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爾2.0”尋求突破
2018年12月11日04:41

原標題:“默克爾2.0”尋求突破

克蘭普-卡倫鮑爾
克蘭普-卡倫鮑爾與默克爾   國際面孔

  她被稱為“默克爾2.0”“小默克爾”,但德國執政黨基督教民主聯盟(基民盟)新任主席安妮格雷特·克蘭普-卡倫鮑爾深知,在定下三年後競選德國總理的計劃之後,自己必須擺脫其政治導師、現任總理安格拉·默克爾的影子。

  “很多人把我描述成‘小默克爾’,或者只是默克爾的延續。但是我以我自己的身份站在這裏,作為三個孩子的母親,作為一名前內政部長,在這片土地上服務了18年,我懂得領導意味著什麼——這種領導力更多地取決於你的內在力量,而不是你說話的聲音有多大。”克蘭普-卡倫鮑爾發表黨內勝選感言時說。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溫俊華編譯

  基民盟7日在德國第二大城市漢堡舉行全國代表大會,999名黨員投票選舉新主席。在第二輪投票中,克蘭普-卡倫鮑爾以25票的微弱優勢,擊敗導師默克爾的“老對手”默茨,當選新任主席。

  隨著克蘭普-卡倫鮑爾勝選,默克爾的打算可望順利推進——即在淡出黨內角色的同時繼續主導政府運行,直至2021年總理任期結束;而作為基民盟的領導人,克蘭普-卡倫鮑爾目前處於該黨下一任總理候選人的領先地位——她也承認自己將目光投向了這一職位。

  為此,克蘭普-卡倫鮑爾已採取行動,打造自己的形象。

  “很多人把我描述成‘小默克爾’,或者只是默克爾的延續。”在發表黨內勝選感言時,克蘭普-卡倫鮑爾明確地否認自己是默克爾的翻版,“但是我以我自己的身份站在這裏,作為三個孩子的母親,作為一名前內政部長,在這片土地上服務了18年,我懂得領導意味著什麼——這種領導力更多地取決於你的內在力量,而不是你說話的聲音有多大。”

  家常軼事:丈夫下礦

  現年56歲的克蘭普-卡倫鮑爾出生在薩爾州薩爾河畔的弗爾克林根鎮,這個地方與法國接壤,小而多山。

  克蘭普-卡倫鮑爾生長在一個天主教大家庭,父親是一名特殊教育教師和校長。她自稱書呆子,熱愛閱讀,從來不敢逃課,養寵物龜,擅長煲牛肉湯。

  1982年高中畢業之際,克蘭普-卡倫鮑爾曾考慮成為一名教師,但後來決定在特里爾大學和薩蘭大學學習政治和法律,並於1990年在薩蘭大學獲得碩士學位。

  22歲那年,她與採礦工程師赫爾穆特·卡倫鮑爾結婚。在競選黨內領袖的過程中,克蘭普-卡倫鮑爾因在離法國邊境僅幾公里遠的一個小村莊里講述自己的家常軼事而聞名。她對村民回憶起她的丈夫是如何與土耳其移民一起在礦井下工作的,“在礦井深處,你有多努力工作而不是你的膚色是深是淺,才是最重要的。”她說。

  同時,克蘭普-卡倫鮑爾對丈夫表示了敬意——她和丈夫育有3個孩子,正是因為丈夫願意當一名全職父親,她才能在事業上有所進步。

  師生情誼:傳承與發展

  2017年地方選舉獲勝後,時任基民盟主席、總理默克爾親自給這位短髮、戴眼鏡的政治家送上一束鮮花。克蘭普-卡倫鮑爾隨後在德國大選後曲折的聯合政府談判中發揮了關鍵作用,她在馬拉松式的會議中表現出的決心和務實贏得了喝彩。

  克蘭普-卡倫鮑爾的亮眼表現,也說服了默克爾。今年2月,默克爾獎勵克蘭普-卡倫鮑爾,將其帶到柏林擔任基民盟秘書長,讓她成為該黨第二號人物,作為“接班人”培養。

  克蘭普-卡倫鮑爾表示,她認為沒有必要“撤銷”默克爾的政治遺產。然而,這位三個孩子的母親在同性戀婚姻等社會問題上更為保守,並誓言在移民問題上採取更強硬的立場。

  她讚揚默克爾2015年允許數十萬尋求庇護者入境的決定,同時表示需要採取更強有力的行動來減輕德國人對安全和一體化的擔憂,她認為,被定罪的尋求庇護者不僅應該被驅逐出德國,還應該被驅逐出整個歐洲的申根區;她還提出了重新開始服兵役或服一年兵役的想法,以增強社會凝聚力;或許最具爭議的是,她反對同性婚姻,同性婚姻2017年在德國合法化,並得到了默克爾的支持。

  “我有自己的想法,這導致了與默克爾的衝突。”克蘭普-卡倫鮑爾最近告訴《法蘭克福彙報》,“但我不會刻意疏遠她。”她帶著招牌式的忠誠補充道。

  廣受歡迎:扮演“清潔女工”

  克蘭普-卡倫鮑爾成年後的大部分時間都在政治中度過,從邊境小州開啟政治生涯,耕耘地方政務30餘年。

  1981年高中還未畢業之時,她就加入了基民盟,在當地的青年黨任職。1984年,她當選為普特林根市議會議員,1985年成為該市基民盟協會主席。2000年,她被任命為薩爾州內政部長,成為德國曆史上首名州政府中的女性內政部長。2010年,她進入基民盟全國委員會。

  2011年,克蘭普-卡倫鮑爾接任薩爾州州長,成為薩爾州政府的第一位女性領導人。上任不到半年,克蘭普-卡倫鮑爾就打破州政府中基民盟和自由民主黨、綠黨的執政聯盟關係,提前舉行州議會選舉並獲得勝利,與社會民主黨(社民黨)共同組成州政府,“魄力”令包括默克爾在內的黨內高層刮目相看。

  在擔任州長7年時間中,克蘭普-卡倫鮑爾除管理州事務外,在聯邦層面還承擔過對法文化交流、外交以及國防事務,並參與了2013年聯邦議院選舉後基民盟與社民黨的組閣談判,經受了曆練。

  深耕多年,克蘭普-卡倫鮑爾在薩爾州頗受歡迎。作為當地一年一度狂歡節的熱心參與者,克蘭普-卡倫鮑爾多年來一直裝扮成“清潔女工格蕾特”,深受公眾喜愛。去年,她再次扮演這個角色,拿著一件罩衫和一把掃帚走上舞台,拿柏林的政治要人開玩笑。

  在克蘭普-卡倫鮑爾的領導下,基民盟在去年的薩爾州議會選舉中獲勝,得票率超過40%,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當年,基民盟在全國大選僅贏得32.9%的選票,創下1949年以來的最差成績,而克蘭普-卡倫鮑爾帶領的薩爾州成為基民盟灰暗戰績中的一抹亮色。

  凝聚團結:整合者

  當選基民盟主席以後,克蘭普-卡倫鮑爾邀請對手走向台前,以示黨內團結。媒體解讀,這次黨首選舉中,克蘭普-卡倫鮑爾僅以25票優勢勝出,說明基民盟黨內分歧不小,團結黨內將是一場艱苦的戰鬥。

  但蘇塞克斯大學專門研究德國問題的政治學教授丹·霍夫(Dan Hough)表示,克蘭普-卡倫鮑爾具備政治技巧,能夠讓基民盟在分裂的競選後重新團結起來。“她本質上是一個整合者,這種自然傾向將非常有用。克蘭普-卡倫鮑爾可能贏得了基民盟領導人的競選,但她已經熱切地希望確保她的對手不會覺得自己輸了。”

  分析人士預測,克蘭普-卡倫鮑爾還很有可能和綠黨重新團結起來,重新贏得那些逐漸轉向綠黨的選民。福爾薩研究所所長曼弗雷德·古爾納預測,克蘭普-卡倫鮑爾將吸引年輕選民支持基民盟,她有能力在明年的關鍵選舉中,將德國東部沉默、失望的多數選民重新拉回投票箱。

  “她最大的優勢是在薩爾州擔任州長期間的政績。在薩爾州,她領導了一個實驗性的廣泛聯盟,與綠黨和親商業的社會民主黨結成聯盟,這種結盟技巧在德國四分五裂的政治格局中非常有用。這種搭建橋樑的能力為她贏得了基民盟的最高職位。”古爾納說。

  一些持觀望態度的基民盟黨員則認為,“只有25票的差距,她不能改變什麼。她必須帶上其他482名代表,找回基民盟代表的價值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