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立召開債權人會議討論破產重組 虧損數目成謎團
2018年11月30日00:07
金立董事長劉立榮。資料圖片/視覺中國
金立董事長劉立榮。資料圖片/視覺中國

  債權人討論金立破產 虧損數目是謎團

  2018年行將結束之際,手機廠商金立再次陷入輿論漩渦。繼承認遭遇資金鏈問題後,金立創始人兼董事長劉立榮在媒體採訪中承認,自己從金立“借用”資金用於賭博,賭輸的金額達十幾億元。隨後金立傳出將召開相關債權人會議,商討金立破產重組問題。

  11月28日上午,部分金立供應商參加了在金立總部召開的債權人會議。11月28日下午,新京報記者來到位於深圳時代科技大廈的金立總部。

  “現在公司正常營業,同事辭職流動都很正常,董事長也不在公司。”一位總部員工面對詢問表示,並否認上午曾在此召開會議。

  不過,新京報記者採訪到了幾位金立供應商,有參會供應商表示,參會的部分供應商都已經申請了財產保全,但金立公司是否破產重組,與會者還未達成一致意見。

  有供應商稱要“賣房賣車還債”

  據參與該會議的供應商透露,劉立榮、何大兵已簽字離開了金立公司,參會的部分供應商都申請了財產保全。某參會供應商告訴記者,參會的十幾家供應商意見不統一,大致分為兩派,“金立2017年是盈利的,有人一定要查出金立的賬目才同意破產重組,但不破產重組就查不出賬目的清晰度。”

  上述供應商向記者表明了他的態度,“我同意破產重組,但我不同意金立繼續經營,金立的固定資產、微眾銀行的股份作為破產重組的保存下來,這個沒問題,繼續經營的話,我們不相信原來的團隊。我同意債轉股,如果他們還要經營手機業務,我一定不接受破產重組。”

  上述供應商表示,對於已經做了保全的供應商來說,即便重組失敗,影響相對較小,“我們起訴過金立,判下來了也執行不了,因為別人先保全了,我們沒有可保全的了。”他告訴記者沒有做保全的中小供應商欠款有50億,涉及400家供應商。

  另外一位供應商代表告訴記者,很多大型供應商實力比較雄厚,一兩個億的欠款對他們來說還可以挺過去,但對小供應商來說金立的欠款可能就是滅頂之災。“如果這筆錢要不回來,我們就要倒閉了”,金立某供應商告訴記者,“我還欠了別的供應商貨款,得賣房賣車還債。”

  還有中小供應商在起訴金立的路上。一位小供應商代表稱,當天要前往深圳福田中院起訴金立,“法律程式是要走的。”

  上週末,記者從知情人士處獲悉,金立金融債權人會議在深圳召開,金立金融債權人代表60餘人出席了會議。大家對金立重組樹立了信心,明確表達了支援的意願。

  金立在2017年突然資金鏈斷裂

  2017年12月14日,金立供應商歐菲科技股價突然大跌逾7%。與此同時,劉立榮賭博欠債的傳言甚囂塵上。據相關媒體報導,歐菲科技緊急召開了投資者電話會議,提出對金立申請財產保全,抵押物包括兩處深圳物業和微眾銀行3%股權,總體估值超過20億元。

  金立在2016年10月28日發行規模為10億元的私募債“16金立債”時披露,2016年營收為271.69億元,淨利潤為13.32億元,期末現金餘額為7.34億元。2017年上半年,公司營收超過150億元,淨利潤為7.6億元,現金餘額達10.33億元,負債合計137.96億元。

  這組財務數據成為外界質疑的關鍵,為何金立在2017年上半年還有10.33億元,現金相對充裕的情況下,半年後就因6億元應收賬款被歐菲科技申請財產保全?有財務人士告訴記者,期末現金餘額可以用來還債。

  有供應商認為,如果當初不是因為被報導出來,金立還是有機會通過銀行貸款等方式解決這個難題。事情公開化後,再加上劉立榮賭博的傳言,金立的日子愈發難過。

  李峰(化名)所在的公司被金立欠款約3億元,考慮再三後他們沒有選擇起訴金立。“我們諮詢了很多知名律師,建議也是一樣的,如果金立實在要破產,起訴不起訴結果都是一樣的。”

  對於中小供應商來說,只能選擇一次次前往金立公司討債。供應商王維(化名)跟隨其他供應商多次前往金立公司討債,得到的說法多是還在重組中。

  過去兩年營銷費用成疑

  今年1月,劉立榮在接受證券時報採訪時稱,金立資金鏈問題爆發的主要原因是營銷費用和投資費用投入超限。2016年至2017年金立營銷費用60多億元,近三年對外投資費用30多億元,兩項接近100億元,對資金鏈造成很大影響,在拖欠貨款後被供貨商申請財產保全。

  此後,外界把金立的危機歸結為在營銷層面重金投入。近日,有媒體引用知情人士稱,金立2016年廣告投入費用大概10個億左右,2017年只有7億-8億的預算,下半年都沒花完就出事了。

  金立當年的營銷策略究竟是罪魁禍首還是背鍋俠?2016、2017兩年,金立先後請馮小剛、餘文樂、薛之謙等眾多明星代言,並冠名了多個熱門綜藝節目。

  接近金立的知情人士告訴記者,金立營銷花費在手機行業並不是最高的,相當於OPPO、vivo的三分之一左右。該人士稱2017年要做投放的時候,已經出了很多事,很多項目都停了。“七八億只是預算,真正花的恐怕沒這麼多。比如刊例價7個億的投放,實際上也就2個億。”

  今年8月,市場調研機構賽諾公佈了2018年上半年國內整體手機市場銷量,金立位列第8,總銷量為377萬部。

  ■ 人物

  從企業家到“賭徒”:劉立榮經曆了什麼?

  成立逾16年、經曆了從功能機到智能機轉型浪潮的金立創始人劉立榮愛好圍棋,他曾在兩年前的採訪中提到,金立最大的成就是成為了市場上生存時間最長的企業之一。但在競爭白熱化的手機紅海市場中,劉立榮突然走到了懸崖邊。新京報記者 朱玥怡 馬婧

  熱愛圍棋,曾提倡以“中庸”取勝

  在中新網2012年的採訪中,彼時四十不惑的劉立榮曾承認,自己的創業道路總體很順利。1972年出生的他在三十而立之年創業,此前他從大學畢業後經曆了天津市有色金屬研究所、小霸王和金正集團,最終選擇自立門戶。

  劉立榮創立金立的2002年被認為是手機行業騰飛的時期,據原信息產業部(現工信部)當年統計,2003年國內品牌的手機商占國內市場銷售的54.7%,波導與TCL進入銷量排名前三。但第一代國產手機廠商缺乏核心技術,質量問題頻現,很快面臨行業洗牌。

  2016年,劉立榮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提到,金立確定的立足方向是精品化。他帶隊去德國和日本學習,並推崇匠心精神,“很多德國和日本的中小企業,幾代人做同樣一件事情”。

  一篇描寫劉立榮下圍棋的文章寫道:“劉立榮行棋,對‘目’的概念非常明晰,這在以對弈為樂的業餘棋手中頗為少見。”劉立榮曾表示,自己下棋不希望通過妙手取勝,“我只想通過正常的著法贏得一盤棋。妙手固然能一招製勝,但畢竟可遇不可求,還是按照常規著法,認真下好每盤棋,並努力贏下來才是正道”。

  這或許解釋了為何在外界眼中金立的企業形象和主流產品都頗為中規中矩,不出大錯。有曾用過金立功能機與智能機產品的消費者向記者表示,對金立手機的印像是質量不錯,實用性強,此外無他。

  遭遇市場困境後突然淪為賭徒

  2015年6月,劉立榮曾批評手機行業存在“三大怪”:耍猴老闆多、喜歡虧本賣產品的多、喜歡打臉。此外他還表示對同行的“互聯網思維”做法看不懂。他將金立的守成擺到了“三大怪”的對立面,提出回歸產品,並自言要立誌成為手機行業內做“機”時間最長的企業家。

  就在此時,以小米為代表的互聯網手機異軍突起,以性價比高為賣點,逐步成為市場潮流。

  此時的金立,正在大打明星營銷牌。自2005年連續幾年邀請劉德華代言後,金立曾陸續簽下郎鹹平、濮存昕、鳳凰傳奇、阮經天、尹恩惠等作為品牌代言人。而在過去的2016和2017兩年,金立先後請來馮小剛、餘文樂、薛之謙等眾多明星代言,並冠名了多檔熱門綜藝節目。

  有報導稱,劉立榮自稱過去兩年金立在營銷上的費用達到了60億元,但這一說法遭到業界質疑。

  第三方數據顯示,2016年,金立出貨手機為4000萬部,到了2017年,金立僅出貨手機1494萬部。2017年底,金立傳出資金鏈斷裂。不久後有媒體爆料稱,劉立榮在塞班賭博,輸了100億。

  劉立榮則在接受證券時報採訪時稱,承認在塞班島參與了賭博,但否認賭輸100億的說法,稱輸了有十幾億。對於劉立榮賭博一事,有知情人士稱以前就有所耳聞。他表示,金立走到今天這一步非常可惜。

  新京報記者 馬婧 陳維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