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線手機大逃殺:紅利不再市場冷 99%的品牌都消失
2018年12月16日12:58

  原標題:二線手機“大逃殺”:紅利不再市場冷,99%的品牌都消失了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一加ceo劉作虎在一加6T邁凱倫發佈會上(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王晶 攝)
 一加ceo劉作虎在一加6T邁凱倫發佈會上(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王晶 攝)

  “手機行業最繁榮的時候有6000多個手機品牌,現在99%消失了,這是我們看到的變化,過去五年,每年一半的手機品牌都會消失,這是一個刺激的行業。”一加手機CEO劉作虎在12月14日下午的發佈會上說道。

  在經曆了近十年的高速增長後,中國智能手機的銷量在2017年開始出現下降,如今手機市場基本飽和,市場紅利消失,整體出貨量不斷下滑,所有手機企業都將面臨殘酷的的存量市場競爭。

  據證券時報報導,臨近2018年年底,中國手機市場整體出貨量從去年的4.5億部降至約4億部,中國市場前五大品牌的市場占有率已從前兩年的60%到提升到80%。

  在這一背景下,手機巨頭的增長速度和戰略縱深擴展迅速,以長鏈條和多業務構建護城河;而諸如金立、魅族、錘子、美圖等多數手機品牌則面臨退出市場或者被收編的局面,但一加得益於其在海外的影響力,成立至今仍然“活的還不錯。”

  一加劉作虎:正在最好時機

  2018年即將過去,對於國內手機市場來說,形勢不容樂觀。大品牌佔據絕對市場份額,中小手機廠商在夾縫中生存,其中呈現出的兩極分化也愈演愈烈。

  一加無疑是二線品牌中的少數派。“我們還活著,並且活的還不錯。”12月17日,一加就將迎來成立五週年的紀念日。劉作虎在接受包括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在內的媒體採訪時稱,“我們正在最好的時機。”

  成立五年時間,在中國手機市場的頭部品牌打得不可開交的時候,劉作虎獨闢蹊徑,避開了中國市場的激烈競爭,反而在中國品牌作戰艱難的印度和美國市場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收穫。

  根據市場調研機構Counterpoint發佈的報告顯示,在印度市場,今年第三季度一加在3萬盧比以上價位段(約合400美元以上)高端手機市場的占有率超過三星(28%)和蘋果(25%),高端市場占有率蟬聯第一。

  與此同時,一加在美國和歐洲也有希望打開新的局面。今年11月,一加在美國市場進入主要運營商合作名單,合作後第一個月產品銷量同比增長了249%;12月份,一加與英國最大運營商EE宣佈合作,將於2019年初在歐洲第一家上市5G手機。同時,在5G時代即將來臨的背景下,一加得到了芯片巨頭高通的支持,這是占領5G高地的機會。

 一加手機發佈會(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一加手機發佈會(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但是,顯然劉作虎當前還不是手機行業的焦點人物。五年時間,中國智能手機市場已經發生巨大變化,比如在2013年小米的出貨量為1870萬部,到今年10月份已經超過1億部;華為在今年上半年業績發佈會上表示,從2013年到現在出貨量已經增長超過50倍。

  相比之下,儘管產品口碑很好,但是一加的出貨量增長速度要慢得多,一加沒有對外公佈過銷量,僅公佈2017年銷售收入近100億元,考慮到僅對外銷售定價3000元左右的產品,粗略計算其出貨量約300多萬台。

  而“佛系”性格的劉作虎似乎對這些並不在意,他表示一加活得很好。事實上,如果拋開出貨量的絕對數,只做旗艦手機的一加已經從“小而美”的小眾手機品牌躍升到中高端市場的一線陣營。針對這些成績,他說:“我們做的事情一直沒有變化,只是時間到了。這個市場足夠大,旗艦機產品能做到兩千萬台,甚至五千萬台。”

  二線手機品牌的危機

  但並不是所有二線品牌都能像一加一樣“活的很好”。12月14日,美圖公司股價盤中跌幅一度達逾10%,創下2.37港元曆史最低價,市值不足100億港元,相比2016年12月登陸港股時的發行價8.5港元,已跌去逾70%。

  另外,在今年11月19日,美圖發佈盈利預警公告稱,預計2018年將錄得淨虧損約9.5億至12億。隨後,美圖便宣佈其手機業務交予小米運營。

  在簽署戰略協議,轉交手機業務之後,美圖仍然難以挽回投資者的信心。儘管董事會主席蔡文勝公開回購美圖公司股份,投資者還是選擇離開。今年以來,內地投資者已經在持續減持美圖公司。Wind數據顯示,2018年1月份前,內資還一直在通過港股通增持美圖公司,最高持股比例達5.3%,但此後不斷減持,最新持股比例已經降至4.14%。

  無獨有偶,臨近年關,羅永浩創辦的錘子手機也經曆“風雨飄搖時”。近日,有不少“錘粉”發現錘子科技官網所有在售手機產品均顯示“到貨通知”,再加上TNT產品從一開始就沒有實現順利出貨,這意味著,除了部分錘子科技產品的配件與周邊外,官網所有自行研發的硬件設備全部處於缺貨狀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魅族上半年被曝出的大規模裁員,以及公司管理層發生的巨大動盪對公司產生了不小的負面影響。隨後,創始人黃章重新接管魅族,並在魅族論壇回覆“魅友”問題時表示,“這麼多年我沒管公司就是個錯誤,我回歸也是對前幾年公司策略和人事的否定,預計到明年我才能徹底的把公司運行到我想要的軌道上來。”

  黃章計劃調整魅族後發佈了魅族16系列,即便是與號稱“性價比十足”的小米8相比,仍有細微優勢。黃章在魅族社區表示,魅族16“已經把公司和渠道毛利壓到最低”。

  近日,黃章公開表示,未來魅族將堅持小而美戰略,保證品牌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存活下來,“做得到小而美才更可能穩健地發展成大而強”。而在軟件方面,未來魅族會與阿里巴巴的資源和生態充分結合。

  與魅族相比,從體量和人群定位而言,金立都顯得有些不同。作為一家成立將近20年的老牌手機廠商,無論從供應鏈,線下渠道還是信用資質,金立都有著不錯的優勢,然而看似穩重的金立在2017年年底突然被曝出資金鏈斷裂的危機,如今面臨破產重整的境地。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金立轟然倒塌的原因有很多。據證券時報報導,金立集團創始人劉立榮承認在塞班島參與了賭博,輸掉了十幾億,而根本原因則是資金鏈斷裂——長期以來金立都在虧錢。

  “從2013年開始就一直在虧損,費用大,產出不大,持續負現金流,一直通過銀行輸血。”劉立榮說道。“在2013年到2015年,金立平均每個月虧損不低於1億,到2016年和2017年每月虧損不低於2億。”

  在諾為諮詢CEO李睿看來,二線手機品牌要具備以下條件,包括跟進主流功能配置、將產品性價比做到小米和榮耀的水平、將企業成本管理做到最低、再加上充分利用新零售的業態,才能在激烈的競爭中存活下去。從現在中國手機市場的發展來看,留給二三線品牌的時間可能不多了。

  記者 | 王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