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AI把手伸向了香水行業
2018年11月29日08:09

  本文來自愛範兒

之前,蒸汽機的到來,簡單重複的工種被機器取代;現在,AI 到來,人們則擔心低創造性的工作將再次被機器取代。

然而,具有藝術氣息的創造性工作就一定安全了麼?我看不一定:IBM 就開發了一套研發系統,用於為我們帶來新的香水……

請看來自《Vox》的文章:

  IBM 開發了一套稱為 Philyra 的 AI 系統,可以為特定顧客群體製造個性化的香水。

  香水調配通常被視為一門定製化的藝術。幾個世紀以來,法國人為他們的調香領域的成就感到自豪。專業的調香師 – 通常被稱為 ‘鼻子’ – 在大師的指導下,花費數十年的時間學習手藝。

  科蒂(Coty)和雅詩蘭黛(EstéeLauder)等巨型化妝品公司向傳統的香水研發機構投入大量經費,這些機構僱傭嚴謹的香料化學家,一絲不苟地進行香水相關的研究。

  一個普遍的共識是,開髮香水的技巧非常寶貴,而且非常人性化。畢竟,科學證明,氣味是喚起記憶、引發情緒和情感的最強有力的方式。

  現在,IBM 正試圖改變傳統模式,通過利用人工智能的力量來開髮香水。

  Symrise 是一家總部位於德國的全球主要香料(香味劑)公司,其客戶包括雅詩蘭黛,雅芳,科蒂和唐娜卡蘭,最近聯合 IBM 這家科技巨頭,研究如何將機器學習應用於香水領域。

  IBM 開發的這套系統,可以研究現有的香水配方,然後將它們的成分與其他數據集(如地理位置和客戶年齡)進行關聯。該系統由 IBM 的 Thomas J。 Watson 研究中心創建,該公司將其命名為 Philyra,它現在已經可以調配出針對特定細分市場的新型香水。

  Symrise 高管 Achim Daub 表示,該公司已經向巴西第二大美妝銷售商 OBoticário 提供了兩款 AI 調配的香水。這兩款香水的名字暫不能公佈,明年將開始在 OBoticário 的 4000 家店舖銷售。

  這聽起來有點奇幻。這個過程究竟是如何運作的?系統如何理解調配香水的感性、多變性和個人因素?

  IBM 的香水 AI 如何運作?

  Symrise 擁有多來年收集的 170 萬種香水配方,其中包括出售給雅詩蘭黛和科蒂等公司的。這些公司將其包裝為各式香水,以及用於牙膏、寵物食品、洗滌劑、蠟燭、休閑食品和蘇打水等食品的調味劑和調味品進行銷售。

  Symrise 與 IBM 分享了這些配方,以及它們對銷售影響的信息。Philyra 將這些數據添加到數據庫中,並與 Symrise 提供的其他客戶數據進行關聯,比如哪些香水是最暢銷的,哪裡的人,哪些人購買它們,以及哪個年齡段的人更喜歡哪種香水。然後,Philyra 可以使用該信息創造針對特定人群的新配方。

▲Symrise 調香師使用 Philyra 調配的香水
▲Symrise 調香師使用 Philyra 調配的香水

  IBM 的研究科學家 Richard Goodwin 是開發 Philyra 團隊的一員,他將這套系統描述為 ‘一套可以像人類學徒一樣學習調配新香水的系統’。

  ‘就像一個學徒會從大師那裡學到什麼成分組合能更好用,比如在不同情況下,什麼是橙油最好的替代品,或什麼時候添加玫瑰油代替檸檬,機器學習瞭解了哪種配方最合適,就能調配出新的香水配方。’

  在 Philyra 為 Boticário 研發新香水時,該品牌要求其針對生活在巴西的千禧一代。Philyra 分析了該區域和年齡範圍內流行的香水配方,提出了兩種配方。

  據 Symrise 高級調香師 David Apel 說,第一種聞起來味道像是異國風味的菜餚:胡蘆巴種子,綠荳蔻莢,胡蘿蔔籽,所有都包裹著乳狀物或黃油的感覺。’ 另一種聞著像是一種果香、花香 , 很適合女孩 ,並且有柚子和廣藿香的桂花茶味,Apel 稱之為 ‘天真、閃亮、興奮’。

  Daub 說這兩種香水都得到了焦點小組的熱烈歡迎,在與其他巴西千禧一代喜歡的香水一起進行測試時也廣受好評。

  Goodwin 認為 Philyra 是 ‘計算機具有創造性’ 的一個例子。它可以通過輕鬆篩選 170 萬個數據集來快速研發新的香水。這類似於其他 AI 創作,就像數據科學家通過將數千張貓的照片添加到生成式網絡中創建 Meow Generator 一樣。(註:Meow Generator——在線喵喵創造器)

  Daub 說 Symrise 公司在瞭解了 IBM 的烹飪應用程式 Chef Watson 相關報導之後決定與其合作。

  Daub 認為烹飪中的混合、釀造、聞味道等部分與商業化香水研發的過程類似,並認為 AI 可以幫助公司創新。Symrise 最近還向 Phlur 投資了 600 萬美元,Phlur 是一家香水創業公司,通過將氣味與音樂和攝影相結合,在線向客戶銷售其香水。Daub 認為人工智能最終將通過抓住香水銷售中 ‘錯失的機會’ 來幫助香水市場賺錢。

  他鄭重地說,Philyra 不會在香水開發過程中完全取代人類 ——至少目前還沒有。開發那兩款將在 OBoticário 銷售的香水時,AI 系統開發了香水配方,然後 Symrise 的一位主調香師對配方進行了調整——為了強調某種特性,並改善它在皮膚上的保留時間。

  關注用技術取代人類是一種非常自然的反應。我們不是在談論明天就用機器取代調香師,機器產出的配方也並不一定可以銷售給顧客,但它可以提高開發的效率和速度。Daub 說,Philyra 的作用,就像能夠和主調香師配合的學徒。這聽起來很像取代學徒調香師,但很確切!Symrise 計劃很快在其香水研究中心推廣 Philyra。

  香水 AI 是科技行業助力時尚行業的最新例證

  Symrise 希望提高其開髮香水的速度和效率是有道理的:非常有錢途。根據 Euromonitor 統計,全球香水市場價值 480 億美元。

  香水是時尚品牌的現金牛,因為它們更易被購買。大多數人買不起香奈兒的手提包,更不用說香奈兒的服裝,但買得起香奈兒 5 號香水的人卻很多。

▲ Britney 於 2004 年在紐約市的梅西百貨公司推廣她的香水,「Curious」
▲ Britney 於 2004 年在紐約市的梅西百貨公司推廣她的香水,「Curious」

  香水也是名人們的巨大商機,像 Elizabeth Taylor, Jennifer Lopez, Britney Spears 這樣的明星通過將他們的名字和形象附加到香水上賺了數百萬美元。

  現在,人工智能驅動大大小小的時尚品牌,從 Stitch Fix 到 Choosy。他們甚至激起了像 H&M 這樣的大型零售巨頭的好奇心,H&M 想要更好地預測顧客會來購買哪些服裝,這樣它就不會再次出現價值 43 億美元服裝無法售出的情況了。皮膚護理初創公司也熱衷於使用 AI 來完善和開發個性化美容產品。

  所有這些公司相信,人工智能在收集信息和開發產品時可以做得像人類一樣好,甚至更好。例如,將機器學習應用於香水行業,可以幫助企業在不違反商業秘密的情況下,通過使用人工智能系統來稍微調整配方,來仿製出人們夢寐以求的香水。

  很多問題依然是不確定的,Goodwin 說。它會被用於更快地開髮香水配方嗎?我們能瞭解某產品在世界不同地區的成功的原因,並更好地瞭解客戶偏好嗎? 是否能設計更精簡的配方? 我們還在探索中。

  當然,有一種阻力在於,像美麗、香味和風格這樣的個人特質,作為一種算法,可能會讓人感到乏味。正如前紐約時報香水評論家 Chandler Burr 在 2014 年所說的那樣,‘香水從僅僅手工工藝轉變為真正的藝術,因為可被感觸到。藝術的目的是讓人們感受事物,改變人們。情感和智力反應越強烈,藝術作品就越成功。’

  Burr 將香水描述為能給人們帶來 ‘情感和智力反饋’ 的東西。計算機可以調配出某個人群中最暢銷香水的配方,但是它能理解為什麼這些配方如此受歡迎嗎? 比如為什麼甜味和花香味的香水主要面向十幾歲的女孩,而有些人卻討厭這種類型的香水呢?

  在香水行業的小企業中,有些人認為 Philyra 可能會給大公司帶來好處,但對更小眾的香水生產商來說,它可能就沒用了。

  消費香水公司 Nova 的創始人 (Julia Zangrilli 說:‘這項技術可以做一些原本就不是最核心的工作,也就是製造香水的骨架和主體。從經典的創作角度來看,這可能算不上浪漫,但對大公司來說,這是一項非常有用的技術,(因為) 它既能識別新的路徑,又能節省時間和勞動力。’

  Symrise 還不知道 Philyra 這樣的技術是否會影響香水的成本,現在判斷這種人工智能是否可以大規模推廣、是否每個人都可以按一下按鈕就獲得自己的個性化香水還為時過早。所以,目前 AI 對顧客的影響可能很小。

  毫無疑問,純粹主義者只想購買手工製作且 ‘真實’ 的香水,但 Zangrilli 將 IBM 人工智能調配的香水比作預製披薩。也許預製披薩與手工製作的比利時披薩並不一樣,但它仍然很美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