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瘋狂情報戰:哈馬斯曝光以臥底 摩薩德遭起底
2018年11月28日07:44

  原標題:巴以瘋狂情報戰:哈馬斯網絡曝光以軍臥底 摩薩德秘密行動遭起底

資料圖:哈馬斯舉辦青年夏令營,巴勒斯坦青年參加軍事化訓練。
資料圖:哈馬斯舉辦青年夏令營,巴勒斯坦青年參加軍事化訓練。

  近期,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圍繞加沙地區多次爆發衝突。由哈馬斯支持的持續數月的抗議示威活動驟然升級為對以南部城市的“火箭彈急襲”;以軍隨之展開大規模報復,在當夜由戰機、坦克和火炮對隱藏在加沙地帶居民區中的哈馬斯武裝據點和電視台實施“火力點名”,雙方你來我往,好不熱鬧。雖然巴以雙方達成暫時性停火協議,但雙方的“明爭”卻悄然轉化為“暗鬥”。

  據中東媒體Al Monitor網站近期發佈的消息稱,面對在加沙地帶非常活躍的以色列特種部隊,宣佈停火的哈馬斯並未放棄“戰鬥”,而是轉而尋求以“信息戰”模式給以軍造成創傷。當地時間11月22日前後,哈馬斯組織網絡部門運用希伯來語的電話號碼和社交網絡賬號,大量其中曝光以特種部隊和情報部門在加沙地帶髮動的“拙劣的秘密行動”的現場照片,以及參與這些行動的人員的個人信息。以色列政府認為,哈馬斯此舉旨在對曝光的以軍情人員發出人身威脅,宣揚以軍行動的非法性,以此爭奪作戰行動和對外宣傳的主動權。

  面對哈馬斯猝然發起的網絡信息攻勢,以色列軍方採取了相對保守的“消極防禦”策略。據中東媒體發佈的消息,以軍負責網絡信息監控的軍事審查員以維護國家安全為由向以色列媒體和民眾發出呼籲,敦促民眾不要分享和傳播哈馬斯組織在網上發佈的照片和信息,而是對這些信息“視而不見”,試圖以阻斷傳播路徑、降低分享量的方式狙擊哈馬斯的曝光行動。或許是由於對“戰時狀態”的高度適應能力,以色列民眾展現出高度的“自覺性”,在社交網絡上無視甚至屏蔽哈馬斯發佈的信息。在舉國一致的努力下,這次信息戰風波已經趨於平息。

  依靠高度軍事化和組織化的社會機製,以色列在與哈馬斯的網絡交鋒中扳回一城。不過,面對哈馬斯利用網絡平台所發動的持久戰,以軍情部門已吃過不少虧。以特種部隊與情報部門在秘密行動中務求消除一切痕跡,不過,藏匿和行動於巴勒斯坦民眾之中的作戰模式,使其難免漏出蛛絲馬跡。針對這一特點,哈馬斯組織廣泛“發動群眾”,鼓勵巴平民利用匿名電話號碼、社交網絡甚至逃稅舉報熱線等哈馬斯可以加以控製傳播的信息途徑,傳遞和曝光一切疑似以軍情人員的行蹤。在不久前曾在加沙地帶一處城鎮“臥底”、隨後特戰襲擊的以軍特戰分隊就是這樣露出了馬腳。沿著當地民眾報告的線索,哈馬斯武裝找到了以特戰分隊臨時租用的房屋和使用的汽車。雖然房屋車輛都在隨後被以空軍“偶然”摧毀,但哈馬斯武裝人員仍在房屋殘骸中發現一支帶有消音器的步槍,從而“還原”了以軍的臥底行動。隨著以軍在加沙地帶髮動的襲擊行動越來越頻繁,這種泄密在所難免。

  哈馬斯組織利用新興的網絡平台和“白菜化”的通信網絡發動的信息戰,可能對以色列軍情部門熟稔運用多年的特戰和情報行動模式產生前所未有的威脅。正是憑藉對作戰方式、參戰人員和情報渠道的高度保密,以軍情部門才能在與哈馬斯和真主黨等具有廣泛民眾基礎的武裝組織的戰鬥中屢屢獲得戰術優勢。隨著哈馬斯組織發展出依託民眾的信息網絡的偵察手段,這種戰術優勢或將不複存在。隨著從巴勒斯坦民眾手中獲取的信息資料的不斷豐富,哈馬斯等組織可以逐漸摸清以軍實施特戰襲擊或暗殺行動的固有規律和模式,並甄別積累以軍一線作戰人員的個人信息。此舉不僅將導致以軍情部門的行動失敗,還會增大決策機構和作戰人員的心理負擔和顧慮,進而影響作戰績效。而對以軍情部門來說,快速地發展出全新的作戰模式,尋找此前未曾露面的“新面孔”參與行動,卻遠比巴勒斯坦民眾撥個電話要困難的多。Al Monitor網站認為,在對手的信息曝光的威脅下,以軍情部門將被迫尋求情報和特戰行動的“戰略性轉變”。

  在輿論宣傳方面,以色列秘密行動的曝光也會帶來諸多負面影響。除了基於保護作戰信息和作戰人員安全的考慮,以色列軍情部門的嚴格保密也為其實施的暗殺和酷刑等不道德行為蓋上一層“遮羞布”,避免受到國內外輿論的指責。中東媒體指出,阿聯酋情報部門此前曾曝光過赴阿聯酋暗殺哈馬斯高官的以色列暗殺小隊的人員和行動信息,使數位摩薩德暗殺部門的骨幹曝光,引發了國內外輿論對以情報部門和情報人員的廣泛指責。同時,以情報部門還擔心哈馬斯會將心理戰的觸角伸向一線作戰人員的日常生活中。以軍軍事審查員認為,熟稔希伯來語的哈馬斯成員可以將其拍下的疑似以情報人員的照片發佈在社交網絡上,引誘與之相熟的親友“上鉤”,進而通過這種渠道蒐集以軍情人員的信息,對其實施人身威脅,或在其親友中散佈其參與不道德行為的傳言。對於在以色列這種“熟人社會”中生活的軍情人員來說,這種行動也將帶來相當負面的影響。

  在血雨腥風的巴以關係史中,以色列向來扮演著主動出擊者的角色。不過,面對哈馬斯的新型情報戰攻勢,以色列似乎尚未找到有效的應對手段,遑論在信息戰中先發製人。面對日漸增多的哈馬斯組織的曝光信息,已經有以色列民眾在社交網絡上發帖稱,“他們(指以軍情人員——筆者注)在保護我們,而現在我們必須保護他們”。或許為應對哈馬斯發動群眾起底以軍的行動,以色列也會開始摸索“網絡人民戰爭”的作戰模式。(文/馬騏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