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試管嬰兒三十年,他們為何踏上海外試管嬰兒之旅
2018年12月19日10:30

  來源:界面新聞

  原標題:[特寫]中國試管嬰兒三十年了,他們為何還是踏上海外試管嬰兒之旅

  試管嬰兒技術是幫助懷孕,實現優生的技術,技術肯定是好的技術,但是應用上也許有偏差 ,被用去篩選性別,指定生育。但這不是技術本身的錯。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29歲的雨燕結婚三年,自然懷孕兩次但都以胎停育告終。檢查後發現,她的胚胎染色體有問題,導致她卵巢里所產生的卵子在授精後,難以發育為健康的胚胎。

  有正常生育能力的女性的受孕的過程是:每個月卵巢會募集15-20個左右的卵泡,最終發育成1-2個健康卵子(其他的卵泡萎縮退化),卵子與精子在輸卵管相遇之後,受精卵進入子宮,到子宮後已經發育成囊胚,然後在適宜的子宮內膜著床,生命由此而始。

  而雨燕的卵子,孕育出健康胚胎的概率,只有1/18。

  世界上有一類染色體相互易位攜帶者,她們通過自然懷孕生出健康寶寶的幾率理論上只有1/18。能幫助他們生育健康嬰兒的,是一種叫試管嬰兒的技術。

  1978年,全球第一個試管嬰兒誕生,1988,中國第一例試管嬰兒出世。12月15日,中國的第一位試管嬰兒出現在北京電視台一檔輔助生殖主題的節目中,回顧自己被稱為“奇蹟”的出生。

  目前,中國不孕不育患者已超過5000萬人,每8對夫妻中,就有一對存在不孕不育症。

  隨著二胎放開高齡產婦的出現,以及對優生優育的渴望,試管嬰兒正在成為常態的輔助生殖技術,與此同時,由於第三代試管嬰兒技術在國內應用受限製,不少人開始了海外試管嬰兒,甚至是凍卵之路。

  激增的試管嬰兒需求

  治療不孕不育的方法主要有三種:藥物治療、手術治療和輔助生殖技術治療,輔助生殖技術主要指人工授精和體外受精-胚胎移植及其衍生技術兩大類,其中後者,體外受精-胚胎移植及其衍生技術也就是常說的試管嬰兒技術。

  在生殖領域,試管嬰兒是人工授精失敗的下一步治療手段。體外受精即把卵子和精子都拿到體外,讓它們在體外人工控製的環境中完成受精過程,然後把早期胚胎移植到女性的子宮中,在子宮中孕育成為孩子。利用體外受精技術產生的嬰兒稱為試管嬰兒,目前已經發展到第四代技術,不過常用的是一、二、三代技術。

  上海市第一婦嬰保健院輔助生殖醫學科醫生、《子宮的秘密》等科普暢銷書作者王玉玲認為,試管嬰兒從最初被認為另類,到今天發展到第三代第四代,試管嬰兒技術的目的就是給不孕患者一個合適的生殖方案。“比如以前輸卵管不通,會做腹腔鏡手術,但手術是有風險的,現在可能就會建議做試管嬰兒。”

  中國人口協會、國家衛健委發佈的數據,中國育齡夫婦的不孕不育率從20年前的2.5%-3%攀升到近年12%-15%左右,不孕不育者約5000萬。全面放開二胎政策後,35歲以上有生育需求的人群明顯增加。35歲以上人群由於卵巢功能下降、精子質量下降等,導致自然受孕的能力明顯下降,就不得不借助醫學手段。

  需求激增的同時,面臨著輔助生殖機構的缺口。

  由於涉及倫理,加上計劃生育政策,為了避免利用輔助生殖技術進行性別篩選、生育多胞胎等現象,中國輔助生殖政策管理嚴格。

  國家衛計委明確規定只有擁有資質的機構才能進行試管嬰兒手術。在輔助生殖這個話題上,雖然莆田醫院佔據了百度熱搜,但具體到試管嬰兒,仍然以公立醫院為主。

  國家衛計委官網顯示,截至2017年,中國共有451個輔助生殖中心、23家人類精子庫機構,其中,獲試管嬰兒牌照的醫院僅有327家,還有28%的生殖中心達不到試管嬰兒技術要求。而在人口1億三千萬的日本,輔助生殖機構數已達562家。

  2016年3月份,國家衛生計生委副主任馬曉偉在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新聞中心表示,中國經批準的輔助生殖機構年均完成70萬例輔助生育手術。70萬例輔助生殖手術,相對5000萬不孕不育患者數量,市場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

  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發佈的數據,2020年全國生殖中心規劃數字為550家,目前缺口為99家。

  輔助生殖醫療機構數的不足使得國內市場供需矛盾突出。動脈網數據稱,20%的知名大醫院吸納了80%的患者,有些知名醫院甚至需要排隊3個月以上才能進周(即從垂體降調節階段到最後確認是否妊娠階段)。

  國內生殖機構與需求矛盾未解決的同時,試管嬰兒技術已經得到極大改進。

  目前全球試管嬰兒技術已經進入到第四代,即線粒體移植技術,將患者的卵細胞的細胞核取出,移植到一位年輕、身體健康的女性卵子的細胞漿中,形成一個新的、優質卵細胞。

  中國試管嬰兒技術臨床使用,多處於一代(即體外授精-胚胎移植,IVF-ET)和二代(卵細胞漿內單精子注射,ICSI)階段,少部分機構也提供三代技術(胚胎植入前遺傳學檢測,包括PGS/PGD)。

  在全國451個輔助生殖中心裡,只有不到40家(包含正式運行和試運行)提供第三代技術,其中北京包括北醫三院、海軍總醫院、解放軍醫院三家,實際上都是綜合實力很強的三甲醫院,北京婦產醫院也只提供第一代和第二代技術。

  究其原因,包括PGS/PGD技術費用較高;中國的技術體系還不夠完善,篩查種類不夠廣泛;此技術涉及醫學倫理問題,屬於監管範疇。

  王玉玲介紹,針對只存在排卵障礙或是男性精液減少等,適用第一代技術;反複受精失敗或是男方重度少弱精症時,則更多建議用第二代技術。

  第三代技術用於在胚胎植入著床之前對早期胚胎進行染色體數目和結構異常的檢測,主要通過檢測胚胎的23對染色體結構、數目,通過比對分析來檢測胚胎是否有遺傳物質異常。

  其中,PGS可以選擇染色體正常的胚胎進行移植,避免了因為染色體異常導致的流產和畸形胎兒的出生,並提高了成功率,適用於卵巢儲備尚可的高齡婦女或反複失敗、反複流產或染色體異常的不孕夫婦。

  PGD能診斷一些單基因缺陷引發的疾病,比如說血友病、地中海貧血症等疾病,適用於擔心自身可能會攜帶遺傳性疾病或可能將染色體遺傳異常遺傳給後代的夫婦。

  中國目前除非證明有遺傳性疾病或者染色體問題等,不允許做胚胎篩查;而國外常用的第三代試管嬰兒技術,會在做完胚胎篩選後,將正常胚胎給病人移植。

  對於胚胎篩查,中國生殖學界一直存在較大爭議,不過,對於選擇了輔助生殖技術的患者來說,往往傾向於進行篩查。

  除此之外,中國《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中,明確提出,嚴禁對卵子、精子、胚胎的買賣行為,需要精子必須通過國家指定的精子庫獲取,而且要嚴格按照精子庫的規定,每份精子必須有去向。而中國還沒有真正的卵子庫,卵巢早衰或無卵巢功能的患者,只能在醫院排隊等待供卵,而這往往是極其漫長無望的過程。

  在急切的患者以及各種機構的共同助力下,去海外做第三代試管嬰兒的隊伍逐漸壯大起來。

  海外試管嬰兒之旅

  雨燕就是海外試管嬰兒大軍中的一員。在去泰國進行第三代試管嬰兒之前,雨燕國內做了兩次試管嬰兒均以失敗告終,受精卵都沒能發育成囊胚。

  借助中介機構的安排,在例假的第二天,雨燕就飛往泰國進行檢查,經過促排卵後,醫生取出了25個卵子,並選取了21個條件較好的卵子進行人工授精。隨著時間的推移,可用的受精卵每天都在減少,十天之後,拿到染色體檢查報告,有一個染色體正常健康的囊胚。

  雨燕在國內經過檢查,經泰國醫生確認內膜達標後,再次飛往泰國進行胚胎移植。九個多月後,雨燕順利地產下一個7斤重的男嬰。

  “與海外生子為了綠卡不同,試管嬰兒更主要的是解決生的需求,” 春雨國際海外生殖部門負責人吳端悅介紹,以春雨國際的海外輔助生殖業務板塊來看,去海外做試管嬰兒的今年比去年翻倍。

  根據Analysys易觀2017年發佈的中國海外醫療旅遊市場專題研究報告,重症治療、 海外體檢、生育輔助、 醫學美容是海外醫療市場前四,其中,重症治療(癌症、腫瘤)佔比40.8%,體檢和生殖輔助緊隨其後,分別為28%和14.6%。

  提供第三代試管嬰兒技術的海外生殖輔助機構很多,其中美國、泰國是中國人的主要就醫地點。赴美生子服務機構babyus創始人王鈺介紹,美國促卵到移植的醫療費用大約為3萬美金 ,加上吃住行需要約30萬人民幣預算。同樣的服務,美國價格可能是泰國的將近2倍。

  管理諮詢公司貝恩公司發佈的《2017中國私人財富報告》指出,2016年中國個人可投資資產(包括金融資產和投資性房產)1000萬人民幣以上的高淨值人群規模已達到158萬人,全國個人持有的可投資資產總體規模達到165萬億人民幣。

  對於經濟實力增長的中國人來說,金錢並不是求子的道路上最大的障礙。

  不孕不育患者,高齡求子人群,病毒攜帶者如HIV病毒攜帶者,同性戀者,尚未做好生子準備的大齡青年,形形色色的人踏上海外輔助生殖之旅,很大比例是看中第三代試管嬰兒技術,查性別,查染色體異常,避免因為染色體異常導致的流產和畸形胎兒出生、提高成功率,以及合法凍卵、代孕等個性需求。

  一個完整的“試管嬰兒週期”包括前期檢查、促排卵、取卵取精、受精、移植,直到胚胎移植14天后確認受孕成功(或失敗)的全過程。一個試管嬰兒週期大約2-3個月,具體時間因人而異。

  在整個過程中,B超查卵泡數量、抽血查激素水平、輸卵管造影、打促排針以及取卵,每個環節都意味著身體痛苦和經濟壓力。

  從成功率角度來看,國內試管嬰兒技術普遍採用第一代和第二代的技術,根據北京市科學技術委員會科普,不同生殖中心成功率不同,多數中心每移植週期的成功率大約是30-50%;而國外的試管嬰兒普遍採用第三代技術,比如美國就宣稱可以超過80%。

  春雨國際海外生殖部門負責人吳端悅解釋,第三代技術的確能夠提高移植的成功率,但是成功率需要結合年齡段和個體水平,成功是一個綜合因素,包括促排卵方案、促排用藥、實驗室和醫生水平、第幾代試管技術、移植和移植後保胎方案等等。實際上,技術是通用的技術,國外優勢在於個性化方案、藥品副作用更小、實驗室操作的嚴謹程度等。

  美國被認為是技術水平最高的地區,美國Gen 5 Fertility生殖醫療中心醫療主任Samuel Wood博士認為,美國輔助生殖被推崇的原因在於,一流的實驗室和專業的生殖專家,只有完成三年最嚴格的專業培訓並獲得考核資格的醫生才能從事試管輔助領域,同時提供廣泛的醫療方案,擁有經過官方確認的最高的受孕率和新生兒生存率。

  而選擇泰國試管嬰兒的患者通常看中的是,與美國相比幾乎一半的價格優勢下,一方面第三代試管嬰兒和PGS/PGD基因篩查技術已經成熟,一方面在用藥方面也能採用跟國際同步的最新藥品,副作用比較小。比如好的促排卵藥劑某種程度上減少卵巢過度刺激綜合症。

  泰國斯卡琳醫院是春雨國際合作的海外輔助生殖機構之一。該院不孕不育中心主任拿拉通-素萬發現越來越多中國人到泰國進行試管嬰兒,在他看來,“進行治療的患者必定想要得到一個最好的結果,所以更願意使用胚胎植入母體前的染色體篩查技術,達到優生優育的目的。”

  上海市第一婦嬰保健院輔助生殖醫學科王玉玲介紹,近年來國內試管嬰兒成功率逐漸提高,目前國內水平高的中心能達到60%-70%,能夠滿足大部分患者的需求。

  不過,王玉玲也指出,與大家一窩蜂湧到大城市大醫院看病一樣,試管嬰兒的患者也傾向於到大城市大醫院,導致大醫院的輔助生殖科人滿為患。加上私立醫院資質受限, “公立醫院滿足的是基本的生殖需求,但要獲得更好的服務或者個性化的服務,現在還達不到。”

  而除了試管嬰兒,冷凍卵子被認為是賦予現代女性自己掌控生命並選擇的機會。

  今年7月,攜程宣佈為女性中高層管理者提供10萬元至200萬元不等的生育基金和帶薪假期,支援她們去凍卵。首批享受這一特殊福利的女性管理者已於十一黃金週赴美凍卵。

  中國女性最早接觸到凍卵或許要歸功於知名演員徐靜蕾,徐靜蕾在作客陳魯豫主持的《大咖一日行》時承認已赴美做了冷凍卵子的療程。

  國內單身女子凍卵受到法律政策的嚴格限製,使得不少有此需求的女性轉而尋求海外凍卵。

  39歲的阿錦是高學曆海歸,去年她去醫院做了身體檢查,發現她的抗苗勒氏管激素AMH值只有0.5。這意味著她的卵巢儲備功能很差,已經迫近具備生育能力的最後期限。之後,阿錦通過春雨國際安排去日本進行凍卵,到現在,阿錦已經在中國和日本之間飛了整整8個來回,攢了接近20個卵子。這些卵子,就是她將來能孕育小生命的機會。

  對於一些腫瘤患者來說,在卵巢受到治療影響之前取卵凍卵,更是確保自己在身體機能影響之後還能自由選擇做母親的保障。

  “愈路” 公眾號曾經刊發一位留美女博士在確診乳腺癌治療前進行凍卵的故事。美國的生育科醫生有很多專項,除了有像國內不孕不育醫院這樣的專科,還有一項叫做Oncofertility (腫瘤與生殖),專門針對癌症病人的生育計劃和保護。

  數據證明,化療和放療對年輕女性卵巢的損害率最低為13%,最高為68%,絕大多數方案的早衰率超過30%以上。因此,30%以上女性癌症患者,治好了惡性腫瘤卻患上不孕不育。如果想在化療前保存生育能力,卵子凍存是一個選擇。

  試管嬰兒技術還可以應用於愛滋攜帶者,此前引起關注的免疫愛滋病基因編輯嬰兒受到廣泛質疑的原因之一就包括,體外“洗精”+試管嬰兒技術已經可以生出健康孩子,該技術目前在國外試管嬰兒中已經可以實施。

  誰在助推海外試管嬰兒

  未被滿足的醫療需求,吸引了國內外的投資者參與其中;反過來,各種機構的積極推動又進一步促成了海外試管嬰兒市場的增長。

  與海外就醫類似,海外試管嬰兒也屬於醫學範疇,不僅需要外語水平還要有較高的醫學知識,大多數個人仍需要依賴好的中介服務商。

  因此,春雨國際這一類既有海外就醫業務的就醫中介平台都會把海外輔助生殖作為重要業務板塊。最早在中國開展丙肝患者赴印度治療丙肝業務的海外就醫平台康安途也增加了美國和泰國的試管嬰兒業務。

  隨著海外生子競爭激烈,利潤空間降低,一些早期主做海外生子月子中心的機構也逐步加大了對海外試管嬰兒的宣傳。

  赴美生子服務機構babyus早已經把業務延伸到海外試管嬰兒;微博百萬大V“洛杉磯胖爸爸”最早也是以介紹月子中心為主,提供赴美生子服務,而現在,在其工作人員的微信朋友圈,越來越多的是試管嬰兒巡迴講座和凍卵、代孕等信息。

  甚至看似完全不相關的旅遊機構也投入試管嬰兒行業。

  2016年11月,攜程宣佈戰略投資智特醫療進軍醫療旅遊市場。當時的新聞稿中便提到,智特醫療作為美國試管嬰兒就醫服務提供商,過去6年已協助近千個家庭赴美完成試管嬰兒。2017年4月,攜程宣佈與智特醫療以及美國在線旅行社途風網合作,在國內推出了單價21.8萬的“美國凍卵遊”高端產品。

  看到中國人海外試管嬰兒熱情的海外醫療機構也積極參與。越來越多海外生殖機構的醫生專家活躍在國內的各種巡迴講座中。

  春雨國際海外生殖部門負責人吳端悅舉了一個例子,“泰國Superior ART醫院今年主動來問春雨國際,要不要做推介會,其它中介也在約,她們需要先做排期,前兩年活動都是我們主動找過去。”泰國Superior ART醫院是一家輔助生殖醫療機構。

  “現在美國、泰國 、馬來西亞、日本、俄羅斯的試管嬰兒機構都來中國了。”吳端悅透露,不久前,以色列試管嬰兒機構找過來希望在國內推廣, 英國試管嬰兒機構還通過大使館找過來。

  今年9、10月間,美國HRC生殖醫療集團專家和洛杉磯生殖醫學診所LAIVF創始人與“洛杉磯胖爸爸”合作,在中國的北京深圳上海等7個城市進行巡迴講座。今年11月,Gen 5 Fertility生殖醫療中心專家與赴美生子服務機構“babyus”合作,在上海、北京、深圳舉辦美國試管嬰兒諮詢會。而按照計劃,明年1月,洛杉磯生殖醫學診所LAIVF專家將在中國5個城市進行面對面講座。Gen 5 Fertility生殖醫療中心專家則在明年5月開啟又一次中國城市的宣講會。

  在這些面對面的講座中,患者會攜帶檢查報告,獲得一對一討論解決方案的機會,而主辦方則可以在中找到直接的客戶。

  今年7月的第九屆中國國際醫療旅遊展覽會上,輔助生殖醫療服務單位占到展商總數的35%,成為絕對主力。根據當時的公開報導,美國運世達生殖醫療集團因為其宣傳的妊娠成功率達到88%而吸引了諸多諮詢的人群。該集團旗下的西海岸生殖醫療中心的成功率目前全美排名第一(美國疾病控製和預防中心2018年最新數據)。

  2017年5月,全球輔助生殖和基因檢測中心(簡稱GFG)中國總部在北京成立,並宣佈聯合慈銘體檢組建備孕中心。其後續業務中,患者不出國即可在慈銘奧亞(博鼇)國際醫院里體驗到美國試管嬰兒技術。

  與此同時,由於國內獲得試管嬰兒資質的限製較多,有人轉而投資海外生殖機構。據業內人士透露 ,泰國不少生殖機構有中國人投資。根據公開資料,柬埔寨皇家生殖遺傳醫院(RFG)就是華人在柬埔寨投資的醫療機構,在其公開宣傳中,全中文環境,主治醫生來自於國內三甲醫院生殖中心主任醫師成了最大賣點。很顯然,其針對的客戶也是中國人為主。

  當然,與海外就醫面臨的良莠不齊服務一樣,看上去紅紅火火的海外輔助生殖也同樣面臨不少陷阱。

  網上隨便一搜 ,會出現美國、泰國、柬埔寨等數百家試管嬰兒中介機構,各種海外試管嬰兒自助行經曆、怎麼去海外做試管等攻略文章也令人眼花繚亂。

  業內人士建議,選擇一家靠譜的醫療機構,首先是要遵循真實可靠、合法合規、專業的標準。

  比如從合法合規上看,目前代孕供卵合法化的國家僅有美國少數州,以及極少數國家。試管嬰兒的熱門地泰國,就已經出台法律明文禁止外國人實施代孕。而在一些網上機構的宣傳中,仍然有各種非法代孕供卵的暗示。

  對於看中海外第三代試管嬰兒技術的患者,王玉玲強調,目前國內的確以第一代第二代為主,但是,“不是代數越高越好,採用第三代技術並不是必須的。”只有母親經曆反複流產,或者夫妻一方或雙方患有診斷明確的染色體疾病或基因遺傳性疾病才有出動第三代技術的必要。

  “試管嬰兒技術是幫助懷孕,實現優生的技術,技術肯定是好的技術,但是應用上也許有偏差 ,被用去篩選性別,指定生育。但這不是技術本身的錯。” 吳端悅認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