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老竇好幸福 黎諾懿
2018年12月19日16:00

很久沒有一個男藝人訪問,從一開始就洋溢?滿滿的幸福感。

這一刻,能夠讓黎諾懿滔滔不絕的話題,暫時與事業工作無關,皆因他的心思,全放在如何「追多個小朋友」這件事上。

「我研究過,夫妻在早上行房的話,生仔的機會就比較大,若果想生女的話,就要揀夜晚。」黎諾懿笑說,他也是這樣教還未有小朋友的岑麗香,如何可以順利「追仔」或「追女」。

近月正放大假的他,終於算是可以停一停、?一?,暫時把心機都放在兒子黎峰睿(小春雞)身上,也可以順便追多個「豬女」。

「講生仔,我依家就絕對係專家,之前準備生仔時,我和太太用盡不同方法、睇盡所有名醫,真係你諗得到、諗唔到的方法全部用齊,所以話想生仔,問我就最?!」

「這次就想生女!希望可以生個豬女,努力中。」

至於照顧剛一歲多點的兒子,亦是黎諾懿的重點。

「我係一個會幫囝囝換尿片的老竇,仲會一個人帶佢出街玩,現在專心照顧他,才發現小孩子真的成長很快,兩個星期就已經有點不同了,看?兒子成長,好寶貴、好難得,所以更加要珍惜。

有時夜晚臨?前會和他獨處一會兒,這種時間其實不多,機會很快就會消逝。」

不過,最讓黎諾懿感慨的,卻是終於可以在大時大節,和家人及兒子,一齊看煙花。

「今年可以和家人一齊吃晚飯睇煙花,原來真是一件很開心的事,因為以前每逢大時大節,都總是要開工,很少機會可以陪伴屋企人,其實可以在節日時一起過,也是一種幸福吧!」

說?說?,黎諾懿笑得很甜。

撰文☆梁文威 攝影☆Julio Miguel 服裝☆Dorian Ho 設計☆美術組

有仔萬事足

做人老竇其實真的可以很幸福,看到黎諾懿講到「小春雞」時的滿臉笑意,便可以明白。

「我屬猴,其實最初想生猴仔,但最後他雞年才出生,是天意吧!我對八字五行有一點研究,知道自己屬土,要水,太太就正好屬水,太太要火,阿仔又剛好屬火,仔仔要土,我就屬土,原來我們一家三口,就係五行互補!」

現正放大假做湊仔公,真的可以一步一步看?兒子成長。

「我現在終於明白,亦真的深深體會到,原來湊仔真係辛苦過返工。現在只希望可以多點時間陪小朋友相處,傾偈、去玩、去旅行,很滿足了。」

現在是有仔萬事足,但從《當四葉草碰上劍尖時》男主角一路走來,卻是真的經歷過很多,黎諾懿亦總是不諱言,自己有十年不順利的日子,亦曾真的想過要退出娛樂圈。

「可能當年比較年少氣盛吧!總認為自己是對的,就不太願意聽其他的意見。可能也是不太懂做人處世吧!若果那時候可以做得『好』一點,可能條路可以行得順利一點。大約是在『奧運六星』之後,會幻想自己即將大紅大紫,點知轉頭竟被調去兒童組,那時常常會想,為甚麼不是我做主角,難道我得罪了甚麼人,自己也不知道嗎?」

但原來有時候,世事真的會無緣無故的失敗,時機未到就是未到,沒有原因,也不會有人能夠解釋。

「去到一○年左右,其實我已經開始諗轉行,未入行前我做過銀行,不如就考番幾個牌,再做番銀行,點都可以搵到兩餐啦!」

如果當時,黎諾懿不是收到一個被懷疑是「電騙」的邀請,一切都可能與現在不一樣。

時來就運轉

香港的電視觀眾,其實不會有太多人留意《舞動奇?》這個湖南衛視的節目,黎諾懿其實也估不到,這竟然是他演藝路上一個最重要的轉捩點。

「有一日,突然接到一個消息,湖南衛視想請我去拍《舞動奇?》,最初我直頭以為是『電騙』,點會無端端搵我去跳舞?後來知道是真的,我就坦白告訴對方,說我根本不懂跳舞,當時主辦單位就『搞笑』地安慰我,說無問題,到時安排好,包我會在第一個星期之後就出局,不用擔心。」

但由於合約問題,他差一點就與此無緣。

「當年是陳志雲先生親自批准我去參加的,否則根本沒有這個機會。那一年,其實我在TVB是under騷的,即係工作量不足以支付我的薪金,做了近十年,點會唔灰心?真係準備跳完這隻舞,就正式收山轉行的。」

「點知跳下又過一關、跳下又過一關,最後諗住到四強必定淘汰吧!哪知跳到竟然可以得到冠軍!在最後一周時,其實我隻腳係重傷的,要返香港搵醫師放血消腫,夾硬頂住跳。」

前後拍了八個月,跳到所有火都返晒?!

「一返香港,就有《愛回家》拍,個天似乎又有條路畀我行,又點會諗到,一拍就拍了九百八十幾集呢?之前等極都無,突然一年之內,就全部湧出來。」

不論是「神之馬壯」或是「被無視的馬壯」,總之黎諾懿就憑此成功入屋。

事業好,愛情亦突然來到。

「《舞動奇?》那一年,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也是在同一年認識到太太並開始拍拖。是經過十年低潮之後,開始轉運吧!」

黎諾懿也說,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甚麼原因,突然間轉運。

「我一直有擺風水陣,也一直有拜神,那一年亦沒有做過甚麼特別的事,可能就是要等時機到,所有好事才一次過出現吧!」

人總有三衰六旺,時來運到,一切就自然會來。

旺夫好老婆

黎諾懿直言,和太太開始拍拖後,確實是一直事事順利。

「不過,我要澄清一點,是在得到『舞動』冠軍之後,才認識太太的,但無可否認的是,自從那一年之後,就樣樣事都好起來。」

太太既是他的支持者,但亦是他的監察者。

「她是批評我的演技,批得最狠的人,我會逼她看我的演出,初時常常鬧我,到後來開始慢慢就連她也覺得演技好了。」

「我老婆仲話我,『舞動』之後選擇回港發展,係一架一架Benz推落海!或者是因為我不服輸,希望在香港,得到自己認為應有的成就,之後才再出發吧!未必一定是獎項或者視帝,但最少要給家人一個交代,好像我媽媽,若果有獎的話,可以返屋企認一認叻,都好。」

雖說對於今年是否有望憑《BB來了》做視帝,卻是不存厚望。

「有提名入到五強就已經好開心喇!」

五億定十億

黎諾懿娶到個好老婆,確是無人能夠否認的事,但卻也同時讓他要承受「五億」或「十億」女婿的重擔。

「到底係五億定十億女婿?我真係唔知。講真識我太太時,我知道她屋企做生意,但真的不知道是有多大的生意,因為根本與我無關。甚至有人傳,話我生仔都要靠外家,我只會話真的沒有甚麼好回應的,總之生仔,我自己搞得掂有餘,過去的五年,我是完全沒有停過工作的,難道辛苦了十六年,我連個仔都養唔起?到有朝一日,我真係食軟飯的時候,再告訴大家吧!」

如果命運能選擇

人生,到底一切都是天註定,還是真的有自由意志,可以自己揀?

問黎諾懿,如果讓他可以回到過去,重新做人,他希望回到何時?

「如果,可以再選擇,可能我想回去入行之前。娛樂圈太多事情都很被動,要等人賞識,重頭來過,我希望做一些可以自己主動去爭取的行業。」

相信命運,自言從小就篤信風水命理,多年來更是「拜神擺風水陣」未停過,但對於預測未來,卻抱持另一種想法。

「我相信中國傳統術數絕對博大精深,或者真的可以有趨吉避凶,讓壞事不會太壞、好事可以更好。但若說到推算未來,對我來說就有一點疑問了。」

「我是子時出生的,計八字的話,不同派別、不同算法,可以推演出幾個完全不同的命盤,一般而言,都會反向推算,看看父母是否在堂,有多少個兄弟姊妹等等,從而論證哪一個是真正的命盤,但我試過了,幾個命盤計出來全都不正確,就連有多少兄弟姊妹都不對,所以之後我就沒有刻意去找人算命了。」

對黎諾懿來說,他的人生或者真的有「選擇」,只是「命運」卻始終無從預計。

「選擇」堅持下去、「選擇」相信,靠努力,最後還是可以得到應有的回報。

▲黎諾懿和太太李潔瑩一四年結婚,去年兒子黎峰睿出生,一家三口非常溫馨甜蜜。

▲《當四葉草碰上劍尖時》是黎諾懿第一次當男主角,同劇的黃婉伶和李逸朗,各有不同的人生路。

▲與黎諾懿同期的藝人,不少都已經沒有再在幕前出現,(左起)黎諾懿、司徒瑞祈、劉家聰、崔健邦和蔡淇俊,眾人中以黎諾懿在娛樂圈的發展算是最好。

▲《舞動奇?3》中意外得到冠軍,是黎諾懿事業上的重要轉捩點,如果不是這次出奇不意的成功,他現在可能已經轉行做銀行。

▲二○一一年結識太太,拍拖三年後結婚,黎諾懿常常被稱為「五億女婿」,不過他直言,其實幾多億又如何,自己養得起老婆同仔有餘。

▲黎諾懿近期放大假,常常和兒子出街玩,早前更首度一家三口遊澳門,準備之後再出發去長途旅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