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萬+小時瑜伽視頻,能否探索出內容付費新方向?
2018年12月14日10:38

原標題:6萬+小時瑜伽視頻,能否探索出內容付費新方向?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創業者熊明俊都和他所從事的行業不太搭界。

他身高超過190釐米,大學時打過CUBA(中國大學生籃球聯賽),常年健身,體型健碩。但他卻創辦了在線瑜伽教育公司Wake,用戶群體幾乎都是女性。

成立三年,Wake已擁有近2000萬註冊用戶,其中超過90%為女性,多集中於北上廣深杭等一二線城市。這家公司以線上為其主要的發展渠道,以每日一條視頻的速度持續不斷地生產優質瑜伽內容,目前平台上已積累超過2000節專業教學課程。

從今年年底開始,熊明俊試圖將覆蓋地區擴展到廣大的三四線城市。在他看來,這些地區長期缺少優質的線下瑜伽館,而通過線上教學的手段則可以快速地將一二線城市的經驗複製到三四線地區。

乘著“線上瑜伽平台”風口而起

2015年,熊明俊開始謀劃著從上一個創業項目脫身。那是一家餐飲O2O項目,伴隨著O2O的大火成立,在浪潮消退之後轉向B端,為餐飲商家提供SaaS服務。

“我慢慢對這個方向失去了興趣。”熊明俊解釋,因為自己此前一直都服務於C端用戶,更早之前加入過兩個創業項目走秀網和酒美網,一個是時尚類電商平台,一個是葡萄酒類的平台。

於是他開始謀劃著自行創業,互聯網+體育是他首先想到的方向。他稱自己“從小在游泳隊長大”,高中和大學又一直在校隊接受專業的籃球訓練,參加CUBA球賽,對體育行業不陌生。

但無論是游泳還是籃球等運動項目,都存在對線下場館依賴性強的弊端,強調集體運動,無法通過移動互聯網的方式快速擴張。

而瑜伽則對訓練場所、器械方面的要求不高,鍛鍊者可以自主選擇在家中、公司或者其他任何具有一定私密性的空間,利用碎片化時間進行練習。

當時,國內的瑜伽市場尚未形成品牌化效應,“比較混亂”,熊明俊說,人們如果想要學瑜伽,大多是去搜索自己家附近的瑜伽館,之後體驗、購買年卡。瑜伽館同健身館一樣,主要依靠售賣年卡的方式盈利,“線下店的運營模式就是賭你不來”。

熊明俊認為,線下瑜伽館並不是一個好的市場切入口,“一二線城市的時間成本高,三四線又缺乏好的瑜伽館。一個新的‘生活方式'想要打開市場,一定要用更新的方式推動它更快地普及。”

2015年左右,正是線上瑜伽平台興起的一年。根據艾媒諮詢的數據顯示,2015年及2016年是近年來在線瑜伽行業融資的高峰期,分別獲得9筆和8筆投資。

熊明俊從2015年下半年開始籌備Wake,最初的三個月都在積累自產優質內容,上線近4個月後,註冊用戶量超過100萬,日活躍用戶近4萬。

2015年12月,Wake正式上線。次年1月,便獲得400萬元天使輪融資。2016年7月及12月,Wake接連獲得由華創資本、華映資本投資的1500萬元Pre-A輪融資及東方福海領投、華映資本跟投的2000萬人民幣A輪融資。

線下受挫,專注線上做付費“教育產品”

成立初期, Wake並沒有明確的盈利模式。最初的三個月籌備期里,熊明俊帶領團隊一邊開發APP,一邊在公司樓下的停車場里搭建了一個簡易的攝影棚,錄製瑜伽的教學視頻。

完成A輪融資後,熊明俊對外表示本輪融資將主要用於佈局Wake線下的高端瑜伽生活館,以期打造線上與線下的服務閉環。在生活館中,Wake設置了三大業務板塊,包括瑜伽會員課、瑜伽教培及瑜伽私教,用戶可以利用APP查看課程、約課、支付課時費等。

Wake相繼在北京百子灣及萬達廣場開設了兩家線下門店,但在萬達廣場的CBD旗艦店開業之後,百子灣的門店隨即被關停。

線下的高額租金及人力成本開支是團隊沒有預料到的,對於這家目前只有50多名員工的創業公司而言,也沒有多餘精力來打理繁雜的門店事務。

“我們還是不擅長去做線下店,團隊都只有互聯網行業的經驗,沒有做線下連鎖的基因。”坐在曾經是百子灣門店的辦公室內,熊明俊表示未來兩年內,Wake的業務重點仍然會在線上,線下門店主要服務於一些核心瑜伽用戶及線上活動的落地等。

2017年,內容付費的興起讓熊明俊看到盈利的另一個方向。他按照一個在線教育產品的思路打造Wake,同時開啟付費化運營。

與入門課程這種免費內容相比,平台的付費內容則會針對女性用戶的需求安排相應課程,譬如針對美腿的“七天極致美腿計劃”、針對脊柱的“14天脊柱調理修復計劃”等。

此外,在內容初具規模之後,Wake聘請了不少國內知名的瑜伽老師,為高階用戶量身拍攝視頻教學內容。

“我們用戶是一個金字塔類型,底層的是小白用戶,中間是瑜伽愛好者,再往上是瑜伽老師。”熊明俊說。

在定價上,Wake平均一套課程售價在百元左右,年費會員收費1298元,可解鎖平台所有收費內容。目前,Wake平台擁有註冊用戶 2000多萬,付費用戶達十多萬。

依靠優質內容,用拉新返利拓展下沉市場

熊明俊認為,相較於其他綜合類在線健身項目,Wake的核心競爭力就在於其在優質瑜伽內容方面的積澱。

作為一款在線瑜伽教學工具,教學視頻質量的好壞直接影響用戶的使用體驗。市面上的優質內容極度缺乏,“很多視頻都由瑜伽老師自行錄製上傳,不僅清晰度等不佳,教學內容也不成體系。”而系統化的課程安排對初學者而言極為重要。

即便現在,Wake依舊保持著日更的節奏,平均一天上線一條瑜伽視頻內容,一週上線一套課程。在其位於百子灣的辦公室內,搭有專門的攝影棚用於拍攝。現在平台已經積累了精品付費內容2000+節,總時長超過6萬小時。

“時間是一個門檻。”經過三年時間發展,Wake已經形成了從前期策劃、邀請瑜伽老師、拍攝、後期及宣發等一條龍的流水化作業。

除了自有平台之外,Wake還同愛奇藝、有書、喜馬拉雅等廠商進行合作,為其提供Wake的瑜伽內容,以擴大Wake的影響力。

未來,熊明俊希望能夠將Wake打造成一個涵蓋所有瑜伽需求的一站式平台。得益於Wake用戶的強消費能力,團隊計劃在明年逐步打造自有的瑜伽電商平台,採取自營及吸引第三方頭部瑜伽品牌入駐等方式進行運營。 而至於廣闊的三四線城市,團隊打算採用拉新返利的方式進行擴展。

熊明俊打開手機向記者展示他自己的收益,數據顯示他在短短三天時間已經成功獲得8000多元的返利。但他認為,與一些依賴大面積補貼的APP不同,Wake的返利來自於新用戶的付費而非平台補貼,拉新模式得以持續進行。

目前,Wake已經初步實現收支平衡,主要盈利來源為內容付費及APP的相關廣告收入。

新京報記者 薛星星 編輯 蘇琦 校對 範錦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