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羽凡醜聞殃及公司  明星投資企業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2018年11月29日17:30

原標題:陳羽凡醜聞殃及公司 明星投資企業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11月28日,歌手陳羽凡(真名 陳濤)因吸毒、非法持有毒品被行政拘留。一石激起千層浪,羽泉組合的演藝事業前途不明,陳羽凡個人持股的多家公司也或受影響。根據工商資料,陳羽凡投資的企業共20家,覆蓋娛樂、投資、商貿、餐飲、科技、物流等多個行業,認繳出資共計3476.24萬元。其中艾洛維和自在傳媒已經登陸新三板,北京巨匠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巨匠文化)也在準備掛牌新三板。

在公開轉讓說明書中,巨匠文化披露了公司對個別藝人構成重大依賴的風險,“2016年度、2017年度,公司向旗下藝人胡海泉、陳羽凡(陳濤)合計採購金額占公司當期營業成本的比例在 80.82%、79.55%……一旦公司藝人胡海泉、陳羽凡(陳濤)業務產生不確定性,將會對公司收入產生較大影響。”

該說明書還指出:“公司一直重視對簽約藝人品質的考察和對藝人日常行為的約束,但若公司未及時發現並糾正旗下藝人未來可能發生的過失行為,將對公司的業務發展和持續盈利能力產生不利影響。”

顯然,持有巨匠文化11.54%股權的陳羽凡出事,不僅會造成個人演藝及投資生涯的巨大不確定性,更連帶影響到巨匠文化的掛牌之路。

陳羽凡吸毒醜聞殃及新三板公司,這並非是明星經濟個例。就在近期,有關王菲前夫、演員李亞鵬負債4000萬、被昔日合作夥伴告上法庭的報導同樣引人關注。再往前追溯,王學兵、柯震東、趙薇等一眾明星因個人出事或在投資市場“觸雷”、連帶關聯上市公司股價暴跌的新聞不絕於耳。

縱觀明星跨界投資風潮,經曆過兩個階段。最初,不少明星是將自己在演藝圈所掙的錢,用於投資生活服務類領域,比如進軍餐飲、服裝等行業,這些行業往往與明星自身的品牌關聯度較高。偶像明星青睞於時尚服裝行業,希望通過自身的“潮牌”形象引導更多粉絲購買旗下服裝。其他類型的明星則看中餐飲、娛樂等行業的高頻消費、現金流充裕等特性,通過自身知名度的傳播效應,短時間內獲得足夠的社會聚焦,為企業獲得足夠的用戶流量。

而近幾年來,明星跨界投資進入更“高級”的資本市場領域,尤其是影視業這兩年大火,不少上市公司瞄準其風口效應,吸引明星入股或者高價收購其工作室、企業等,實現股價飛漲的雙贏效果。一大批明星搖身一變成為上市公司股東甚至董事,有的明星乾脆更進一步,做起了投資基金,力圖完成財富短期內成倍級增長的“事業”。

但是,正如巨匠文化在公開轉讓說明書所指出的,明星做投資,無非依靠兩大基礎。一是高知名度,二是粉絲經濟變現。明星知名度往往與人設綁定,一旦遭遇婚姻變故、演藝事業下滑乃至吸毒嫖娼等黑天鵝事件,就會出現斷崖式跌落。粉絲雖然願意為偶像的影視劇、演唱會等主業捧場,但並不意味著會對其其他領域的投資買單。

商業遊戲規則是最為現實的,投資意味著高投入、高風險、高回報,如果明星眼裡只有投入和回報兩項,卻忽視了其風險,尤其是寄希望於知名度通吃,連基本的專業投資知識和能力都不具備,其忽視市場邏輯的行為必然會被懲罰。其實,不僅是知名度受損會帶來明星投資企業的連帶影響,哪怕是國外不少常年保持較好人設的明星,在投資其他領域上也會遭遇虧損及失敗風險。畢竟投資本身就是敗九成一的低概率行為。

此次陳羽凡因吸毒醜聞殃及新三板公司,再次向社會尤其是投資者披露了一個事實:不要被明星經濟的光環所迷惑,尤其是當下中國演藝圈正經曆政府監管強化、社會評價體系升級等系列拐點,明星經濟“是個星就能賺大錢”的黃金時代或已過去,明星本人也好,合作夥伴及投資機構也罷,都需要更加恪守社會、市場所認同的基本規則,比如個人品行、無論是演藝主業還是涉足其他行業的職業化、專業化程度等,否則就會最終承受相應的苦果。

□遠山(財經評論人) 編輯 陳莉 梁緣 校對 李銘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