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筆買賣擾亂兩個“布魯克斯”:面對交易,NBA球員怎麼想
2018年12月18日13:56

原標題:一筆買賣擾亂兩個“布魯克斯”:面對交易,NBA球員怎麼想

最近NBA最受人矚目的交易終於塵埃落定:阿里紮從太陽加盟奇才,小裡弗斯和烏佈雷成為交易籌碼。

但這其中,少了原本重要的一環——孟菲斯灰熊。

這原本是一筆三方交易,但最終流產,而兩位名叫布魯克斯的球員也被擾亂了心弦。

NBA的球員交易甘苦自知,對於處在交易漩渦中的他們,你無法想像。

馬尚·布魯克斯曾在CBA效力。

“我是人,我也有情感”

“我明白,我們都明白,這就是生意,所以情況就是這樣,我還有比賽要打,我沒有時間讓自己難過。”

當上個賽季還在CBA江蘇肯帝亞效力的馬尚·布魯克斯本賽季返回NBA,這位29歲的老將人生中第一次遭到眾多記者的圍繞,但他卻並不那麼享受。

在灰熊和太陽、奇才的一筆烏龍交易中,馬尚·布魯克斯原本被灰熊當作交易籌碼送往太陽,甚至“爆料大神”沃神已經在推特上透露交易完成。

“我的家人當時在現場看球,在第四節的時候,我媽想告訴我一些什麼事情,但是我真的聽不清,因為太遠了,所以我沒有明白她的意思,但是因為社交媒體,他們早就知道了。”

據ESPN報導,當時馬尚·布魯克斯的媽媽試圖向兒子傳遞交易發生的訊息。

狄龍·布魯克斯。

但後來的情況卻出乎意料——太陽希望得到的是灰熊陣中的狄龍·布魯克斯,並不是馬尚·布魯克斯,最終雙方未能達成一致,交易流產。

在NBA這個生意場,一名普通球員陷入交易傳聞原本稀鬆平常,但當灰熊總經理華萊士一遍遍澄清,“我們非常清楚誰在這筆交易中,而狄龍·布魯克斯從來沒有打算參與其中”的話語時,馬尚·布魯克斯該作何感想。

赤裸地把交易現實曝露在球員面前,並且讓球員本人承認自己的交易價值不抵同一姓氏的另一位球員,馬尚也只能苦澀地表示,“我是人,我也有情感,我不會對這樣的情況感到麻木,這種感覺令人尷尬。”

即便灰熊領袖康利站出來為隊友做一番“心靈馬殺雞”,也無事無補。

“馬尚·布魯克斯是個老將,他已經曆了許多。當你的名字出現交易談判中時,我知道這肯定很不好受,因為你想要為球隊建功立業,但他們卻等著交易你。”

任何一筆NBA交易,生意擺中央,情感放兩旁。這是至上法則。

德羅讚和洛瑞被拆散。

“你不用去訓練了”

當交易的按鈕一經被按下,即便當家球星,也只能乖乖打包。曾經的猛龍頭牌德羅讚正是如此。

“籃球是沒有忠誠的,什麼都得不到就會把你扔掉。”最初得知自己被猛龍交易到馬刺,德羅讚在推特上寫下這樣一段話。

在這之前,德羅讚正坐在洛杉磯一家影院里看《伸冤人2》,直到深夜離開時刷手機,發現了自己被交易的消息。

再之後,德羅讚獨自一人在停車場坐了兩個小時。午夜時分,他的心裡在想些什麼?

“我試圖去理解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老實說那讓我很失望,我只是想弄明白,那就是我當時的反應。”

“我打爆了洛瑞的電話,他人在費城,那邊是淩晨3點,直到他接通,我告訴了他消息,他迷迷糊糊地嘟囔著。我一直沒睡,他給我發來了一段很長的信息,幫助我度過了一整天,告訴我該怎麼應對。”

最終,一個飽受抑鬱症摧殘的球員,一個建隊的全明星,與猛龍告別。

而當美國時間10月19日,猛龍主場迎戰凱爾特人時,看慣了猛龍比賽錄像的德羅讚第一次看了一場猛龍隊的直播,“我挺為自己驕傲的,整場比賽我都看完了。”

“我不想說謊,看猛龍比賽的感覺很奇怪,真的很奇怪,但我已經開始接受它了。”

和過去的和解只在一瞬,但在那之前,又有多少個午夜夜不能寐。

塞申斯在奇才效力。

曾經在山貓(今黃蜂隊)大放異彩的得分後衛拉蒙·塞申斯,2015年被國王交易至奇才時,清晨一通“你不用去訓練了”的電話,就擊退了他還沒有趕跑的睡意。

伴隨著來自奇才工作人員不停歇的歡迎致電,塞申斯快速地打包了兩袋行李衣服前往機場,在飛機上看了奇才隊的戰術手冊,中午飛機落地之後的當晚,他就完成了在奇才隊的首秀。

他說自己“整整一天感覺都很詭異”,但一切都來不及消化,便要奔赴下一個戰場。

林書豪在籃網飽受傷病困擾。

“理解被交易,心存感激”

當然,也有人平靜看待NBA的法則。

林書豪的NBA之旅,是草根球員的逆襲之路,那曾經數次被不同球隊放棄的經曆,讓他從中學會感激。

12月17日,今夏被籃網交易至老鷹的林書豪首次回到布魯克林主場,終於,他談起了自己當時被交易的心情。

“實話實說,我當時真的很受傷,或許是事情發生的方式有一點出人意料,但最後我能理解,這種感覺並不是仇恨,完全不是。”

2016年夏天,林書豪與籃網簽訂一份3年3600萬美元的合同,但在布魯克林兩年,傷病的侵襲讓他一共只打了37場,還來不及兌現自己的天賦,便被球隊交易。

“我沒能在球場上貢獻太多,但我會珍惜這兩個賽季的時光。老實說,回到這座球館讓我心存感激。”

面對記者,林書豪說的最多的,永遠是感激。

當然,深陷交易漩渦的球員可以擁有諸多情緒,並不只是傷心、徬徨,同樣也有欣喜、激動。

雷吉·傑克遜在活塞成為主力。

曾經將“首發控球後衛”的英文首字母“SPG”寫在自己球鞋上的雷霆後備雷吉·傑克遜,在2015年2月被雷霆交易至活塞時,與新東家的蜜月之旅還未開始,就已經在推特上發出“喜悅的淚水”。

而最初傑克遜得知自己被交易的消息,還是在交易截止日當天睡午覺時,被哥哥電話告知的。

“當我醒來時,我欣喜若狂了。”傑克遜說。畢竟在雷霆,杜蘭特和威少,死死壓住了他。

第二天一早,傑克遜便從俄克拉荷馬城飛到了底特律,那是完全不同於塞申斯不知所措的情緒,25歲的年輕人懷著被賞識的心情迫不及待地來到“汽車之城”,“能夠找到一個希望得到我、未來的藍圖中也有我的人,這讓我很開心。”

對於NBA,無論交易過後球員情緒如何,下一筆交易,永遠在醞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