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價”水費3年無解 政務辦公樓停水遭殃
2018年12月14日20:05

原標題:“天價”水費3年無解 政務辦公樓停水遭殃

  新華社呼和浩特12月14日電(記者劉懿德、王春燕)3年前,一棟樓27天產生了近40萬元水費,大樓物業至今一直提出異議。然而,3年來,供水部門無法給出解釋,只是一味地催費,最後甚至啟動了停水措施……“天價”水費到底是如何產生的,停水帶來哪些影響,如何解決問題?記者日前在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東河區對這起“天價”水費引起的風波進行了採訪。

  工作人員“活遭罪” 物業高價買水 餐館“乾瞪眼”

  2015年3月,包頭市東河區政務服務中心大樓的物業收到一張“水費催交通知”,顯示當年3月1日至27日產生14.6萬多噸用水量,欠費39.49萬元。

  此後3年多,供水部門多次催費。今年12月初,由於欠交“天價”水費,大樓供水管網被供水部門徹底切斷。物業負責人王輝急得團團轉,最後不得不臨時高價買水。

  “每車水大概12噸,水費運費530元,算下來每噸44元多。”在地下室泵房,王輝指著一個大水箱說,“灌一次能用三四天。貴也得買,不能影響單位辦公、群眾辦事。”

  王輝高價買水,源於今年9月停水產生的惡劣影響。這棟7層辦公樓的一、二層是東河區政務服務中心,有20多個辦事窗口,四層是東河區民政局,其他樓層被租給10多家公司、個體戶。

  “那次停了幾天水,沒法衝廁所,樓道里都是臭味兒,太嗆了!”一位在大樓辦公的工作人員苦笑著說,“後來只能把衛生間鎖死,通知大家在家裡上過廁所再來單位,來了也儘量少喝水。”

  12月2日大樓再次停水,物業高價買水臨時解決了問題,但附近的3家餐館只能“乾瞪眼”。

  “我們管道和大樓不連通,只能從家打水。”一家麻辣燙店老闆自嘲說,“一桶水20多斤,來回走十五六分鍾,一天跑七八趟,拎水拎得我都快成‘大力水手’了。”另一家燒賣店的老闆抱怨:“飯店沒水,咋整?天天從鄰居家打,臉皮再厚也不好意思。”他愁眉苦臉地說,“再不來水,真沒法幹下去了”。

  3年等不來一個合理解釋

  “天價”水費有違常理。王輝說,為準確記錄用水量,物業於2016年1月14日為各層配齊水錶。截至今年12月8日,該樓近35個月用水3294噸,月均94.11噸。“即便按每月100噸算,14.6萬噸也相當於該樓121年的用水量。而從接收大樓到收到‘天價’水費單,不過相隔了3月。”王輝無奈地說。

  2015年3月接到“天價”水費催交通知單至今,王輝不停地找包頭市供水總公司有關部門討要說法。然而,他始終沒有得到一個合理的解釋,等到的只是一張張催費通知、停水通知。

  從2015年3月至2018年11月,王輝一共收到3張催費通知,欠費從39.49萬元增加到51.53萬元。“除了39萬元那張單子有水錶讀數,後面的都只有金額,不知怎麼算出來的。”王輝說。

  水費催交單沒有效果,供水部門就開始發停水通知單。2016年7月至今,包頭市供水總公司、包頭市供水監察大隊先後發出3份停水通知單,停水原因均為欠費。

  “真正第一次停水是今年9月,那次停水給政務服務中心、政府部門、辦事群眾帶來極大不便,大家就把閥門打開了,因此被供水部門認定為違章用水,12月2日他們幹脆把管網阻斷了。”王輝坦言。

  “天價”水費實為一筆糊塗賬

  記者採訪瞭解到,“天價”水費的起算讀數竟然是“估算”出來的,“天價”水費實為一筆糊塗賬。

  2015年3月的“天價”水費單寫有“3月1日54480,3月27日查表200745,欠水量146265(T)”的字樣。記者從包頭市供水總公司提供的一份收費明細表看到,該樓水錶從2010年以來每月發生的水量都是整數。一名工作人員坦承,包括2015年3月1日的水錶讀數在內,都是“估算”出來的。

  “這塊水錶常年在水位線以下,業主不配合清井,我們只能參照立戶時的用水量,按每月110噸估算讀數。”這名工作人員說,3月27日供水部門清井,這才發現讀數高達200745,比估算的累計值高出很多。

  包頭市供水總公司有關部門一名工作人員說,該樓管道因漏水於2014年12月15日維修過一次,但由於水錶一直估算讀數,無法查明漏水時間及漏水量。  據該樓業主之一史先生介紹,他們通過競拍購買該樓,2014年1月拿到房本,12月他們僱傭的物業接收了大樓。

  “當時我們的工作人員交接了水費的事,由於水錶在水面以下,就沒查看水錶。只是看了之前的水費交費單,發現上面沒有欠費,就沒在意。”史先生說,“我現在才知道在我們接收之前,水錶讀數就都是估算的。連水費起算點都稀里糊塗,是一筆糊塗賬。”

  內蒙古星洋律師事務所律師杜亨認為,用水花錢天經地義,但必須讓購水者明明白白消費。用戶在物業交接過程中沒有仔細查看水錶讀數,也有過失,但以此讓用戶承擔全部的“天價”水費糊塗賬顯失公平,不查明情況就停水,也侵犯了用戶的權利。內蒙古黨校政治學教研部教師屈博說,供水事關民生,供水公司是具有公用事業性質的單位,這棟大樓窗口單位眾多,從維護公共利益的角度講,斷然停水有失妥當。

  “由於種種原因,我們的工作確實存在瑕疵,下一步我們會與用戶溝通協商解決這個問題。”包頭市供水總公司有關部門負責人說。目前,東河區人民政府已召集供水公司和用戶進行座談,商議解決方案。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