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改寫未來命運的年輕人!他是薩城新韋斯卜克
2018年12月20日15:25

費斯
費斯

  “我是龍珠的粉絲,其他人都喜歡孫悟空,但我最愛的角色是貝吉塔,我喜歡他的個性和他改變的方式,”“你得像狗那樣,不要屈服於任何人。你要成為那種其他球員不願意麵對的對手——這樣的球員就是他們最想合作的人,”“我的兒時偶像是奇雲-加納特,即使他已經退役了,他依然還是以前那個硬漢,”達龍-費斯在接受採訪時說道,年輕氣盛在隻言片語間展露無遺。

  12月20號,是這位薩克拉門托帝王隊的二年級生控球後衛21週歲的生日,看起來他已經把身上自己混不吝的氣質帶入職業賽場,沒有過多青澀。他可能已經成為2017屆新秀裡邊,多諾萬-米曹和傑森-塔圖姆之外的第三面旗幟,甚至從本賽季的表現來看,費斯比起兩位流量大戶有過之而無不及。

  通常來說,在沒有明顯預兆的情況下,任何一名球員的水平在經歷一個長草期後猛然躥升,都不免讓看客們半信半疑。關鍵在於,除了18號和木狼的比賽被教練無情雪藏,費斯已經在30場比賽中經受住了檢驗,他和他的球隊都還沒有墜落的跡象。帝王教練祖爾格,把愛將費斯和新科榜眼巴格利稱為下一對“KD和韋斯卜克”,巴格利能不能成為“小杜蘭特”尚需時間檢驗,而費斯大開大合、無快不破的打法,已經有幾分韋斯卜克禾爾的神韻。

  所以,是時候了,是時候重新評估一下達龍-費斯的價值了。

  百廢待興的帝王

  薩克拉門托這座城市的球迷已經很多年沒有體驗過季後賽的感覺,為自己的主隊搖旗呐喊的熱情也淡化許久。2005-06賽季,帝王隊在季後賽首輪2比4慘遭聖安東尼奧馬刺淘汰,這是他們距今最近一次季後賽之旅。此後12個賽季,帝王隊就像一潭死水般,甚至沒有接近過前八,他們最好的一個賽季贏下38場常規賽,但是距離前八還有12個勝場。

  連年的擺爛給了帝王管理層很多次選擇優質新人的機會。然而除了2010年的德馬庫斯-卡辛斯,管理層這些年的選秀質量可謂稀爛,始終沒能等到一個足以將球隊從泥潭拽到岸上的建隊基石。很多時候已經分不清楚是潛力新秀們自身水平不佳還是帝王的球隊環境讓他們荒廢——上賽季的費斯曾經也面臨帶著這樣的疑問。

  在成為職業球員之前,費斯身披肯塔基野貓的球衣,為自己的學校征戰大學聯賽。2016-17賽季的NCAA,很多大一新生都在聚光燈下打球,媒體把2017年渲染為難得一遇的選秀大年,包括馬克爾-富斯、郎佐-波爾、傑森-塔圖姆和祖殊-積遜等人,都是外界目光傾注的對象,當然,這也包括肯塔基的雙子星費斯和蒙克。只不過,在大部分人眼裡,費斯最多也僅僅是本屆第三好的控衛罷了。

  進入瘋狂三月,費斯在甜蜜十六強中和波爾的學校UCLA正面交鋒,他用20次出手和15次罰球斬獲全場最高39分,風頭將波爾完全蓋過,後者的數據是10分8助攻。在比賽里,費斯疾如閃電般撕裂對手防線,率隊挺進八強,呼嘯而過,儘管不少球迷時至今日都在爭論波爾是否真的被費斯打爆,但費斯就是那場比賽中無可爭議的主角。兩天后,肯塔基就被北卡擋在了半決賽的大門,很多人看到費斯的兩行淚水,都不禁為這名年輕人的鬥志所觸動。

  費斯在那年的NCAA淘汰賽中刻畫出了一個實力和心氣兼備的人物形象,這也是為什麼他一度在試訓時能和手握榜眼簽的湖人頻頻傳出緋聞的原因。最終第五順位的結果也算意料之中,事實上他看起來並不比任何人差多少。

  不太走運的是,備受期待的費斯在自己的新秀年打得糾結不已。從比賽影響力的角度,他是全聯盟最差的控衛之一,真實正負值同位置倒數。在打球方式上,且不談一味的衝刺沒有讓他撈到太多好處,落入陣地後,費斯偏愛用不擅長的投射水準,頻繁出手低效中距離,最終真實命中率低至47.8%也就不足為奇。無論從哪個角度看,一年級的費斯都像是個頭腦發熱的學生。

  比起費斯不及預期的發揮,薩克拉門托帝王的戰績可謂是常規操作了,27勝55負,重建之路看起來依舊遙遙無期。

  悄然登基的“帝王”

  同級的米曹和塔圖姆在上賽季季後賽中賺足了路人緣,費斯在生涯第二年趕超的難度不小,這不僅要求他在數據統計上亮眼異常,球隊也應該有明顯起色。說來也巧,費斯在這兩項工作上都起了個好頭。

  場均17.9分7.3次助攻1.5次偷球,三分命中率近四成,真實命中率57%,這是達龍-費斯在常規賽過去三分之一後交出的成績。若要進一步從高階數據方面探究,他的進步可能還要更加顯著。2.05的真實正負值在全聯盟94名控球後衛中高居第14,尤其是上賽季倒數第四的防守真實正負值,如今正徘徊在30名附近,補齊了菜鳥季最大的短板。

  在傳球組織上,費斯早已不是那個只會亂槍打鳥的小孩。這不僅體現在他的助攻率上漲八個百分點,更體現在他對於場上節奏的把握和視野的拓寬。在利用自己的速度蠻橫超車時,費斯又能留意到站在外線的隊友們,為畢地-曉特和內馬尼亞-別利察等人輸送炮彈,聯盟並列第十的場均助攻數絕非偶然。曾幾何時,費斯無不羨慕地和媒體說過:“如果我的組織能力能達到師兄禾爾的水平,那就太棒了,”——很顯然,這個年輕人正在努力做到。

  假以時日,費斯也會是聯盟里數得著的擋拆高手,或者說這是他日後需要修煉的方向。他有著43%的擋拆頻率,每場要進行8.4個回合擋拆,聯盟第九多,0.88分的得分效率不能成為優秀,但也算合格。要知道,對於一名只有79公斤的瘦小後衛來說,學會在擋拆中尋覓殺機是至關重要的。此外,他還有超過九成的進攻由持球干拔和突破上籃組成,四分之三的投籃運球三次以上,超過五成的出手距離防守人1.2米以內。身為組織後衛,能在並不寬鬆的防守下保持優異的效率,實屬難得。

  自從卡辛斯離開後,帝王隊的陣容更像是一群“烏合之眾”,你很難指出誰是明確的核心,上賽季最好的球員可能就是博格丹了。可你再看看這個賽季,費斯和曉特已經嶄露頭角,別利察和博格丹等角色球員也定位明確。上賽季帝王隊在排兵佈陣上偏愛逆潮流地擺高度,結果只能讓自身變得緩慢笨重,到了今年,他們一改路數,颳起快打旋風,場均回合數僅次於亞特蘭大鷹隊——但帝王的進攻回報顯然比鷹隊大多了,每場攻下115分排進了全聯盟前五。

  開賽已兩個月,沒有人會想到這支身處西岸的魚腩部隊會咬住五成勝率,按賽季初預設的劇本,帝王本應和鳳凰城太陽“交相輝映”。現在看來,費斯的質變,就是球隊逆天改命的一個關鍵因素。

  末尾,引用美國網站sbnation一篇文章的話:“費斯時代”,如果它真實存在,那現在的我們,正在見證一個新篇章的書寫。若確有其事,那麼薩克拉門托帝王十四年來暗無天日的重建將很可能要瞥見陽光,蟄伏多年的他們,終於再次呼吸到新鮮空氣了。

  (籃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