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音樂上市在即:用戶和版權雙塔奇兵是否值得期待
2018年12月12日22:45

  騰訊音樂(NYSE:TME)首次於10月2日遞交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遞交了IPO招股說明書,並在12月10日進行了最後一次更新。招股書披露,本次IPO計劃發行8200萬ADS,定價區間為13-15美元,預計籌集資金10.66億到12.30億美元。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消息,公司發行定價為13美元,處於發行區間的下限,對應發行後的最終市值為213億美元。雖然實際發行低於此前的預期,但依然是自阿里巴巴以來IPO市值最高的中國企業,高於去年Spotify收購時的125億美元的估值。

  從曆史業績上看公司的收入和利潤保持了良好的增長趨勢,也擁有相當的增長潛力,雖然並非高枕無憂,但確是質地優良。

  中國最大的在線音樂平台,版權構建深厚護城河

  騰訊音樂是目前國內最大的音樂平台,旗下產品包括QQ音樂、酷狗、酷我和全名K歌,佔據國內音樂APP排名的前四位。完善的產品矩陣讓用戶可以上聽歌、唱K、直播,也為藝術家和創作者提供了創作和分享的平台。

  Spotify對版權市場高度壟斷獲得了資本市場的看好,騰訊音樂同樣非常重視版權資源。華語版權方面,公司擁有傑威爾、福茂、樂華、英皇等等,日本資源上囊括了YG、CUBE、LOEN、JVR等等。

  在歐美版權方面,公司先後在2014年11月、2016年9月和2018年5月簽下了華納、索尼和環球,包攬了全球三大唱片公司在大陸的獨家版權,這三家公司佔據了全球近7成的流媒體音樂市場份額。

  即便在綜藝上,騰訊音樂也擁有最多的熱門音樂節目的合作關係,包括巫師歌手、中國好聲音、中國夢之聲、跨界歌王等等,網羅了大量最新的流行音樂。

數據來源:網絡
數據來源:網絡

  有數據統計,騰訊音樂擁有數字音樂版權市場將近90%的市場份額。在國家版權局的調和下騰訊音樂與阿里音樂、網易雲音樂達成轉授權協議,授權作品達到獨家音樂99%的比例。以1700萬首音樂來計算,1%獨家代表的是17萬首音樂,這1%的核心曲庫包括周杰倫、張藝興等等超人氣明星,因此護城河難以踰越。

  大體量有大潛力

  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公司在線音樂的月活躍用戶達到6.55億,覆蓋到了大部分在線音樂用戶。而其中付費用戶為2490萬,付費率僅3.80%,對比Spotify超過40%的付費率,騰訊音樂的付費用戶轉化率仍然很低。

數據來源:招股書、見智整理
數據來源:招股書、見智整理

  但是從趨勢上看,公司付費用戶的比率保持著良好的上升態勢。招股書中給出的行業指引顯示,中國在線音樂的付費率有望從2017年的3.9%達到2023年的28.7%。尤其在2021年開始付費率將進入高速提升階段,類似於國內在線視頻行業曾經的趨勢。2017年國內在線視頻付費率為22.5%,因此長期付費率的提升值得期待。

數據來源:招股書、見智整理
數據來源:招股書、見智整理

  與SPOT大不相同的收入結構

  2018年第三季度Spotify的收入為13.52億歐元,折合人民幣約105億元,其中高級會員訂閱收入94億元,廣告收入11億元,三季度經營虧損約0.5億元。18年按照56億美元的收入計算,目前的PS(市銷率)為4.2倍,對應市值233億美元。

  騰訊音樂2018年第三季公司實現營收49.69億,其中在線音樂服務營收14.63億,社交娛樂及其它服務的營收35.06億。三季度經營利潤10.62億。

數據來源:見智整理
數據來源:見智整理

  騰訊音樂能夠實現盈利最主要的原因是占比達到70%的社交直播收入。相比於Spotify近9成的會員訂閱收入(不太賺錢),騰訊音樂的訂閱收入占比僅約3成,全民K歌及音樂直播(酷狗直播和酷我聚星)成為了利潤的主要來源。國內用戶的付費意願遠低於歐美用戶,單靠訂閱收入難以維持良性運轉。

  社交娛樂是收入的主要支撐

  截至2018年三季度,騰訊音樂的社交娛樂月活達到2.25億,環比略有下滑,其中付費用戶990萬,付費率為4.40%。

數據來源:招股書、見智整理
數據來源:招股書、見智整理

  從ARPPU上來看,騰訊音樂的ARPPU保持著良好的上升態勢,2018年三季度達到了月均118.5元。而在線音樂的月均ARPPU僅為8.5元,且在目前國內的市場下,難以進行提價。所以目前直播收入是公司的主要支撐。

數據來源:招股書、見智整理
數據來源:招股書、見智整理

  市場競爭激烈,並非高枕無憂

  騰訊音樂目前在市場上處於領先地位,絕對的版權優勢並不代表長期高枕無憂。

  需要警惕的是,目前行業競爭激烈,版權到期之後續約的價格將不受公司控製。以華研國際版權為例,2015年蝦米音樂以2000萬的價格獲得華研國際的三年獨家代理權,2018年到期之後網易雲音樂將版權價格抬升至5億元。版權價格上升速度很快,數額不小。

  如果未來幾年公司大量續約版權,那麼非常有可能出現成本大幅上升的情況,盈利水平將受到很大沖擊。能否提高用戶的付費意願將是未來的主要課題。

  本文來自華爾街見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