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紅的芬太尼|中國管控:醫院紅處方,非法販賣不足1克入刑
2018年12月09日17:59

原標題:爆紅的芬太尼|中國管控:醫院紅處方,非法販賣不足1克入刑

在12月1日的中美元首會晤中,雙方同意採取積極行動加強執法、禁毒合作,包括對芬太尼類物質的管控。這讓一種精神類藥物——芬太尼(Fentanyl)進入了大眾的視野。

中美雙方在芬太尼管控上的合作引人關注。中國也一直在控製芬太尼濫用方面走在世界前列。

彭博社曾在一篇報導中指出,據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稱,儘管中國沒有芬太尼濫用問題,但中國政府對芬太尼類似物的禁藥清單比聯合國禁毒機構的清單還長。

那麼,中國是如何管控“實驗室毒品”芬太尼的,又是如何打擊芬太尼濫用的呢?

作為“紅處方”的芬太尼

芬太尼是一種強效阿片類止痛劑,起效迅速、作用時間極短,一般認為芬太尼比嗎啡效力高50至100倍。它由楊森製藥創始人保羅·楊森於1960年首次在實驗室合成,後逐漸成為風靡全球的手術麻醉劑。

作為處方藥的芬太尼,是被嚴格控製的。

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主任醫師趙敏向澎湃新聞記者表示,芬太尼與其他麻醉處方一樣,在醫院受到嚴格的管控。她指出,在臨床層面嚴格按照相關規範使用的芬太尼,是沒有問題的。

醫院對芬太尼一類的藥物管控到底有多嚴格呢?

原北京和睦家醫院藥劑師、問藥師網站創始人冀連梅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包括芬太尼在內的麻醉和精神藥品,在醫院使用特殊的處方,醫生們稱之為“紅處方”。

“這類藥每一張處方都要單獨登記,在保險櫃里保存,配有兩把鎖,鑰匙在不同的人手中,兩人一起到場才能打開。”冀連梅說道,“並且專賬專冊登記,每日進行清點,一粒都不能少。”

不過,冀連梅也指出,由於目前國內各個醫院的藥房數據沒有打通聯網,不排除有病人去不同的醫院以少量多次的方式開出芬太尼。

不斷更新的列管清單

芬太尼進入我國之初,就被作為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進行嚴格管理。

1996年1月公佈的麻醉藥品品種目錄,已將阿芬太尼等12種芬太尼類物質列入麻醉藥品品種目錄,對其實驗研究、生產、經營、使用、存儲、運輸等活動,依照《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理條例》進行嚴格的監督管理。

芬太尼的作用機理是激活人體內的阿片受體(主要是μ1、μ2和δ受體),阿片類物質與阿片受體的結合,能夠讓人產生緩釋感。因此,和其他有藥用價值的毒品一樣(比如冰毒、嗎啡等),芬太尼很快被別有居心的人當做毒品來吸食。

於是到了2015年,我國新出台了“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增補目錄”,將芬太尼列入其中。這就意味著,芬太尼不再僅僅是一種臨床藥品,而是正式進入了國內禁毒部門管理的嚴控範圍之內。

現在只要在搜索引擎中輸入“芬太尼”,出現在搜索結果最上方的是一條來自於中國禁毒網的提示:“健康人生,綠色無毒。”

不過,作為實驗室毒品的代表,芬太尼的一大特徵就是變化極快、衍生品眾多,讓緝毒部門防不勝防。資料顯示,2012年至2015年間總計僅發現6種芬太尼類物質,但2016年發現的新精神活性物質中,芬太尼類物質就增加到了66種,成為增長最快最多的阿片類藥物。

《北京青年報》在報導中指出,芬太尼進入列管名單後,有些不法分子,在芬太尼的鍵位添加一些其他的基團,成為了新的“芬太尼替代品”,如說卡芬太尼、丙烯酰芬太尼、戊酰芬太尼等。立法機關將某種物質列入列管名單,很快就會有相似的十種“新品”冒出來。

2017年,我國對“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製品種增補目錄”進行了擴容,又將卡芬太尼、呋喃芬太尼、丙烯酰芬太尼、戊酰芬太尼四種芬太尼列入其中,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生產、買賣、運輸、使用、儲存和進出口。

截至目前,我國列管的新精神活性物質已達134種,其中芬太尼類物25種和2種芬太尼前體,成為在芬太尼衍生物管理上最為嚴格的國家之一。

彭博社也曾在一篇報導中指出,據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稱,儘管中國沒有芬太尼濫用問題,但中國政府對芬太尼類似物的禁藥清單比聯合國禁毒機構的清單還長。

網購芬太尼?

由於美國禁止進口芬太尼類產品,美國政府認為從中國走私的產品是芬太尼的重要來源之一。

2017年11月《紐約時報》發表調查文章稱,很多美國人通過中國的電商網站就可輕鬆地購買到芬太尼。該文還提到,一些出售芬太尼的賣家表示,僅支持比特幣交易。

國內芬太尼生產商人福醫藥的董事長王學海曾在朋友圈內表示,芬太尼系列產品不需要罌粟作為原料,是化工合成的。非法地下工廠可以通過市場上買到的加工原料進行合成。流入到美國的芬太尼,包括中間體、原料藥和製劑,都是地下工廠非法加工和走私的。

《紐約時報》的報導也指出,中國龐大的化學工業產業擁有三萬多家企業,給監管帶來了難度。

澎湃新聞記者登陸了《紐約時報》報導中提及的網站,其中一家總部設於杭州的網站維庫(weiku.com)已經無法登陸,而另一家網站Mfrbee.com已經將芬太尼的英文名稱Fentanyl屏蔽了。

不過,澎湃新聞記者在該網站檢索中文的“芬太尼”之後仍發現有兩個賣家提供高純度的芬太尼粉末。其中一個賣家在商品說明中表示,僅出售給有研究需求的買方。賣家頁面下最新的購買留言為2018年1月,來自於一個美國的買家。記者以買方的身份向其中一個賣家的郵箱發送了郵件,並未得到回覆。

以上跡象亦可表明,通過網站非法銷售芬太尼已經受到了我國有關部門的重視。

在今年11月29日開庭的一起芬太尼毒品走私案中,犯罪嫌疑人王某在河北邢台成立“湯神科技生物有限公司”,並招聘數名英語基礎較好的業務員,利用互聯網“翻牆”軟件及聊天工具,進入境外網站,發佈銷售醫藥中間體(即新精神活性物質)的廣告,向境外客戶銷售各類醫藥中間體。

澎湃新聞記者也注意到,大部分在網站上向境外銷售芬太尼的公司,均無法在我國的工商系統中檢索到,並且往往只提供郵箱作為聯絡渠道,這意味這類地下工廠具有很大的隱蔽性,給監管部門的查處帶來了困難。

打擊芬太尼濫用,中國在行動

除了上述邢台的案例,我國已破獲多起芬太尼相關的製毒販毒案件。在裁判文書網上,以芬太尼為關鍵詞可以搜到49起與芬太尼相關的判決案例,涉及49起因非法持有、運輸、販賣等不法行為, 56人因此獲刑,涉及廣東、甘肅、福建等省份。其中31起案件販賣運輸芬太尼的重量不足1克。

今年8月,國家禁毒辦、公安部禁毒局禁製毒品處處長於海斌接受《環球時報》採訪時表示,中國對於加強芬太尼管製方面,包括情報分析、案件合作以及加強管理做了很多工作。“我們與美國執法機構目前也在開展深入的情報案件合作,從未否認過有境內外的不法分子相互勾結從事芬太尼類物質的非法製販和走私活動,但請相關國家不要罔顧事實、誇大其詞,不顧客觀事實得出‘芬太尼類物質主要來自中國’的結論。”

對於來自美方的指責,於海斌在採訪中給出了兩組數據進行反駁:首先,僅占世界人口總數5%的美國人消費了全球80%以上的阿片類藥物。以合法消費的嗎啡數量來看,根據國際麻醉品管製局統計,2016年全球嗎啡消費量為43.9噸,其中美國消費18.3噸,中國作為一個人口大國,消費量僅1.8噸。

11月27日,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例行記者會也對我國打擊芬太尼採取的一系列行動進行了詳細的介紹。他表示,中方一直高度關注並積極採取有效措施應對芬太尼類物質的走私和濫用問題,採取了四個方面的具體行動:

一是強化芬太尼類物質及其前體的管製。中方在未發現芬太尼類物質在中國境內濫用的前提下,積極採取列管措施。截至目前,中國已經列管了25種芬太尼類物質和2種芬太尼前體。

二是強化與各國的情報分享。在去年10月舉行的中美禁毒情報交流會上,中方將400餘條尋購芬太尼的情報通報給了美方。對美方通報的販賣芬太尼類物質的線索,中國的執法機關也都積極核查,並及時地反饋給美方。

三是強化執法查緝。部署各地加強對可疑樣品的收集分析研判,會同海關、郵政在重點口岸加大對流向美國等高風險地區可疑郵包的查緝,加強對物流寄遞業的監管,及時發現打擊非法活動。

四是強化核磁共振波譜儀的管控。通過設備管控來有效解決芬太尼製販問題。因為此類設備主要是由美國的廠家生產,希望美方的相關部門也能與中方積極地配合,定期向中方提供有關信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