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隆現任董事長詳解銀隆風波內幕
2018年12月06日18:15

  《中國經濟週刊》 記者 賀詩 | 珠海、北京報導

 銀隆生產車間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賀詩 | 攝)
 銀隆生產車間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賀詩 | 攝)

  “如果沒有董總,銀隆可能真過不了這一關。”11月22日,在接受《中國經濟週刊》採訪時,珠海銀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銀隆”)董事長盧春泉這樣評價董明珠對銀隆的影響。

  董明珠與銀隆,不僅是投資人、股東的關係,董明珠還用自己的名氣帶紅了銀隆,為銀隆帶來了品牌效應。

  2015年12月,銀隆完成第二輪融資,總額16.9億元。2016年底,珠海格力電器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格力”)董事長兼總裁董明珠以個人身份入股銀隆,並為其帶來了萬達、京東等“明星股東”,銀隆第三輪融資共計30億元。自此,這家尚未上市的新能源企業備受外界關注。

  2018年11月13日,銀隆官方稱公司大股東、原董事長魏銀倉侵占公司超10億元資產,公司已就此向法院起訴,對於涉嫌犯罪的情況,公司已報案並得到珠海市公安局經偵支隊的受理。

  從2015年到2018年,短短3年時間,銀隆估值漲了近10倍。如今,董明珠等外部股東與大股東魏銀倉的矛盾徹底公開,銀隆陷入風暴漩渦之中。

  牽手

  董明珠攜明星股東入股銀隆

  >>“當時銀隆發工資都困難”

  59歲的魏銀倉是河北武安人,1997年在家鄉開始從商,他創辦的中興汽修廠曾是當地最大的汽修廠。2004年,魏銀倉南下廣東,借房地產項目在珠海打下商業根基。

  2009年底,魏銀倉成立珠海銀通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稱“銀通”),即銀隆的前身。魏銀倉踩準了政策的節奏:2009年正是中國新能源汽車產業拉開序幕的一年,政府從當年起大力扶持新能源汽車產業。至2013年,中央財政和地方政府陸續頒布政策,按照補貼標準,一輛長度在6~8米的電動中巴車,可獲得補貼共計60萬元。在高額補貼刺激下,中國新能源汽車產銷量開始猛增,並在2015年成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車市場。

  2011年7月,銀通收購納斯達克上市企業美國奧鈦,持股51%。按照魏銀倉當時的說法,“這一舉動改變了我國沒有鋰電池材料知識產權的局面。”

  2012年,銀通收購珠海廣通汽車有限公司,獲得客車生產資質。2013年,石家莊、邯鄲兩個產業園先後投產,銀通改名銀隆。但是,由於公司管理等多方面原因,雖然政策扶持力度很大,但銀隆還是出現了資金危機,魏銀倉一直忙著尋找投資方。

  銀隆投資方、董事長,北京普潤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普潤資本”)總經理盧春泉回憶說:“當時銀隆發工資都困難。”

  >> 銀隆的前兩輪投資人分別是中信證券和普潤資本

  2015年,經由銀隆首輪融資的主要投資方中信證券方面介紹,魏銀倉結識了盧春泉。當時的魏銀倉可能怎麼也想不到,僅僅兩年多之後,他就的銀隆董事長一職讓位於盧春泉。

  盧春泉先後在中國人民大學、中國證監會、三峽集團等單位供職並擔任領導職務,對資本市場非常熟悉。2015年,盧春泉離開體製出來創業,出任普潤資本總經理,管理旗下的私募基金。

  盧春泉的投資理念一直很明確,“就是順應國家戰略,重點投新能源、新材料產業。有些外界炒得很火的概念,像比特幣什麼的,我們看都不看。”

  銀隆的發展軌跡和前景應該正符合盧春泉定位的投資方向。

  在這樣的背景下,2015年12月,普潤資本順理成章地成為銀隆投資方,大量資金的注入極大緩解了銀隆的壓力。由於行業符合未來發展方向,再加上美國奧鈦公司研發的鈦酸鋰電池獨有的技術特點,盧春泉很看好銀隆的前景。

  >> 董明珠自掏腰包入股併成第二大股東

  同樣看上銀隆的還有董明珠。根據公開報導,2016年1月9日,在魏銀倉的陪同下,董明珠參觀了珠海銀隆產業園,並表態將進一步進行深入合作。

  自此,銀隆開始真正進入公眾視野。

  經過7個月的考察,2016年8月,格力發佈公告稱,擬作價130億元收購銀隆100%股權。但3個月後,收購案遭格力股東大會否決。

  董明珠認為格力股東“太短視”,做事從不輕言放棄的她決定自掏腰包,並聯合萬達、京東、中集集團等“大佬”,以個人名義入股銀隆。

  談到這件事,盧春泉記憶猶新,“我和董總對銀隆前景的看法不謀而合,我們都看好新能源產業,也看好這家企業。”

  不過,董明珠入股還需要銀隆股東會和董事會通過。

  盧春泉最初並不讚成董明珠入股。“我最開始是反對的。新能源是朝陽行業,銀隆有望成為行業標杆,以後估值不可限量。董總如果進來,大家的股份都要被稀釋。”盧春泉對《中國經濟週刊》記者說。

  但在綜合考量了公司的整體情況後,盧春泉認為外部資金的注入對公司發展有利,因此在董事會上投了讚成票。最終,董事會一致通過此次融資方案。

  2016年12月15日,銀隆完成第三輪融資,董明珠以10億元注資,持有7.46%股權,並在此後通過兩度增資,股權比例增加至17.46%,成為銀隆第二大股東。而萬達、京東、中集集團等4家企業也和董明珠同時入股,成為銀隆股權持有者,銀隆第三輪融資總額合計30億元。

  換人

  魏銀倉幹了什麼,讓董明珠對其失去信任?

  >> “以後都聽董總的”

  入股後,董明珠開始頻頻為銀隆站台,並堅信其會在格力電器多元化戰略中扮演重要角色。同時,董明珠並不避諱自己的雙重身份,銀隆和格力簽訂關聯採購協議,2017年計劃互相採購總金額接近200億元。

  在公開場合魏銀倉非常配合,他說“以後都聽董總的”。但是,對於公司的控製權,魏銀倉有自己的打算。2017年,他借款17億元,通過旗下公司增持銀隆股份至25%,加上其一致行動人的股份,總計持有約35%的銀隆股權。

  此舉固然包含魏銀倉對銀隆前景的信心,但無可否認的是,魏銀倉同樣有“大權旁落”的恐慌——董明珠對外部股東的影響力太大了。王健林在接受採訪時就曾表示,萬達在投資前根本沒有對銀隆進行盡調,他只是“相信董明珠的眼光”。而且,大多數外部股東根本無暇顧及銀隆事務。也就是說,雖然並未簽署一致行動協議,但在銀隆股東會和董事會,董明珠擁有極大的發言權。

  不過,公司經營管理權仍然在大股東魏銀倉手裡。盧春泉回憶,在2017年初,股東層對魏銀倉管理公司持讚同態度,“無論董總還是我,對老魏都很尊重,大家當時沒想過換經營班子。”

  2017年6月,董明珠和魏銀倉曾一起出現在央視《對話》欄目中,當時董明珠也肯定了魏銀倉公司“一把手”的身份,只是認為,“銀隆的管理要加強。”

  >> 讓董明珠對魏銀倉失去信任的3件事

  據銀隆內部人士透露,2017年下半年,連續發生了3件事,讓董明珠對魏銀倉失去“道德信任”。

  第一件事是產業園建設。在資金到位後,銀隆在成都、天津、南京、洛陽等地的產業園相繼開工。由於銀隆與各地方政府簽訂的項目中,大都包含商業地產配套。魏銀倉乾脆就地成立房地產開發公司,希望承接產業園的地產項目,干自己的老本行。為了獲得股東支持,魏銀倉還開出條件,歡迎其他股東入股。

  同時,在產業園建設期間,股東不時聽到傳聞,魏銀倉領導下的經營班子在基地建設過程中有中飽私囊的情況,業內甚至有“銀隆的錢最好掙”這樣的流言傳出。

  鑒於這些傳聞,外部股東一致否決了魏銀倉個人開發產業園地產的要求。盧春泉甚至直斥魏銀倉“就知道搞他那點房地產”。

  第二件事是此前媒體盛傳的銀隆收購天津一汽夏利事件,最初董明珠持支持態度,但在股東會上,盧春泉對此事提出了質疑。他認為,銀隆的技術優勢並不在乘用車市場,不宜過早進入這個高投入的市場。

  董明珠認同了盧春泉的看法,她的態度也隨之發生轉變。但魏銀倉看中天津方面給出的土地政策,一心想完成收購,最終方案流產,雙方不歡而散。

  第三件事則是收購美國LucidMotor。這家美國電動車公司位於加州,基於與一汽夏利同樣的原因,外部股東不同意這個收購計劃。但魏銀倉在未經股東會和董事會同意的情況下,授權公司向美國方面彙出5000萬美元可轉換債,打算強行啟動收購計劃。最後,在股東會的強烈反對下,這筆錢被追回,收購計劃中止。

  盧春泉認為,在外部資金大量進入、銀隆已由一個家族式企業變身為社會化企業的情況下,魏銀倉並未適應自己新的身份,這一點是董明珠等外部股東和魏銀倉發生矛盾的主要原因。

  “老魏總是說這是他的公司。但他的股權只有35%,怎麼能說公司就是他的呢?”盧春泉對《中國經濟週刊》記者說。

  >> 魏銀倉退居幕後

  在與董明珠因為公司事務逐漸鬧僵之後,魏銀倉逐漸自行其是。“股東會形同虛設,基本形不成決議。”盧春泉說,“普潤資本成為股東已經3年了,我連財務報表都沒看到過。”

  矛盾愈演愈烈,再加上自己身體狀況也不好,2017年底,魏銀倉主動辭去公司董事長職務,時任公司總裁孫國華身兼兩職,出任董事長兼總裁。

  但銀隆內部人士說,孫國華根本坐不穩這個位置。由於孫國華與魏銀倉關係私密,離任的魏銀倉經常對公司運作發出指令。而董明珠則要求加強公司製度建設,通過股東會和董事會來加強對公司的控製,雙方矛盾再度加深。

  2018年3月,董明珠、魏銀倉和盧春泉在北京見面,最終3人達成一致意見,並很快在3月25日召開銀隆第一屆董事會第八次會議,決定免去孫國華的董事長及總裁職務,決定由盧春泉出任公司董事長,格力出身的賴信華出任公司總裁。

  盧春泉則主動提出,自己只負責健全公司製度建設,不參與經營管理。

  因此,董事會同意由總裁賴信華出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全面負責公司經營管理工作。

  決裂

  董明珠叫停銀隆IPO:“如果現在提交上市,我們都要違法”

  >> IPO曾是銀隆大目標

  2017年3月,銀隆的工商註冊信息從“有限責任公司”悄然變更為“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5月17日,銀隆在廣東證監局辦理了上市輔導備案登記。

  2017年6月,董明珠公開表示,銀隆是“長期埋在沙漠里的金子”,有技術,只是缺管理和資金。而第三輪融資後,管理和資金銀隆都不缺了,只要給她時間,可以“再造一個格力”。

  在這樣的背景下,銀隆大幅擴產,向著IPO的目標大步前進。

  銀隆擴張的信心也源於銀行的大筆授信。資料顯示,銀行對銀隆的支持力度空前,中信銀行、建設銀行、平安銀行、浙商銀行和廣州農商行等多家銀行都對銀隆授信支持,僅中信銀行廣州分行一家的授信額度就達276億元。

  然而,銀隆的資金依舊捉襟見肘。

  2016年,政府主管部門已經開始對新能源汽車騙補進行核查。根據規定,凡2016年售出的車輛,運營滿3萬公里才可申領補貼,這個過程至少需要兩年半時間,這一政策直接導致新能源汽車相關企業普遍資金鏈緊張。

  >> “這樣去提交上市,可能我們都要違法”

  同時,董事會逐漸發現銀隆日常經營管理存在的問題。“有些銷售沒有合同,有些車賣出去了收不到錢,有些車被莫名其妙退回來。”盧春泉說,根據新管理層統計,2015—2016年,銀隆對客戶資信、運營能力等評估不足,產生大量應收賬款,後來發現無法收回。2017年末,銀隆計提壞賬準備餘額較上年末增加了約5.4億元。

  在瞭解情況後,董明珠最終拍板:主動中止上市輔導。

  盧春泉等股東最初對董明珠的決定並不理解,“作為股東,肯定希望上市,這樣也有退出機製”。但董明珠最終說服了他們,“這樣去提交上市,可能我們都要違法。”

  在接受《中國經濟週刊》採訪時,銀隆總裁賴信華也表達了相同的看法,“在推進IPO過程中,公司董事會及新管理團隊發現曆史存留較多的管理問題及其導致的經營狀況不符合上市公司條件,所以我們在今年1月主動向廣東證監局申請了中止輔導備案。”賴信華稱,銀隆會在適當的時機重新申請上市。

  >> 魏銀倉施壓要重啟IPO

  銀隆中止IPO使魏銀倉無法接受。在此前的增持中,他背負了巨額債務。

  據媒體此前報導,2018年春節前後,魏銀倉通過孫國華向董明珠施壓,他提出3個選項,一是由董明珠收購魏銀倉所持股權;二是立即啟動上市或借殼重組;三是魏銀倉再另行融資,收購董明珠所持股權。董明珠聽完後生氣地掛了電話。

  最終董明珠還是給了魏銀倉退出的機會。盧春泉說,當時計劃由普潤資本等三方共同收購大股東所持股份,收購價按134億元估值計算。“在製造業,格力的成功是明擺著的,董總只要願意介入管理,我們有信心。”盧春泉說。

  官司

  魏銀倉被訴三宗罪;銀隆將走向何方?

  >> 魏銀倉被指重複向銀隆出售專利

  就在盧春泉準備完成收購前夕,華融國際向銀隆發來了一封催款函。

  根據銀隆相關人員的描述,魏銀倉在未經債權人華融國際同意的情況下,通過魏旗下另一家公司受讓銀隆對華融國際3.75億元債務,但並未實際還款,導致銀隆的欠款依然存在。同時,在魏銀倉任董事長期間,他與銀隆簽訂《債權債務抵銷協議》,導致其原本欠銀隆的3.75億元債務滅失。在這起事件中,其他股東並不知曉魏銀倉所為。盧春泉坦承:“華融國際已申請對銀隆的部分資金進行凍結。”

  銀隆官方稱魏銀倉侵占公司資產,一共提起3起民事訴訟,華融國際一事正是其中一起。

  根據銀隆方面的描述,第二起訴訟為魏銀倉重複向公司出售專利:2010年和2012年,魏銀倉將5項專利作價1.0012億元轉讓給銀隆。2015年,魏在公司董事會未同意的情況下,將這5項專利中的3項重新估價9500萬元,再度轉讓給銀隆,從中侵占銀隆9500萬元。

  第三起訴訟則是銀隆公司向魏銀倉、孫國華實際控製的珠海市神通電動車能源管理有限責任公司出售了汽車及充電樁,神通公司拒支付貨款,涉及款項2.12億元。

  盧春泉坦承,民事訴訟將經曆一個漫長的過程。但作為一個估值上百億、一度接受上市輔導的公司,銀聽不可能坐等訴訟結果,接下來如何發展才是重要的問題。

  >> 雙刃劍鈦酸鋰電池

  作為一個以鈦酸鋰電池為核心技術的企業,銀隆目前面臨的最大技術瓶頸是:能量密度低,若作為汽車能源,無法適應長時間駕駛需要。

  賴信華表示:“我們明確知道我們自己的技術特點,所以我們暫時不打算進入乘用車市場。以後,銀隆會在儲能方向繼續發展。”

  盧春泉也認為,乘用車市場無疑是一個誘人的領域,但動輒幾百億元的投資是現在的銀隆無法承擔的。而且,從目前的技術來看,鈦酸鋰電池確實無法滿足乘用車的要求,銀隆現階段應該重點著眼公交車市場。

  對此,珠海公交集團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國內大部分城市客車、公交車路線固定,單程線路在10至40公里之間,終點進站後等待發車時間間隔長。結合客車本身自重、體積較大,對電池體積、重量敏感度較低,鈦酸鋰的能量密度劣勢並不顯著。“具體到珠海,我們基本使用的是銀隆的車。充電快、平順性好、噪音小、駕駛員操作便利。”

  東北證券研究院此前的一份研報顯示,中國北部地區冬季平均氣溫可達-15℃以下,最低氣溫可低至-30℃以下。傳統電池性能在-20℃開始衰減,在-30℃以下恒流充電容量僅為充電總容量的14%,嚴重影響客車的運營。在這樣的情況下,銀隆的鈦酸鋰電池工作溫度範圍極寬,在-50℃環境溫度下充放電性能依然保持良好,擁有極大的技術優勢。

  >> 銀隆已打上格力烙印

  除了依靠技術特點外,在與大股東魏銀倉決裂後,其餘股東都希望董明珠能帶領銀隆走出風暴漩渦。事實上,雖然銀隆方面不太願意承認,但如今的銀隆已經打上了格力的烙印。

  作為中國製造業的標杆企業,格力的管理模式、經營理念、成本控製均比較成熟。在新的管理團隊上任、“格力化”後,銀隆確有一些細微的變化。“以前,一個內勤部門主管就有權限用公款加私油,或者普通10元的拖布,大量以30元購入。現在這些情況根本不可能了。”一位在銀隆工作6年的基層員工說。

  盧春泉對此也表示肯定,“魏銀倉、孫國華離任後,很幸運董總也是我們的股東,她有製造業的管理經驗、管理能力和管理團隊。如果沒有她接手,帶來格力先進的東西,恐怕現在銀隆都還邁不過這個坎。”

  從數據上看,銀隆有向上的趨勢。2018年上半年,公司新能源汽車銷量超3000輛,比去年同期的不到1000輛漲了幾倍。2018年第四季度,業內傳統的衝刺階段,幾乎所有產業園滿負荷運作,“在今年如此困難的大環境下,年銷售額有望破百億元。”盧春泉對《中國經濟週刊》記者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