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通過非洲繁榮自己 美國在非洲下了一盤什麼棋?
2018年12月19日00:26

  美國這種所謂“美國優先”的對非政策,在本質上卻是完全單方面追求美國利益,要求包括非洲在內的全世界為此埋單的利己路徑。

  近日,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約翰·博爾頓造訪保守派智庫傳統基金會,公開闡釋了特朗普政府的所謂“新非洲戰略”。

  按照博爾頓自己的說法,“這一戰略將繼續兌現他(特朗普)的中心承諾,在國內外將美國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這種繼續宣揚所謂“美國優先”的對非政策,在本質上就是完全單方面追求美國利益,要求包括非洲在內的全世界為此埋單的利己路徑。

  在博爾頓的表述中,特朗普版本的對非政策將追求三個主要目標,即加強美國與非洲國家的經貿聯繫、促進雙方獲益;應對伊斯蘭國等極端勢力和地區暴力衝突;確保對非援助的效果最大化。從經貿到安全再到發展援助,這三個目標看似極為明確,但很難得到非洲國家的真正歡迎。

  在經濟貿易合作方面,博爾頓拋出的所謂“繁榮非洲”背後的潛台詞其實是“通過非洲繁榮自己”。要求一個雖然經濟緩慢但逐漸增長的大陸在經貿關繫上與美國嚴格對等,無疑是一個極為難以實現的狀態:非洲可以為美國提供大量的自然資源,而美國能提供給非洲的產品,卻極可能是超出非洲較大市場的需求與消化能力的。這就意味著,這種擴大經貿合作與投資的最終效果只能是,非洲國家毫無選擇地支撐美國經濟。即對美國有利的“對等”,對非洲不利的“不對等”。

  在反恐與安全合作方面,美國的確與非洲共享著一些基本目標,即安全的確是非洲經濟社會穩定與發展的最關鍵基礎,也是包括美國在內的各國與非洲展開互動的最重要條件。但在這個看似共同利益的大框架下,面對非洲54個國家在族群、宗教、文化等的多元化差異,美國仍將安全作為介入非洲國家內政、影響乃至控製某些國家政治走勢的藉口。換言之,美國給非洲帶來的安全,極可能是被控製下的安全。

  在最大化對非援助的效果方面,博爾頓甚至還列舉了美國國務院和對外援助署過去兩個財年對非洲援助的數字,並指責連續兩個財年均超過80億美元的發展、安全以及食品援助,絲毫沒有發揮應有的效果。基於此,美國將拒絕再參與所謂“收效甚微”的聯合國框架內行動。

  博爾頓還頗有競選感地堅稱,特朗普政府將確保美國花在非洲地區的每一美元,都將有助於增加美國在該地區的利益。這種看似對美國民眾負責的說法,不但否認了過去60年來美國各屆政府向非洲援助超過1400億美元,在健康、教育、醫療和農業等領域推進了非洲各國發展的實際情況,而且再次強調了當今美國在國際舞台上的所有行為都是需要進行所謂“成本效益核算”的,都是在實際利益和國際責任之前堅持選擇前者的。

  大國與非洲的交往,關鍵在團結一心、同舟共濟、攜手前進,而絕非冷戰思維的競爭與利己主義的截取。從這個意義上講,特朗普政府的對非政策註定難有市場。

  □刁大明(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