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言君:火箭經歷的每一場,都一如既往絕望
2018年12月10日08:41
又掛了。
又掛了。

  掛掉的姿勢還格外別緻新奇,2004年12月9日,麥基迪完成35秒13分偉績,當時的他大概不知道,為了感動上帝,居然提前花光了一生的運氣;

  時至如今,2018年12月9日,麥基迪時刻14週年,火箭被一位新秀以類似的方式KO。盧卡-當錫,在111秒內開了4槍。震撼程度確實不如麥基迪,卻足以完成逆襲,順手將火箭送去見上帝。

  你必須得承認當錫有多牛×, 正如你必須得接受如今的這支火箭有多八嘎。牛×如當錫,年輕、俊朗、飄逸且有富有活力,相反八嘎如火箭,老邁、執拗、迂腐且毫無生氣。於是在當錫的帶領下,獨行俠奔著康莊大道穩步前進;於是在燈泡的帶領下,火箭永無下限淪為全民笑柄。

  還有救嗎?乍一看似乎落後不多,距離前八不過2.5個勝場,哪怕距離帝國勇也就落後6場,如果能發發力,也就是一時半會兒的事。然而怕就怕在“如果”倆字,這If能成為現實嗎?

  恕直言,虛無縹緲,海市蜃樓。

  畢竟你很難要求大濕做到更好。賽季至今為止,大濕場均得分第一,場均助攻第四,你敢相信這樣的殺神居然身處西岸倒數第二的爛隊?固然他的防守確實不夠給力,關鍵時刻也很少殺人誅心。較真的講,你不能提出既在進攻端打出成噸輸出且為隊友端茶遞水,還得成為防守大閘,並在生死攸關時挺身而出式的過分要求。畢竟路人局強如夢淚,也不可能在巔峰賽里一拖四,帶動四條混分巨獸般的Doggy。

  畢竟你也很難要求保羅做到更好。賽季至今為止,西炮東牆,龍鳳成翔。一如禾爾的小腹掛著脂肪救生圈那般,主席本賽季的下滑同樣肉眼可見。最直觀的,他的命中率如雪崩般掉到43.1%,只有剛參加工作時的菜鳥賽季比這更低。因此雖說今兒主席要了親命般的兩罰全失讓餘孽咬牙切齒,可好歹全場以5成命中率拿了23分,怎樣,總算比平均值強了唄。

  可現狀的詭異之處在於,哪怕燈泡今兒打出水準仍不濟事;更詭異的是,目前從上到下,壓根找不到撥亂反正的方式方法。憨直的塔克摸不著頭腦,餅皇賽後無話可說。倒是小鬍子漲紅了臉,憋出了國足式的金句,“雖然輸了,但我認為打的還不錯,相較之前,比賽強度更好了。”

  言下之意居然是,雖敗猶榮,還能接受?

  每個人的臉上都寫著喪,每個人的表情都是無限迷茫。還是那句話,再偉大的奧斯卡,也演繹不出現實里的奇幻劇本。上賽季還被視作勇士唯一指定挑戰者的球隊,歷經不到七個月,居然滑落到這般境地。於是哥頓按捺不住,袒露心聲,“糟糕透頂,我認為球隊沒有正確的使用一些球員。”推諉責任總是容易,可再對著鏡子照照自己呢?

  有對比才有傷害,同樣一度陷入頹靡,塞爾特人便能在史蒂文斯的引領下走出泥潭。若非夏理遜最後關頭智取2分,便是一場主席式的瘋狂屠殺,133-77,加一道加減法,算算究竟贏了多少分?

  賽季之初同樣連戰連敗,當家大腕同樣拿著每年4000萬的湖人呢?剝下五五開偽裝後果斷露出獠牙,客戰痛宰灰熊穩居前五,瞅準機會便能彎道超車,挺進西岸上半區。

  更別提一度雷火交加,纏纏綿綿的俄克拉鐵嶺了。如今的下水道的二哥但凡聽到三弟,那是滿臉的嫌棄。瞧瞧人家這排名,看情形是要和勇士械鬥火拚,決戰到天明的。

  大多數被貼上強者標籤,一度遇上麻煩的球隊,都在撥亂反正,慢慢變好。甚至就連墊底弱旅,菜雞鹹魚,也明白知恥後勇。瞧瞧人鷹隊?卡達聊發少年狂,帶著一群兒郎,把金塊給辦了;再瞅瞅人騎士,一柱擎天八賢王,還是帶著一群兒郎,把巫師給滅了。當這樣的比分一個接一個映入眼簾時,都不由替火箭臊得慌。

  人是什麼配置,咱是什麼配置?人是什麼賽季目標,咱是什麼賽季目標?人工資帽是多少,咱的工資帽又是多少?

  沒有贏球後如釋重負般的酣暢,只有一敗再敗深不見底的絕望,都說餘孽個個見多識廣,歷經多年摧殘理應有顆大心臟,奈何仔細端詳本賽季這操蛋狀況,人人心中都堵得慌,未來無光,只剩惆悵。

  唯一一支能與火箭競逐比爛的球隊,大抵就是盤踞華盛頓的華牆團夥。同樣的後場雙槍,同樣的戰績如翔,同樣被人虐了一場又一場。於是管理層一怒,血流千里,插上待售標牌,人人可賣,完成了從華牆團夥到華牆超市的華麗轉身。如今這支火箭,是否也想走到這一步?

  以莫雷操作而論,今夏續約主席,顯然是打著“爭兩年,養兩年”的念頭,認定主席能將狀態維持到35,助球隊維持競爭力。至於兩年後的賸餘8000萬,無非是“好好幹,組織不會虧待你”。可惜人算鬥不過天算,當肥仔威武的千秋萬載幻化為黃粱一夢時,興許真會有人被釘在恥辱柱上,遺臭十年。

  坊間都說,你喜歡上一個人,一件事,或一支球隊,就該不離不棄,就該全盤接受,無論好還是壞的。道理都懂,卻仍不可避免感到落寞。一如賽季之初,個個火箭微信群熱火朝天,每場賽後都能刷出千八百條未讀,哪怕連戰連敗,依舊信心滿滿。畢竟餘孽們都堅信,燈泡會好起來的,餅皇會好起來的,後備會好起來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而時至如今,當“很遺憾”已經成為一種習慣,除了零星的“××傻×”,或“德安東尼下台”外,已經聽不到太多的聲音。厭了,怠了,倦了,惱了,煩了,喪了,終於,不再說話了。

  這大抵就是哀莫過大於心死的絕佳寫照,所以鄉親們千萬要原諒Doggy絮絮叨叨,如同少年癡呆症患者般羅里吧嗦又把火箭捋了一遍。捋一次少一次,再跪個幾場,怕是連敲下HuoJian這七個字母的力氣都沒了。

  傍晚時分,雪仍在認真的下,不緊不慢,一片又一片,晶瑩剔透,看的令人心醉,不由沉溺其中。只是刹那之間,便幻化為水珠,沿著樹葉碎落在地,再也消失不見。

  各位鄉親們,我是狂言君,如果覺得文章還不錯,可以關注盒飯正選平台公眾號[狂言Doggy],每天我會擼2-3條,拿出來其中1條在這裏與大家分享。想看到更多內容的鄉親們可以來公眾號找我。

  也可以掃瞄下方二維碼直接關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