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克伯格們的面子和裡子
2018年11月28日06:06

原標題:朱克伯格們的面子和裡子

互聯網時代是個“造神”的時代,言必稱情懷。任何一件新事物興起時,都高舉著美好的概念旗幟。但做大做強之後,這些美好的概念的加持又能幫助它們走多久呢?

美國互聯網“網紅”企業臉書(Facebook),多年來依託它所倡導的關乎人類未來的新理念,以及朱克伯格的淳樸親民形象,在全世界圈粉無數。但近些日子卻接連發生“人設崩塌”的尷尬事。

據美國《商業內幕》11月22日消息,臉書公司負責全球通信、市場與公共政策的副總裁施拉格,在21日出面宣佈對臉書“黑公關事件”負責。

臉書曾被揭露與公關公司合作,寫“黑稿”抹黑Google、蘋果等競爭對手,以及國際金融大亨索羅斯。該指控一度遭到臉書否認。

施拉格在美國科技網站TechCrunch獨家掌握一份備忘錄中承認:“(黑公關事件)是我的錯,朱克伯格和桑德伯格是讓我去管這件事的,這毋庸置疑。”

但媒體認為,施拉格是被臉書有意拉來背鍋的“替罪羊”,施拉格早在6月就宣佈辭職了。

寫“黑稿”抹黑競爭對手,又栽贓給“替罪羊”,這可與多年來臉書向外界展示的友善形象大相逕庭。倘若沒有今年3月的數據泄密醜聞打預防針,人們恐怕一時還挺難接受這個消息。

的確,我們都是通過朱克伯格這扇門面來瞭解臉書的。如果世間真有傳奇,那麼朱克伯格一定可以寫進教科書里。

坐擁全球22億月活用戶的臉書公司,最初誕生於朱克伯格在哈佛讀書時的寢室里。他20歲從哈佛退學,24歲成為億萬富翁,28歲公司上市,33歲身價千億,真是一路開掛著走向人生巔峰。

如此成功的商業大佬,卻一反常態地以靦腆和樸素的形象示人:萬年不變的灰色T恤、藍色牛仔褲和黑色拖鞋,簡單隨性,又有幾分呆萌可愛。“我想讓生活儘可能變得簡單,不用為做太多決定而費神。這樣才能把精力集中在更好地為社會服務這些重要的事情上。”他這樣說。

多麼正能量的回答。要是能去看看朱克伯格的臉書主頁,一定會迅速被這位陽光、積極、博愛、有擔當的暖男大哥哥圈粉。比如他給新降生的大女兒寫的那篇祝福信,都變成了全世界英語聽說的範文,因為這篇愛意滿滿的文章格局實在太宏大了。

不僅對家庭走心,朱克伯格對全人類的平等自由和地球未來也寄予了殷切的關懷。“我們的使命是讓世界變得更加開放和互聯”,臉書甚至把這條崇高理念寫入證券備案文件里。

朱克伯格在不同場合重複著這樣的態度:他認為特朗普退出《巴黎協定》“將我們孩子的未來置於危險之中”,並呼籲“阻止氣候變化是我們在全球社群大背景下的必由之路”;而另一家美國網紅公司SpaceX將臉書的通信衛星發射失敗後,朱克伯格稱這件事“摧毀了給非洲企業和人民提供網絡連接的衛星”,由此與馬斯克結下了樑子。

如果真覺得“和平與愛”能換來商業帝國,那就太天真了。看似“人畜無害”的朱克伯格,實際“狼性十足”,甚至有些不擇手段。

推特前首席執行官迪克·卡斯特羅說:“朱克伯格是一個執行力非常強的人,甚至可以說是一台沒有感情的機器。如果他決定與你一爭高下,那你必須要做好十足的應戰準備”;知名招聘類網站領英的創始人里德·霍夫曼也表示:“在矽穀,很多人都知道,朱克伯格是一個好勝心強、實力非凡的競爭對手。”

《紐約客》在一篇朱克伯格的長篇專訪中提到一個細節:朱克伯格多年來在開會時頻繁使用“主導”一詞,但自從知道歐洲立法體系將該詞定義為“企業壟斷”後,他便不再把這個詞掛在嘴邊了,但是,他顯然從沒準備過接受失敗。

就像每一個俗套的小說情節都離不開匠氣十足的“人物設定”一樣。朱克伯格每一張C位出鏡的生活照片,都少不了精心雕琢和刻意編排的痕跡。彭博社報導稱,朱克伯格有一支10多人的公關團隊,專門負責打造他在臉書上的完美形象,他的每一張照片,都出自國際著名攝影師之手。

朱克伯格的“人設崩塌”,在今年3月的數據泄密醜聞中達到頂峰。5000萬臉書用戶信息泄露並被有償濫用,沉重打擊了臉書的國際聲譽。臉書股價一夜下跌13%,蒸發了750億美元市值。社交媒體上發起了“刪除臉書”運動;朱克伯格不得不面對美國近百名國會議員,接受一次長達10小時的“公審”。

我們不禁聯想起發生在國內的滴滴順風車性侵案,激起的輿論反彈可謂空前。幾乎和臉書事件是同樣的情節套路,當初創時鼓吹的美好理念遮不住日漸龐大的商業版圖時,危機就在這些旗杆之下發生了。

沒有任何一個行業能像互聯網一樣,熱衷於規劃人類的未來。小企業談理想,大企業談希望,概念的炒作甚至蓋過了技術本身,但卻蓋不住逐利的本心。舞台搭在風口上,有風借力,一顰一笑都會得到萬千矚目。但舞姿太誇張了,有時也會吹掉底褲。

李斯洋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8年11月28日 11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