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之輩》中的“按摩女”高考曾拿628分
2018年12月05日20:23

原標題:《無名之輩》中的“按摩女”高考曾拿628分

採訪馬吟吟時,她剛剛跑完電影《無名之輩》的全國路演,“一開始會有點不習慣,見那麼多觀眾,還要跟大家推薦自己演的電影,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後來發現大家很喜歡。

在《無名之輩》中,馬吟吟飾演按摩女“真真”,這是她的第一個大銀幕角色。而在此之前,她分別在電視劇和話劇《左耳》中出演了“黎吧啦”。而在成為演員之前,她身上的另一個重要標籤是2015年《中國好聲音》庾澄慶戰隊的爵士女歌手和最終四強學員。

藝人供圖

這位1988年出生的昆明女孩,經曆了多次跨界,甚至她在學習音樂之前,上的是理工科專業。其實,馬吟吟骨子裡一直流淌著兩種血液,一種是對父母言聽計從的乖乖女,高考考628分的學霸;另一種是從小愛哭、哭啞嗓子的倔強女孩,內心叛逆、敢愛敢恨的“黎吧啦”。

她不喜歡給自己定性,把自己打造成一個什麼樣的形象。不過目前階段,她會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自己喜歡的電影上,對於表演,她沒有太大野心,就是演好每一部作品,“希望自己不要變成大明星,能在資本的洪流中守住初心。”

采寫/新京報記者 滕朝

藝人供圖

起初演按摩女,有點發愁

2016年,馬吟吟與導演饒曉誌合作過一部舞台劇《左耳》,演出結束後,在保利劇院後台,饒曉誌對馬吟吟說,我會記住你的。一年之後,饒曉誌在籌備電影《無名之輩》時找到馬吟吟,讓她來試一下“真真”這個角色。當時已經有一年多沒人找她拍戲了,“曉誌哥像天降奇兵一樣出現了。”

《無名之輩》中馬吟吟飾演按摩女真真。圖/視覺中國

馬吟吟知道很多人在爭取這個角色,去見導演時,她扮成了戲中的角色,穿了一套性感製服,戴著假髮,試了片中Cosplay那場戲。飾演按摩女,對於第一次接觸大銀幕的演員來說尺度不小,在這場戲中她與九孔、陳建斌都有非常火辣的激情表演。起初馬吟吟也覺得這個造型對自己有點衝擊,但她知道這是個好劇本、好角色,接受這個角色就必須得接受她的全部,“如果沒有尺度上的突破,這個角色是沒有說服力的,她可以是任何人。”

畢竟不是學表演出身,剛開始接到這個角色,馬吟吟也有點發愁,不知道如何去塑造,就找學表演的朋友聊天,又蒐集了很多按摩女寫的真實經曆,“包括她們的家庭環境、教育經曆、情感關係,以及做了按摩女之後的一些變化,看了這些後內心開始充實起來,我就寫了一個比較長的角色生平。”

很多觀眾覺得,片中真真和潘斌龍飾演的大頭之間的愛情轉變得太過突然,不太可信。

《無名之輩》中真真與潘斌龍飾演的大頭最終走到了一起。

馬吟吟有自己的解讀,她覺得真真是靠出賣身體討生活的人,滿口謊言,她叫真真就是因為她從來不說真話,不把男人的話當真,所以一開始對大頭愛搭不理,微信也不回。但有一天她聽到大頭去搶劫了,才把他和別的男人區分開來。馬吟吟認為審訊室的那場戲是真真情感上的一個重要拐點,“她看著外面的光,內心有了很大的變化,原來真的有一個人愛她,她也有被愛的尊嚴,所以決定騙警察。”

等真真出來的時候,樣子也變得很清純,“就像過去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我覺得也是導演的設計和一種祝福吧。”

嗓音沙啞,差點斷送音樂之路

在成為一名演員之前,馬吟吟是通過音樂選秀節目《中國好聲音》被觀眾認識的,不過,她的音樂道路卻走得很曲折。

小時候的馬吟吟特別乖巧,典型的學霸,“別人家的孩子”,“從來沒想過自己要成為什麼樣的人,擅長幹什麼。”那時候,音樂對她來說純粹是愛好,“我媽媽是大學聲樂教授,她覺得我的嗓音條件不適合在國內學那種標準的聲樂。”

馬吟吟的嗓音確實很獨特,這與她小時候的一段經曆有關。雖然乖巧,但她從小脾氣倔,用他們雲南話說就是特“苗”,“我媽說我中午睡覺起來就犯渾,一哭就兩個小時,聲音大得不行,我現在都不知道為什麼哭。”結果這明亮乾淨的女高音,因為愛哭,給哭啞了,“接電話別人都以為我是我媽,”那一年,她每天都喝川貝雪梨湯,嗓子才慢慢閉合。

少女時期的馬吟吟。圖片來自水印處

乖乖女,再加上被“判刑”的嗓音條件,基本阻斷了馬吟吟的音樂之路。2007年,她就像父母所期冀的那樣,以628分的成績考上電子科技大學通信與信息工程學院,超過一本線68分。

讀理工科那四年對馬吟吟來說是一種錘煉,“我心裡一直都很喜歡音樂,如果再不做選擇的話,可能永遠都沒機會了。”

2011年畢業後,馬吟吟跑去了成都,在朋友的錄音棚里打工,“一個月900塊錢,給別人錄音,沒事就在那裡唱歌、寫東西。”這種“不務正業”大概持續了半年時間,把馬吟吟的父母給急壞了,就想讓她出國看看,她隨即提出了自己人生的第一個要求:“出國可以,除非讓我學音樂,而且是從本科重新開始讀。”父母同意了。

一句“救我”成《好聲音》當期爆點

2012年,馬吟吟去了雪梨學音樂。開始,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適合什麼樣的音樂類型,都嚐試了一下,最後選擇了爵士樂。在馬吟吟看來,爵士樂不會刻板地要求你一定要做到一個標準,只要出來的東西是好聽的,就是對的。它激發了馬吟吟的想像力和創意,甚至改變了她的思維方式,“我不會給自己定性,把自己打造成一個什麼樣的形象。我之前是唱歌的,現在來演戲,我到底是誰?沒有關係,本來人就是一個綜合體。”

或許就是因為爵士樂的這種靈活多變,馬吟吟之前被人詬病的沙啞嗓音反而變成了優勢。在雪梨讀書期間,馬吟吟回國參加了幾檔音樂選秀節目,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績,包括“2014全球華語音樂大賽”總冠軍的頭銜。

然而,真正讓觀眾記住她的還是2015年的《中國好聲音》。當時節目編導去雪梨選歌手,找到了馬吟吟。她身穿藍底印花連衣裙,以一首濃鬱爵士風格的《海上花》獲得兩位導師轉身,最終加入庾澄慶戰隊。

在庾澄慶戰隊與汪峰戰隊的PK戰中,馬吟吟被淘汰,發表臨場感言時,她對導師庾澄慶說的一句“救我”,成為那期節目的最大爆點。

對於當時脫口而出的這兩個字,馬吟吟沒有多想,“在當時那個節骨眼兒,我是哈林戰隊最後一個人,前面的隊友都過關了,我也沒什麼話要說。”有網友評論,馬吟吟在極為困難的境地,不矯情,不賣弄心酸,以巧妙的話語化解尷尬,給所有人台階下。

2017年,馬吟吟發表了自己的首張EP《救我》,“既然這是大家認識我的一個開始,就拿這個作為我EP的一個開始也挺好的,但歌的內容跟這個沒有關係,只是一個名字。”

饒雪漫認定她演《左耳》黎吧啦

馬吟吟最終止步於《中國好聲音》全國11強,按照慣例,受歡迎的歌手都會在節目結束後參加各種商演,但馬吟吟卻說,自己的商演其實很少,“我的歌都比較冷場,比如一個婚禮,我總不能給人家唱《離歌》吧。”不過,卻有另一個機會在等待著她。作家饒雪漫在電視上看到了馬吟吟,邀請她出演電視劇《左耳》中的“黎吧啦”一角。當時她還收到了工作人員的微博私信,以為是騙子。

最終馬吟吟去北京見了饒雪漫和導演。

電視劇《左耳》劇照。圖片來自水印處

不過,馬吟吟從來沒想過自己能去演戲,一直很納悶,“我以前多乖啊,高中讀《左耳》的時候,自己代入的都是‘小耳朵’,結果她(饒雪漫)一眼就認定我來演‘黎吧啦’,我哪像‘黎吧啦’啊。”但是演過之後她才發現,饒雪漫真是宇宙第一大星探,真的太厲害了,“其實我一直都是叛逆的,性格也非常倔強,敢愛敢恨,內心和‘黎吧啦’是很像的。”之後,她又在饒曉誌導演的同名舞台劇中再次出演了“黎吧啦”這個角色。

今年馬吟吟拍了兩部電影,一部是藝術電影《艾米爾》,還有一部是和《無名之輩》中的章宇合作的《野犬筆錄》,剛剛殺青。她說,現階段電影更適合她的性格和表達方式,所以未來很長一段時間會將自己的更多精力放在電影上,音樂則會更內化、更自我一些,“變得更像以前我和音樂的關係,比較私人。”

藝人供圖

但對於表演,馬吟吟說,並沒有太大野心,就是想當一個好演員,演一個好作品,“觸碰到每一個角色的內心,然後把他們的生命呈現出來。”說到這裏,她扭頭看了一眼經紀人,笑著說:“這麼說可能會被罵,我的野心其實是希望自己不要變成大明星,能在資本的洪流中守住初心。”

新京報記者 滕朝 編輯 吳冬妮 校對 翟永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