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設美麗鄉村 渴求智慧新鄉賢
2018年12月03日15:07

原標題:建設美麗鄉村 渴求智慧新鄉賢

圖說:裸心穀樹頂別墅----實踐點狀用地,依山而建 採訪對象供圖

  今年年初,《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發佈,確定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目標任務。年中,中共中央、國務院又印發了第一個全面推進鄉村振興戰略的五年規劃《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為鄉村振興提供了方向性的“行動指南”。

  國家政策的引導下,越來越多目光聚焦到鄉村,鄉村的未來充滿機遇。振興之路上,已有摸索向前的先行者,他們帶著情懷和知識耕耘在鄉村土地,或許這些“新鄉賢”將成為美麗鄉村的智慧開拓者。

圖說:中意大學生實地走訪中國農村 新民晚報記者 易蓉 攝

  振興先要“讀懂”鄉村

  擁有兩百年曆史的國家級傳統村落沙鋪村,是浙江麗水極具代表性的傳統村落之一。村落格局鮮明,曆史建築、鄉土建築、文物古蹟集中連片分佈,形成較為完整的建築群,村子擁有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源。但是,村里的常住人口只剩下93人,基本都是七旬以上的老人,而且每年都在減少。建築衰敗,村民衰老,村子距離城市半徑較遠,如何尋回活力?

  今年,由上海交通大學領銜發起了“2018拯救傳統村落”實踐項目,集結國內外建築學、景觀設計、社會學、文創產業管理等多個專業的師生走進鄉村,針對沙鋪村進行複興和保護的方案設計。團隊在雲和縣舉辦了3場傳統村落保護研討會,走訪了130多幢民居,詳細測繪了村落中有代表性的7座建築,走進47戶貧困家庭進行採訪、調查,深度採訪了15位村民,發現醫療資源匱乏、曆史建築破敗、產業單一是村子的困境,而這些“生存”問題不解決,難以談發展。

  許多村落還處於困境,一些村子已有收穫。十年前,上海理工大學環境設計系教授王勇參與四川戰旗村的規劃,團隊提出了“建設集中居住院落”的方案,為村民打造有乾淨的自來水、先進排汙等公共設施的“小別墅”,尊重傳統民俗文化的現代設計令每家每戶擁有自己的院落空間耕耘或社交,二層的格局滿足居住需求又改善居住體驗。農民住得滿意,土地也流轉出來形成規模,為產業發展奠定了基礎。今年對戰旗村周圍5個村落調研時發現,當地村民一半以上希望在本村養老。“不離土,不離鄉”是村民們的願望,而戰旗村的振興也為他們的鄉土情結提供了保障。

  振興沒有統一模式

  多元因素如同交織纏繞的藤蔓,製約著鄉村的發展,破題之前應先“讀題”。王勇教授10年前就開始為鄉村設計規劃,他認為鄉村問題錯綜複雜,要看準鄉村的資源價值分類振興,分層次梳理,謹慎掌握開發力度。而且鄉村問題亦有人口問題,“農後代”不願再做父母的事,但城市留不下,鄉村回不去,又將如何歸屬?因此,他認為“鄉村設計師”要有理解農民和鄉村祖輩的情懷,才不會做出破壞脆弱鄉村生態的方案,且如果鄉村設計能夠對村民精神文化實現教育提升的推進,才是更好的方案。

  振興沒有統一模式,這是研究者們的共識。鄉村需要依據各地的具體環境、條件選擇“適合自己”的路。上海財經大學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副主任崔麗麗舉例說,如同“淘寶村”為鄉村振興帶來了一些可複製的經驗,但若照搬照抄,過時不說,競爭也更為激烈,因此針對已有的成功樣板梳理關鍵要素作為參考,對標“樣板”再創新調整。她建議或許可以通過創新創業類比賽廣泛徵集充滿創意的青年的智慧,“時代對於大家都是平等的,不管鄉村還是城市都必須面臨不斷調整、更新的過程以適應越來越快的變化。農後代要打開眼界,一旦打開思路再憑著一腔熱愛家鄉的熱情一定能讓這些年輕人們迸發出很大的能量。”

圖說:沙鋪村 新民晚報記者 易蓉 攝

  鄉村渴求內生動力

  鄉村振興光靠政府支持或者大企業家帶動等“外來援助”作用有限,而鄉村的內生發展動能不足,特別是一些深度貧困地區更加難以自立更生。如何處理好外來援助與內生發展、經濟發展與社會環境平衡的關係,是鄉村振興的難題。“鄉村的教育、醫療等短板可以由政府等扶持,但村落原生態的空間、業態和村民的生活方式,不應以外界強硬介入的方式來改變。”曹永康尤其關注鄉村“自我修復”的內生動力。

  內生動力何來?曹永康提到了“鄉賢”。他們是真正“向內看”的,關注村民感受和利益。王勇教授也提到,民國時期,一批知識分子8年留在鄉村,通過教育為鄉村注入了活力。那麼,如何讓知識階層的新著民能夠“進得去”“留得下”“做點事”?王勇覺得,這些也應該是鄉村振興時應該考量的問題。這種“鄉賢”也是上海財大中國社會創業研究中心主任劉誌陽教授眼中的“社會創業家”——當前鄉村中的帶頭人、能人或鄉賢、返鄉者、外部的企業家或專業人士四類主體都可以成為我國鄉村社會創業者。他認為這一群體應注重培育,同時增加政策扶持,鼓勵多種創新模式,比如支持和鼓勵新型鄉村合作社、農村電商等新模式,鼓勵和推動大型企業、機構深入鄉村開展混合型社會創業等,才能真正為鄉村“賦能”。

  社會創業是新手段

  “以社會價值為優先目標,兼具市場化運營能力的新型創業形式,社會創業能夠成為推動鄉村振興的新型有效手段。”劉教授說,“城鄉發展不平衡,鄉村的基礎設施、教育、醫療、信息系統等都與城市有很大的差距。每個人都渴望美好生活,農民也希望得到公平公正均等的社會服務和環境服務,這恰恰是機會。”劉誌陽教授解釋,農村人民的需求以往因“利薄”而被忽略,但這些需求非常龐大,只要找到好的方式,量可以彌補價差,將形成很大的社會市場。這其中需要“有耐心”的資本和社會企業家來推動。對創業者來說,這種社會市場的機會將遠大於一般商業機會。

  通過社會創業推動鄉村振興,社會創業者亦將“賦能”村民,幫助他們發現鄉村價值,實現價值,並共創和共享價值。劉誌陽教授經過調研發現,身邊已經出現一些年輕的社會創業者正在鄉村實踐,例如上海財經大學咖啡綠洲植項目將咖啡殘渣回收養殖蘑菇的創業帶進鄉村,複旦大學鄉村筆記項目將城里孩子的鄉土教育和支教結合為農村的教育和關注提供解決方案。“這樣的項目值得大力扶持,還能幫助老百姓賺錢,大家的生存解決之後,會有更多人開始從事‘善經濟’。”劉誌陽教授覺得,教育、醫療、農村改造、環境保護等領域都可有大作為。

  面對曆史還應慎重

  根據國家戰略規劃實現鄉村振興的“三步走時間表”,到2020年,鄉村振興取得重要進展,製度框架和政策體系基本形成;到2035年,鄉村振興取得決定性進展,農業農村現代化基本實現;到2050年,鄉村全面振興,農業強、農村美、農民富全面實現。鄉村振興將是持久過程,而發展的過程有時候需要“踩刹車”。幾年前鳴山村面臨新的規劃開發,這個有山有水有古村落的地方其實臨近城市。有一片古街區因城市的親水步道建設險些被拆除。王勇教授及時喊停,與當地政府多次溝通、解釋,古街是舊時船埠慢慢演變而來,與古村是一個整體,不應破壞鄉村的曆史演變的自然痕跡。如今這片古街也成為吸引新住民的地標,引入非遺文化入駐。

  尤其針對傳統村落等帶有珍貴文明痕跡的村子,上海交通大學建築文化遺產保護國際研究中心主任曹永康亦多次提到了“慎重”,“時代的前進是不可逆的,而基於對於曆史的尊重,有時候難以明確是否是最好的方案,那麼至少應該更慎重。”

  鄉村振興長路,需要更多有識、有情懷的人加入鄉村,需要以更科學長遠的目光和持久的耐心恒心來靜待美麗耕耘。

  新民晚報記者 易蓉

圖說:新民晚報截圖

圖說:裸心集團創始人----高天成 採訪對象供圖

  洋鄉賢的熱情:漂洋過海打造“世外桃源”

  農家樂、“洋家樂”和各種民宿、渡假村分佈在莫干山的綠水青山之間,形成產業,接納著各方遊客。經營者之中,最知名的要數生態渡假村“裸心穀”和“裸心堡”的創始人高天成。這位來自南非的創業家12年前成為了莫干山的“洋鄉賢”,而這裏也成為了他的第二故鄉。

  高天成從小在鄉村長大,來到中國創業,在城市中打拚,心底裡對大自然的天然渴慕越發強烈。親近自然,到鄉村旅遊成為“解壓藥”。2007年,高天成和建築師太太葉凱欣偶然來到莫干山,他們被美景吸引,租下廢棄農舍,開始打造心中的“世外桃源”。

  葉凱欣來自香港,從哈佛大學建築系畢業,在莫干山安的這個“小家”對她來說絕不是為了在村子裡建造大理石、水晶燈的富麗堂皇。“自然”,能夠讓心靈返璞歸真,同時又能保障高品質生活才是目標。彼時,民宿和鄉村旅遊產業還只是“繈褓中的嬰兒”,他們很清楚,被消費者接納的前提,是被鄉村接納。而接納意味著對自然、對鄉村的尊重。

  “可持續發展”被放在首位。設計佈局順應原有自然景觀,例如“點狀”用地的建造,把對原始環境的干擾降至最低。建造過程中因地製宜充分利用當地資源,保留利用當地石材、竹子等特色元素,採納傳統夯土建造工藝,招募村民一同建造。在運營中,又不斷引入高科技的環保技術和理念,例如結合太陽能板儲存夏季熱能節約能耗的地源熱汞系統,建造展現環保理念的裸心博物館,策劃一系列親和大自然的環保活動等。

  最初的“裸心鄉”民宿從一棟房子的改造開始,漸漸發展成具有規模的“裸心穀”渡假村,而後,“裸心帆”“裸心堡”項目相繼問世,越來越多城市人願意花費不菲來這裏獲得身心休憩。裸心項目帶動了當地的旅遊休閑產業,激活經濟,解決就業。如今,莫干山的裸心渡假村70%以上的員工來自當地村莊和周邊城市。

  “十二年來,秀美的山脈、茂密的竹林、潔淨的空氣,莫干山的秀美和靜謐平和始終如一。我們能夠參與當地生態環境以及綠色經濟發展,成為‘洋鄉賢’,非常榮幸。”高天成說裸心的理念契合國家“建設美麗鄉村”的戰略,振興鄉村經濟、改善村民生活也是他的目標。“今天莫干山的農民能為自己的綠水青山為傲,這種改變非常令人高興。我對莫干山未來的發展非常期待。”

  新民晚報記者 易蓉 實習生 馮琪

圖說:農二代張勤美回歸鄉村成為葡萄種植能手 採訪對象供圖

  “農後代”的故事:80後選擇回歸當新農民

  村民是鄉村生命的血脈,“農二代”是否願意留在鄉村,在鄉村找到適合的角色,與鄉村的發展共生?浦東新場鎮新南村的張勤美選擇了回歸。感受到鄉村環境和經濟的美好轉變,這個80後女生放棄了會計工作,在大棚里找到了令自己熱血沸騰的新事業,成為了一名新型農民。

  小張是新南村的媳婦,和許多“農二代”一樣,幫著父母偶爾打理家裡的一畝三分田沒什麼問題,但“考文憑學專業找個工作好就業”是農村青年的普遍職業路徑。結婚後,張勤美在附近鎮上當會計,可對這份和數字打交道的工作一直提不起興趣。

  近幾年,新南村大力發展新農村建設,農村住房統一規劃,村民住進舒適現代的新房;村子裡的道路聯宅到戶,河道也經過治理水清景明;而且,村里探索新形勢下農業發展模式,村土地流轉率達86%,積極發展合作社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農民收入也提高了。這些變化,小張看在眼裡。

  十年前,禦郊合作社與上海交通大學建立了農業科研合作關係,成立了教授工作站,研發及創新現代農業生產技術,併成為學生農耕體驗及農業知識科普基地;南德農莊以觀光、垂釣等特色,讓遊客感受鄉土風情。在三大合作社共同的引領下,在全村推廣有機種植,使農民增收,同時幫助老百姓解決了農產品銷售的問題。

  村里的合作社迎來了大發展,上海交通大學為葡萄種植戶送來了先進的種植、管理農業技術,但新技術真正在地頭田間落實急需知識青年的加入。由此,張勤美加入了村里的合作社禦郊農莊。

  從會計轉型成新型農民,張勤美求知若渴,教授下鄉她跟著學,翻書本查資料,各種農業培訓她都積極參加,從理論到實踐慢慢摸索,終於慢慢掌握了葡萄種植的精準管理和全程綠色防控等技術,成為“持證上崗”的新型農民,也成為禦郊農莊的“大管家”。“現代農業是科技育農,生產、管理、銷售對文化知識的要求很高。我們還正在嚐試智慧農業的探索,更要求更新知識。”她說。

  新技術使葡萄的產值翻番,“禦郊”葡萄也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和標籤,自去年實現批量生產後,不斷有買家主動上門批購。重回鄉村,張勤美找回熱情,她幹得披星戴月卻樂此不疲。“可能從小在農村長大,在地裡幹活雖然辛苦,但輕鬆自在。而且看著葡萄從種子到小苗慢慢長大,最後能結出甜美的果子受到大家喜愛,這感覺特別好!”

  新民晚報記者 易蓉

圖說:田景海要在雲海田間為媽媽建一棟養老屋 採訪對象供圖

  外來者的堅持:帶動農家樂 撐起當地旅遊業

  雲和梯田,位於浙江省麗水市雲和縣境內,有“最美梯田”之稱,往來遊客絡繹不絕。在海拔1030米的雲海之間,一幢黑白色為基調、外形極具現代化的房子成為翠綠梯田里最別緻的點綴。這間由德國歸來的建築師田景海設計建造的民宿,從2017年營業至今,已接待了1萬餘人次的遊客,帶動當地民宿產業的興起。作為這裏的“外來鄉賢”,田景海親切地稱呼自己為“新麗水人”。

  出生於上海的田景海,曾在江蘇老家的鄉村度過一段童年。2016年,一次偶然的機會,已成為國家一級註冊建築師的他攜母親來到雲和梯田遊玩,這裏雲海山霧繚繞,既靜謐又祥和,母子倆被眼前的景象打動。同樣,遍佈各處夯土為牆的破敗老宅,也映入他的眼簾。“看到老家的村莊不斷消亡,我十分痛心”,田景海告訴記者,他決定在這裏蓋一棟房子,讓母親每天都能呼吸山間的空氣。在當地政府的支持下,他從村民手裡租下2畝宅基地,帶領來自四個國家的設計師,在層層疊疊的梯田間,建造起這間中西風格兼具的現代化民宿,並命名為“在田間”。

  2017年,“在田間”大功告成,占地1000平方米,有13個房間。孩子們在木藝工坊里嬉戲玩耍,大人們在庭院草坪上修身養性,“在田間”正是為忙碌又奔波的人們提供一個擁抱自然和返璞歸真的好去處。開業不久後,它成為全球首家通過美國WELL健康建築鉑金標準預認證的民宿,並榮獲2018年“必睡民宿”新秀獎。

  “在田間”營業後,大批投資項目接踵而至,矗立在鄉村的破敗老宅不斷被租賃出去,翻修成農家樂或民宿,支撐當地旅遊業發展。“作為新的麗水人,非常榮幸作為外來鄉賢加入到鄉村振興的進程中”,田景海認為,“民宿產業的興起吸引更多在外務工的年輕人回家就業,無數家庭也得以團圓”。目前,田景海正在接洽更多政府部門和企業,希望在全國範圍內推廣諸如此類的項目。“在麗水市建造第二家民宿,是近期的目標。但鄉下合格的管家阿姨很難找,我正試圖解決。”田景海告訴記者。

  實習生 馮琪 新民晚報記者 易蓉

我要爆料聯繫電話:021-22899999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