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字母與數字符號不簡單!美軍4大軍種軍用代碼全解析
2018年12月17日11:41

原標題:神秘字母與數字符號不簡單!美軍4大軍種軍用代碼全解析

參考消息網12月17日報導 美國《大眾機械》月刊網站12月7日發表了凱爾·溝上的題為《美軍的神秘字母、數字和符號釋疑》的報導。

美軍會說多種語言,這裏並不是字面意思上的“語言”,而是指各種軍用代碼及縮寫。從坦克上的標記到軍機分類,武裝部隊使用很多字母符號和縮寫文本來迅速傳遞信息。武裝部隊最關注的是效率,特別是在戰時,匆匆一瞥就能快速分辨出大量作戰信息的能力是有用的,尤其是在高度緊張的情況下。

但是,作為一個外行,要搞清楚這些東西也許很難。以下是本網站編纂的“秘密俚語”指南。

資料圖片:佐治亞州斯圖爾特堡駐軍的M1A1主戰坦克。(圖片來源於網絡)

美國陸軍:坦克和車輛標識

每一輛分配了作戰任務的戰鬥車輛、戰鬥支援車輛和戰鬥勤務支援車輛都使用車身或保險杠標記來確認其所屬部隊。從M1“艾布拉姆斯”主戰坦克到後勤供應卡車,莫不如此。

以上圖車輛為例。這是一輛隸屬於佐治亞州斯圖爾特堡駐軍的M1A1“艾布拉姆斯”主戰坦克。

車身標記的最上面一行相當標準。左側寫著“3ID 6-8CAV”。在這裏,“3ID”確認該坦克屬於駐紮在斯圖爾特堡的美陸軍第3步兵師,而“6-8CAV”表示第8機械化團第6營。

右側,“D14”指,這輛坦克是D連1排的第4輛坦克。美國陸軍每個坦克排都有4輛坦克,第一輛坦克屬於排長(一名少尉),第4輛坦克屬於副排長。

資料圖片:美空軍第335戰機中隊的F-15E戰鬥轟炸機。(圖片來源於網絡)

美國空軍:機尾標識

美國空軍大多數軍機在垂尾或其他部位都有一個由兩個字母組成的代碼,以表明其所屬基地。在戰鬥機上,通常是在垂尾上印上巨大的黑體大寫英文字母。

上圖中的軍機是屬於美空軍第335戰鬥機中隊的F-15E“攻擊鷹”戰鬥轟炸機。第335戰鬥機中隊駐地位於北卡羅來納州的西摩·約翰遜空軍基地,因此其機尾代碼“SJ”(基地英文名稱的首字母縮寫——本網注)是合乎邏輯的。其他代碼包括ED(加利福尼亞州愛德華茲空軍基地)、HL(猶他州希爾空軍基地)和LN(位於英國境內的英國皇家空軍拉肯希思基地,美空軍與之共用該基地——本網注)。

資料圖片:駐紮在日本沖繩嘉手納的美空軍F-15C戰機。(圖片來源於網絡)

一些機尾代碼則不合常規。“ZZ”是日本沖繩嘉手納空軍基地的機尾代碼,空軍在此駐紮著2個F-15C戰鬥機中隊(隸屬於第18聯隊)。為何選擇“ZZ”作為代碼仍是個謎(有說法認為“ZZ”是繼承自越戰時編屬給該聯隊的機尾代碼,因特殊、好記而留用至今——本網注)。

其他部隊,比如“SD”代表南卡羅來納州空軍國民警衛隊,也是完全不符合基地代碼命名規則。不過,很難說這個機尾代碼沒有傳達出所需信息。

資料圖片:隸屬於美海軍陸戰隊VMFA-115中隊的F/A-18C戰機。(圖片來源於網絡)

美國海軍:海軍中隊代碼

美國海軍擁有10多個類型的飛行中隊,從艦載戰鬥攻擊機中隊到電子戰機及直升機中隊,其代碼可能會有一些令人困惑之處,甚至常常無法變成可以發音的首字母縮寫。

首先,以下是這些字母的含義:

V:航空

F:戰鬥機

A:攻擊機

M:海軍陸戰隊(或適用於艦載多用途直升機部隊,指海上打擊)

Q:電子戰

W:空中預警與控製(預警機)

P:海上巡邏

H:直升機

S:反潛戰(或適用於艦載反潛直升機部隊)

C:戰鬥

如果你知道代碼的含義,就能知道這個中隊飛的是什麼種類的軍機。上圖中的F/A-18“大黃蜂”屬於VMFA-115。VMFA分別是指“航空、海軍陸戰隊、戰鬥和攻擊機”。這個海軍陸戰隊中隊既能夠執行(空對空)戰鬥機任務,也可以執行對地攻擊任務。如今,“F/A”被解釋為“攻擊戰鬥機”,意思完全相同(但聽起來更酷一些)。

目前,美海軍第1艦載機聯隊(CVW-1)擁有以下作戰中隊:

HSM-72“驕傲勇士”(艦載打擊直升機中隊:裝備MH-60R“海鷹”直升機,主要執行反潛、對海攻擊任務——本網注)

HSC-11“屠龍者”(艦載戰鬥直升機中隊:裝備MH-60S“海鷹”直升機,主要執行海上垂直補給、反水雷任務——本網注)

VFA-136“騎士鷹”、VFA-211“將軍”(Checkmate,象棋術語)、VFA-11“紅色開膛手”、VFA-81“太陽快車”(艦載戰鬥攻擊機中隊、裝備F/A-18E/F“超級大黃蜂”戰機)

VAQ-137“禿鼻烏鴉”(艦載電子攻擊機中隊:裝備EA-18G“咆哮者”電子戰機)

VAW-126“海鷹”(艦載預警機中隊:裝備E-2D“先進鷹眼”預警機)

資料圖片:隸屬於美海軍VFA-31中隊的F/A-18E“超級大黃蜂”戰機。(圖片來源於網絡)

但是等一下,除此之外還有更多:美國海軍和海軍陸戰隊的軍機也有垂尾代碼。每個航空聯隊都有一個各不相同的雙字母代碼,大西洋艦隊的聯隊以“A”開頭,太平洋艦隊的聯隊以“N”開頭。這些代碼中的第二個字母是該聯隊的唯一識別字母。上圖中的F/A-18E“超級大黃蜂”來自大西洋艦隊,代碼為“AJ”,又稱艦載機8聯隊,隸屬於“喬治·W·布殊”號(指已故前總統老布殊——本網注)核航母。這架戰鬥機屬於VFA-31,即第31艦載戰鬥攻擊機中隊。

資料圖片:美海軍陸戰隊士兵。(圖片來源於網絡)

美海軍陸戰隊:軍事職業特長

美海軍陸戰隊人員按軍事職業特長歸類,以描述自身所扮演的軍中角色,其常使用4位數字代碼來確定海軍陸戰隊員在海軍陸戰隊內尤其是各戰鬥分支內所屬的亞群體。例如,海軍陸戰隊步槍手,無論現役還是退役,通常都自稱0311。以下是其他一些例子:

0313:輕型裝甲車乘員

0317:偵察狙擊手

0351:步兵伴隨重武器操作員(專門負責操作迫擊炮、火箭筒等重武器,本網注)

0911:訓練教官

1317:戰鬥工兵

1812:坦克乘員

2783:匈牙利語專家

5528:巴鬆管軍樂手

正如會說匈牙利語翻譯這一類別所示,美海軍陸戰隊的軍事職業特長分類相當全面,全部類別數以百計。(編譯/裘芳)

【延伸閱讀】高空間諜61年!中國軍迷拍美U-2偵察機

一年一度的米拉瑪航展於10月3日至5日在位於加州聖迭戈的米拉瑪基地舉行,與往屆一樣,美海軍陸戰隊依舊出動了包括F-35B隱身戰機等主力戰機進行飛行表演,但與往屆不同的是,本屆還迎來了一位稀客——隸屬於美空軍的U-2S“龍夫人”高空偵察機,本圖集就此為您簡析(現場圖片由熱心軍迷Lazarus從前方傳回,特此感謝)。

對美海軍陸戰隊的年度盛會來說,F-35B“閃電II”隱身短垂戰機已成為了“台柱”級的存在。今年在航展上獻藝的是來自亞利桑那州尤瑪基地的VMFA-122艦載戰鬥攻擊機中隊,綽號“飛行皮領”(Flying Leathernecks,後者為陸戰隊員的綽號),舊稱為“狼人”。圖中可見處於短垂起降狀態的F-35B,升力風扇上還有美國國旗標誌。

圖為進行垂直起降表演的F-35B戰機。

MV-22“魚鷹”傾轉旋翼運輸機也是航展上的常客,不再過多介紹。

接下來就是“稀客”登場,來自美空軍比爾空軍基地的U-2S“龍夫人”高空偵察機。圖中可見剛從翼尖脫落的起飛輔助輪,表示該機準備起飛。垂尾上的BB代碼表示該機駐紮於比爾基地。

自1957年秘密投入服役以來,U-2系列偵察機已服役了61年,至今仍是美空軍執行戰略偵察任務的主力機型之一。圖為U-2S升空瞬間,兩側機翼上各有一個大型副油箱,用於遠程飛行。

U-2單座單發高空戰略偵察機由原美國洛克希德公司(現已併入洛-馬公司)“臭鼬工廠”於20世紀50年代研發。當時美軍迫切希望獲得有關蘇聯研發核武、遠程轟炸機、核潛艇等新銳武器的機密情報,只能寄望於一種能爬升到2萬米的高空偵察機(因為當時蘇軍米格-17戰機的升限僅有1.3萬米,尚未裝備SA-2防空導彈)。圖為U-2彩色剖面圖。

U-2首次出現在公眾視野中是在1960年5月,蘇聯用SA-2導彈首次擊落U-2偵察機,並俘獲了飛行員弗朗西斯鮑爾斯,震驚世界。自1957年服役至今,U-2一直是美空軍的主力偵察機,目前該系列最新改進型為U-2S,配備了最新的側視掃瞄偵察雷達,只需沿敵國邊境飛行,就可偵察要害目標。

作為一種有動力高空滑翔機,且保密級別較高,U-2很少進行低空飛行表演,圖中可見到這一難得的場面。

為了獲得最佳的高空飛行性能,U-2的翼展達到了31.4米(其機身長度僅為19.2米),圖中在低空飛行情況下,特別是盤旋時,可見到主翼的上翹現象,這對飛行員的駕駛技術也有一定要求。

由於起飛時翼尖輔助輪會自動脫落,在返航著陸時,U-2S必須依靠地面引導車進行地面引導,著陸後,地面滑行階段,U-2S的主翼會向左(或向右)一側傾斜,由於翼尖還裝有防撞滑橇,無需擔心機翼會因此受損。

圖為以一側翼尖觸地即將停下的U-2S偵察機。

已完成著陸滑跑的U-2S,可見機翼已向一側傾斜。

圖為此次參加航展的U-2S偵察機所屬部隊的徽章,可見上面的“洛克希德 U-2”及“龍夫人”英文。

圖為在航展上現役的VMFA-314“黑騎士”戰鬥攻擊機中隊的2架FA-18C“大黃蜂”戰機,其中一架還有“假座艙”塗裝可用於迷惑敵機。

F-35B地面滑行正面特寫。

在航展上獻藝飛行的F-35B隱身短垂戰機。

作為曆屆航展上的常客,海軍“藍天使”表演隊依舊獻上了精彩表演,圖中F-18C表演機以密集編隊表演“長蛇”編隊。

儘管U-2的最大航程超過1萬千米,但有時還是會受到起降機場的位置限製。1963年,中情局啟動代號“鯨魚傳說”的秘密項目,專門研發了艦載型的U-2G偵察機(機體和起落架經過特殊加強,有著艦鉤)。U-2G只執行過兩次偵察任務,都發生在1964年5月,目標是偵察法國在南太平洋的穆魯羅瓦環礁進行核試驗的動向。圖為U-2G準備從“美國”號航母上起飛。

(2018-10-16 08:57:00)

【延伸閱讀】難得機會!中國軍迷近拍美F-35隱身戰機

4月7日至8日,位於美國加州的馬奇空軍預備役基地舉行了盛況空前的航展,陣容中不僅有美空軍的F-35A隱身戰機、B-2隱身轟炸機、F-16戰機及加州空中國民警衛隊的F-15C戰機參展,甚至還包括荷蘭空軍的首架F-35A戰機。圖為首次參展的荷蘭F-35A。(現場圖片由熱心軍迷AdrenaPierogi從前方傳回,特此感謝)

馬奇空軍預備基地(March ARB)位於加州洛杉磯以東96公里處,始建於1917年,目前是隸屬於美空軍預備役部隊的第452空中機動聯隊駐地,該聯隊下轄2個KC-135R加油機中隊和一個C-17運輸機中隊。該基地同時也是美空軍第4航空隊的備用指揮部,以及多個空中國民警衛隊部隊的駐地。大圖為基地航拍圖,小圖為基地在加州的位置示意圖。

B-2A“幽靈”隱身轟炸機基本是美國內各大航展的常客,雖然通常都是以低空飛越的形式“參與”。

另一角度拍攝的照片,可見這架B-2機身上的空軍編碼93-1086,顯示該機為 “基蒂霍克幽靈”號(另譯“小鷹幽靈”號,該機出廠編號AV-19,即第19架B-2),該機於1996年8月投入服役。

圖為首次參展的荷蘭皇家空軍(RNLAF)首架F-35A“閃電II”隱身戰機(機身編號F-001),該機最初於2012年8月交付,目前隸屬於RNLAF第323測試與評估中隊,左上小圖為該中隊的徽標。

圖為2017年7月,外國攝影師在加州“彩虹穀”拍到的該機進行超低空突防訓練的資料圖。

圖為荷蘭首架F-35A前機身特寫,機身能看到RNLAF的低可見度徽標。

位於F-35A機頭下方的鑽石形EOTS(光電瞄準系統)探頭特寫。

圖為該機的垂尾特寫,其中F-001為RNLAF編號,OT字母為“佛羅里達州的埃格林空軍基地”的代號,荷蘭空軍飛行員最早在該基地進行試飛和訓練,目前已轉至加州愛德華茲空軍基地。最上方為荷蘭空軍的徽標,其中的拉丁語為其座右銘,直譯為“少而精,功成名就”。

在F-35A附近展示的F-35專用第三代頭盔瞄準具,每個造價至少40萬美元(2016年面值),能讓飛行員具備“看透座艙底部”,並獲得360度全向視野的能力,憑藉該裝備,F-35也成為了第一種取消平視顯示器(HUD)的四代機。

圖為美空軍飛行員佩戴第三代頭盔瞄準具資料圖。

開啟座艙蓋狀態展示的F-35A,注意儀表上方已沒有傳統的平視顯示器(HUD)

開啟機腹彈艙展示的F-35A,離地高度比F-22高了一些,便於地勤人員掛裝彈藥。

圖為參展的美空軍F-35A戰機,隸屬於亞利桑那州的盧克空軍基地。注意該機已換裝新型Z-13隱身塗裝,“補丁”比原先少了很多。

圖為盧克空軍基地的F-35A與二戰名機P-51進行飛行表演資料圖。

圖為在航展上進行飛行表演的、隸屬於加州空中國民警衛隊(簡稱ANG)第144戰鬥機聯隊的F-15C重型製空戰鬥機。

此次該聯隊參展的戰機中,還有一架來頭不小,即圖中這架機身上標有“綠星”擊墜標誌的F-15C。該機原屬於美空軍第493戰鬥機聯隊,曾在1991年海灣戰爭期間擊落過一架伊拉克空軍的蘇-22攻擊機。

圖為參展的F-15C垂尾上的ANG第144戰鬥機聯隊、第194戰鬥機中隊的徽標特寫,似鷹圖案其實是獅鷲,這是該中隊的標誌;垂尾頂端標出的“弗雷斯諾”基地則為該中隊的駐地。

圖為參展的本地“土著”,駐紮於馬奇基地的C-17“環球霸王III”戰略運輸機。

另一位參展的本地“主場選手”,KC-135R加油機,注意尾部的硬管式加油管已放下。

F-15C尾部的雙發普惠F100-PW−220渦扇發動機噴口特寫。

圖為參展的加州空中國民警衛隊第163攻擊聯隊的MQ-9“死神”攻擊型無人機,駐地就在馬奇基地。

圖為參展的盧克基地的F-16C戰機。

(2018-04-26 08:55:00)

【延伸閱讀】難得體驗!軍迷細品美軍F-18假想敵機

提起美軍F/A-18“大黃蜂”戰鬥攻擊機可謂是家喻戶曉,該系列戰機自1983年11月進入美海軍服役34年來,至今仍作為主力戰機之一活躍在最前線。近日,有中國軍迷有幸前往位於美國加州聖迭戈的“飛行皮領航空博物館”(Flying Leathernecks Aviation Museum)參觀,登上了一架原屬於美海軍陸戰隊訓練中隊的F/A-18A參觀(如圖所示),本圖集解讀。(現場圖片由熱心軍迷AdrenaPierogi從前方傳回,特此感謝)

圖中這是一架第9批次(Lot 9)的F/A-18A,美海軍序列號163152,於1987年6月由美海軍轉交給美海軍陸戰隊VMFA-314中隊,後又於2000年10月轉交給VMFAT-101“神槍手”陸戰隊艦載戰鬥攻擊訓練中隊,並改為了現在的假想敵塗裝,中隊編號22。圖中可見垂尾上的紅星徽,以及機身側面的紅22數字。

VMFAT-101“神槍手”訓練中隊(隊徽見右上角)隸屬於美海軍陸戰隊第3航空聯隊(3rd MAW)下轄的第11陸戰航空大隊(MAG-11),駐地位於加州聖迭戈的米拉瑪陸戰隊航空站(基地)。雖然不是專門的假想敵中隊,但扮演假想敵機進行作戰訓練也是“神槍手”中隊的主要任務之一。圖為隸屬於該中隊的F/A-18A戰機準備從“里根”號核航母上彈射起飛,垂尾上的SH為中隊代號,攝於2004年。

圖為“神槍手”中隊的F/A-18A與美軍假想敵中隊的“幼獅”及F-5E戰機進行狗鬥(纏鬥戰)訓練,攝於1989年。

回到本圖集的主角,可以進到這架F/A-18A的座艙一探究竟。圖中可見由於年代久遠(該機於2005年4月退役,2006年3月運至博物館作為展品展出),座椅已有些破舊。

F/A-18A戰機座艙儀表全圖,作為西方三代戰機的經典代表之一,可見20世紀80年代服役的F A-18A的“玻璃化”座艙程度已很高,採用了現役主流的“一平(平視顯示器,HUD)三顯(多功能顯示器,MFD)”配置。下面分別對左、右MFD附近的儀表進行解說。

左MFD一側有兩個與F/A-18作戰至關重要的開關,上方紅框標出的A/A和A/G分別代表了“空對空作戰” 和 “空對地作戰” 模式切換鈕,F/A-18是第一種可以通過“一鍵切換”方式在兩種作戰模式之間切換的戰機。下方紅框標出的是“武器保險”(Master Arm),啟動這個開關之後,才能發射武器,圖中為可發射武器狀態。

右MFD一側的開關,上紅框標出的是紅外製導導彈(“響尾蛇”格鬥彈)導引頭冷卻開關,關閉之後才能發射導彈(圖中為開啟狀態)。下紅框標出的是尾旋改出開關,可以在緊急情況下使用。

平顯(HUD)特寫,實際在飛行和作戰期間,飛行員使用最多的顯示器就是這個。

下方MFD通常會顯示數字導航地圖,飛行員也可根據需要自行切換顯示模式。

主操縱杆位於座艙中央,上面提到的作戰模式“一鍵切換”也可直接在操縱杆上完成,此外還能進行切換武器種類、發射導彈、航炮等多種操作。

油門操縱杆位於座艙左側,向前推為增加推力,向後推為減小推力。

圖為停放在美海軍航母甲板上的F/A-18A假想敵戰機。

(2017-11-10 08:28:00)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