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野女選手山林中竟遭襲胸
2018年11月30日08:12

原標題:越野女選手山林中竟遭襲胸

  參加越野賽的選手們在竹林當中奔跑。

  當事人講述遭猥褻經曆。

11月28日下午,一名女網友在微博上曝出一條信息,她11月24日參加2018宜興陽羨100超級越野賽,在途經江蘇與浙江交界處的天荒山竹海里,遭遇當地砍竹子的村民伸“鹹豬手”猥褻,好在自己奮力反抗和呼救擺脫了糾纏。該網友希望以此告誡參與越野賽的女性同胞一定要注意安全,如遇到此類情形要堅決抗拒並且不要放過這些為非作歹之徒。

目前賽事組委會已經報警。 紫牛新聞記者 任國勇 圖片 受訪者提供

越野跑女子山中驚魂

被村民身後熊抱襲胸,用登山杖擊退色狼

11月28日下午3點多鍾,微博國際上一名叫“晴朗的海底”的網友發了標題為“2018宜興陽羨100越野比賽途中女選手遭遇當地村民猥褻”的網帖。根據網帖,該網友是一位2018年11月24日參加江蘇省宜興市湖·鎮龍山村的陽羨100越野賽的女選手。

這位女選手在網帖中講述,當天13點20分,她抵達16公里處時,碰見一個穿藍色上衣砍竹子的當地男性村民跟她搭訕,尾隨她走了幾百米,然後他說要走旁邊的小路,她還回了句,好的再見。突然該男子從後面把她抱住,雙手不停抓她胸部,她叫喊著試圖讓他放手。

此時的竹林很安靜,前後都沒有人,而她已經被連續爬升耗得精疲力竭,用力掙紮時全身都在發抖。掙脫後,女選手本能地用手中的登山杖使勁反擊,“瞬間頭腦一片空白,除了憤怒恐懼更多是無助,等想起拍照時他已經走遠,只留下模糊的背影。”

事發地前後幾公里都沒有人,手機沒有信號,女網友只能選擇迅速向前跑,到山頂有信號地方向組委會求助。

因為擔心那名村民會追上來,女網友說她趕緊快跑衝下山去,不敢回頭。這是全程她速度最快的一段路,直到聽到山下的誌願者喊她的名字,心才定下來。抵達終點後她立即報了警。

講出“噩夢”的初衷

呼籲抗爭:絕不對“鹹豬手”忍氣吞聲

“晴朗的海底”在微博中表示,距離事發已經多日,想起當時的場景始終如噩夢纏繞,幾次都在半夜中驚醒,輾轉難眠。想到當時的場景,那名砍竹子的村民手裡還有刀——從這些表述中,可以看出她的後怕。

“之所以現在要說出來,希望大家儘量轉發。”“晴朗的海底”認為,村民敢這麼做,是覺得輕微性犯罪,女性不追究,不會有什麼後果。這種僥倖心理,會讓他再次伸出“鹹豬手”。她呼籲女同胞,絕不能姑息這種猥褻行為,“一次都不要放過”。

質疑安保:11公里山路賽道,誌願者呢

“晴朗的海底”同時表示,自己祖籍宜興,所以才參加了此次越野賽。她質疑,在11公里長的山路賽道上,為什麼組委會沒有安排誌願者?她在網帖中回答一些網友跟帖時表示,講述自己的遭遇,同時也是想要督促所有的越野跑賽事主辦方能夠更多注意安保,希望安排更多的男性越野愛好者來當誌願者,讓女生能夠安心參賽。

運營方回應

對安全很重視,賽前進山排除了野豬夾

公開信息顯示,2018陽羨100越野挑戰賽比賽地點東臨太湖,連綿起伏的群山上有著大片的竹林,是隱藏在蘇南群山深處的低調秘境。

賽事主辦方運營合作人“力哥”向紫牛新聞證實,當天確實有這麼一起“波折”。他告訴紫牛新聞,這次的宜興陽羨越野賽是他們舉辦的第二屆越野賽,比賽規模100公里組100人;50公里組200人;25公里組200人; 10公里組200人。當事女選手參加的是25公里賽程。

“不巧的是,事發那一段方圓幾公里內沒有手機信號。在她前面剛經過一批跑者,她的身後一段路程外有幾名跑者以及兜底的工作人員。她爬到山頂後才有信號,立即在朋友圈里發了信息,我們最近的站點立即搜尋,”力哥說,“大約半個多小時就見到了她。當時她也很鎮靜,後來繼續跑到終點選擇就近報警。好在沒有受到進一步傷害。”

據瞭解,此次賽事技術支持是彙跑賽事、藍天救援隊。力哥表示,在賽事安保方面還準備了搜救犬,賽前主辦方對越野路徑也做了細緻清障,曾找到山裡的下野豬套的獵人排除掉山林里的野豬夾——力哥認為,主辦方對安全是很重視的。

建議女性越野跑,最好考慮結伴同行

對於女選手的質疑,力哥稱,主辦方沒法在越野賽道兩側密密麻麻佈滿誌願者,即便國際上的賽事也不可能做到。由於在野外,此次賽事的站點分佈是平均10公里一個站點。

力哥認為,當事女選手遇到的這種情況畢竟是偶然,但是也值得去探討。在將來的賽事中,女性選手可以找陪跑。主辦方沒法給所有需要陪跑的選手配陪跑,那女性選手在報名時可以約誌同道合者做伴,這樣或許可避免“花癡”騷擾。

“出了這件事,組委會都參與報警處理,配合警方工作,也通過她拍攝的照片請人指認。當天一位德國選手說見過那名砍竹子的,因為當時那兒只有他一個砍竹子的。那天報警後,民警開著警車來到終點,也把女當事人帶回派出所做問詢筆錄。”力哥說。

案情進展 接警派出所:不好對外多說

由於該女網友不願媒體記者再去打攪她,也不願透露自己的個人信息,因此記者無法正面與她交流,只知道她是上海人。記者從一份報警回執記錄上看到,該女選手留下了姓名、案由,還按了手印,受案單位是浙江省湖州市長興縣煤山派出所。

29日,記者聯繫接警的長興縣公安局煤山派出所詢問進展,接電話民警表示,他們是有紀律的,不好對外多說,況且猥褻案件涉及當事人隱私,案情進展可以由當事人自己詢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