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新京報年度好書入圍書單|外國文學
2018年12月18日12:25

原標題:2018新京報年度好書入圍書單|外國文學

《染匠之手》,作者:(美)W.H.奧登,譯者:胡桑,版本:上海譯文出版社 2018年1月

相比於其他的文學評論,奧登有著更加開闊的視野。他的視角並不局限於詩學理念和藝術的審美性,對現代社會的知識狀況,個人領域與公共領域的斷裂,奧登也有著獨到的見解。在文學上,奧登深厚的文化積累使他能夠從原型和詞源等多個角度進行分析,他可以從古希臘戲劇和福爾摩斯之間總結出罪惡與兇殺的藝術功能,也能夠從亨利·詹姆斯的作品跳躍到美國的社會分析。儘管他自己聲稱“我寫評論是因為需要錢”,但這些評論文章絲毫沒有倉促與應急之感。

《一匹馬走進酒吧》,作者:(以)大衛·格羅斯曼,譯者:張瓊,版本:99讀書人|人民文學出版社 2018年3月

2017年國際布克獎的獲獎作品,其討論的問題依然圍繞著以色列的社會現實展開,但格羅斯曼在這本書中選擇了不同的處理方式。在言及以色列這個地方所遭受的苦難時,人們往往會和悲劇聯繫起來,而格羅斯曼則使用了喜劇的形式。小說中的主角——走進酒吧開始脫口秀表演的杜瓦雷·G,其角色如同莎士比亞悲劇中的“試金石”,在插科打諢的表演中控訴以色列的社會政策。聽眾們時而捧腹大笑,時而茫然若失,時而陷入被侵犯的憤怒,這些傾訴在以色列的現實中真實存在,它們意味著那些以色列人不願面對和不願記憶的事情。但若要真正完成和解與前進,《一匹馬走進酒吧》中所描述的問題又必須得到沉思。

《菲利普·拉金詩全集》,

作者:(英)菲利普·拉金,

譯者:阿九,

版本:上河文化|河南大學出版社 2018年6月

拉金是一個隱士型的詩人。他的詩歌以個人與日常經驗為觀察點,探索情感的同時將它引入更深層的體驗空間。這使得他的詩歌在詩人中屬於意外暢銷的那一類——當然,這也發生在他去世之後。因此,面對這樣一位詩人,想要深入理解其詩歌世界,單單依靠文字是不夠的。《菲利普·拉金詩全集》的出版意義不僅在於它收錄了拉金的所有詩作,還在於它將亞齊·伯內特所做的研究批註也收錄其中,包括拉金的手稿和與詩歌相關的語境資料,這在中國的詩歌出版史上並不多見。通過這本書,讀者能獲取更多理解拉金的途徑,也會影響人們去思考詩歌寫作與詩人經驗之間的聯繫。

《里卡爾多·雷耶斯離世那年》,作者:(葡萄牙)若澤·薩拉馬戈,譯者:黃茜,版本:作家出版社 2018年6月

在諾獎得主薩拉馬戈這部長篇中,他對葡萄牙大詩人佩索阿進行了致敬,用其異名者“里卡爾多·雷耶斯”來為小說的主人公命名。

在內容上,它繼續表現著作者本人對葡萄牙社會的態度,包括在薩拉查獨裁結束後,葡萄牙社會該何去何從,它如何在歐洲大陸和伊比利亞半島之間尋找共存的可能,以及詩人內心的鄉愁和寫作與曆史的關係等等。而這部對國家社會的思考之作,對我們每個人如何面對自己的國家,有著很好的啟發作用。

《我懺悔》,作者:(西)喬莫·卡夫雷,譯者:邱美蘭,版本:理想國|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2018年7月

“惡”的存在形式究竟是什麼?喬莫·卡夫雷用了60萬字的篇幅來講述這樣一個關於惡的故事。他完美利用了長篇小說的形式優勢,將《我懺悔》的時間線擴展至6個世紀,講述主人公阿德里亞的家族經曆,以及由一把小提琴所產生的曆史聯繫,同時,漫長的篇幅也成功刻畫了那些在不知不覺中被“惡”所摧毀的美好。“惡”如同血液,在一代又一代人的身上延續,其中最為諷刺的一幕來自阿德里亞的家庭,當他暴君式的父親去世後,繼承家業的母親成為第二個暴君,當阿德里亞擺脫了母親的控製,成為一家之主後,他也變成了第三個作惡者。

《簡短,但完整的故事》,作者:(波蘭)斯瓦沃米爾·姆羅熱克,譯者:茅銀輝、方晨,版本:花城出版社 2018年8月

姆羅熱克是個被忽視的天才。他在波蘭國內有著不亞於貢布羅維奇的文學影響力,但在中國卻鮮有人知。近兩年其短篇小說被譯介到國內,才讓讀者接觸到這個以荒誕風格著稱的短篇大師。《簡短,但完整的故事》收錄了部分姆羅熱克的短篇小說,篇幅最短的只有五百字不到,卻精確刻畫了當時波蘭社會那滑稽而諷刺的眾生相。在《決議》中,政府宣佈在除雪攻堅戰結束前停止一切腦力活動,並且向公眾普及關於雪的危害意識;在《三代人》中,父親和兒子把記憶最多的爺爺派到了海外,讓他保持緘默。這些簡短的故事同時展現了姆羅熱克天馬行空的才華和堅實的責任感。

《米沃什詩集》,作者:(波蘭)米沃什,譯者:林洪亮、楊德友、趙剛,版本:上海譯文出版社 2018年9月

米沃什,一位見證了20世紀的詩人。他的一生經曆了各種動盪,而他在空間上的遊曆為他的詩歌寫作提供了開闊的視野和難得的包容性。在其詩歌中,同時並存著對波蘭社會的批判以及對故土的鄉愁式緬懷,有著深邃的哲思和天真淳樸的語言。各種矛盾的並存讓米沃什的詩歌變成了一個難以解釋的世界,那些以詩歌表達的思考和關於曆史真相記憶,既沉澱在詩句之內,又超越了詞語本身的意義,“你所寫的事和故事遇到了你對真相的渴望。因為它們就像神話一般,是無中生有的——既沒有發生過,也不是你當時感受到的。文字,是一條天鵝絨,當你掀開這層華麗的外表,就會發現裡面什麼都沒有”。

《非平面》,作者:(美)尼克·索薩尼斯,譯者:嚴安若,版本:後浪|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2018年11月

圖像小說是值得國內讀者關注的新體裁。很多時候它們有著比文字更加靈活的表現形式,許多樸素的理念通過作者的構想,在視覺的衝擊下得到了新的詮釋。《非平面》這本書也是關於圖像與文字這一關係的一本書籍。

  

作者索薩尼斯曾以此作為自己哥倫比亞大學的畢業論文。在書中,他塑造了“平面國”“平面人”等不同的形象,呼籲讀者跳出僵化的思維模式,探索更多的空間。畢竟,生命並不是簡單的概念或理論思想所能囊括,它需要更多的反思與體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