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最有勢力黑手黨遭“決定性打擊”?幾週能恢復
2018年12月16日18:14
▲警方表示,這次行動是“對世界上最強大犯罪網絡之一的一次決定性打擊”。圖片來源:CNN
▲警方表示,這次行動是“對世界上最強大犯罪網絡之一的一次決定性打擊”。圖片來源:CNN

  原標題:意大利最有勢力黑手黨遭“決定性打擊”? “他們幾週就能恢復過來”

來源:紅星新聞

  在2010年,人們經常看到多梅尼科·奧佩迪薩諾(Domenico Oppedisano)開著三輪麵包車,在意大利南部的羅薩諾鎮把水果送到市場上賣。但這位現年88歲的老人還有另外一個身份:意大利最有勢力的黑手黨組織“光榮會”(Ndrangheta)的“董事會主席”。

  據美國CNN報導,上週,歐洲四個國家的警察發起“波利諾行動”,突襲了“光榮會”龐大的洗錢和販毒網絡,逮捕了包括奧佩迪薩諾在內的90人。這一行動醞釀了兩年,警方將其描述為“對世界上最強大犯罪網絡之一的一次決定性打擊”。

  這次行動的前一天,另一個黑手黨組織科薩·諾斯特拉(Cosa Nostra)的頭目賽迪米諾·米內歐(Settimino Mineo)和另外46人在意大利巴勒莫地區被逮捕。

▲科薩·諾斯特拉新頭目 Settimino Mineo(中),同時也是一名珠寶商人。圖片來源:CNN
▲科薩·諾斯特拉新頭目 Settimino Mineo(中),同時也是一名珠寶商人。圖片來源:CNN

  然而,研究有組織犯罪的人士認為,抓捕行動“只觸及了表面”,想要真正打擊“光榮會”,這類打擊至少需要連續10次。打擊行動的確讓該組織內部有些家族不得不重新組織,“但他們幾週就能恢復過來”。

  “主導”歐洲可卡因交易 每年收益約600億美元

  “光榮會”誕生於19世紀,該組織一開始只是橫行鄉村的匪幫,其發源地位於意大利南部的卡拉布里亞地區。此地地理位置偏遠,是歐洲最貧窮的地區之一,便於隱秘行事,從過去到現在一直是黑手黨的“完美領地”。

  上世紀90年代初,意大利兩名檢察官被黑手黨殺害後,該國政府曾對西西里島的黑手黨進行了嚴厲打擊。牛津大學研究有組織犯罪的佐拉·豪澤(Zora Hauser)指出,這些行動大大削弱了黑手黨的勢力。

  而此前規模和影響力都不大的“光榮會”就從此時崛起,但它一直保持低調,以卡拉布里亞山村為活動據點並穩步擴大,逐漸成為意大利最主要的黑手黨集團之一。

  據CNN報導,曾臥底“光榮會”核心機構的調查記者塞西莉亞·阿萊西(Cecilia Anesi)說,該組織的領導希望找到將綁架和保護活動的收益用於投資的辦法,而答案是可卡因。

  報導稱,十多年來,“光榮會”一直是歐洲警方打擊的目標。它在歐洲可卡因交易中建立了穩固的主導地位,與拉丁美洲、紐約、土耳其和阿爾巴尼亞的有組織犯罪集團建立了聯繫。據估計,該組織可能控製進入歐洲的可卡因的80%。僅上週的突襲行動中,警方就查獲了4000公斤可卡因和140公斤搖頭丸,以及大量現金。

  意大利作家、政府和執法機構顧問安東尼奧·尼薩索(Antonio Nicaso)出版了大量有關有組織犯罪的書籍,其中幾本正是關於“光榮會”的。尼薩索說,“光榮會”與秘魯、哥倫比亞、圭亞那和巴西等國的毒梟建立了聯繫。

  尼薩索告訴CNN,“光榮會”控製了所有主要的走私路線,包括巴西和西非的港口,還在安特衛普和鹿特丹等歐洲港口建立了“業務”。哥倫比亞的一家幌子公司在出口到歐洲的木炭中也隱藏了大量可卡因;另一家公司也做了同樣的事情,但出口的是圭亞那的木材。

▲警方上週三在德國一家披薩店逮捕了一名“光榮會”成員。圖片來源:CNN
▲警方上週三在德國一家披薩店逮捕了一名“光榮會”成員。圖片來源:CNN

  CNN的報導引述意大利法庭文件稱,毒品走私是“光榮會”投資意大利國內外合法產業的資金來源。該組織通過投資法國裡維埃拉的旅遊業、西班牙的餐館和房地產、意大利北部的公共事業,為收入洗白。他們通過家族關係,利用德國杜塞爾多夫、倫敦南部及意大利小酒館和咖啡館,作為洗錢和販毒活動的前線。

  塞西莉亞·阿萊西說,調查人員有證據表明,德國布魯根鎮的一家冰淇淋店是“光榮會”用來洗錢的據點。科隆附近的一家披薩店是該組織一個物流基地、洗錢中心,也是組織拉美毒品運輸的地方。荷蘭兩個村莊的餐館也扮演了類似的角色。

  觀察人士估計,“光榮會”的收益可能在每年600億美元左右,相當於克羅地亞或保加利亞的GDP;而2008年一份美國外交電報推斷,“光榮會”在摩納哥蒙特卡洛和意大利米蘭均有銀行賬戶,並將賬戶中的資金轉移到了哥倫比亞、西班牙、德國、巴爾幹半島、加拿大和澳州等地。

  血緣關係與犯罪組織高度重合 更難瓦解

  如今,卡拉布里亞地區由“光榮會”的幾個家族主導,比如佩勒(Pelle)、羅密歐(Romeo)和喬吉(Giorgi)家族。“光榮會”的“精神”家園是聖盧卡鎮,用一位意大利檢察官的話說,黑手黨控製著卡拉布里亞南部的“每一塊土地”。

  但該黑手黨集團內部一直存在內訌,報導稱,尼塔-斯特朗吉歐(nirta - strgio)和佩勒-沃塔里(Pelle- vottari)兩個家族之間就長期不和。例如在2007年,德國杜伊斯堡的一家披薩店遭黑手黨襲擊,佩爾家族的六名年輕男子被槍殺。

▲2007年,德國杜伊斯堡的一家披薩店遭黑手黨襲擊,佩爾家族的六名年輕男子被槍殺。一名男孩在事發披薩店門口放了一封信。圖片來源:CNN
▲2007年,德國杜伊斯堡的一家披薩店遭黑手黨襲擊,佩爾家族的六名年輕男子被槍殺。一名男孩在事發披薩店門口放了一封信。圖片來源:CNN

  內訌促使“光榮會”成立了一個類似於董事會的機構,專門負責解決此類爭端並批準新的機構成立。年齡較長的奧佩迪薩諾成為了該董事會的“主席”,因為他是一個公認的人物。

  黑手黨家族的關係往往通過婚姻得到加強,而血緣關係使得“光榮會”比其他黑手黨組織更難瓦解。佐拉·豪澤說,在“光榮會”內部,血緣關係與犯罪組織高度重合。根據嚴格的等級結構,該組織內部的信息是逐級共享的。

  正因如此,尼卡索指出,另一個黑手黨集團科薩·諾斯特拉的數千名成員被發展成了警方的線人,但“光榮會”僅有幾十名成員被發展成為線人,而且其中並無高層人員。

  美國外交部門2009年在一份報告稱:“我們在(卡拉布里亞)最近一次訪問中遇到的大多數政客都是‘宿命論者’,他們認為,對於阻止該地區經濟螺旋式下滑或遏製‘光榮會’,他們幾乎無能為力。”

  打擊行動“只觸及了表面”,“幾週就能恢復”

  過去十年來的逮捕行動無疑打亂了這個組織,2010年的一次行動逮捕了大約300人。尼薩索說,兩年前,一些歐洲國家成立了聯合調查小組,對“光榮會”跨境犯罪活動實現情報共享。這成為打擊該黑手黨組織的重要步驟。此外,調查人員還使用了一些新技術。

  這些都是警方打擊黑手黨積極的方面。但佐拉·豪澤告訴CNN,這樣的打擊並不會影響“光榮會”的活動能力。他說:“這無疑削弱了該組織中的一些家族,但在其內部,一個家庭的衰弱很容易轉化為另一個家庭的強盛。”

  一名意大利警察稱,“光榮會”就像一條變色龍,隨時改變運作方式,但始終保留著它在卡拉布里亞山脈的隱形基地。該組織已經完全滲透到地方政治,有能力將地方選舉變得有利於某一名候選人,它可以收買、威脅或清算任何挑戰它的人。

  豪澤說,黑手黨家族“幾乎在卡拉布里亞的每個城市都存在”,他們控製著當地經濟活動的方方面面,不管是合法的還是非法的,包括廢物處理、建築、可再生能源、農業、旅遊、毒品和武器販運,最近還做起了難民生意。

  尼薩索說,此次襲擊行動“只觸及了表面”,想要真正打擊“光榮會”,至少需要連續10次這樣的行動。

  阿萊西認同這種說法。她說,遭遇了這樣的突襲之後,“該組織內部有些家族將不得不重新組織,但他們幾週就能恢復過來”。

  紅星新聞記者丨蔣伊晉 編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