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日報:縱使卑微如塵 不能苟且如蟲
2018年12月10日08:00

  原標題:[藝評]縱使卑微如塵 不能苟且如蟲

  曆史車轍下,紅塵滾滾,有多少人能青史留名,又有多少籍籍無名,湮沒在這塵埃之中。芸芸眾生,更多是無名之輩。那麼作為普通人,活著該追求怎樣的價值?名利之外,是什麼支撐平凡生活的意義?

  青年導演饒曉誌最近熱映作品《無名之輩》,正是以荒誕與幽默的故事,對此命題進行了探討與回答――那不止不休的對愛與尊嚴的追逐。

  一個“低配”版的劫匪二人組、一個夢想成為輔警的潑皮保安、一個癱瘓在輪椅之上的毒舌女青年、一個被追債的落魄小老闆等等,在一座無名的山城,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一系列社會底層小人物的命運,因為一支土槍的丟失與一樁發生在銀行旁手機店裡的烏龍劫案,陰差陽錯的糾葛在一起,發生了一幕幕令人啼笑皆非的荒誕喜劇。

  光天化日之下,兩個戴著頭盔持槍劫匪,以看似凶悍的方式搶劫了一家手機店。然而,鏡頭一轉,二人“憨皮”本色便顯露無遺。逃離現場的時候,因為緊張,摩托車“爬”上了樹。二人流竄進一戶人家,誰知劫持的是一個坐在輪椅上全身癱瘓的女人,她本就對生活絕望。

  在三人的鬥智鬥勇與對話中,故事背景漸漸浮出水面。劫匪胡廣生與兄弟李海根是首次搶劫,“野心勃勃”立誌要在城里立足的“老大”胡廣生原構想,這是他們的“第一槍”,下一步計劃殺人,樹立他們眼中的“江湖地位”。這對來自社會底層的“笨匪”,本想用搶劫的“暴力”方式來對抗生活的踐踏,維護自己的“尊嚴”,然而,換來的是再次被命運的“嘲弄”:搶劫的手機全是一文不值的模型,新聞報導上二人更成“有史以來”最笨的劫匪;甚至在鬥室之間,反被一個癱瘓的女人“劫持”。

  其實,他們每個人都面臨生活的困境。

  被兄弟拉下水的李海根,深愛著按摩女肇紅霞,夢想著娶她回家,而對方一直反應冷淡。癱瘓的馬嘉祺,原本是一個開朗青春的女子,一場因哥哥酒駕導致的車禍似要將她餘生困在輪椅上,更在兩個男人面前小便失禁。哥哥馬先勇,背負著妹妹與女兒的仇恨,落魄地幹著保安的工作,甚至被女兒和戰友誤會“嫖娼”。欠了一屁股債的小老闆高明,如老鼠般四處躲藏,被人以“發喪”的方式討債……

  片中每個人的尊嚴似乎都被生活無情摔碎在地上。然而,縱使處境這般卑微,他們都沒放棄對愛與尊嚴的艱難嗬護與執著追求。

  高明,經過一番內心掙紮,最後沒有選擇逃跑而是面對債主,這讓他完成對自己尊嚴的捍衛。一向軟弱的李海根,為了心上人,怒對老大,選擇冒著被捕的風險去奔赴一場看似陷阱的約會。在歧路上尋找尊嚴的胡廣生,最終在與馬嘉祺的相處中,獲得了某種近似“愛情”的東西,從而內心變得溫柔。而馬嘉祺也因這份偶然的“情愫”,獲得了繼續活下去的動力。一心想成為輔警的馬先勇,冒死執著地尋找到了土槍,並最終重獲公安身份戰友的尊重和女兒的愛……

  捍衛尊嚴,可以讓這些無名之輩在生活中更有力量地站立。追求和獲得愛,則能拯救現實困頓中的靈魂。縱觀全片,不過是在講述普通人的愛與尊嚴的故事。儘管笑中帶淚的方式,多少顯得有些俗套,卻永遠能撞擊到冰冷的生活,觸碰到人們內心最柔軟的部分。

  恰如曼德拉所言,縱使卑微如塵土,不能苟且如蛆蟲。生而為人,可以“無名”,卻不應放棄對愛與尊嚴的追求與捍衛。在這一點上,片中每個看似平凡的人身上都折射出一種高貴的品質和動人的正能量。

  來源:工人日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