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債券投資者未雨綢繆 為退歐年債務再融資做好準備
2018年12月05日14:18

  焦點:英國債券投資者未雨綢繆 為退歐年債務再融資做好準備

  路透倫敦12月4日 - 明年,除了英國在3月有可能在沒有過渡協議的情況下退出歐盟,英國政府還將面對另一樁頭疼事:為近年曆史上最大規模的債務到期進行再融資。

資料圖片:2017年11月,英鎊紙幣  REUTERS/Benoit Tessier
資料圖片:2017年11月,英鎊紙幣 REUTERS/Benoit Tessier

  有將近1,000億英鎊(1,280億美元)公債將在下一財政年度到期,屆時英國需要償還10年前在金融危機後發行的大量公債。

  在平時,這是不成問題的。但這次正好趕上英國即將在不到四個月後退出歐盟,而且可能是無協議脫歐,在這樣充滿不確定性的時期,難免讓人對英國資產生出新的疑慮。

  英國首相特雷莎·梅的脫歐計劃得到了歐盟的認可,卻在國內議會遭到強烈反對。議會將在12月11日對該計劃進行投票,英國無協議脫歐衝擊經濟的風險升高。

  在4月開始的2019/20財年,到期公債規模可能相當於名義國內生產總值(GDP)的4.5%,為1990年代中期開始記錄數據以來的最大比重,不過未來幾年這一比重將會下降。

  “債務再融資的規模十分巨大,將是一次重大考驗,”ADM Investor Services策略師Marc Ostwald說。

  英國債務管理局(DMO)未予置評。

  英國公債被視為安全資產,除了英國央行在金融危機後為刺激經濟而買入的公債外,在外流通的英國公債約為1.1萬億(兆)英鎊。

  英國公債的平均期限約為15年,較歐元區公債的平均期限長一倍多,從而將英國的大部分再融資風險分散到未來許多年中。

  但圍繞英退歐條款的不確定性來的不是時候。有兩批公債將在英國退歐前後到期:一批公債於3月7日到期、票面利率為4.5%;另一批則是7月22日到期、票面利率為1.75%。這兩批公債的規模均超過360億英鎊。

  投資者或許不會將債券贖回所獲得的資金再投入英債,而是會為它們尋找新的去處,這將取決於英國退歐的情況。

  陌生人的善意

  上月一項20年期英國公債標售的平均得標利率與最高得標利率差距創金融危機低穀以來最大,就令人隱隱感到不安。

  萬一出現硬退歐,外國購債需求可能會是個問題。

  2016年英退公投後,外國對英國公債的需求驟然大增,部分是因為各家央行和主權財富基金想補充其受到英鎊大貶衝擊的英鎊投資組合。

  但如果英國在未達成協議的情況下退歐則是另外一回事。它將很快對英國經濟造成衝擊,涉及商貿往來、監管以及外國投資等各個領域,其影響是公投結果無法相比的。

  約有27%的英國公債掌握在海外買家手中。與許多其他歐洲國家相比,這一數字並不算高,但正如英國央行總裁卡尼所說的那樣,它提醒人們,英國在多大程度上需要依靠“陌生人的善意”。

  多數投資者仍認為,最可能發生的情況是英國脫離歐盟,但有一個過渡協議。

  債券巨頭PIMCO的英鎊投資組合經理Mike Amey說,在這種情況下,英國央行可能會繼續升息,而且要早於投資者的預期。

  “如果英國有序退歐,那麼我們認為升息兩次似乎算是少的,”他說。

  其他投資者並不那麼有把握。Algebris Investments的一名投資經理Alberto Gallo說,英國央行基本錯失了機會,在未來18個月中可能僅會升息一次。

  外資投資英債興致下降

  英國央行明年將是債市的一大要角,這種情況有利英債。

  2019年到期的英債中,英國央行持倉占40%左右,而央行政策是將債券贖回所獲資金再投資,至少在利率升至約1.5%之前如此。1.5%是當前央行指標利率的兩倍水準。

  但ADM的Ostwald稱,外國投資者或許會暫緩再投資,尤其是倘若英鎊彙率劇烈波動的話。

  鑒於英國償付能力並無疑慮,所以像近幾個月意大利那樣,外資積極拋售既有持債的局面仍不太可能發生。

  “大量債券贖回,而那些外國投資者的資金不打算重返英國債市的狀況,或許是比較大的問題,”Ostwald稱。

  在此情況下,英債收益率可能上升,從而在經濟形勢艱難時增加借款戶壓力,並加重政府融資成本。

  “顯然這不像投資者大舉拋售那麼糟糕。但這意味著,更多資金需要由國內買家投入,”Ostwald說。(完)

  文章來源:路透中文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