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八四的90後東北小夥 憑旗袍刺繡技藝闖進紐約時裝周
2018年12月17日08:14

原標題:一米八四的90後東北小夥 憑旗袍刺繡技藝闖進紐約時裝周

  張彥在製作旗袍。

  張彥

  張彥設計製作的手工旗袍。

旗袍是中國國粹和女性國服的象徵,優雅造型和華麗的刺繡圖案令人讚歎!但你能想像一下,一位身高1米84的90後東北帥小夥,居然能一針一線地繡出旗袍上各種精美的刺繡圖案,旗袍上各種漂亮的包邊也出自他的手中,是不是很有違和感?這位東北帥小夥在瀋陽市大東區開了一家屬於自己的服裝設計工作室,他創立的服裝品牌參加過國內外各種走秀活動和大賽,還應邀即將參加明年2月的紐約時裝周和明年3月的中國國際時裝周,這可是時裝界的頂級盛會。紫牛新聞記者帶大家去探究一下小夥與刺繡及旗袍的奇妙緣分。 紫牛新聞實習生 王雪純 紫牛新聞記者 楊誌敏

初中時就嚮往當一名服裝設計師

張彥今年24歲,出生於瀋陽一個家境並不寬裕的工人家庭。父親是電廠管道工人,母親因患腎病沒法工作長年在家養病。張彥從初中起,通過時尚雜誌或者電視劇,很嚮往服裝設計師這個職業,認為幹這行可以接觸到很多手工製作的美的事物。後來自費上了美術類高中,大學學的是影視美術專業。畢業後在劇組里幹一些服裝整理之類的工作。之後,張彥進入一家服裝公司上班,常常幫忙設計一些舞台服裝和藝人造型,那時的張彥很喜歡國外高級手工定製服裝,認為它們屬於花費很多的時間而打造的“重手工作品”,是時間造就了這種極致的美感,這其中他尤其喜歡法式刺繡和法式珠繡那種讓人目炫神迷的感覺。

張彥最早迷上中式刺繡,是有一次參觀遼寧博物館清代刺繡展。裡面展出了一批清代旗袍、披肩、鳳冠霞帔等服飾,上面那些古老的手工刺繡是那麼好看而富有魅力,讓他目不暇接。他第一次感受到中國的刺繡,包括體現中國刺繡最好的載體——旗袍,其美感絲毫不輸給國外高級定製的那些“重手工作品”,它們同樣是要付出很多時間才能實現的極致美感。但是與國外高級定製不同的是,中國刺繡通過寫意的花鳥山水圖案等所散發出的靈動感,是國外利用鑽石等圖案所不能達到的。

這些發現一下觸動了張彥內心深藏的審美天賦,並和張彥在中國的服裝哲學史中學到的輕薄、禪意和蘊含空靈的東方美感融合在一起。他突然意識到,將現代服裝美學和中國古老的手工刺繡技藝結合起來,說不定能創造出一種比較獨特的設計風格。他為自己的發現和頓悟興奮不已。

被“逼”學刺繡,花光所有積蓄

從此,張彥帶著對中國刺繡和旗袍的熱愛開始涉足服裝設計行業。慢慢地張彥發現,很多時候,他的“中國風”設計理念由於製作的原因無法在作品上得到完美的體現。有一次,為做一個理想的蘇繡圖案,張彥找到生產廠家,廠家說沒這個技術做不了。他又去找傳統的老手藝人,又被告知只能做幾個經典的圖案,這種帶有創新元素的圖案做不了。可是張彥覺得不能固守在幾個經典圖案上。傳統技藝要在現代服飾上傳承下去,既要繼承,也要創新,二者不可偏廢。沒有傳統就沒有靈魂,沒有底蘊,固守傳統則跟不上時代的變化。

被逼無奈之下,他決定自己動手繡圖案,來體現自己的設計思路。可是拿起一件刺繡草圖,他卻不知從何下手,更不知如何選線如何配色。他只能去拜師學藝,“我找了好幾個老師傅,跟服裝學校老師學蘇繡,跟遼繡傳人何曉霞學遼繡。為了拜師學藝,當時自己的2萬多積蓄全部花光”。入門學習的時間加起來大約一年,再以後就靠自己在製作服裝時不停練習不停揣摩。

紫牛新聞記者關切地問張彥:像你這樣的大男生,學刺繡最大的困難是什麼?是坐不住?還是怕旁人不理解嘲笑?張彥笑道:你們記者擔心的問題統統都不存在。只要聽從自己內心的興趣和追求,我就特別能夠靜下心來做某一件事,根本不存在坐不住的問題。相反我經常是一繡一整天,連繡好幾天,直到一件作品完成為止。現在的社會很開明,大男生愛做刺繡、愛做旗袍包邊也很少有旁人嘲笑。大家只是覺得現在學做這種手藝沒有什麼發展前景,賣不出去。當然,困難肯定也不少,除了經濟困難,最大的困難就是手上被刺了無數個針眼。與女生的心靈手巧相比,男孩子手大,針又細,剛開始的時候被戳到是常有的事情,我手上被紮得滿是針眼,但我還是咬牙堅持了下來。現在也不能完全避免被紮,但後來也慢慢習慣了。張彥邊比劃邊說,用輕鬆的口吻訴說學藝的艱辛,聽來甚是讓人心酸。

沒錢付房租,差點放棄時遇“貴人”

2015年,遼寧旗袍協會要組織團隊參加世界華服大賽,通過模特團體表演展示當地的文化內涵,先後找了兩位服裝設計師都因故沒能達成合作,轉而邀請張彥設計參賽用的服裝。雖然張彥之前沒有做過旗袍的相關設計,但是他覺得是上天給了他一次機會,於是,他整整一夜都沒有睡覺,畫出了大約20張設計草圖,分別融合了滿族八旗、水墨、時尚等各種中國風元素。和工人們一起在一個月之內製作完成了這組參賽用服裝,可能是因為之前的劇組工作經曆,張彥有著對舞台設計、化妝和藝人造型搭配的豐富經驗,會考慮到燈光、上鏡等等因素,所以他對於如何表達設計風格有自己獨特、精準的理解,參賽團隊穿著張彥設計的旗袍獲得了金獎。

這次成功的實踐經曆,深深地激勵著張彥,懷揣著自己的設計理念和對刺繡旗袍的喜愛,他決定嚐試自己創業,將自己喜愛的設計風格打造成品牌,但是這一決定卻遭到了家人的反對,家人覺得作為一個男生,應該選擇一門相對穩定、收入可觀的職業。家裡人開始不愛搭理張彥,還斷了經濟資助。

但是倔強的張彥並沒有因此放棄追逐夢想的腳步!

張彥首次出擊,選在一家婚紗店,他和店老闆商議,能不能給他大概3-5平方米的區域做他的旗袍展示,再給他一點地方做旗袍,作為報答,平常他可以幫老闆給客人化妝,就這樣漸漸地,張彥有了自己的一點點收入。

但他卻沒有滿足於此,2015年,張彥又租了一間公寓,用於平常的辦公和接待客戶。由於市場沒有打開訂單稀少,常常入不敷出。其中最驚險的一次“經濟危機”讓張彥至今記憶猶新感歎不已:“房東約好第二天要來收房租了,我根本沒錢支付,也無處籌錢,當晚已經做好放棄的打算了。結果晚上突然來了一個訂單,真的是天無絕人之路,真的就差一點兒!”張彥孩子氣地大笑,“用這個訂單的訂金,我支付了房租。”就因為這張訂單,張彥又有了把事業繼續做下去的勇氣。此後,彷彿命運開始眷顧這個努力朝夢想前進的小夥子,他的訂單逐漸多了起來,生意越來越好,逐漸走上正軌。還成立了自己的品牌“三寸盛京”(三寸寓意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盛京來自瀋陽古稱盛京)。採訪中張彥稱,那位在危難時刻救急的客戶簡直就是自己創業路上的“貴人”。

對話“牛小夥”

闖入頂級時裝殿堂

特別有民族自豪感

“我設計的每一件衣服都是為了特殊的那一個人設計的,每一件衣服都有自己的故事,我希望每一個人穿了我為他們量身定做的衣服,都可以更加自信。”張彥舉了兩個例子,一個是一位準新娘,15日就要結婚,12日衣服還差最後一個環節——釘珠,於是他花了三天兩晚的時間,親手一顆顆釘,“早上9點的婚禮,我8點半才交貨給她,時間就是這麼緊張,一點不誇張!但是她穿了之後,親朋好友都覺得很好,就像專門為她做的一樣,這是我覺得最緊張的一次了,因為客戶在人生這麼重要的時候,選擇穿我做的衣服,我就要對她負責,我要做到最好!”張彥言語中充滿了自豪。

還有一位特殊的客人,也讓他印象深刻。這是一位很有生活品位、氣質不俗的女子,但卻連遭不幸:因患乳腺癌切除了一隻乳房,因車禍受傷兩邊的腰部高度不同。她在正常的店裡買不到合適的衣服,機緣巧合之下,她來到張彥的店內,幾番修改之後,她帶走一套“只屬於她”的作品:這套服飾張彥沒有想著按照顧客的身材製作,而是通過自己的設計用服裝去掩蓋和修飾缺陷,展現一種陽光、自信的心態。之後,這位女顧客還去了影樓,穿著這套服裝進行專門的留念。

天道酬勤,張彥的旗袍事業獲得了業界達人的讚賞。遼寧旗袍協會會長張美娟女士說:他對傳播旗袍和華服文化做出了很大的貢獻,我為年輕一代旗袍人驕傲!遼繡傳人何曉霞女士說:他是我見過的非常有想法有創意的年輕人。近年,隨著私人高級定製服裝市場的興起,張彥的手工旗袍品牌開始走紅,工作室設計製作的各種系列中國風旗袍,每天的訂單應接不暇,時裝界各種走秀和發佈會活動也紛紛發出邀請。最令人興奮的是,張彥還收到了紐約國際時裝周和中國北京國際時裝周的邀請,將於明年的2月和3月去國際頂級的時裝殿堂,展示自己設計的獨特中國傳統服飾。中途還要代表瀋陽去和日本、法國大使館交流學習。張彥興奮地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你知道那種民族的自豪感嗎?向別的國家的人介紹自己國家精湛的傳統手工藝,那種感覺真的超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