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南山憶抗擊非典:曾有部門要求我們糾正“錯誤”看法
2018年12月19日18:29

原標題:鍾南山憶抗擊非典:曾有部門要求我們糾正“錯誤”看法

2003年,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非典爆發,鍾南山不顧生命危險,奔赴疫區,並在全世界率先探索出了一套富有明顯療效的防治經驗,被譽為“抗擊非典的英雄”。

鍾南山的名字從那時起,與公共衛生事業緊密聯繫在一起。“公共衛生事件應急體系建設的重要推動者”是對鍾南山的詮釋。12月18日,鍾南山被授予改革先鋒稱號,成為改革開放傑出貢獻百人之一。

今天(12月19日),鍾南山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回憶改革開放40年,他認為改革開放的解放思想、實事求是思想,是他研究和工作中的指南,也曾支持他在非典抗擊戰中敢於突破“權威”,堅持實踐。

探索與堅持:非典無經驗可循,相信實踐最重要

鍾南山此前接受新京報採訪時圖片。

2002年12月21日,鍾南山依舊清晰記得這個時間。廣州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的一位患者,狀況很特殊,此前都沒有類似的病例。“這位患者得了病以後,幾天肺都壞了,並且跟患者一起吃飯的人也病了。”

鍾南山通過6、7個病人的實踐,摸索出治療和康複的辦法,後來總結了“三早三合理”的經驗。

“非典出現,此前都沒有相關經驗,只能通過自己的不斷實踐總結。”“可以這麼說,如果按照‘兩個凡是’,非典還要死更多人,我自己有親身體會,感受還很深刻。”

“這是書上沒有的,需要自己實踐自己摸索。儘管我們不知道病源,根據幾十年臨床實踐經驗,我們知道怎麼度過最艱難的時期,從心臟腎臟、肺臟慢慢度過困難期,這套經驗總結出來,度過以後就好了,總結出來這套經驗,在全國推廣,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實踐。”

自己能堅持解放思想、不斷實踐的原因,鍾南山表示,是1978年關於真理問題標準的大討論讓他有了行動指南。

也曾徬徨:在父親墳前下決心,一定要說真話

非典之勢,開始在全國蔓延。

“2003年1月28號,有關權威部門到廣州,要求我們糾正錯誤的看法,提出這次(疫情)病原是衣原體。”鍾南山回憶。

“我們很奇怪,衣原體很好治,不可能這麼難治,治療以後好得快,不會傳染那麼快,所以我就不太同意。後來我們堅持自己的觀點,挽救了很多病人生命,得到了成功。”

儘管鍾南山用簡短的話回憶了那段經曆,但此前據媒體報導,在整個過程中,鍾南山多次“堅持己見”,還曾在父親的墳前站了很久,下定決心說真話。

2003年4月12日,鍾南山牽頭的聯合攻關組宣佈,冠狀病毒的一個變種可能是非典型肺炎的真正原因。4天后,這一結果得到世界衛生組織正式確認。

對於這份堅持,鍾南山稱,對待新情況要很認真,也要相信自己的實踐。“你做的實踐出來有效,就要相信,為什麼非要去看書呢。書上沒有說,權威說的不一定對。”

寄語青年:“年輕人要有要求,更要有追求”

今年的鍾南山已經82歲了,依然身形挺拔,聲音洪亮,頭髮還是烏黑的狀態。“我現在還在一線,還在查房、會診、科研、帶研究生,我覺得我還能幹。”鍾南山笑稱,並希望年輕人一定要多鍛鍊。

對於年輕人,他特別強調有新的精神面貌,“有理想,更要有夢想,有要求,更要有追求,要有誌氣,但更要爭氣,年輕人要有熱情,更重要的要有激情。”

談到自己的“夢想”,鍾南山告訴記者,與國外合夥人一起做的一個抗癌藥,已經幹了26年,一定要幹出來;還有就是建設亞洲最大的心肺呼吸研究中心,包括對疑難病症的科研、培訓、治療,打造一個產學研中心。

對話

鍾南山此前接受新京報採訪時照片。

“完全相信再經過五年,霧霾治理會有很大進步”

新京報:你對改革開放40年有什麼感受?

鍾南山:改革開放的思想,有意無意都是我自己在研究工作、醫療工作中的座右銘,比如非典防控,就是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體現。非典出現此前都沒有相關經驗,只能通過自己的不斷實踐總結。

還有2013年3月份,我在全國兩會期間蒐集資料,提出要特別重視霧霾問題,並且要求霧霾情況在全國要公開透明。要求公開透明就是想讓公眾知曉情況,共同努力克服困難。

當時我講霧霾的危害比非典嚴重得多,受到了一些批評。

但現在看,霧霾對很多慢性病都造成了影響。好在這五年,國家做了全國性動員,取得了很大的成果,比起英國、美國二三十年解決霧霾問題,我完全相信我們再經過五年,會有很大進步。

現在疫苗仍缺乏供應、缺乏認識

新京報:你怎麼看現在的公共衛生管理體系的發展?

鍾南山:公共衛生管理體系的建設,15年來取得了進步,經住了考驗。

一方面建立全國廣泛的檢測點防護體系,可以及時發現問題;另一方面,科研體系比較強,可以對一些病做出預防。

非典病毒的治療差不多花了兩個月,付出了一定的代價,後來發現H1N9,二十幾天就發現了,國外進來的病毒,像重度呼吸綜合症、H5N6等發現得更快,第二天就可以鑒定出來,能及時採取措施。

沒有改革開放的指導思想,我想是不可能的。

所以,不僅在經濟體製,在醫療改革、科技體製方面,也要思考怎麼走中國自己的路,只有這樣,才能像改革開放一樣,40年就走完西方國家100年才走過的路。我相信我們可以做到。

新京報:你認為公共衛生的應急管理體製還可以從哪方面改進?

鍾南山:一方面,基層推廣還不夠。很多突發性疾病都是在基層發現的,比如H5N1、H5N6等,所以基層的檢測還有很大改進的地方。

還有就是我們對突發的病需要預防,怎麼預防,最好的方法就是疫苗。

中國現在對疫苗一是缺乏供應,二是缺乏認識。國外疫苗接種率,在老人和孩子間有六七成,在中國只有2%。這都是需要努力的地方。

新京報:最近長生疫苗事件備受關注,對此你怎麼看?

鍾南山:疫苗是預防作用,人接種後要有作用。近期疫苗的問題,治療作用不能保證。(對疫苗管理)進行整頓是必要的,因為我們最需要的是治療,需要它是有效的,發現這個問題,能及時改,還是好的。

新京報記者 王俊

見習編輯 侯佳欣 校對 郭利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