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抗艾37年 你對愛滋病有多少瞭解?
2018年12月02日11:11

  來源:科學大院

  今年12月1日是第31個世界愛滋病日,今年的主題是“Know your status”,瞭解你的情況。恐懼,往往來源於信息的不對等,多一分瞭解,也多一分理解,少一分恐懼。

紐約同性戀危機
紐約同性戀危機

  紐約同性戀危機

  1981年6月5日,美國CDC在《發病率和死亡率週報》(女生WR)上報導了發生在洛杉磯的五名男同性戀者身上一個罕見的肺部感染病例——卡氏肺囊蟲肺炎。

  洛杉磯免疫學家邁克爾·戈特利布博士和疾病控製中心的韋恩·珊德拉博士發現,在這5名男性身上,免疫系統完全失效了,大面積的感染、無法控製的發熱……

圖 | 1985年首次報導的愛滋病例報告
圖 | 1985年首次報導的愛滋病例報告

  在報告發出來的當天,2名患者就已經死亡,剩下的3名男子也很快去世。

  而同一天,紐約皮膚科醫生Alvin Friedman Kien博士向CDC報告了在紐約和加州的同性戀男子中出現了另一類罕見的減弱免疫系統功能的疾病——卡波西肉瘤。

  隨著《洛杉磯時報》等媒體對女生WR的文章進行深度報導,CDC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收到了美國各個地區同性戀人群中卡氏肺囊蟲肺炎和卡波西肉瘤類類似的嚴重免疫缺陷病例。

  僅僅1981年一年,CDC收到了共337例嚴重免疫功能缺陷的病例的報告,在1982年的元旦鍾聲敲響之前,其中的130人陸續離世。

  120納米“殺手”

  免疫系統完全崩潰、死亡率如此之高……科學家們開始對這些病例進行深入的研究。1982年,CDC將這種原本健康,之後免疫系統出現缺陷的疾病命名為獲得性免疫缺陷綜合徵AIDS。

  同樣是1982年,在CDC收到的新發病例中,除了男性同性戀,經過輸血後的嬰兒、女性伴侶也都報導了愛滋病症狀。科學家們猜測,這可能是經血液傳播的一種傳染病。

  1984年,美國衛生和公共服務部宣佈Robert Gallo博士和他的同事們發現了愛滋病的病因—一種逆轉錄病毒,隨後這一病毒被命名為人體免疫缺陷病毒HIV。

  此後,研究人員發現HIV是一種通過體液(包括性傳播、血液傳播和母嬰傳播)傳播並摧毀機體免疫系統的逆轉錄RNA病毒。其病毒直徑約為120nm,主要結構包括HIV包膜(HIV Envelope)、HIV表面糖蛋白(HIV Glycoprotein)、衣殼(Capsid)內包括了遺傳物質RNA、逆轉錄相關酶(逆轉錄酶、整合酶)。

圖 | HIV病毒結構
圖 | HIV病毒結構

  在報導的愛滋病患者中,醫生們都觀察到了嚴重的免疫缺陷,HIV究竟是怎麼如何入侵人體的免疫系統呢?

  在人體的免疫系統中有一類T細胞叫做CD4 細胞,它們是機體內重要的免疫細胞,是保護機體免受“外來入侵”發揮著重要的保鏢。

  研究發現,HIV通過結合CD4細胞,從而和CD4 細胞進行融合,進而完成逆轉錄、整合、複製、組裝等過程,通過出芽釋放新合成的HIV病毒分子。

圖 | HIV的生命週期
圖 | HIV的生命週期

  瞭解了HIV的生命週期,就有希望在HIV生命週期的不同階段進行阻斷從而保護機體的免疫系統。

  抗艾37年

  當1984年Robert Gallo博士和他的同事們首次發現了HIV時,曾經宣稱兩年內就要拿到攻克HIV的疫苗。

  事實上,直到1987年,FDA才批準了首個抗愛滋的逆轉錄病毒藥物——齊多夫定AZT。

圖 | FDA批準的首個抗艾藥物:AZT
圖 | FDA批準的首個抗艾藥物:AZT

  在科學家們加緊研製藥物治療愛滋病的同時,預防愛滋病也被提上議程。

  1988年,全美廣告委員與國家愛滋病聯合會一起發起了一場全國愛滋病教育運動,第一次提出了 “避孕套”的使用。“Using it won’t kill you。 Not using it might”—使用它不會殺死你,不用就(HIV)可能會(殺死你)。

  同年,世界衛生組織把每年的12月1日定為世界愛滋病日。

  在AZT誕生的10多年間,陸陸續續誕生了一些抗逆轉錄病毒藥物。但是,單一性的抗病毒藥物效果並不理想,抗藥性也成為一大問題。

  而1996年溫哥華舉辦的聯合國愛滋病聯合規劃署第十一屆國際愛滋病大會上,科學家們首次提出了聯合高效抗逆轉錄病毒療法(下文簡稱ART療法),這就是眾所周知的“雞尾酒療法”,由華人科學家何大一教授首先提出。聯合高效逆轉錄病毒療法,是抗艾史上的里程碑事件,大大提升了控製HIV的有效性。

  在隨後20多年的實踐中,ART療法被證明能夠有效減少HIV病毒載量,減緩AIDS發病進程,降低HIV感染者的死亡風險,同時降低感染其他人的可能性,讓愛滋病真正變成了一種可控製的慢性疾病。

  ART療法已經成為抗擊愛滋病的基石,截止2017年,有超過59%的HIV感染者通過ART療法來控製HIV。

  除了治療愛滋病的藥物,科學家們從未放棄對愛滋病疫苗的探索。目前,一項廣譜的HIV抗體疫苗(bNAbs)正在進行大規模的臨床3期實驗。而此前《柳葉刀》上發佈的另一項HIV疫苗臨床實驗,發現393名沒有感染HIV病毒的健康人群在接種了疫苗後,100%產生了抗HIV的特別性抗體,目前該疫苗也進入了臨床2b療效研究階段。

  在研究HIV藥物的成果中,HIV的檢測方法也不斷的發展。

  2002年, FDA批準了第一個不到20分鍾、只需要手指上的一滴血的愛滋病毒快速檢測。而我國今年也開始HIV尿液檢測包進入高校售貨機,將採集到的尿液樣品投入尿液標本收集櫃後,就可以通過HIV尿液檢測包上的編碼匿名進行HIV檢測結果查詢。

  在抗艾的路上,我們不得不提到那些用實際行動,為了愛滋病病人權利奮鬥、反愛滋病歧視的人群:

  愛滋病活動家拉里創辦的愛滋病聯盟ACT-UP

  和愛滋病陽性患者握手的戴安娜王妃

  歌手保羅·賈巴拉創辦的紅絲帶基金會,分髮絲帶,作為對愛滋病毒/愛滋病患者的支援的象徵

  在37年的抗艾曆程中,儘管隨著檢測手段和治療方法的升級,HIV感染已經成為可控的慢性疾病。 但與此同時,我國的每年愛滋病新發人口,特別是青年HIV感染人群數量都在逐年增長,如何降低感染HIV的風險呢?

  可以從一下幾個方面入手:

  1、接受HIV測試,瞭解自己/伴侶是否感染了HIV病毒;

  2、減少風險性行為(如一夜情等);

  3、使用安全套且正確使用安全套。

  4、控製性伴侶數量。性伴侶越多,感染HIV風險越大;

  5、 接觸前預防(PrEP),適用於接觸HIV的高危人群,可以通過服用Truvada(一種抗逆轉病毒藥物)來進行預防;

  6、不要注射毒品、使用公共注射器。

  如果發現已經感染了HIV,也不要慌張。每天按照劑量服用ART藥物,降低體內HIV病毒載量,並定期進行HIV病毒載量的檢測,都是控製、治療HIV的重要手段。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