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瘋狂情報戰:哈馬斯網絡曝光以軍臥底 摩薩德秘密行動遭起底
2018年12月03日02:10

原標題:巴以瘋狂情報戰:哈馬斯網絡曝光以軍臥底 摩薩德秘密行動遭起底

參考消息網12月3日報導 近期,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圍繞加沙地區多次爆發衝突。由哈馬斯支持的持續數月的抗議示威活動驟然升級為對以南部城市的“火箭彈急襲”。以軍隨之展開大規模報復,連夜出動戰機、坦克和火炮對隱藏在加沙地帶居民區內的哈馬斯武裝據點和電視台實施“火力點名”,雙方你來我往。雖然巴以雙方目前達成了暫時性停火協議,但雙方的“明爭”卻悄然轉化為“暗鬥”。

據中東媒體Al Monitor網站近期發佈的消息稱,面對在加沙地帶非常活躍的以色列特種部隊,宣佈停火的哈馬斯並未放棄“戰鬥”,而是轉為尋求以“信息戰”模式給以軍造成創傷。當地時間11月22日前後,哈馬斯組織網絡部門運用希伯來語的社交網絡賬號,對外密集曝光以特種部隊和情報部門在加沙地帶實施“拙劣的秘密行動”的現場照片,甚至包括參與行動人員的個人信息。以色列政府認為,哈馬斯此舉旨在對曝光的以軍情人員發出威脅和警告,宣揚以軍行動的非法性,從而爭奪作戰行動和對外宣傳的主動權。

面對哈馬斯猝然發起的網絡信息攻勢,以色列軍方採取了相對保守的“消極防禦”策略。據中東媒體發佈的消息,以軍負責網絡信息監控的軍事審查員以維護國家安全為由向以色列媒體和民眾發出呼籲,敦促大家不要分享和傳播哈馬斯在網上發佈的照片和信息,而應選擇“視而不見”,試圖通過阻斷傳播路徑、降低分享量的方式狙擊哈馬斯的曝光行動。或許是由於對“戰時狀態”的長期適應能力,以色列民眾展現出高度的“自覺性”,在社交網絡上無視甚至屏蔽哈馬斯發佈的信息。在舉國一致的努力下,這場信息戰風波已經趨於平息。

雖然依靠高度軍事化、組織化的社會機製,以色列在與哈馬斯的網絡交鋒中扳回一城。不過,面對哈馬斯依託網絡平台發動的持久戰,以軍情部門已吃過不少虧。以特種部隊與情報部門在秘密行動中務求消除一切痕跡,不過,其藏匿和行動於巴勒斯坦民眾之中的特殊作戰模式,使其難免露出蛛絲馬跡。針對這一特點,哈馬斯廣泛“發動群眾”,鼓勵巴平民利用匿名電話號碼、社交網絡甚至逃稅舉報熱線等哈馬斯能加以控製、傳播的信息途徑,對外公開和曝光一切疑似以軍情人員的行蹤。

不久前曾在加沙一處城鎮“臥底”、隨後發動襲擊的以軍特戰分隊就是這樣露出了馬腳。沿著當地民眾報告的線索,哈馬斯武裝順藤摸瓜找到了以軍特戰分隊用過的房屋和汽車。雖然這些物證都在隨後被以軍空襲摧毀,但哈馬斯武裝仍在房屋瓦礫中發現了一支帶有消音器的步槍,從而“還原”出以軍這次敵後行動的基本情況。可以肯定,隨著以軍在加沙地帶髮動的襲擊越來越頻繁,類似泄密在所難免。

哈馬斯利用新興網絡平台和“白菜化”的通信網絡發動的信息戰,可能對以色列軍情部門熟稔運用多年的特戰和情報行動模式產生前所未有的威脅。正是憑藉對作戰方式、參戰人員和情報渠道的高度保密,以軍情部門才能在與哈馬斯和真主黨等具有廣泛民眾基礎的武裝組織的戰鬥中屢屢獲得戰術優勢。但隨著哈馬斯發展出依託大眾信息網絡的新型偵察手段,以方戰術優勢或將不複存在。

隨著從巴民眾手中獲取的信息資料不斷豐富,哈馬斯可以逐漸摸清以軍實施特戰襲擊或暗殺行動的固有規律和模式,並甄別積累以軍一線作戰人員的個人信息。此舉不僅將導致以軍情部門的行動失敗,還會增大決策機構和參戰人員的心理負擔,進而影響作戰績效。而對以軍情部門來說,要想短時間發展出全新作戰模式,並物色到此前未曾露面的“新面孔”參與行動,卻遠比巴民眾撥個電話要困難得多。Al Monitor網站就認為,在對手信息曝光的威脅下,以軍情部門將被迫尋求自身行動的“戰略性轉變”。

在輿論宣傳方面,以方秘密行動的曝光也會帶來諸多負面影響。除了基於保護作戰信息和參戰人員安全的考慮,以色列軍情部門的嚴格保密也為其實施暗殺、酷刑等不道德行為蒙上一層“遮羞布”,避免受到國內外輿論的指責。中東媒體指出,阿聯酋情報部門此前曾曝光過赴杜拜暗殺哈馬斯高官的以色列暗殺小隊的人員及行動信息,使數位摩薩德暗殺部門的骨幹身份暴露,並引發了國內外輿論對以情報部門和特工的廣泛指責。同時,以情報部門還擔心哈馬斯會將心理戰觸角伸進一線人員的日常生活中。

以軍軍事審查員就認為,熟稔希伯來語的哈馬斯成員可以將其拍下的疑似以情報人員的照片發佈在社交網絡上,引誘與之相熟的親友“上鉤”,進而通過這種渠道蒐集以軍情人員的涉密信息,對其實施人身威脅,或在其親友中散佈前者參與“不道德行為”的傳言。對於在以色列這種“熟人社會”中生活的軍情人員來說,“名聲掃地”也會帶來相當負面的影響。

在血雨腥風的巴以關係史中,以色列向來扮演主動出擊者的角色。不過,面對哈馬斯的新一輪情報戰攻勢,以色列似乎尚未找到有效應對手段,遑論在信息戰中先發製人。面對日漸增多的哈馬斯曝光信息,已經有以色列民眾在社交網絡上發帖稱,“他們(指以軍情人員——本網注)在保護我們,而現在我們必須保護他們”。或許作為應對之策,以色列也會開始摸索“網絡人民戰爭”的新打法。(文/馬騏騑)

資料圖:哈馬斯舉辦青年夏令營,巴勒斯坦青年參加軍事化訓練。

【延伸閱讀】六日戰爭祭:以色列打垮中東3大強國

2017年6月5日是第三次中東戰爭(又稱六日戰爭)爆發50週年紀念日。1967年6月5日,為應對持續數月的安全危機和封鎖,以色列對埃及發動了先發製人的戰略突襲和地面進攻。圖為1967年6月5日清晨飛越西奈半島對埃及發動空襲的3架以色列空軍幻影III戰鬥機。

在6月5日戰爭爆發後的6天時間里,以色列國防軍連續擊敗了埃及,敘利亞和約旦三國軍隊,並奪取了埃及西奈半島和加沙地帶,敘利亞戈蘭高地和約旦控製的東耶路撒冷和約旦河西岸地區。圖為1輛以軍坦克正在向部署在戈蘭高地的敘利亞軍隊開火。

圖為在1967年6月10日,2輛以軍裝備的謝爾曼改進型坦克穿過1輛被擊毀的黎巴嫩軍裝備的法製AMX13坦克,在複雜地形區域向戈蘭高地縱深推進。

圖為在1967年6月8日,以軍擊敗部署在約旦河西岸的約旦陸軍後,一群以軍指揮官走入耶路撒冷舊城。前排右起第三人為時任以色列國防部長的摩西·達揚將軍。

圖為以軍士兵和猶太教徒在耶路撒冷舊城的哭牆前禱告。哭牆是猶太教的宗教聖地。以軍對約旦河西岸地區的占領在此後數十年引發了巴勒斯坦民族運動與以色列的持續對立。

圖為以軍的輕裝摩托化部隊正在向戈蘭高地縱深地區推進。

圖為在以軍和約旦軍隊的交戰後,以軍士兵正在耶路撒冷舊城的1條街道上檢查建築物在巷戰中受損情況。

圖為在1967年6月5日清晨,以色列空軍對埃及發動的空襲中被摧毀在機場上的2架埃及空軍“獵人”戰機。以色列空軍向埃及發動的空襲在數小時內就摧毀了埃及空軍的大部分力量。

圖為在約旦河西岸地區的戰事結束後,以色列國防部長摩西·達揚將軍正在和1位耶路撒冷當地的宗教領袖交談。

圖為在耶路撒冷舊城的巷戰結束後,以軍士兵正在搜查約旦戰俘以確保安全。

圖為以色列裝甲部隊在向部署在西奈半島的埃及陸軍部隊進攻。以軍的裝甲攻勢直接導致了埃及陸軍的潰敗。

圖為在1967年6月8日以軍攻占加沙地帶後抓獲的埃及戰俘。

圖為以色列空軍正在向1支以軍裝甲步兵部隊空投彈藥。這支以軍裝甲部隊裝備了美軍在二戰中廣泛使用的裝甲半履帶車。

圖為在以色列空軍的空襲中被擊毀在地面的1架埃及空軍戰機。

圖為1名以軍士兵正在看守一群在西奈半島交戰中被以軍俘虜的埃軍官兵。

圖為在通向敘以邊界的公路上1輛被以軍擊毀的敘利亞坦克。

圖為在西奈半島的激烈交戰結束後,以軍官兵們正在慶祝勝利。

(2017-06-06 08:50:00)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