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建修復師”修復故宮、天安門: 妙手巧技讓文物“永葆青春”
2018年12月12日16:02

原標題:“古建修復師”修復故宮、天安門: 妙手巧技讓文物“永葆青春”

  【解說】一手畫筆、一手顏料,神色淡定、下筆從容,畫面中人名叫吳書瑞,今年60歲,北京人,是一位古建修復師。從業40年,從故宮乾隆花園,到天壇長廊,從中南海瀛台,到天安門城樓都留下過他的身影。近日,記者在北京的工作室中見到了這位“文物修復師”。

  【解說】吳書瑞專攻古建彩畫創作與修復,工作室的牆上掛滿了各式小樣,他說這些都是按照原規製、原比例縮製的,一放大就是施工圖。在他看來,從現場勘查、揣摩圖樣,到製作圖譜、瀝粉描圖,修復的每一步都須細之又細,馬虎不得。

  【現場聲】吳書瑞 古建修復師

  在牛皮紙上用鉛筆畫好了圖案,畫好了之後在它的基礎上,用針紮小眼兒,用這個粉撲,拍在大幕上,就等於是印在大幕上了,就這樣一拍,然後你看,如果這是大幕,就印在大幕上面,特別清楚。拍完之後就按著這個圖案,就開始瀝粉,它用瀝粉器,跟擠牙膏似的,按著龍的圖案把它瀝出來,就是你手得特別穩,然後手擠出粉要粗細一致、流暢。

  【解說】瀝完粉後就是上色,吳書瑞介紹,彩畫的顏料均為自然礦物,需經過一道道研磨,混入骨膠攪拌而成,配比不對、偷工減料,都達不到效果。上完色後,就要開始貼金。

  【現場聲】吳書瑞 古建修復師

  這樣往上貼,貼完了用棉花一帚,用棉花這麼一擦,然後有膠的就粘上了,沒膠的就掉了。這金子特別薄,你看,它在空氣當中都能飛。

  【解說】古建彩畫修復的工藝繁複,有時單單做一個小樣就要花上一個月。這對修復師的技藝、體力和毅力都是極大的考驗。

  【同期】吳書瑞 古建修復師

  我們這工作在夏天的時候,上面太陽曬著,然後腳下又有琉璃瓦,烤著你,然後你又在中間工作,汗流浹背的,那種熱,是一般人承受不了的,可是到了冬天又特別冷,你手裡拿著冰涼冰涼的瀝粉器,前面又是鐵頭,然後你的工作又要流利,不能打磕巴,順利地把這個動作完成好,這也非常不容易。

  【解說】然而幹這一行,光能吃苦還不夠,還要會思考、能創新。共和國成立35週年前夕,吳書瑞被安排修繕天安門城樓。天安門屬於重檐古建,吳書瑞負責的彩畫位於第二簷,相當於12層樓高。眼看大功告成之際,屋頂上的一個正圓形彩畫圖案把一眾工匠們都難住了。

  【同期】吳書瑞 古建修復師

  我們這些老師傅曾經原來用一個圓的擲子,然後這麼瀝,可是瀝到最後,這手翻不過來,所以那接頭老是特別顯,我們經過反複試驗,結果找出了一種,就是用圓規的那個方法,從反手一直瀝到正手,這麼瀝一是沒有接頭,第二它出來以後特別圓潤,沒有那種凹凸感。

  【解說】如今花甲之年的吳書瑞的最大願望就是帶徒傳藝,把手藝傳承下去,讓文物永葆青春。

  範思憶 北京報導

責任編輯:【李雨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