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維斯略過廣場舞直奔夜店 球王當DJ好玩到沒朋友
2018年12月17日09:19

戴維斯
戴維斯

  “別睡了,起來嗨!”當這句話從“老球王”史蒂夫·戴維斯嘴裡說出來的時候,是不是滿滿的違和感?對於大多數60多歲的老年人來說,早睡早起的養生模式是居家旅行必備,但戴維斯卻是個例外,他完美地略過了廣場舞階段,直奔夜店和音樂節,投入了前衛搖滾的懷抱。

  這聽起來和史蒂夫·戴維斯在球檯上的正經形象八杆子打不著。與幽默活潑、老愛逗樂觀眾朋友的“白旋風”吉米·韋特相比,戴維斯似乎是把刻板的英國紳士形象發揮到了極致。上世紀80年代,英國的一檔叫做《栩栩如生》(Spitting Image)的諷刺木偶劇還給他取了個綽號叫“有趣的戴維斯”,用英式幽默把他的無聊個性嘲笑了一番。

  不過,這倆人目前的劇情卻有點像電影《七月與安生》中演的那樣,韋特成了安穩的那一方,戴維斯流連於夜店,打碟到嗨翻天。

  “稀奇可真稀奇,現在如果雙休日我出去當DJ的話,一般不到淩晨2、3點我是不會回去的。”戴維斯說:“仍然在打職業比賽的吉米·韋特那個點在床上睡得正香呢,他8點得去練球。”

  “角色還是這麼兩個角色,但是誰能想到呢?我變成了早上6點演出未歸的那位,他6點已經在準備起床訓練了!多麼諷刺啊!”

  “他依舊在訓練,依舊是討人喜歡的個性,但誰會想到世界上最無聊的桌球球員會變成一個DJ呢?真是怪了。”談到如今的生活狀態,連戴維斯自己都難以相信這樣的轉變。

  1996年,也就是在他獲得6座世錦賽冠軍獎盃後的第7年,“有趣的戴維斯”首次開啟他的音樂廣播節目《有趣的另類秀》(The Interesting Alternative Show),這檔節目每週會在布倫特伍德的廣播電台Phoenix FM播出,由戴維斯來做DJ,他稱這個節目是他的“一個難以抑製的愛好。”

  事實上,戴維斯對音樂的熱愛由來已久,而且愛得一年比一年熱烈。他與知名DJ卡烏斯·托拉比的合作為他的退休生活開啟了前所未有的篇章,兩人頻繁受邀出席各大音樂節,包括兩年前的格拉斯頓伯里音樂節——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露天音樂節。

  他的音樂首戰可以追溯到1986年。當時,他與幾位桌球球星在搖滾組合“查斯與戴夫”膾炙人口的歌曲《桌球瘋子》(Snooker Loopy)中獻聲。同年,這首歌曲還進入了英國單曲排行榜前十位。

  曾經是桌球瘋子,現在是音樂狂魔。戴維斯對自己的音樂感到十分滿意:“我們的實驗風格吸引了從18歲到80歲的樂迷。我把我的音樂叫做‘迷幻搖滾’,不過我們現場演出時玩的那種音樂類型很難描述。”

  “我們受邀參加布洛克音樂節,BBC播出了我們的節目,還拍了部紀錄片。接著我們的電話就開始響個不停。這真是太有趣了!我們一直忙到聖誕節,我們的音樂比加爾文·哈里斯的好多了!”

  戴維斯做音樂非常投入,也頗為懂行:“我們的聽眾都是樂迷,不是隨便嗨嗨的泡吧者。我們的節目是給那些要聽DJ打碟的人準備的,他們不知道我們要怎麼玩,他們開啟了一場旅行。不存在什麼具體風格的限製。”

  “我們可能會先放出一個大家很熟悉的曲子,緊接著來一首小眾的法國曲子。我們基本上就是選取唱片,而不是做混音,不太會通過控製器做一些精密的改動。我們覺得一個曲子很棒,就會推薦給大家。”

  對於戴維斯來說,做DJ最大的回報和最大的快樂就是聽眾的喜愛:“有些人會問我‘這是什麼歌?它太棒了,我要買!’我們會在音軌的結尾放上一段話,而不是一段混音,我們會說:‘太棒了!向CD播放機鞠躬致意吧!’”

  戴維斯承認,當別人第一次聽說像他這種古板的老頭在退休之後竟然成為了一名DJ時,內心可能會說一句“哎喲我去”,但現在大家也都習慣了,而且這個愛好根本就不受控製:“這簡直是老年危機好嘛,我停不下來!好玩到沒朋友!”

  (世界桌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