他鄉的賈躍亭,必然不會妥協,讓FF改名姓許。

  寫在最後

  在決定造汽車時,賈躍亭是這麼告訴妻子甘薇的:

人活在世界上的長短不重要,重要的是在這個世界上給社會留下的價值,我們中國人也能造出世界頂級的汽車,這是我們的民族產品,多麼值得驕傲呀。即使我們失敗了,最起碼走出了第一步,後面的企業不會走我們的彎路。

  2016年樂視年會上,賈躍亭一個人站在舞台上唱了那首《野子》:“怎麼大風越狠,我心越蕩,我會變成巨人,踏著力氣,踩著夢。”一句句都訴說著樂視成長的酸甜苦辣。

  願他出走半生,歸來仍唱《野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