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群"的卡塔爾:與沙特已貌合神離 或加劇歐佩克分裂
2018年12月04日16:58

  “退群”的卡塔爾:與沙特已貌合神離,或加劇歐佩克內部分裂

  澎湃新聞記者 海陽 來源:澎湃新聞

  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近日頻繁向世界展現其團結姿態,為即將在年度會議上討論的減產計劃造勢。然而,在OPEC當中地位並不靠前的卡塔爾突然宣佈“退群”,令這一進程橫生變故。

  多哈當地時間12月3日,卡塔爾能源大臣薩阿德·謝里達·卡阿比(Saad al-Kaabi)表示,卡塔爾將自明年1月起退出石油輸出國組織,進一步專注於天然氣生產。

  根據10月份的生產數據顯示,卡塔爾當月石油產量約為61萬桶/日,在歐佩克的15個成員國中僅排在第11位。而根據《BP世界能源統計年鑒》顯示,卡塔爾2017年石油產量占世界總產量的2%左右。

  然而,在產油國之外,卡塔爾還有著其他微妙的身份——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液化天然氣(LNG)出口國,目前正與沙特阿拉伯處在一場曠日持久的外交糾紛當中。在新聞發佈會上,卡阿比頗為直白地談道,卡塔爾並不會就此退出石油生意,“但這一生意已經被一個國家給掌控了。”

  卡塔爾能源大臣薩阿德·謝里達·卡阿比

  卡塔爾“退群”: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卡阿比沒有直言這個國家的名字。但是顯然,能夠以一國之力左右OPEC議程的,只有該組織實質上的領導國——沙特阿拉伯。加入OPEC的57年中,卡塔爾的地位和話語權一直不及沙特這個體量龐大的鄰國。OPEC最近公佈的數據顯示,卡塔爾10月份的石油日產量僅為61萬桶,而沙特阿拉伯的日產量已於近日達到1100萬桶。

  另一方面,卡塔爾是全球液化天然氣市場中最有影響力的參與者之一。根據《BP世界能源統計年鑒》顯示,卡塔爾在2017年底探明儲量約為24.9萬億立方米,排名世界第三,液化天然氣出口量則達到8100萬噸,位列世界第一。

  兩相比較之下,便不難理解卡塔爾能源大臣卡阿比在發佈會上的表態。他直言,此次退出OPEC的決定並不是政治性的,只是卡塔爾認為“在一個自身地位低下,且沒有話語權的組織中投入精力和資源”是一個不實際的選擇。

  雖然卡阿比在表態中撇清關係,但是很難令人相信卡塔爾脫離OPEC的行為與政治無關。一方面,公佈退出OPEC的時間正卡在12月6日的年度會議召開前夕,緊跟在沙特、俄羅斯表態管理原油市場,以及加拿大阿爾伯塔省發佈減產計劃之後。消息一經公佈,頓時令已經暴漲5%以上的國際油價小幅回挫一個百分點左右。另一方面,考慮到卡塔爾與OPEC領頭羊——沙特之間持續了一年半的齟齬,也就不難理解其選在這一時間點提出“分手”的用意所在。

  2017年6月5日,巴林、沙特、埃及、阿聯酋四國與卡塔爾斷交,並對卡塔爾實施禁運和封鎖,理由是卡塔爾“支持恐怖主義活動”並“破壞地區安全局勢”,毛里求斯等小國隨後也加入了這場斷交潮。沙特等四國之後通過科威特向卡塔爾轉交了13點要求文件,內容包括關閉半島電視台、減少與伊朗的聯繫、關閉在卡塔爾的土耳其軍事基地等,但卡塔爾以這些要求侵犯主權為由斷然拒絕執行。卡塔爾外交大臣否認了關於資助極端組織的指控,並表示,針對多哈的攻擊與卡塔爾的成就有關,是一場對卡塔爾國內政局的“軟政變”。

  2017年9月,卡塔爾與沙特之間的矛盾進一步激化。沙特政府認為卡塔爾新聞社在對兩國領導人電話會談內容的報導上扭曲事實,決定暫停與其一切對話和聯絡。

  2017年12月5日,在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海合會)領導人峰會召開前數小時,阿聯酋與沙特突然宣佈建立新的“聯合合作委員會”。這一行為被解讀為實質上將卡塔爾排除在海合會國家之外。

  在被實施封鎖的一年半時間中,三面環海的卡塔爾通過土耳其、伊朗等國的食品和日用品替代了原本從沙特進口的貨物。而在能源領域,斷交風波發生不久後,卡塔爾國家石油公司便於2017年7月4日宣佈,卡塔爾將在今後幾年內把天然氣產量提高30%,從年產量7700萬噸提升至1億噸。分析人士認為,這一舉措旨在體現卡塔爾面對封鎖時的強硬立場,政治意義大於經濟意義。

  此前,受美國頁岩氣產量增加、日本重啟核電產能、各國長期銷售合同堆積影響,國際天然氣市場在2015年進入供應過剩局面。今年5月,卡塔爾石油公司總裁曾表示,到2021年至2022年,天然氣供應過剩情況將會結束,對天然氣的需求將會持續增長。在卡阿比召開發佈會宣佈退出OPEC的同時,卡塔爾石油公司也發推重申了增產計劃,表示要在2024年將液化天然氣產量增加至1.1億噸。

  未來天然氣國際市場與卡塔爾市場份額預測

  對於未來,卡阿比表示,卡塔爾石油公司計劃建造中東最大的乙烷裂解裝置。這一裝置能將天然氣轉化為乙烯,以用於製造塑料和其他石油副產品。他表示,卡塔爾仍將尋求擴大其在海外的石油投資,並將“在石油和天然氣業務中大有作為”。

  目前,卡塔爾的外交困局有所緩和,但與沙特等四國的斷交狀態仍在持續。12月2日,卡塔爾外交部宣佈恢復與毛里求斯的外交關係。目前,毛里求斯、乍得、塞內加爾都已經與卡塔爾恢復外交關係。

  今年9月11日,中石油宣佈,該公司與卡塔爾簽署了一項協議,每年從卡塔爾天然氣公司購買340萬噸液化天然氣。該協議有效期為22年。

  OPEC流變:昔日卡特爾,淪為“三國殺”?

  能源面公司(Energy Aspects)的首席石油分析師Amrita Sen表示,卡塔爾的退出“不會影響歐佩克的影響能力,因為卡塔爾是一個非常小的參與者”。然而,OPEC輪值主席哈利勒(Chakib Khelil)在評論卡塔爾退出組織一事時說道,“這或許標誌著一個轉折點的到來,OPEC向著美國、俄羅斯、沙特主導的方向前進。”

  成立於1960年的OPEC,初衷是協調並統一各成員國的石油政策以確定油價。其行為被經濟學家為引作“卡特爾”的經典案例——即生產相似產品、集體行動的成員所組成的壟斷組織。決策機製方面,雖然OPEC採用“一國一票”的公平機製,但是產量最大的沙特阿拉伯獨自具有影響市場的能力,因此是事實意義上的生產調節者(swing supplier)。

  彭博數據顯示,憑藉伊朗伊斯蘭革命的影響以及OPEC成員國統一行動下的阿拉伯石油禁運行動,國際油價在1970年代的10年間增長了10倍之多。然而在此之後,OPEC對於國際油價的掌控權便逐漸減弱。一方面,為了維持住高油價,OPEC主動執行減產,其全球市場份額從1975年的51%降至1985年的28%,令市場主導權流失。另一方面,高油價刺激下,許多國家開始尋找替代方案,如英國便開始大舉開發北海油田,在1978年從原油進口國變為出口國,產油國陣營開始變得熱鬧起來。

  進入21世紀後,在中國等發展中國家的旺盛需求刺激下,國際油價在2009年再次達到三位數的高峰。同70年代末的狀況一樣,原油開採的高利潤再次吸引更多玩家入局產油。

  過去十年間,美國頁岩油對國際能源格局帶來了深遠影響。據《BP世界能源統計年鑒》顯示,美國石油產量近年來飛速增長,在2006年至2016年十年間平均增長率達到6.1%,而OPEC增長率僅為1.2%。2018年10月31日,美國能源信息署(EIA)發佈的月度報告顯示,美國8月份石油日均產量達到1134萬桶/日,正式成為世界最大產油國。作為對比,美國在2009年的原油產量僅500萬桶/日。

  今年下半年,一場由美國主導的伊朗原油出口“清零”懸疑大戲,令國際油價高高捧起又重重跌下。沙特為填補市場份額的空缺,同時為了呼應美國平抑油價的要求,將產量增至曆史新高。眼下,沙特在國際油價一個月內跌去30%以後,又聯合俄羅斯重新將減產計劃提上議程。這一誤判導致的戰略反複令響應其號召的OPEC成員國蒙受損失,也令沙特在組織內的領導地位受到質疑。有OPEC成員國官員在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表示,沙特在即將召開的OPEC年度會議上應率先做出減產100萬桶/日的表態,以彌補沙特在今年下半年擅自增產所帶來的混亂,“這是沙特惹出的麻煩,就該讓沙特自己收拾”。

  世界主要產油國近40年來產量變化

  目前來看,沙特、俄羅斯領導的OPEC+組合與美國站在了油價漲跌天平的兩端。為了製衡美國在原油產量、出口額上的強勢崛起,沙特與俄羅斯今年以來走得越來越近。今年10月23日,俄羅斯“直接投資基金”(RDIF)首席執行官德米特里耶夫表示,沙特阿拉伯將為俄羅斯第二次北極液化天然氣項目(Arctic LNG 2)投資50億美元。而今年1月份,RDIF也表達了參與沙特阿美公司IPO的興趣。在上週末,兩國聯合宣佈,將會“繼續致力於管理原油市場”。這一表態被視作向著減產計劃更邁進一步,國際油價當日大漲5%左右。

  沙特與俄羅斯兩國的石油產量之和占到了全球總產量的四分之一左右。因此有分析觀點認為,在兩國通力協作之下,OPEC本身調節油價的作用正趨於邊緣化。而另一方面,OPEC成員國之間的同床異夢也並非新聞——2015年,沙特阿拉伯與伊朗在也門的國土上發動的代理人戰爭,時至今日仍未平息。

  早在2016年3月,《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就曾援引分析師觀點報導稱,OPEC已不再是一個哄抬油價的卡特爾,而是將油價穩定在合理區間內的“石油央行”。目前看來,OPEC面對美國頁岩油的競爭,如果不向俄羅斯尋求幫助,仍然難以憑藉其本身僅占全球三分之一份額的原油產量來提振油價。然而,俄羅斯這個阿拉伯世界的外來者也絕不是省油的燈。近兩年來,已有多次俄羅斯無視歐佩克協議,擅自實行增產以搶占市場份額的情形出現。

  OPEC輪值主席哈利勒擔憂,卡塔爾退出後,可能會對其他成員國產生“心理影響”,引發他們對於沙特近期一系列獨斷行為的不滿。無論OPEC組織的前途走向何方,它都不再是40年前那個叱吒油市的卡特爾,而日益接近於沙特、俄羅斯、美國“三國殺”之下的一個陪襯。

  (本文來自於澎湃新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