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春花解碼“順德奇蹟” 背後的企業家精神
2018年12月06日02:03

原標題:陳春花解碼“順德奇蹟” 背後的企業家精神

導讀:在順德產權改革中,順德企業家選擇將所有賺來的錢不斷投入本地的實業經濟,不去找什麼風口。“你在順德很難聽到‘風口’這個詞,你也不會在順德聽到‘豬會長翅膀’這句話,他們覺得豬就不會長翅膀,它就應該在下邊慢慢長。”

本報記者 王曉 北京報導

“可怕的順德,可怕的順德人。”

擁有美的、碧桂園兩家千億級“世界500強”企業,還有格蘭仕、萬和、科龍、順豐等20多個國家馳名品牌,規模超10億元的企業40多家,2017年實現GDP為3080億元,等等。

這些都發生在順德這個只有806平方公里的縣域地區。而全國2800多個縣域地區,平均GDP僅約200億元。

從中國百強縣之首,到連續7年成為全國綜合實力百強區第一。順德民營企業生產總值貢獻超過70%,稅收貢獻超過80%。改革開放40年間,為何這樣的發展奇蹟能發生在順德?

從1997年擔任科龍顧問開始,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BiMBA商學院院長陳春花幾乎每週都要去順德一次,這樣往返於廣州和順德之間超過15年。之後,每個月去一次,到北京後也會每年定期去順德。

12月1日,與順德、順德民企互動長達20年的陳春花,在新書《順德40年:一個中國改革開放的縣域發展樣板》中解碼了她眼中的順德發展模式。

順德初創:從借船到造船

陳春花及其團隊將順德發展模式的核心內涵總結為:轉變政府角色、明晰保護產權、龍頭企業帶動、尊重市場規律、敢為人先精神。

改革開放初期,“三來一補”(來料加工、來料裝配、來樣加工和補償貿易)模式在東莞、順德開始落地,將外部資源嫁接到本地,開啟了中國製造業的篇章。

但在1992年時,相較於東莞4500家之多的“三來一補”企業,順德的“三來一補”企業僅剩下6家。地少人多、地理位置不夠優越、自然資源缺乏的順德,有更強的危機意識和團結意識。他們不甘於讓外商在利潤上得大頭,在償還外商投資的設備款後,組建自主經營的合資企業,通過仿製、升級、創新等方式參與市場競爭,開始從“借船出海”向“造船出海”轉變。

順德創意產業園董事長吳兆恒表示,改革開放初期,順德人主動尋找香港親友,從香港買來空調機、電風扇拆了後研究,再仿製組裝成品牌賣出去。改革開放初期物資緊缺,造成產品供不應求,成就了很多順德的家電品牌。“改革開放為順德留下了拚搏精神,順德人習慣了一定要自己做企業,要做出自己品牌的氛圍。”

《可怕的順德》作者林德榮提到,到過順德或與順德企業做生意的人,都能感受到市場意識和對市場的尊重。

順德青年企業家、廣東德冠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謝嘉輝將濃厚的商業文化歸功於媒體的影響。小時候看的就是香港電視節目,多元化的觀點和海外信息,讓順德人思想的市場化早於全國。“我覺得對我這一代人影響很大。”

而頂住壓力,允許群眾看香港電視節目的時任縣委書記黎子流體現出的勇氣、膽識被陳春花大為讚賞。

“在中國改革開放的曆史上,地方基層管理者們應該占得一席之地。”陳春花表示,鄉鎮幹部們創造性地理解中央的大政方針,創造性根據本地實際拿出解決方案,讓基層感受到改革可行、可觸摸、能帶來好處。他們的實踐總是先於具體文件,能否準確領會中央意圖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一個地方發展的速度與效率。

順德發展早期也以公有製為主、工業為主、骨幹企業為主,發揮政府統籌優勢,但政企不分的劣勢此後開始顯露,順德政府在1992年開始進行“拆廟搬神”的大部製改革,在建立社會保障的基礎上完成政企分開的產權製度改革。順德區委常委宣傳部長唐磊晶表示,政府一直提倡小政府、大社會,革自己的命,2009年,順德又再次高效完成大部製改革,建設服務型政府匹配市場經濟。

在陳春花看來,順德能完成政府機構改革的原因在於,他們認識到機遇來自改革,有改革的眼光,也有解決難題的智慧,最後,他們“既敢作為,也願意作為,願意擔當,願意冒險”。

不屑“風口”:豬不會長翅膀

經過初期的高速發展後,鄉鎮企業產權關係模糊、經營機製退化開始影響發展。美的集團創始人何享健回憶為什麼積極倡議產權改革,在政府行政干預下,企業家無法真正做主。在家電同業競爭激烈的情況下,何享健想給管理人員漲薪留住人才,但地方政府不同意,“你一個保安隊長的工資,比我公安分局局長的工資都高,我怎麼做?”

相較於科龍創始人潘寧在官方介紹中不著一字,美的官網關於何享健的經曆可以上溯到上世紀60年代。陳春花指出,他們的區別在於,是否在順德企業產權改革中實現企業創始人的價值,獲得企業控製權。對企業進行產權界定時,如何對當初做出過重大貢獻的企業家們,特別是創業團隊定價?

這一過程中,既有無奈的身影,也有令人振奮的故事。林德榮表示,產權改革是順德改革開放40年中最重大的事件,消除了人們對產權風險的擔憂,培育了社會的產權保護意識,讓順德成為投資創業的寶地。

陳春花指出,在順德產權改革中,順德企業家選擇將所有賺來的錢不斷投入本地的實業經濟,不去找什麼風口。“你在順德很難聽到‘風口’這個詞,你也不會在順德聽到‘豬會長翅膀’這句話,他們覺得豬就不會長翅膀,它就應該在下邊慢慢長。”

佛山商道研究院首席研究員龍建剛表示,順德的務實文化可以用眼見為實、落袋為安來描述。正因如此,順德沒有炒房的、沒有賺快錢的,寧願辛辛苦苦做製造業。

順德形成了龐大的家電、傢俱和花卉種植產業集群。有順德企業家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順德產業鏈配套完善,這是其他地方所沒有的。曾有企業因為人工成本、廠房土地等原因遷往他處,但最後往往因為產業鏈不完善帶來更高的其他成本最終回到順德。陳春花指出,順德企業家在做好自己的工廠後,會讓工友、鄉親、同族、兄弟一起來做產業配套,這種基於信任的合作和契約,構建起產業生態集群。

傳承中實現可持續發展

隨著大量一代創始人年事已高,民企如何實現傳承成為迫在眉睫的課題。

在順德企業發展的同時,成長起來的職業經理人成為順德重要的群體之一。美的集團在1997年就開始重點從內部培養職業經理人,並摸索出一整套規範機製。美的集團現任董事長方洪波即是最典型的代表。

而典型的家族企業碧桂園,也開始逐步將“堅定不移走職業經理人之路”提上日程,建立人才庫,選拔培養中高級管理人才。此外,還高調攬才,在全球範圍內招聘名校博士。

“把企業交給職業經理人,把慈善交給家人。”陳春花指出。美的集團開闢的職業經理人製度,將經營權和所有權分開,家人只承接事業,經營管理完全給了職業經理人團隊。在美的集團決策層中,沒有何享健的親屬,他的子女只持股而不參與日常管理。但通過慈善事業,又把家庭團結在一起。2017年7月,何享健宣佈60億元的慈善捐贈計劃,一向很少公開露面的何享健家人悉數出席。

在順德,慈善和捐贈是一種常態。

陳春花表示,地理位置不夠優越、自然資源缺乏的順德人,有更強的開放和危機意識,他們奮勇爭先、團結協作,但在宗族祠堂文化的影響下,又內斂守規、和睦相處,做產業集群便是彼此帶動共同致富;感恩回報的財富觀和低調務實的行為風格成為順德人的畫像。

而在未來,順德能否持續發展?陳春花表示,持續發展需要製度框架保障、有更好的社區、開放的市場和持續創新的企業群體。“持續發展靠的是人,而不是其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