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解“艾”的狀態:愛滋病主動檢測在中國
2018年12月01日10:05

  來源:科普中央廚房 | 北京科技報

  網上自測產品銷售火爆、高校自助檢測售賣機鋪開、假陽性令人恐慌。。。。。。”主動檢測”成為今年我國“愛滋病日”的主題之一,但仍然面臨諸多挑戰。

  文/記者 何從 圖文編輯/陳永傑

  審閱專家:盧聯合(北京地壇醫院感染性疾病診療中心主任醫師);魏雲芳(北京市朝陽區疾控中心副主任)

  12月1日第31個“世界愛滋病日”到來前夕,國家衛健委通報了我國愛滋病感染情況,截止2018年9月底,全國報告存活感染者85.0萬,估計新發感染每年8萬左右。中國疾控中心艾防中心主任、研究員韓孟傑介紹,近兩年每年有3000多例學生感染,其中81.8%都是同性性傳播感染。

  今年中國愛滋病日的宣傳活動主題為“主動檢測,知艾防艾,共享健康”。世界主題為“Know your status”(知道你的感染狀況)。顯然,主動的愛滋檢測已經成為被大力倡導的抗擊愛滋方式。韓孟傑說,針對有些學生不願到對校內誌願者檢測門診來當面檢測,校園自助檢測正在推進。目前全國80多家學校設立了診斷試劑自動售賣機,還有一些學校在陸續開展。

  9月10日,英國知名醫學期刊《柳葉刀》以《中國愛滋病自我檢測的機遇與挑戰》為題對中國愛滋病自我檢測進行報導。文章中提到了中國在推廣愛滋病自我檢測方面遇到的試劑質量保證不足、國家指導方案及可持續性欠缺等挑戰。

▲第31個“世界愛滋病日”中國2018年宣傳活動主題為“主動檢測,知艾防艾,共享健康”。圖為國家衛生委員會官方宣傳海報(圖片來自網絡)
▲第31個“世界愛滋病日”中國2018年宣傳活動主題為“主動檢測,知艾防艾,共享健康”。圖為國家衛生委員會官方宣傳海報(圖片來自網絡)

  高校的檢測包自動售賣機

  11月14日傍晚時分,在中國傳媒大學校醫院,一台自動售賣機最底部,擺放著幾盒愛滋病尿液檢測包。從遠處看,這就是一個普通的飲料自動售貨機,只是比一般的自動售貨機多了一個不大的“樣品回收箱”,點擊觸屏上的商品目錄,前幾頁都是各種飲料和零食的名字,最後一頁的目錄中才出現了一項“HIV快易檢”,用手機支付後便能購買獲得。

▲在中國傳媒大學校醫院,一台自動售賣機最底部,擺放著幾盒愛滋病尿液檢測包(攝影/何從)
▲在中國傳媒大學校醫院,一台自動售賣機最底部,擺放著幾盒愛滋病尿液檢測包(攝影/何從)

  在自動售賣機的屏幕上,還不時播放著愛滋病相關宣傳視頻,進行愛滋病預防的倡導、宣傳。

  其實,這種可以買到HIV匿名檢測包的自動售貨機在北大、清華、人大、北航、中農大、北交大、北理工、北師大等高校都已安裝。記者瞭解到,這種檢測包的市場售價為298元,但在高校內只賣30元,里麵包含使用說明書和尿液采樣器。

  購買者通過自動售賣機購買之後,再把自己密封的尿樣放回售賣機的投樣箱里,廠家就會看到反饋,派人收回並送到官方指定專業機構檢測;購買者會得到一個編碼,尿樣送回10天后,憑編碼就能上網查詢檢驗結果,整個過程完全匿名。

  北京市海澱區疾控中心提供的數據顯示,從2017年9月27日至11月5日的一個多月時間內,除清華大學外的10所高校的售賣機共賣出37個檢測包,其中14個送檢,檢測結果全部為陰性(未感染)。

  “愛滋檢測采樣服務包放在普通的自助機裡面,學生在買巧克力、火腿腸時就可以順便買服務包。采樣不用郵寄,自助機上有一個投樣孔,裡面有恒溫箱,放到裡面就可以,很好地保護了學生的隱私。”北京市朝陽區疾控中心副主任魏雲芳說。

  魏雲芳介紹,朝陽區2016年開始探索高校互聯網+尿液匿名傳遞檢測工作,2016-2017年主要在高校採取了免費發放的方式,試點高校為北京服裝學院和中國傳媒大學。因為這種檢測的成本較高,在北京市疾控中心的支援下,兩年發放數量限製在400餘份,領用並快遞迴實驗室檢測的尿檢包數量不足30%。

  HIV匿名檢測包能起到什麼作用?

  隨著時代的發展,人們對於性話題及性行為的接受程度越來越高。大學生的性觀念、性心理、性行為雖然趨於開放化,可是對於性病知識的缺乏及預防能力卻令人堪憂。

  在一個愛滋病和同性戀依舊是禁忌話題的社會,學生們可以匿名在售貨機購買愛滋檢測包,收集並密封好樣本後,回到自助售貨機前,借買零食飲料的時機,將樣本放到機器旁邊的樣本收集箱,不必擔心在購買和投樣過程中暴露隱私。

  魏雲芳認為,愛滋病檢測包自動售賣機進校園是有積極意義的。“在高校除了要開展專門和有效的愛滋病預防教育、全面的性教育和生殖健康教育,也應當提供相應的健康服務,以滿足大學生在健康維護和促進方面的需求。”

▲在中國傳媒大學校醫院的一台HIV匿名檢測包的自動售賣機播放著防控愛滋病宣傳的宣傳片(攝影 何從)
▲在中國傳媒大學校醫院的一台HIV匿名檢測包的自動售賣機播放著防控愛滋病宣傳的宣傳片(攝影 何從)

  愛滋病試紙的普及讓很多高危人群和恐艾人群,大批量地購買、頻繁地測試。聽起來很誇張,但是確實有“恐艾”人群對愛滋病過度敏感。其實不論是使用血液還是用唾液(口腔黏膜滲出液)初篩,都是有著明確的時間點的,那就是必須過了窗口期,即在發生高危性行為的6-8周以後,否則在窗口期的檢測結果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北京地壇醫院感染性疾病診療中心主任醫師盧聯合認為,自測的防艾意識值得肯定,自檢的意義在於明確自己有沒有感染,無論“唾液檢測”還是指血檢測,都只算是愛滋病自主初篩,屬於補充排查手段,並非確診。

  愛滋病檢測試劑質量難以保證

  9月10日,英國醫學期刊《柳葉刀》以《中國愛滋病自我檢測的機遇與挑戰》為題對中國愛滋病自我檢測進行報導。文章中提到,2017年,中國發佈了《中國遏製和防治愛滋病“十三五”行動計劃》,提到將探索在藥房和網上推廣愛滋病自我檢測試劑的策略。如今,中國一家網上藥店每小時能售出大約220包愛滋病自我檢測試劑。但文章中也提到中國在推廣愛滋病自我檢測方面也遇到了一些挑戰。

  記者查詢到,《柳葉刀》文章的作者之一是北卡羅來納州大學教堂山分校醫學院北卡羅來納大中國項目辦主任唐衛明。

  “中國對愛滋病自我檢測試劑的質量保證仍然存在不足。目前,中國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只批準了一種用於自我檢測的口服檢測試劑。國家性病愛滋病預防控製中心曾對通過網絡購買愛滋病自我檢測試劑的5萬多名消費者進行了一項調查。結果顯示,有150人的愛滋病病毒抗體自我檢測呈陽性。將他們的血樣送到專業實驗室進行複檢後發現,這150人中有97人的愛滋病病毒抗體檢測呈陽性,也就是說,自我檢測試劑的準確率僅為64.7%。”唐衛明在文章中寫道。

▲9月10日,英國醫學期刊《柳葉刀》以《中國愛滋病自我檢測的機遇與挑戰》為題對中國愛滋病自我檢測進行報導。(圖為報導截屏)
▲9月10日,英國醫學期刊《柳葉刀》以《中國愛滋病自我檢測的機遇與挑戰》為題對中國愛滋病自我檢測進行報導。(圖為報導截屏)

  另外,文章中還提到,中國沒有促進愛滋病自我檢測的國家指導方案和愛滋病自我檢測項目的可持續性等問題。

  愛滋病抗病毒治療方案發展到今天,已經可以實現感染者長期生存,生活質量和壽命基本不受影響。然而,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數據,全世界僅有54%的HIV感染者知曉自身的感染狀態,得到治療的比例就更是少得多。很多感染者沒有得到應有的治療和護理,最大的障礙就是,他們並不知道自己被感染了。

  令人擔憂的是,我國還有相當一部分的感染者因沒有接受檢測並不知曉自己感染狀況。愛滋病檢測至關重要。在這樣的背景下,近幾年來在家就能自測的愛滋病檢驗試紙在網上持續熱賣。

  網上銷售自測產品銷售火爆

  懷疑自己感染愛滋病病毒,去醫院檢測怕被人恥笑,不檢測又忐忑不安,所以有些人會自購愛滋病試紙進行自檢。利用愛滋病病毒自檢工具,人們可以在私密和方便環境中使用唾液或指血等進行檢測,在20分鍾或更短時間內就可獲得結果。

  正如《柳葉刀》文章中提到的,愛滋病檢測試紙產品在網上銷售“火爆”。在各大電商平台,對“愛滋病檢測試紙”進行搜索,會出現多個品牌愛滋病檢測試紙產品。價格方面,從20多元到幾百元不等,部分產品還“好評如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