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瑞安:光是武俠IP版權 我的稅後收入就有3500萬
2018年12月18日00:01
《名捕震關東》
《名捕震關東》
《名捕震關東》吳奇隆劇照
《名捕震關東》吳奇隆劇照
溫瑞安
溫瑞安

  “看金庸的小說要長情,看我的小說不僅要長情,還要長壽。”

  “吳奇隆[微博]演的無情,竟然穿著意大利圍裙,我嚇得茶杯差點掉了!”

  “我現在一年靠IP能賺稅後3500萬,你們說這算不算武俠的好時代?”

  ……

  這一連串如出膛子彈的言語,來自人稱“溫巨俠”的武俠大師溫瑞安。

  昨天,由網易文學舉辦的“江湖夜雨五十載——溫瑞安作品全集獨家版權簽約儀式”在杭州的蝸牛讀書館舉行。

  比起作家的形象,66歲的溫瑞安,更像是個能量密度極高的俠客。剛亮相就朝著台下邊鼓掌邊作揖,“謝謝大家來看我”。儘管那件亮藍色的毛衣,讓他看起來有一絲彆扭的喜感。

  隨著金庸逝世,溫瑞安成為新武俠“四大宗師”中唯一在世的一位。正如他筆下的武俠世界,是現實的、入世的,個子小小的“溫巨俠”,對如今武俠“江湖”的變化,也有著敏銳、冷靜的體察。

  儘管他的表達方式,往往是熾烈的、誇張的、戲劇式的,比如在現場敲著鼓,高聲誦讀了一首年輕時候寫的詩,然後大笑:“中國武俠的黃金時期已經過了,因為現在是鑽石時期!”

  寫金庸古龍不寫的

  想辦法跟他們不一樣

  發佈會剛開始,媒體們還在躊躇著相互觀望,倒是溫瑞安自己先主動提到了金庸。

  金庸逝世的時候,溫瑞安寫下了24個字——“天下無雙,不朽若夢,金庸笑傲,武俠巔峰,獨孤不朽,令狐無敵”。

  儘管算是金庸的晚輩,但說起金庸,溫瑞安直來直去。

  “我一直說,金庸是‘無所不情’,他小說里每一處都是情,哪怕一隻雕都有情!”

  “有些情,說起來其實有點‘亂’。你們看,像楊過對姑姑的情,黃藥師和梅超風的情……正常人看來不太合理吧,但被金庸寫出來,感覺還蠻合理的。”

  隨後,溫瑞安幽了一默,“所以說,看金庸小說的人要長情,看我小說的人……要長情也要長壽。”

  溫迷都知道,許多中長篇小說,其實溫瑞安都沒寫完。他也不躲,自嘲,“為什麼?我這麼多小說沒寫完,就是為了勾引你們一直看下去啊。”

  說了金庸,古龍自然也少不了。溫瑞安用手比了個酒罈的形狀,“我跟他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喝酒,我不喝酒。”

  “除了不喝酒,我也不吃飯……我指的是我從來不參加什麼飯局。其實我飯量還是很好的,朋友們都說‘瑞安未老,飯吃幾桶’。”

  儘管在武俠“四大宗師”里預設排在最後,骨子裡,溫瑞安是不覺得自己的作品比其他三位有什麼遜色的。

  有讀者提問,說金庸、古龍是“出世”的武俠,而溫瑞安則是“入世”的武俠,溫瑞安笑笑,“我就是一直在世俗間掙紮迷茫,怎麼了?”

  他透露,當年為了在武俠界爭得一席之地,自己“就是寫他們不寫的,想辦法跟他們不一樣”。

  比如中短篇小說,金庸就很少寫,溫瑞安寫了幾百篇。還有人曾嘲笑溫瑞安小說里分段空行太多,他先開玩笑,“知道嗎,因為每一行我都拿稿費的!”

  內裡則是“差異化”競爭。溫瑞安說,自己確實很少有像金庸那樣大段的描寫,“但你們看古龍,也一樣,都是短句!短句!短句!一把刀砍下來能分好幾行寫,其實都是個人的文學風格。”

  影視化作品沒一部滿意的

  曾被嚇得茶杯差點掉地

  今年7月,溫瑞安剛剛打了一場官司,狀告濫用其IP版權的影視公司。

  早在兩年前,溫瑞安剛剛獲賠80多萬,因為告贏了一家遊戲公司濫用《四大名捕》的形象。

  身邊朋友說,在維護版權方面,溫瑞安越老反而越像鬥士。

  寫了一輩子武俠,溫瑞安的作品被無數次改編成影視劇,光《四大名捕》就有幾十次。

  昨天聊到這個話題,溫瑞安的回答更直接:“之前所有影視劇改編作品,我沒有一部是滿意的。”

  在他看來,主要問題出在編劇以及製作公司身上。

  “中國的編劇,其實都很可憐,因為他們真的沒地位。”劇組去多了,溫瑞安經常聽到投資方對編劇放狠話,“你們改的劇本,一定要比原作更好玩,這樣才有人看!”但是,“好玩”兩個字,哪有這麼容易?

  關於改編,溫瑞安最怕的就是那些“不看溫書”的。因為沒看過,拍的時候腦洞就容易開過頭,“甚至歪到外星去”,說到這裏,他順帶做了一個抓狂的表情。

  多年前,溫瑞安認識了一個台灣的投資商,熟讀溫瑞安的所有作品。誰知道剛買下版權不久,就去世了。

  接手的是投資商的兒子,幾乎沒看過溫瑞安的小說。

  當時翻拍的是《四大名捕》,吳奇隆演的無情。“我一看,這個好啊,因為我知道吳奇隆是我的書迷。”

  可後來在電視機前看的時候,吳奇隆飛身而起連環三腳,身上穿的竟然是意大利圍裙。這還不算完,隨後吳奇隆緩緩轉過頭冒出一句,“其實我是東瀛忍者”。“我嚇得茶杯差點掉在地上!”

  至今仍在手寫小說

  一小時能寫4500字

  雖然已經66歲,溫瑞安卻從未停下創作的腳步。

  幾年前,他遭遇兩次視網膜脫落,出院後就被老婆禁止再用電腦。重新回到手寫的溫瑞安,反倒覺得更自在。

  “我現在手寫小說,一個小時能寫4500字。你讓我用電腦打字……也行,一個小時45個字。”

  如今,有一種說法,那就是中國武俠小說已經過了黃金時期,甚至談“俠義精神”都顯得有些過氣。

  聽讀者提到這個問題,溫瑞安“噌”地從椅子上站起來,明顯提高分貝:“是的,中國武俠小說的黃金時期已過,因為現在是鑽石時期!”

  當年金庸向溫瑞安約稿,每千字才18塊錢,已經算是香港最高的標準,“我不還是在茶餐廳點一杯咖啡,就吭哧吭哧寫一天?”

  到了1994年,盜版氾濫成災,整個市場上有400多本所謂“溫瑞安授權”的小說,“但沒有一本是我知道的,但又能怎麼辦呢?還是得繼續寫啊,誰讓我這麼愛武俠。”

  而現在呢?溫瑞安伸出三根手指,“現在每年光是IP版權,我的稅後收入就有3500萬,你們說,這是不是武俠最好的時代?”

  也有很多人說,現在自己都沒空看武俠,溫瑞安大笑:“不要騙自己了,其實你們每天都在看武俠。”

  “你們玩的手遊網遊,是不是武俠?”“你們看的荷李活英雄大片,蜘蛛俠飛來飛去不就是借鑒了我們武俠的輕功嗎?”“還有鐵甲奇俠的盔甲,不就是武俠里的金剛不壞之身麼?”

  “說什麼‘武俠過時了’,我不承認。”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