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檢方公開文件 首次讓特朗普直接關聯違法
2018年12月09日09:46

原標題:美國檢方公開文件 首次讓特朗普直接關聯違法

  美國司法部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米勒團隊和紐約檢察機構7日公佈3份法庭文件,涉及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前私人律師邁克爾·科亨和特朗普團隊前競選經理保羅·馬納福特證詞。

  文件首次直接把特朗普與“封口費”關聯,即首次讓特朗普直接關聯違法。另外,科亨承認,他在特朗普2015年宣佈參選總統後就與自稱“可信”的俄方人員有過接觸,後者提議為特朗普競選活動提供“政治協作”,包括安排特朗普與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會晤。

  【俄方人員提議“協作”】

  特朗普2015年6月宣佈競選總統。當年秋季,科亨為在俄羅斯建造特朗普大樓奔走多月,面見一名自稱“可信”的俄方人員;後者提議向特朗普團隊提供“政府層面協作”,包括安排特朗普與普京會晤。

  這名人士的身份沒有公開。他告訴科亨,特朗普與普京會晤將“明顯”有利於特朗普的政治抱負和特朗普集團的商業運作。

  科亨上週承認在國會說謊,說在俄建造特朗普大廈的商業磋商實際持續至2016年6月,並非先前所說的2016年1月。

  據7日公佈的文件,科亨告訴調查人員,他沒有“跟進”俄方人員提議。不過,美聯社報導,俄方人員這一提議可謂回應了特朗普競選團隊前外交政策顧問喬治·帕帕佐普洛斯當時的提議,即利用個人關係安排特朗普與普京會晤。

  米勒調查特朗普競選團隊是否串通俄羅斯干預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以來,帕帕佐普洛斯是第一名受到刑事處罰的競選團隊顧問。美國法院今年9月就帕帕佐普洛斯作偽證一事宣判,判處他監禁14天、一年監外看管、200小時社區服務以及9500美元罰款。

  特朗普和俄羅斯都否認“串通”。帕帕佐普洛斯去年與檢方達成認罪協議後,白宮方面就與他保持距離,說他在競選團隊只是小角色。

  【涉及競選資金法】

  科亨今年8月就違反競選資金法等8項指控認罪。他承認受“一名聯邦公職競選人”指派,在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競選期間向兩名女性支付“封口費”,以避免對選情產生負面影響。兩筆“封口費”中,一筆13萬美元付給了豔星丹尼爾斯,另一筆15萬美元給了《花花公子》雜誌模特卡倫·麥克杜格爾。兩人稱與特朗普有染,遭特朗普否認。

  檢方當時沒有說明“聯邦公職競選人”的身份,但科亨的律師蘭尼·戴維斯點破為特朗普。

  7日公佈的文件寫道,科亨支付“封口費”不僅與特朗普協商,還得到特朗普指示。這一陳述與特朗普否認知情的說法不一致。

  美聯社報導,這意味著檢方首次把特朗普直接關聯違法行為。美國競選資金法要求候選人上報影響選情的開支,而特朗普競選團隊當時沒有依法上報。

  就對科亨的量刑,檢方7日說,以科亨“長期、蓄意和嚴重犯罪”為依據,他的刑期預期至少4年;科亨在“封口費”案件中配合調查,但不足以得到寬大處置。

  “科亨確實向執法人員提供了信息,”檢方人員說,“但科亨誇大了他在一些方面的配合,在另一些方面提供的信息卻不全面。”

  科亨曾長期充任特朗普的私人律師,深受特朗普集團信賴;他在特朗普大廈的辦公室緊鄰特朗普本人的一間,曾為特朗普競選團隊籌得數以百萬美元計資金。

  美國聯邦調查局調查人員今年4月突擊搜查科亨在紐約的辦公室、住所和酒店房間,他隨後與特朗普漸行漸遠。特朗普改組律師團隊,聘請前紐約市長魯迪·朱利安尼充任私人律師。

  【馬納福特的謊言】

  涉及特朗普團隊前競選經理馬納福特的文件則說明,馬納福特與檢方達成認罪協議後說謊。

  文件寫道,馬納福特自稱沒有與特朗普政府的在職官員有過接觸,但檢方搜查到了他與特朗普政府多名在職官員接觸的證據,包括電子文件。這些官員的身份和雙方接觸的內容沒有公開。

  充任競選團隊負責人期間,馬納福特2016年6月與特朗普之子小特朗普和女婿賈里德·庫什納與一名俄羅斯律師在紐約特朗普大廈會面,後來成為特朗普團隊受到“通俄”指認的一條主要“線索”。馬納福特同年8月因收受酬勞並為烏克蘭親俄政黨遊說一事曝光,被迫離職。

  馬納福特今年9月與檢方達成認罪協議,承認妨礙司法,願意配合調查。他承認的罪名與特朗普競選活動沒有關聯。儘管馬納福特表示願意配合調查,檢方指認他背棄承諾,認罪後多次對調查人員說謊。

  本月4日,特別檢察官米勒向法院提出,前白宮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邁克爾·弗林配合“通俄”調查,建議從寬量刑,包括免於監禁。

  弗林是美國陸軍退役中將,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中為特朗普效力。特朗普2017年1月宣誓就職,弗林出任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2017年2月,美國媒體曝出弗林2016年12月兩次與俄羅斯駐美國大使謝爾蓋·基斯利亞克通電話,討論美方對俄方製裁。弗林數天后辭職,成為在任時間最短的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和特朗普政府首名辭職高官。

  弗林2017年12月認罪,承認就與基斯利亞克通話內容向聯邦調查局調查人員說謊,願意配合“通俄”調查。法律界人士認為,米勒之所以建議從寬處置弗林,一方面是向馬納福特施壓,另一方面向其他調查對象發出“重要信息”。(陳立希)

(責編:張進 (實習生)、楊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