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坦桑尼亞軍援幹部宋星:做中坦“友誼頌”的創作者
2018年12月11日20:09

原標題:駐坦桑尼亞軍援幹部宋星:做中坦“友誼頌”的創作者

  新華社北京12月11日電 題:駐坦桑尼亞軍援幹部宋星:做中坦“友誼頌”的創作者

  新華社記者楊雅雯

  入伍18年,宋星沒想到自己會在非洲東部的坦桑尼亞“火”上一把。

  作為駐坦桑尼亞首席軍事專家辦公室援外專職幹部,宋星在2017年下半年承擔了和平方舟醫院船訪問坦桑尼亞前期主協調員的任務。在一次交談中,達累斯薩拉姆省省長馬孔達聽完宋星對醫院船訪問任務和主要安排的介紹後非常高興,立刻召集記者,現場召開了一場新聞發佈會,並讓他面對鏡頭,向坦桑尼亞民眾介紹和平方舟此次訪問情況。

  這次臨時起意的新聞發佈會在當地各主要媒體播出後,獲得很大反響。

  醫院船開始接診時,數以千計的坦桑尼亞民眾蜂擁而至,有不少是在看到新聞後乘車十幾個小時從外地趕來的。短短一週,醫院船和前出醫療隊共診療6441人次,開展各種輔助檢查3917人次。醫院船離開時,坦桑尼亞總統馬古富力親自到碼頭送行。

  為了和平方舟醫院船訪問任務的順利開展,宋星前期與坦桑尼亞國防和軍隊多個部門,衛生部、警察司令部、達累斯薩拉姆省政府,以及在坦華僑社團、赴華留學生協會等十多個相關單位進行了溝通協調。在醫院船訪問的8天時間里,他每天守在港口進行現場協調,“脖子和胳膊曬脫了皮,臉曬成了炭”。

  在駐坦首席軍事專家辦公室任職期間,宋星主要負責外聯和專家組管理,工作內容、對象複雜。2016年,中方決定幫助坦軍援建一座綜合訓練中心,一年內完工。開工之前,宋星陪著國內來的工作組,多次到這片只有海水、沙地和荒草的地方勘測。

  “面對無水無電無路、蚊蟲肆虐、炎熱潮濕的惡劣環境,說實話,我當時心裡直打鼓。”宋星說,“但事實證明,我們的戰鬥力是過硬的。”在中國專家們的帶領下,工程隊克服了重重困難,出色完成了任務。

  坦桑尼亞薄弱的基礎設施、匱乏的衛生條件、惡劣的治安環境讓宋星在軍援工作中吃了不少苦頭。這其中最讓宋星擔心的是讓人防不勝防的瘧疾、登革熱、霍亂等熱帶傳染病,“特別是瘧疾,在這兒就像普通感冒一樣平常”。坦桑尼亞水質不好,民眾腎結石的發病率較高,宋星就不幸患上了這種疾病。

  “生活上的艱苦還能樂觀面對,但和家人長期分離確實很煎熬。”對宋星來說,最幸福快樂的是跟家人視頻通話。家人發來視頻或者語音後,宋星會等閑時在信號好的地方下載下來存在手機里,時常拿出來聽一聽看一看,還經常拿給戰友分享。

  宋星常常會想起接到援外任務後回家看望父親那一幕,聽到兒子援外的打算,癱瘓在床的父親費力地抬起身說:“去吧,家裡你放心。”躺下,咳喘了好久,平靜一會兒後,又說了幾個詞:“拉菲克,阿桑台,撒那!”說完笑了。“這是相聲《友誼頌》中的一個段子,說的是中國鐵路工人去坦桑尼亞修建坦讚鐵路的事。”一旁的母親看著兒子費解的表情解釋道。

  剛到坦桑尼亞不久,宋星就去參觀了中國援建的坦讚鐵路火車站和援坦專家公墓。緩緩走在墓碑間,宋星發現了兩個名字:李順卿,軍專組軍事專家,1970年4月7日患腦型瘧疾死亡;高清泉,軍專組機械工程師,1974年8月25日患心臟病死亡。一位位烈士的名字叩打著宋星的心靈。

  “我能想像出兩個身著軍服的人,他們與戰友們微笑地交談,為坦桑尼亞軍人認真教學。”宋星說,50多年來,一代代軍援專家在坦桑尼亞用汗水澆灌出友誼之花。現在,他在坦軍各軍種、各營區,隨時都能遇到會說幾句中文的坦軍軍官。“新的‘友誼頌’一直在上演,而且越來越精彩”。

  宋星知道,他也是這“友誼頌”的創作者之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