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曲改編影視劇大熱 消費IP還是青春?
2018年12月03日07:27
漫畫
漫畫

  今年上半年,已經連續公佈了好幾首大熱日文歌曲將要改編成電影的消息。比如4月份“牙醫”GReeeeN的人氣歌曲《愛唄》決定電影化,這是繼去年上映的《奇蹟》之後牙醫電影企劃第二彈。5月,搖滾樂隊MONGOL800在他們的沖繩公演上宣佈,其自身最大HIT曲《小小戀歌》將要改編成電影。前不久,中島美嘉的名曲《雪之華》公開了改編電影化的消息。這首歌的經典程度不用多說,不僅在日本國內是“冬日神曲”一般的存在,在亞洲多國的翻唱版本也都廣為流傳。與此同時,中國也有諸多經典名曲改編的電影、電視劇。與國外相比,我們的起步較晚,在風風火火的IP開發中,也出現不少問題。

  國產歌改影視劇有群眾基礎

  把膾炙人口、讓聽眾深受感染的歌曲改編成電影,一方面是對歌曲本身的一種褒獎和紀念,另一方面也是一種再探索。通過影視劇的藝術表現來挖掘、擴展歌曲的內涵,或是歌手身上的故事。但是,一部好電影不是只要有一個好立意、一首好歌就能構成的,特別是在各類改編風風火火進行了多年後,單純消費歌曲熱度而不走心的策劃,只能是炒炒冷飯,顯然不能讓觀眾心甘情願買賬。

  中國這股熱潮,則是在近三四年被資本點燃。早前,高曉鬆擔任監製的電影《同桌的你》獲得4.55億的驚人票房佳績,給市場打了一劑強心針。第二年,由何炅熱門單曲改編,並由其親自上陣導演的《梔子花開》,再次取得3.79億元的票房。可以說正是這兩部電影作品在票房上的成功,讓資本看到新的盈利方向,才助推了“音樂IP”的概念於行業內誕生。

《梔子花開》何炅、李易峰
《梔子花開》何炅、李易峰

  從被改編的歌曲名字中我們就可以看出,音樂IP改編影視劇,主要就是以打情懷牌為主。《後來》《梔子花開》《同桌的你》《一生有你》等耳熟能詳的歌曲之所以能經久不衰,是因為其經典的旋律和優質的歌詞陪伴著80後、90後一代人的成長,承載這一代人的青春和回憶。幾乎每一個80後、90後聽到這些熟悉的旋律都會為之感動,自然而然就形成了較大的受眾群體和消費群體。良好的觀眾基礎、高票房案例在先,音樂人將自己的歌曲二次創作彷彿命中註定。

  但是,音樂和影視作品畢竟是不同的藝術形式,盲目的跨界改編,肆意地消費情懷,不顧影視創作基本規律的作品也不在少數。所以當下由音樂IP改編而成的電影,口碑大多兩極化,部分觀眾非常認同,並給出極高的評價,部分觀眾則極力吐槽。

  與小說、漫畫IP不同的是,音樂IP本身內容有限,改編為影視劇作品後,留給創作者發揮的空間更大。圖書、漫畫是文字和圖像,讀者會期待原作描繪的內容展現;音樂是縈繞在聽眾心裡的情緒,只要把那種氛圍和共鳴做出來,都會激起大家心底的漣漪。

  不同於觀眾對老電影和老電視劇的追憶,音樂的篇幅和收聽方式讓歌迷能夠隨時隨地感受和分享,而且最容易勾起回憶,這就是音樂的奇妙之處。

  拋去觀眾個人喜歡不談,如今,《睡在我上鋪的兄弟》《後來》《一生有你》《老男孩》《愛之初體驗》《為你寫詩》等歌曲的電影版已經紛紛問世,但普遍評分不高,口碑差異巨大,電影的整體質量還有待提高。目前這些電影大多都是由音樂創作者親自操刀,而這些導演基本都是初次或者是第二次執導拍攝電影,個人水平還有待打磨和提高。但究竟,短短幾分鍾的歌曲能否撐起一部大電影?

  電影須超越原曲意境和情感

  在創作上,將音樂改編成電影就像命題作文,普遍是看導演和編劇團隊的磨合,要根據一個歌名或者這首歌表達的內容,延伸出一個全新的原創故事。很多音樂的特點決定了原歌曲只有一個意境,卻沒有完整的故事,這也導致該類影片的噱頭很足,但故事性有所欠缺。

  《同桌的你》的成功歸於高曉鬆這首帶有濃濃懷舊情感的校園民謠代表作。但跳出情懷本身,這部電影成功的秘訣在於找準了電影市場快速發展的營銷空隙。觀眾與電影院的距離,有時候並不只是一部好電影那麼簡單。另一方面,彼時的音樂市場正在面臨一個新的時代,著名的“劍網行動”,被看成是把音樂產業重新洗牌。

  而《梔子花開》的優勢在於其天生關聯何炅的知名度,但如何讓故事去符合大多數人的想像,則是避免不了的難題和挑戰。當時改編,總策劃便大致統一了一個整體的故事基調和氣質上的朦朧感覺,讓編劇去圍繞著“淡淡的青春、純純的愛”這個核心去大做文章。從上交的4個初稿劇本、不同的風格路數中,剔除掉“常規的懷舊”版,最後保留“正青春”的風格:因為他們要一個“充滿激情的、鮮活明亮的青春故事”。

  是以,如果要拍歌曲改編電影的IP,如何把簡單的歌曲打磨成一個成熟的劇本才是關鍵。在消費完原有音樂的品牌效應後,電影故事必須有所超越,詮釋出原有歌曲的意境與情感,才能避開單純地將劇情變為歌詞的續寫,或將歌曲生搬硬套,讓電影淪為一部加長版MV。

  當然,音樂IP改編成影視劇的標準,還是得看歌曲本身,不是所有的歌曲都有改編價值。電影是流行樂的放大器,適合的IP必須是要讓觀眾有一個情結,青春,是他們的年華;愛情,是在講他們的故事。有些歌曲就是湊熱鬧,即使拿過來也不能改編。

  從《她來聽我的演唱會》《你的背包》《小蘋果》《小情歌》《三年二班》等已經公佈拍攝計劃的名單里不難發現,這些影片幾乎都是青春校園愛情題材。

  校園、青春、愛情是大眾題材,相比其他類型來說,不光改編難度不大,也更容易被觀眾接受。但也因此使得這類作品的生產流程變得標準化和套路化,相似的作品紛紛落入窠臼。面對觀眾審美水平的不斷提高,青春懷舊浪潮漸退,同質化情節再難吸引觀眾,票房撲街也十分正常。

  歌曲成為電影圈追逐的對象,並非說明中國電影原創能力下降,歌曲其實幾乎都是原創,只是說創作者更想讓觀眾找到快速的共鳴。但對於觀眾而言,只會在乎電影是否好看,不會在乎是否由音樂IP改編而成。

  國外改編作品有更廣闊思路

  將音樂IP改編成影視作品,對於我國影視劇發展來說,算得上是一個新的嚐試。但不論歌曲如何神,如何大受好評,來到電影的舞台上,講好故事、演好人物才是第一位的。一部好的改編作品不僅延續了原作的氛圍和精神,細膩動人的的原創故事更是進一步豐富了歌曲的內涵和情感。看過電影作品再去聽原作音樂,是給歌曲增加了新的記憶。

  放眼國外,《唇上之歌》《花水木》等都是優秀的音樂改編電影,紮實的故事基礎和受眾,而不是拘泥於某一特定的時期,或者固定的音樂風格,或某部分受眾的記憶和情懷,其劇本內容的靈活性以及音樂契合度都遠高於我國的音樂改編影視劇。音樂IP的價值在於通過影視劇這樣的形式將其內容豐富、情感強化,而不僅僅是一個淡薄的加長版MV。

  在借鑒和模仿上,日本的歌曲改編電影其實是最值得中國音樂IP改編學習的。改編自GreeeeN經典名曲《奇蹟》的電影《奇蹟,那天如此重要》與其說是一部音樂IP電影,更多的則是一部講述“牙醫”緣起、樂隊組建和成員個人成長的自傳性質電影。電影中描述心肌炎少女通過《奇蹟》這首歌得到勇氣,繼而積極接受治療,點明了“音樂是心靈的醫生”這一主題,在本就十分有感染力的音樂背景下,準確抓住了觀眾們的心。

  和《奇蹟》描繪真實存在的人物經曆不同,長澤雅美和妻夫木聰主演的《淚光閃閃》主要是在原曲的歌詞意境之上進行虛構擴充,電影本身發揮的空間更大。片中的一大亮點是為了貼合歌曲意境的綺麗的沖繩風光,從有限的歌詞中延伸出的小島故事,不僅細膩描繪了主人公之間的青澀情感,也觸碰到了實際的人情冷暖,使整部作品沒有停留在單純的詠歎懷念,而是更加有血有肉,組成了一部風物詩。當最後悠揚的歌聲響起,觀眾自然忍不住和銀幕中的人物一同“淚光閃閃”。

  總之,以一種更廣闊的思路進行劇本創作,將內容豐富、情節細化,不單純地依靠販賣情懷賺取口碑和票房,對於同類型作品質量的提升至關重要。但無論音樂改編電影走向何方,突破青春類型題材重複度高的窠臼,提升導演跨界的專業水準,則是音樂改編電影能夠成功的關鍵。畢竟,電影是用故事和鏡頭說話的藝術,而不是單純的一首歌和觀眾心中的情懷。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