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遭老師“親密動作”家長與校領導飲酒後死亡
2018年11月29日17:47

  原標題:衡陽一高中教師違規補課還對女學生作“相對親密舉動”被解聘

  澎湃新聞記者 蔣格偉

  高一女生木子(化名)涉嫌被數學老師“非禮”,在外務工的父親回鄉處理,卻在宴請校方領導當天酒後不治身亡。近日,湖南省衡陽市衡南縣寧女士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反映女兒和丈夫最近遭遇的一系列變故。

  11月27日,澎湃新聞從事發學校、衡南縣清泉學校主管德育工作的李姓副校長處證實,11月14日,該校高一數學教師胡某文對學生木子存在言行不當情況。

  校方出示的處罰決定文件顯示,事發第二天,胡某文因違規收費補課和嚴重違反學校“男教師輔導或約見女生時要有至少3名同學在場”的規定,已被學校解聘。

  衡南縣教育局、衡南縣紀委駐縣教育局紀檢組11月28日作出的聯合調查報告披露,11月16日早,木子的父親劉某清曾就女兒涉嫌被“非禮”報警,兩名民警詢問並觀看木子講述事發經過的視頻後,表示證據不足,無法判定是否存在猥褻,建議劉某清帶女兒到派出所做筆錄,進一步調查取證。

  上述調查報告顯示,因滿意校方處理結果,劉某清未帶女兒去派出所,而是在11月17日邀請學校領導吃飯。當天中午,劉某清三人共飲白酒約1斤2兩,幾個小時後劉某清出現身體不適,送醫搶救無效死亡。

校方處分決定 校方供圖
校方處分決定 校方供圖

  15歲女生遭遇老師“相對親密動作”

  11月26日,寧女士向澎湃新聞介紹女兒木子(化名)涉嫌被老師“非禮”的過程。

  11月14日晚上6點多,衡南縣清泉學校正值晚自習課間休息期間,15歲的高一女生木子去找數學老師胡某文溝通補課事宜。她先去老師辦公室沒有看到人,之後在教工宿舍找到對方。

  據木子事後向家長及老師講述,其在胡某文宿舍呆了約15分鍾,遭到胡某文強行摟抱、拉手、貼臉等親密行為。當時胡某文還提出要和木子做朋友,並稱木子為“寶貝”。之後晚自習鈴聲響起,木子強行掙脫,抽泣著一路小跑回到教室。

  到教室後的木子,一直抽泣不止,並口中說著“噁心,噁心”。當天晚自習期間,同班同學發現木子用鏡片割腕,馬上報告了班主任王陽。王陽立即與木子媽媽取得聯繫。

  據寧女士介紹,木子繫留守學生,讀書一直很努力,但數學成績很差。上高一以來,木子希望自己的數學成績能有所提升。

  寧女士還稱,知道木子數學成績差後,胡某文曾與其聯繫,提出可以有償補課。胡某文給出的報價為:一對一教學,高中是120元/小時,初中是100元/小時;2-3個中學生一起上課,每個高中學生100元/小時,每個初中學生80元/小時。補課時間為月假及寒假期間。

  衡南縣教育局、衡南縣紀委駐縣教育局紀檢組11月28日作出的聯合調查報告也證實,木子14日晚去胡某文宿舍,主要為商談補課具體事宜。

  調查報告還介紹,與胡某文見面期間,木子談到自己不僅數學成績差,其它理科類成績都不好,考大學沒希望,父母責罵,心理壓力很大。說到難過之處,一邊抹眼淚一邊抽泣,胡某文有拿紙巾幫木子擦眼淚,摸頭、背、肩相對親密的動作及鼓勵的言語。

  調查報告稱,當晚7時許,木子回到教室後,臉色不好。晚9點40分,有同學向班主任王陽反映木子有割腕行為,還說要在12月14日自殺。

  另據寧女士提供的一張胡某文的名片介紹,胡某文自稱在職國家公辦高中(中專)數學教師,本科畢業於湖南師範大學數學系,高級講師。對於木子講述的情況,澎湃11月26日與其取得聯繫核實,胡某文表示“我什麼都沒有做”,隨後掛斷電話。

胡某文名片介紹 寧女士供圖
胡某文名片介紹 寧女士供圖

  學校解聘涉事教師

  木子的遭遇引起學校重視。

  清泉學校李姓副校長向澎湃新聞介紹,11月15日上午,他和班主任王陽以及學校保衛處主任到木子家瞭解情況,詳細詢問了木子在胡某文宿舍發生事件的全過程並拍攝視頻。

  回到學校後,校方決定給予胡某文解聘處分。

  清泉學校11月15日作出的處分決定寫到,胡某文老師,男,現年50歲,祁東縣人,原為廣東某教育培訓機構教師。2018年8月,通過應聘考試成為清泉學校高一年級數學老師,任教2個班級。

  處分決定顯示,10月下旬,胡某文老師違反教育部違規補課的禁令,私自動員本人所教的班級數學成績欠佳的學生補課。經其宣傳發動,有2名女同學參與補課,收費標準為100元/課時。11月中旬,經學生舉報,學校組織調查核實,確認胡某文老師存在嚴重違規補課的事實。

  處分決定還稱,胡某文老師的補課行為,一方面違反了教育部“嚴禁組織、推薦和誘導學生參加校內外有償補課”的禁令;另一方面,由於補課地點設在胡某文老師私人住宅,且參與補課的學生全系女生,這一行為也嚴重違反了學校“男教師輔導或約見女生時也要有至少3名同學在場”的規定。

  對於有償補課情況,衡南縣教育局、衡南縣紀委駐縣教育局紀檢組聯合調查報告認定,清泉學校不存在組織學生成建製補課行為,學校日常管理比較規範。胡某文私自與學生家長聯繫有償補課事宜,家教家養的事實雖沒有發生,但這種苗頭的出現暴露了學校對教師日常教學行為管理的疏忽,對嚴禁教師家教家養、有償補課工作方面,存在力度不夠、抓而不嚴的現象。

  上述聯合調查報告還指出,根據木子講述,胡某文有相對親密的肢體動作和言語,但並未有襲胸或撫摸下體等敏感部位的猥褻動作。並且,面對學校質詢,胡某文本人也不承認有猥褻木子的行為,認為那些相對親密的舉動是出於老師對學生的關心。

  家長宴請校方卻酒後死亡

  獲悉女兒涉嫌被“非禮”,在外打工的木子爸爸劉某清緊急趕回老家。

  聯合調查報告介紹,11月16日8點左右,劉某清前往學校,要追究胡某文法律責任,並現場報警。

  茶市鎮派出所出警調查,兩名民警現場詢問並觀看了前一天木子講述事發經過的視頻資料後,表示證據不足,且沒有第三人在場及視頻語音等證據,無法判定是否存在猥褻。警方建議劉某清帶女兒派出所做筆錄,進一步調查取證。對此建議,因滿意校方的處理結果,劉某清後來並未採納。

  聯合調查報告還顯示,11月17日中午,劉某清帶著木子宴請李姓副校長、班主任王陽和保衛處長。其間劉某清要去買酒,李姓副校長因其姨妹40生日在隔壁包廂辦酒,就從隔壁把未喝完的兩瓶酒拿過來(一瓶已開動),三人共喝了約1斤2兩白酒,飯後由李姓副校長結賬。

  通過調取監控視頻,劉海清飯後神誌清醒,沒有醉酒走路不穩的情形,相互告別後,劉海清獨自走路回家。

  寧女士稱,丈夫平日身體並無異常,也很少喝酒,尤其是白酒。當天回家後丈夫身體出現不適,連續嘔吐。家人將其就近送入小診所輸液,不到半小時,小診所建議轉院。

  衡南縣權威部門提供的材料證實,酒後回家出現嘔吐的劉某清於11月17日下午4點45分到楊曉輝開辦的茶市衛生室看病,時值楊曉輝在外出診,由其妻朱春香接診並告知楊曉輝開處方後輸液。

  楊曉輝到達診所後發現劉某清身體不適建議其轉院,隨後劉某清的叔叔到達診所,將其送往位於衡陽的解放軍第一六九醫院。

  解放軍第一六九醫院病曆顯示,劉某清系院前死亡。經當地衛計部門確認,朱春香屬無證行醫。後經當地鎮司法所主持協調,診所方一次性補償死者家屬方20萬元,而死者家屬方不再追求朱春香無證行醫的法律責任。

  衡南縣教育局、衡南縣紀委駐縣教育局紀檢組聯合調查報告指出,李姓副校長和保衛處主任作為在職教師,接受學生家長宴請,雖事後由李姓副校長私人買單,但在工作期間飲酒,違反了公職人員不能飲酒的相關規定,縣教育局紀檢組已立案調查,啟動追責程序。

  針對木子是否被猥褻一事,調查報告稱,雖木子的監護人劉某清生前對學校的處理非常滿意,自動放棄了追究胡某文的法律責任,但其他監護人認為胡某文構成猥褻,仍可向司法機關舉報追責。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