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困難時期已過去,敘利亞籃球走出戰火不懼慘敗
2018年11月30日09:15

原標題:最困難時期已過去,敘利亞籃球走出戰火不懼慘敗

敘利亞隊在一座體育館內訓練。

外媒截圖

11月29日晚,2019年男籃世界盃亞洲區預選賽複賽,敘利亞隊在上海寶山體育館挑戰中國男籃,面對易建聯的無解中投、吳前的連續三分,敘利亞隊毫無還手之力,首節只得到4分,即便苦苦追趕,全場比賽還是輸了49分。

“籃球是為數不多能在戰爭中倖存的東西。雖然戰火紛飛,但是敘利亞籃球依然在發展壯大。”敘利亞隊主教練馬蒂奇在昨晚賽後說。

世預賽,敘利亞隊老將馬丹利的數據統計。FIBA官網截圖

敘利亞籃球在發展壯大

一年前的男籃亞洲盃,敘利亞隊嚴重老化,當時馬丹利、霍金斯等老將仍是絕對主力,隊內只有兩名20歲到25歲的球員。僅僅過了一年多,球隊的年齡結構趨向健康,這要歸功於國內大環境的日趨穩定,也要歸功於敘利亞籃協的努力。

20歲的科里是這支敘利亞隊最年輕的球員之一,昨晚對陣中國男籃,他出場16分鍾,得到3分、4個籃板和4次助攻。

據外媒報導,2017年男籃亞洲盃,科里首次入選國家隊。進入國家隊前,他甚至從未參加過成年級別的比賽。“我能夠入選,是因為很多球員都沒法參賽,有人去了國外不會再回來,很多人都去服役。這支球隊的年齡差距非常大。”科里提到隊友馬丹利,後者比他年長了17歲。

經常關注CBA聯賽的中國球迷對馬丹利不會陌生,他曾作為亞洲外援先後效力佛山隊、青島隊和吉林隊。此次世預賽,37歲的馬丹利仍代表敘利亞隊出戰,他出戰了第一階段全部6場比賽,場均得到13.5分、4.8個籃板和4.3次助攻。

馬丹利曾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我們需要盡全力將敘利亞帶回亞洲舞台,我們要培養年輕球員。”於是,率領球隊殺入複賽後,馬丹利便把舞台讓給了隊內的年輕人。昨晚與中國隊的比賽,馬丹利以及一幫老隊員都沒有出現,球隊平均年齡25歲,除了前鋒阿羅什,其餘隊員是清一色的“90後”。

重建中的敘利亞隊不敵中國男籃。圖/Osports

曾經訓練都無法保障

眾所周知,從2011年年初開始,敘利亞國內爆發了政府與反對派之間曠日持久的衝突,一直到2015年,敘利亞因這場血腥衝突而四分五裂,大約20萬敘利亞人死於這場內戰,國內近一半平民流離失所。

戰爭爆發後,敘利亞國內的職業聯賽就此中斷,有的球員選擇移民國外,有的不得不進入軍營服役,敘利亞籃協秘書長丹尼爾在接受外媒採訪時表示,籃球在敘利亞的處境一度岌岌可危,“我們的聯賽失去了超過120名球員,他們永遠地從戰爭中消失了。”

此外,國家隊的訓練環境也變得難以保證。敘利亞男籃國家隊一直在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的一座體育館訓練,但場館持續受到斷電困擾,籃協不得不經常為發電機尋找燃料。很長一段時間,由於空調的故障,國家隊的訓練只能安排在晚上,以確保隊員不會出現中暑。

2015年,敘利亞國內衝突暫時告一段落,國內的聯賽一度重新啟動,但很快被省級聯賽取代。因為跨省之間的奔波仍舊存在巨大風險。在那樣的環境下,挑選出一支由12人組成的球隊,並且維持正常的訓練,變得非常困難,出現科里所說的“球隊年齡差距非常大”,也就更加不足為奇了。

複興的目標正一一達成

儘管長時間飽受戰亂之苦,但是敘利亞籃協一直努力“讓籃球活著”,不管這種可能性有多大。“我很驕傲籃球並沒有因為戰爭而停止,這項運動之所以能一直存活,我不得不感謝我們激情四射的球迷們,每一個家庭、來自各個俱樂部的球員和籃協一起攜手努力,讓籃球一直都活著。”丹尼爾說。

昨晚賽後接受採訪時,敘利亞球員謝里夫透露,自己本來是一個工人,並不是職業球員,“最早的時候,我下午5點鍾下班,晚上8點鍾開始訓練。我們目前的聯賽中,只有一兩支高水平球隊,所以整體水平是很有限的,但是我們並沒有放棄。”

據瞭解,由於戰爭局勢日漸穩定,敘利亞國內的比賽數量已經從2012年的271場增加到了2018年的735場。敘利亞還開始和國際籃聯多個部門合作,以提高本國聯賽的水平,同時重建籃球基礎設施。

在國家隊層面,2011年至今的7年間,敘利亞男籃仍然參加了亞洲範圍內的各項比賽。在接受國際籃聯官網採訪時,丹尼爾說,敘利亞籃球的目標非常清晰,比如獲得2017年亞洲盃參賽資格,僱傭有經驗的主教練,然後打進世預賽第二階段,如今這些目標一一達成。

2017年亞洲盃淘汰賽階段,敘利亞隊差點掀翻杜鋒率領的中國男籃藍隊,他們在領先15分的情況下被中國隊逆轉。那場比賽,馬丹利砍下35分、7次助攻,敘利亞隊最後只輸了2分。2018年雅加達亞運會,敘利亞隊不敵東道主菲律賓隊,獲得亞運會第6名。世預賽第一階段,敘利亞隊取得2勝4負,順利晉級複賽。

進入世預賽複賽後,敘利亞隊把重心放在了鍛鍊年輕隊員上。他們先是以66比107不敵新西蘭隊,後以66比103負於韓國隊,昨晚又在中國隊身上遭遇49分的慘敗,但相比於過去多年間受到的戰爭磨難,這幾場慘敗又算得了什麼呢?

新京報記者 徐邦印 編輯 王春秋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