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議?北京飯店曾被稱中國“閉關鎖國”象徵
2018年12月17日21:23

  原標題:銳參考 | 不可思議?北京飯店竟被稱為中國“閉關鎖國”的象徵!

  中國的經濟開放沒有消極面嗎?

  他們難道不擔心被西方價值觀腐蝕嗎?

  北京飯店真的沒有前台嗎?

  這些擔憂與疑問,是外國人對中國改革開放前景充滿擔憂、疑問和好奇的縮影。

  “僅用一代人的時間,改革開放政策便幫助這個貧困、動盪的國家抵達了它5000年曆史中繁榮、穩定的高峰。”

  在2018年10月25日的一篇報導中,俄羅斯《獨立報》這樣高度總結並感歎今日中國之榮耀,以及成就背後持續四十年的改革開放之路——

  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全會作出把黨和國家工作重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實行改革開放的曆史性決策。

  一個具有深遠意義的偉大轉折,由此開啟。

  改革開放“不僅深刻改變了中國,也深刻影響了世界”——轉眼40年,當時間再次站在曆史的節點,世界媒體沒有吝惜自己的讚美,鋪天蓋地的報導中,這場“全世界規模和意義最大的試驗”“顯然已經取得成功”。

  但是,當時間回到40年前,當中國的改革開放剛剛起步,當曆史的車輪緩緩踏上新的征程,彼時的中國所承受的,卻是全然不同的目光:有驚訝、有期許、也有疑慮,更有各種無法言說的複雜情緒。

▲資料圖片:1978年,北京新建的一條立體交叉路路口。(新華社)
▲資料圖片:1978年,北京新建的一條立體交叉路路口。(新華社)

  “如果說國防水平落後二十年,那麼國民生活就落後三十年以上,至於人們的思想,則落後一百年……”

  這是日本《現代》月刊1978年12月號刊登的一篇文章開頭所寫的話,作者是東京大學教授江藤淳。當年8月12日,《中日和平友好條約》在北京簽訂,自10月23日起生效。

  藉著條約簽訂的機會,江藤淳決定拿自己來進行一次試驗,看一看單獨自主地訪問中國是否可能。用他的話來說,是“希望在這堵看不見的牆上打開一個通風口”。

  如願來到中國之後,甫一落地,江藤淳就面對空蕩蕩的機場心生感慨:“沒有比這更突出地象徵著今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國際上孤立的景象了。”

  而入住北京飯店之後,他又因為這裏“沒有櫃檯”而感到奇怪。後來他猛然想到,之所以沒有櫃檯,是因為原則上只有受到國家邀請的外國人才能在這裏住宿。

  雖然江藤淳對自己受到的“外賓”禮遇“不能不表示敬意和謝意”,但在他看來,“這種慇勤本身就是不可打破的閉關鎖國之風的最好例證”。

  江藤淳同時坦言,自己“不是預言家”。不過,他關於“不可打破的閉關鎖國之風”的預言被“證偽”的速度還是有些快。

  1979年4月16日,英國《金融時報》報導稱,北京正在打算使現有的飯店現代化。

  一個月後,埃及《最後一點鍾》週刊登載的一篇文章顯示,北京飯店已經改變了。

  這篇文章是《今日消息》副主編坦塔維寫的訪華觀感,坦塔維在文中透露,北京飯店的餐廳里已經設置了服務台,甚至還張貼了一份關於飯店為客人提供新的服務的廣告。

  “中國的新面貌,其原因是開放。”坦塔維這樣寫道。

▲11月29日,北京市東長安街,夜色中的北京飯店。(視覺中國)
▲11月29日,北京市東長安街,夜色中的北京飯店。(視覺中國)

  但是,面對剛剛開放的中國所展示的新面貌,外界仍然有一些擔心。

  中國的經濟開放沒有消極面嗎?1979年1月,科威特《輿論報》曾這樣發問。

  在當時的很多人看來,由於一些政治、社會和財政方面的障礙,中國實現現代化的前景堪憂。

  日本時事社出版的《時事解說》雜誌在1979年4月刊登的一篇短評說:“中國的現代化計劃對日本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但是早就有人指出,從資金的保證、運輸、能源、產業結構等問題來看,中國的現代化計劃是相當難實現的。”

  對於中國到底將走怎樣的現代化道路,在那幾年也爭論不斷。哈佛大學教授羅斯·特里爾在1980年8月號的《大西洋》月刊上撰文稱,中國在設法現代化,但是中國人民還沒有看到很多成果。

  特里爾認為,中國追求的現代化可以理解為“西方化”,而這“還要走極其漫長的道路”。

  這也許是特里爾對同行觀點的一種回應——同為哈佛大學教授的費正清曾於1979年1月在《華盛頓明星報》發文稱:“中國人根本不想學我們的樣。”

  “他們有當過一等國家的曆史,這種情緒比法國人還要強烈。他們不像我們,不是一個在新的國土上形成的移民的國家,而是感覺到他們從開天闢地的時候起就在中國生息。”

  作為西方首屈一指的中國問題專家,費正清這樣向美國人介紹改革開放初期的中國,並借此告誡美國:“中國必須靠我們的幫助來取得成果,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能夠發號施令。”

  孰對孰錯?對於40年前的那番爭論及其背後的悲觀預測,今天的中國無疑早已給出了答案。

▲費正清
▲費正清

  還記得前文中提到的“消極面”嗎?當時那篇文章稱,中國迅速趨向現代化可能會帶來“反效果”:例如,為了克服缺乏技術人員的困難,中國人紛紛到西方去學習,而這可能會給中國社會的未來發展帶來“隱患”:他們難道不擔心被西方價值觀腐蝕嗎?

  然而,40年的時間似乎給出了一個“令人意外”的答案。就在今年11月30日的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一場問答展現了事情的“另一面”。

  當時有記者問:美國某智庫發表了一份報告,稱中國試圖對美國智庫、高校及媒體等進行“滲透”,施加影響,破壞美國民主價值,中國對此怎麼看?

  外交部發言人耿爽這樣予以回應:

  40年前,中國打開大門搞改革開放,我們歡迎包括美國在內的各國企業、媒體、智庫、學生到中國來。40年來,他們見證了也參與了中國的改革開放進程,中國今天的發展建設成就也有他們的貢獻。

  40年後的今天,我們希望美國作為世界上的頭號強國,也能張開雙臂,歡迎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各國企業、媒體、智庫、學生到美國去,為促進美國與世界各國的相互瞭解,推進美國與其他國家的互利合作做出貢獻。我們希望並且相信,美方能有這個自信。

  “中國人常講,我們有‘四個自信’,我們希望美方也有美國版的‘四個自信’。”他說。

▲資料圖片:2016年5月18日,在美國紐約,幾名中國留學生參加哥倫比亞大學畢業典禮。(新華社)
▲資料圖片:2016年5月18日,在美國紐約,幾名中國留學生參加哥倫比亞大學畢業典禮。(新華社)

  從決定改革開放的自信,到繼續堅持改革開放的自信,其間是無數國人篳路藍縷的40年。

  從他們當初充滿悲觀的預測,到今天客觀積極的不吝讚美,背後是中國堅定走自己道路的40年。

  誰是真正的改革?誰又是真正的自信?也許,答案就藏在不動聲色吹拂了40年的東風之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